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三十三章 大风起兮

第三十三章 大风起兮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风沙飞扬,大地一片苍凉;  魏州城外,晋军周德威跨马巍然而立,身后三千黑鸦重骑如一座黑色森林般归然耸立,杀气直冲云霄。  周德威与身后副将道:“魏州城坚,并且早有准备,我等全是骑兵不可硬攻,我意转向取贝州,一马平川之地正是我骑兵一展身手之地。”  副将道:“晋王有命我等取魏州,弃魏取贝怕是不妥吧!”  周德威振声道:“晋王曾有命,见机可便宜行事,有何不妥?诸军听令,贝州方向,前进!”  大军挟带着雷霆万钧般的气势,如潮水般迅速朝贝州方向泄了过去,带起一阵灰雾飘散在空中。  临清  一小队梁兵正在无聊打着瞌睡,或是互相扯蛋,此处虽然是梁、赵交界,但这些梁兵却还是毫无斗志,来当军纯粹是为了混口饭吃;  突然间一阵闷声的雷鸣声从大地深处出来,似鼓槌一下阵阵敲击在心房上,让人忐忑不安;  沉闷的雷鸣声逐步加大…成为炸雷般的马蹄声,这队梁兵这才反应了过来  “敌袭!敌袭!”喊叫声乱成一片,却无人组织进行防御;  天边突然出现一条黑线,慢慢的扩大成一条黑色利锥撕裂天地,渐渐地逐步加速‘轰’的一声巨响,天空响过一声炸雷,利锥迅速穿透云霄、穿透大地,蓦然出现人们的视线中;  这正是名震天下的沙陀黑衣鸦兵,无与匹敌的黑鸦铁骑,李存勖的精锐中的精锐;此刻周德威黝黑的面容显得异常冷峻,只是从灼热的眼神中才能看出他内心的狂热,环宇乾坤,天地唯我!  天空中闪烁的雷光仿佛在为狂暴的黑鸦铁骑伴奏,庞大的骑阵挟带着踏碎一切的威势,如狂涛拍岸、如地狱幽涛,携裹着满天乌云席卷而来;  整个世界都在战栗、颤抖,包括那一队无助的梁兵;  “杀!”  周德威幽冥般的声音响起  “杀”  炸雷声震天而起,数千匹铁骑踏碎满地银泥,滚滚铁流瞬间淹没地面微小的生命,数千把斩马刀挥过空中,锋利的刀锋夺去天空所有光芒,世界黯然。  ……  河阳,晋军大营  李存勖正轻衣解带卧于榻上,旁边有小厮奉茶伺候,参军郭崇韬一旁而坐;  “安时,杨师厚可有动静?”  郭崇韬道:“杨师厚一向稳重,且我军势大,谅其无甚大胆!”  李存勖嘴角浮现出一丝莫名笑容:“不知镇远公现在何处了,望他能领悟本王的意图才好!”  郭崇韬道:“镇远公为我军大将中任,兵法谋略具是上等,理当领悟主公之意,况无蠢人尚不会取骑兵攻坚城!”  李存勖长身而起大笑道:“待镇远公兵临亶州城下时,河北可定矣!”  郭崇韬笑说到:“主公此计此番以大军在河阳吸引梁贼大众兵马,再以周镇远铁骑直下贝州、博州,兵临亶州,待梁贼回过神来,主公再回师与周镇远合围亶州,则河北除邢州外皆落入袋中矣!”  李存勖微笑着点点头但眉头随即又再次锁了起来  郭崇韬问道:“主公可是有何疑虑?”  李存勖道:“安时可记得河滩之战中那人乎?”  郭崇韬道:“主公可是说李昇,李正伦?”  李存勖道:“正是!此人现在邢州,且兵强马壮,只怕到时候邢州城成鸡肋;此人不除,吾心不安那!”  郭崇韬道:“此人确是一大劲敌,不过吾闻此人与其上将王景仁有隙,可潜人入境,离间计使其内乱如何?”  李存勖道:“此计可行,不过王景仁那老儿能震住李昇小儿否?”  郭崇韬晦涩一笑道:“震不住才好,镇不住我等才有可趁之机!”  李存漳大笑:“哈哈哈!然也然也!让我们给王景仁送份大礼吧!”  两人相视大笑…  ……  邢州城,李存漳大营  金甲连营,凄厉的牛角声在营中不断的回响着,这几天李昇不断的派兵袭扰,斥候已被杀掉数十个,却连李昇的影子都没摸到,这让张承业很是恼火,虽然李存漳是主帅,但他还是名义上的监军,自从老晋王李克用以来就一直以匡扶唐室为己任,见不到篡逆梁贼如此猖狂。  那张面白无须的脸此刻涨得通红:“李将军,是可忍孰不可忍,难道你就任由李昇小贼如此猖狂?”  李存漳此时却无任何表情,冷冷道:“张大人,此时需谨慎,敌我兵力相等,并且敌有坚城为后盾,如强行进攻比讨不得好。”  张承业那双阴眸闪现出一丝不屑道:“哼!李将军,我看你是屡次为李昇所败吓破了胆吧!”  李存漳冷目猛然扫向张承业:“张大人这话是何意?”  张承业不甘示弱迎向李存漳目光道:“某乃监军,自有资格说此话。”  李存漳叹声道:“你可知晋王计划?万一误了晋王大事可不秒!”  张承业道:“某只知晋王令我等攻邢州!其他并不知。”  李存漳对于这个监军是无可奈何只好柔声道:“此刻晋王大军进驻河阳却并不开战,大人可知是何意?”  张承业冷冷道:“不知!”  李存漳耐心道:“晋王之所以不开战并且令我等不可造次,都是为把梁军大部都吸引到这边来,为镇远公直下亶州赢得时机!”  张承业道:“你…你如何得知?”  李存漳此时不能直接告诉他是猜出来的,只好说:“此乃晋王临行前特地嘱咐于某!”  张承业道:“就算如此,亦不能由得梁逆如此猖獗,需与以适当教训才是。”  李存漳知不能与此人再纠缠下去,不然吃亏的只能是自己了,遂应和道:“是也!张大人说的极是!今日我就派出骑兵予以反击!”  “来人,传令下去,令骑兵百人一组,出大营予梁贼以反击,但不得历大营五里之外!违令斩!”  “遵令!”  随着晋军各地军马的布置到位,梁军也随之率大军与之对峙,中原大地烽烟骤起,在河北一小块地区迅速集中了梁、晋大部精锐,一场大战即将爆…  ———————————————————————————————————————————————————————  张承业(846-922)唐末五代间宦官。同州(今陕西省大荔县,位蒲城县东南)人。字继元,原姓康。唐僖宗时为宦官。昭宗时使晋,为河东监军,执法严明,晋王李克用甚重之。唐亡后仕晋,仍为监军。克用病革,承业受启命,辅幼主存勖兄事之,晋与梁战斗十余年,军国大事均委之。凡所以蓄积金粟,收市兵马,讲课农桑而成存勖之业,承业之功为多。后存勖僭帝位,承业苦谏不听,大哭不食死于晋阳(今山西省太原市)。谥正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