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三十四章 离间

第三十四章 离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驾…吁!”  李昇正带着他的‘獠牙’四处‘巡猎’,凶猛的狮子要时刻以新鲜的血液刺激才能保持野性和实力,养在笼子里的猛虎甚至比不上一只小猫;同样‘獠牙’也必须让他保持这种状态,卧榻之侧李存漳大营成了李昇练兵的最好选择。  连绵的骑兵大队覆盖了整个小山坡,李昇跨马矗立在前,风吹的披风猎猎作响;  马六凑上前道:“头,李存漳那老小子老龟缩不出,咱们捞不到多大的好处啊!”  “这老小子是奉了李存勖的命令,死守不出,看来有一场大战要打了。”  一名斥候飞马来报:“报将军,前面晋贼大营中突然驶出数百骑,已杀我二名兄弟。”  “哦!李存漳有这么大胆?竟然敢出来,走,去会会他!”  “哟…嚯!”  一拽缰绳,拍马奔驰而去,二千骑紧身相随,暴风般席卷而去。  李昇这几天意识到一个问题,手下可用之人太少,史弘肇被他调去专门负责陷阵营,景延广负责神弓营,‘獠牙’则由自己亲自带领,但自己毕竟不是冲锋之将,急需要一个猛将来统帅‘獠牙’才好;  五代的英雄虽多,眼下却都远在天边,这个问题不是一时半会能过解决的;没有强将只好强兵了,打乱现有沿袭唐末以来的军队建制,把自己的三三制实行下去,做到将识兵,兵识将,这样即使被打乱了建制军队依然有强悍的战斗力。  “咴律律…驾…”  “头,前面一队百数骑沙陀贼,杀不杀?”  李昇扫了他一眼讪笑道:“废话,送上门的猎物还能放了?给我咬上去!”  “獠牙锋锐!”  “獠牙锋锐!”喊声震天  “杀!”一道怒龙如狂沙拍浪般朝那一百只‘蝼蚁’席卷而去,阳光下的闪亮的刀锋耀花了晋军骑兵们眼睛,死亡在这一刻变得那么的凄美。  “敌袭,快跑!”晋军一百骑瞬间乱成一团,纷纷死命拍马往回奔去,二千骑带起的惊人气势足矣让他们心惊胆寒,更何况是李昇这个‘恶狼’。  此刻李昇等就象天上展翅翱翔的雄鹰,锐利的眼睛紧盯着地下死命奔逃的猎物,在高速奔驰当中,二千人如同狂风卷沙,瞬间淹没了落在后面的几个晋军,鲜血飘在空中混合着风沙堕入大地,消失无影。  苍凉的牛角声不断响起,晋军大营一阵忙乱,一队队精锐长枪兵排众而出,那队剩余晋骑亡命的驰马奔进大营,晋军步兵阵迅速合拢,一簇箭雨朝疾驰而来的李昇骑兵激射而去,奈何距离太远,不能构成有效性伤害。  “吁…”  李昇猛拉缰绳一挥右手,大军嘎然而止,激起阵阵泥尘;  望着缩进大营的晋骑兵,马六狠狠的吐口吐沫,忿然道:“头,这帮兔崽子跑得真快!直接攻他娘的吧,他们也才不到二万人,不比咱们多,咱们怕他作甚?”  李昇道:“李存漳久经沙场,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我观其四围拒马、陷马坑、箭塔等防卫设施甚多,并且士卒精锐、防卫甚严,如果强攻的话我们讨不到的。”  “那可如何是好!这个老小子打又不打,退又不退,让我等如鲠在咽那!”  “等吧!如果强行攻击的话引来了李存勖的话,损失兵力事小,邢州城可就危险了。”  “也不知李存漳这老小儿在这里干什么,不是徒费粮草么?”  “哈哈!战略大事可是你等随意可猜之,驾!”  二千大军风一般的狂飙而去,空中只留下丝丝肃杀的味道…  ……  邢州城内,王景仁正在将军府内闭目品茶  侍卫急促前来慌乱的喊道:“将军,大事!大事!”  王景仁不为之所动,闭目道:“何事如此惊慌?”  “打起来了,咱老营弟兄和新营打起来了”  “胡闹,大敌当前还有心思打架,走,去看看!”  校场上密密麻麻的围着大量士卒,正中央两方将领对峙两方,隐隐有一触即的迹象,幸好双方都在努力克制着,尚未出手;新营一方领头的正是史中南、景延广,此时獠牙营和陷阵营正外出‘拉练’并不在城中。  只见景延广双目赤,头上青筋爆起,史中南死死的抱住他怕他冲动;  扒开人群王景仁阴沉着脸走了进来,众人纷纷躬身行礼,王景仁怒喝道:  “此是作甚,想造反了吗?”  老营中一个校尉一见是王景仁连忙上前一把匍匐在地大声哭泣道:“大将军此次要为咱们这帮老弟兄做主啊!都是因为李昇那厮实在欺人太甚,咱们自己老营弟兄都快无立足之地了。”  王景仁呵斥道:“放肆,李正伦身为壮武将军,岂是你等可诽议的,到底何事,像个娘们似的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这校尉擦了把脸咽声道:“咱老营弟兄找军需少监史中南商议事情,我等好心与其提了稍许建议,那知他不但不听我们的建议反而把我们驱逐了出来,我们这些老营兄弟气不过就上前与其理论,只是稍微推让了他身旁士卒一下,那知他立即叫来景延广这厮调来一营士卒围殴咱们。”  王景仁望向史中南冷冷问道:“史少监,可有此事?”  史中南抱拳道:“大将军,此些人纯属无理取闹,属下并无越轨之处。”  校尉道:“营中大部给养都配于新营,而老营中士卒则无半分,每日惨淡度日,好不凄惨!”  史中南道:“此事都是由李将军特地安排,大将军也知此事,有何异议?”  王景仁点了点头:“此事征得某同意,汝等有和异议?”  校尉急忙道:“他…他还中饱私囊!”  史中南跨前一步,大怒道:“放屁,老子什么时候中饱私囊过。”  校尉道:“如没有中饱私囊,那为何克扣我老营粮饷?”  史中南道:“那是因为你等操练散漫,李将军以此惩戒之。”  校尉冷声哼道:“此明显欺压我老营,大将军可要为兄弟们做主啊!”  王景仁心中了然,自李昇统领操练事宜以来,新营明显要比老营勤奋数倍,而老营几个老资格校尉不服管教消极应对才惹出这一档子事来;  “你等身为军中校尉却带头滋事,不论是何理由,来人,把这几个拉出去,各打二十军棍,其余人速速散去,各执其位,不得生事!”立即有军士如狼似虎的把几个带头的校尉拉了出去,惨叫声顿起。  王景仁一挥手臂转身回到将军府,脸色铁青。  身后参军附耳前道:“将军,此事可不简单那!现营中已有不少诽议,如若放纵下去恐引起军中骚乱!”  王景仁望了他一眼冷声道:“继续!”  参军道:“现在新营、老营隐隐各成体系,如不及时采取措施,后果将不堪设想!”  王景仁双目圆睁,怒道:“有何后果,有何不堪设想?”  参军轻声道:“军中有传言道李昇欲带兵投向晋贼,不知大将军知否!”  王景仁一挥手哈哈大笑:“此事决无可能!河滩大战李昇以一己之力突破晋贼围击,让李存勖损失惨重,李存勖恨不得喝其血、啖其肉,何能收留于他?”  参军继续道:“据说李存勖对李昇很是欣赏,河滩之战放李昇突围也是由于李存勖不忍伤他性命之故!”  王景仁微微一皱眉头道:“此乃风传而已,不足为信!”  参军继续道:“此事军中流传甚广,不可轻视啊!何况现在军中新旧两营对峙,此一切皆李昇逃不脱干系!”  “李昇乃将才,练兵处罚得当,并无过错!”  “话是这样说,然如此下去将军大祸至已!  王景仁眼眉一挑问道:“有何大祸?”  “如今军中只知李昇不知将军矣!再过些时日恐怕…”参军故意停顿了下;  “恐怕什么?”  “恐怕将军性命难保!”  王景仁勃然怒视力:“休得胡言!汝欲乱我军心乎?”  参军额头冒出一丝冷汗,躬身道:“将军,我心可昭日月啊!”  见王景仁没有说话参军继续说道:“军中精锐‘獠牙’与‘陷阵营’具是李昇一手**,统领之人皆是其心腹,李昇集军中精良装备于两营,将军置于险地矣!”  王景仁眉头再次深锁:“此待如何?吾观李昇并无反意!”  见王景仁开始有所松动参军加紧道:“就算李昇无反意,可他手下士卒呢?置大将军于何地乎?老营中弟兄皆一心护卫大将军,如到时候李昇作乱老营中弟兄亦死无葬身之地啊!”  王景仁倒吸了一口凉气:“竟至如此乎?”  参军嘴角露出一丝诡秘的笑容,做出一个手划脖子的动作,小声说道:“将军,你看是不是…”  王景仁双目一瞪:“胡闹,此事怎可如此草率!”长身而起,负手在中央急促的来回踱着方步,一滴冷汗从额头冒出,顺着脸颊流到了脖子里,使得他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你可详知军中有几人是其心腹?”  参军脸色黯然:“陷阵营景延广、獠牙营史弘肇、军需营史中南具是其心腹,另外新营中大部士卒皆对其叹服!”  王景仁突然顿住,锐利的眼神直刺入参军脑中:“此事不得声张,你知我知,切不可传第六耳,不然小心你的脑袋!”  “属下省得!”参军躬身应退  王景仁负手转身,紧盯着那放在案几上的长刀,眼中闪过一丝阴冷的光芒…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