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三十五章 大举压境

第三十五章 大举压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洛阳,皇宫大殿  梁帝朱晃正与众位大臣商议国事,众臣攘攘。  前门侍卫急步向前:“报,前沿军情急报!”  “快报!”  “晋贼李存勖率精锐五万侵入河阳,李存漳率二万步卒攻邢州,杨师厚大将军深恐兵力不足请求陛下调兵支援;”  朱晃对众人道:“各位有何意见?”  张慎思上前奏道:“邢州有王景仁两万步卒,加上有坚城为后盾对付李存漳两万人马理应不会有失!河阳重地,李存勖精兵南下相州,如若有失,河北危矣!杨招讨使兵力五万仅与李存勖相持,为保险起见理当调兵支援!”  朱晃沉吟半刻:“言之有理,河阳不得有失,不过邢州亦是重地,如若李存勖回师围困那将如何是好?”  张慎思道:“邢州重镇,且王将军有二万兵马驻守,有坚城为盾,即使李存勖回师合围,至少也要半月才能攻下,杨招讨使可北上支援,两相夹击,晋贼可破!”  “既如此,令魏、亶两州兵马归杨师厚调遣,抗击晋贼李存勖;”  “遵旨!”  ……  相州,晋军李存勖大营  金甲连营,号角声在连绵不绝,一队队银枪亮甲近卫在晋王大帐前来回巡逻,肃杀之气遍布整个大营,显示出大战前的肃然;  李存勖跨坐马上,英姿飒爽,各武将紧随其后,身后三千精锐黑衣鸦兵如一片乌云覆盖了大地,整个大营杀气冲天。  李存勖抬手遥指不远处相州城道:“此番梁军大部已经被吸引至河阳,杨师厚之辈用兵太正,不知用奇,必然为我军所败!”  身后数人齐声应和道:“正是,正是!”  “杨师厚集重兵却龟缩于相州城,实乃助我完成图谋河北之大战略,也不知镇远公此刻打下贝州没有!”  郭崇滔道:“此次主公大手笔,只待魏州、亶州梁贼兵力一动,主公立即挥师北上围困邢州,灭王景仁,再下铭州、魏州、亶州,河北定矣!”  李存勖开怀:“哈哈哈,天下不再是朱温一人之天下,父王一箭之誓可早日实现矣!”  众人诺诺!  “传令下去,各军擂鼓不停,佯攻之。虽然我志在邢州但也不可让杨师厚如此轻松,要吓破他的胆!”李存勖指点着那茫茫大地,豪气冲天。  “呜…”凄厉的牛角声再次不断响起,一队队晋军精锐从营中开出,直奔相州城下梁军大营,相州城小,杨师厚命大军在城外两里处建营,以与大营成犄角之势。  “嚯…呵!嚯…呵!”一队队长枪步兵阵向前推进,刀盾手在两旁随之护卫两翼,踏步一致,震的大地都在轰鸣,  ……  梁军大营  杨师厚放眼眺望满天而来的晋军心中大为不安,李存勖所带之兵具是精锐,远不是他带的这帮乌合之众可比,虽然他也有精锐银枪效节都,但数量上决不是李存勖所部精锐之敌。  单不论李存勖天下闻名的黑鸦重骑兵,还有他的义儿军、帐前银枪都、横冲都、铁林军具是精锐中的精锐,如果李存勖猛力强攻的话,凭相州小城不一定能够抵挡住,眉头自李存勖到来之时就再也没有松开过。  身后副将凑前道:“大都督,晋军鼓声连营,似要进攻了。”  杨师厚摇了摇头:“中军未动,观晋军阵营两翼在前,不似全力进攻之像,不过不可轻视,兵法之道,虚则实之,传令下去,摆开阵势准备迎战。  “呜…”苍凉的牛角声再次回荡在着辽阔的平原。撩拨着每个人的心,热血不住的在身体内沸腾。  望着这数万大军,杨师厚不由豪气大,仿佛回到年轻时随皇帝攻城拔寨时的景象,一世戎马了能有此境界也可谓知足矣!  ……  晋军大营  李存勖转头朝部下微微一笑,朗声道:“好久没有一试身手了,你们随我去梁军大营前走一遭如何?”  郭崇滔忙劝阻道:“不可,不可,晋王乃我大军灵魂,切不可亲身犯险。”  李存勖笑骂道:“我快被你们惯坏了,许久不曾驰马杀伐,身上肥肉都增了不少,怕要不了许久都骑不动马了!”  李嗣源亦上前劝阻道:“晋王尊贵之躯就不必亲自上前去了,由我等前去就行了!”  李存勖道:“无妨,只是前去遛遛马!”  “咴律律…驾,诸将随我来!  身后数百精锐铁骑随着李存勖如洪流般朝晋军大营**而去,沉重的马蹄如巨石压顶所过之地一片狼藉,寸草不复。  狂风一飚而至,李存勖以漂亮姿势带着这数百铁骑在晋军大营前来了一个漂亮的急速转弯,铁流嘎然而至,形成一座钢铁黑林,森然慑人。  李存勖丝毫没有将数百步外的晋军步兵阵放在眼里,依然谈笑着对身后道:“当年本王于镇远公引兵围晋州,杨师厚以数千步兵破镇远公骑兵于汾水,以致未竟全功,不知此时杨师厚是否风采依旧!”  李嗣源上前道:“让我冲他一番逼他出来一望便知。”  李存勖挥了挥手道:“不必,此番只是让其以为我等是真心攻相州即可,传令黑鸦重骑压阵,左右两翼向前突进,看来不出点血不足以使其相信了。”  “嚯…呵!嚯…呵!”两翼步兵开始逐步加速,不远处的黑衣鸦兵以逼人的气势力压晋军中大阵,使其不敢乱动;  喊声、擂鼓声震天,两军步兵阵开始相距不到二百步,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  “弓箭准备!”  “仰射!”  两簇箭雨相互飞驰而至,如同乌云压顶;  “竖盾!”  “咄!咄!噗!”“呃…啊!”  箭支射入木盾的声音和死亡士卒的惨叫声不绝于耳,交响成一片凄美的交响;  此时李存勖那俊美的脸色冰沉如水,看不出丝毫表情,每次大战愈是紧张的时候他的心思愈是沉稳,这点连久经沙场的李嗣源也佩服不已。  “传令,黑衣鸦兵出击右翼,步兵撤回!”  山坡上的二千黑衣重骑开始缓缓加速,如同那地狱幽涛般,带着恶魔之风,狂卷着一股黑色煞气而来。  大地在颤抖、在不住摇晃,梁军阵中终于也动了,一队银枪明盔的步兵与红白马队排众而出,正是杨师厚的保留精锐银枪效节军与红白马阵,这是杨师厚对抗李存勖的最后凭证,杨师厚有信心凭借这两只精锐与李存勖一争高下。  李存勖嘴角微微挑起,大手一挥:“左翼横冲都与我破之。”  李嗣源大声应道:“得令…”拍马而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