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三十六章 药元福

第三十六章 药元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黄沙漫天,李嗣源一马当先,身后五百铁骑滚滚向梁军左翼席卷而去;  杨师厚迅速做出反应,左翼向中军靠拢,竖起一道坚固盾墙,又是一阵箭雨,金铁交击之声不断响起,双方互有损伤。  郭崇滔道:“主公,杨师厚中军未动,似有何倚障在手!”  李存勖道:“此番只是试探,大军不动,只要让他相信我有下相州之心便可!”  横冲都不亏为李存勖精锐中的精锐,梁军左翼在滚滚铁流的冲击下迅速出现裂痕,隐隐有溃散的迹象;  杨师厚到底是久经沙场,随即下令:“右翼红白马阵继续迎向晋军右翼骑兵,督军刀斧手左翼向前,如有后退斩立决!  梁军阵中逐步稳定下来,李存勖手臂向上一挥:“鸣金,收兵!”  骑兵、步兵交叉掩护下逐步依次后退,丝毫不乱,足矣显示出晋军的作战素质之优秀!  副将道:“主公,现在就撤么?是不是早了点,杨师厚未必肯死守!”  李存勖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旁边郭崇滔解释道:“主公意图要给他来个金蝉脱壳!”  “金蝉脱壳?”  “如何个脱壳法?”  “留一营将士不日轮番袭扰,把杨师厚拖在此地,待其反应过来我等早已到邢州城下,如其尾随而来则正好为镇远公取亶州赢得机会,如此河北定矣!”  李存勖抬头望向天空悠然道:“如此就看天公作不作美了!”  郭崇滔道:“主公,你看,杨师厚那对红白马阵回营了。”  李存勖冷哼了一声:“哼!回营,明日再来攻他一阵!要打的他不敢出营!”  ……  邢州城  李昪像只豹子一样在校场紧盯着正在训练的陷阵营,望着这些焕然一新的面孔,李昇脸色露出了笑容,几个月以来的心血在这一刻开始显露出锋芒。  “头,头,我现了一个猛士,足可以和史弘肇一决高下了。”景延广兴奋的跑来对李昪说道。  “哦!在哪里?快把他请过来!”真是缺什么来什么,天公作美啊,李昪心中大为开怀!  不一会景延广带着一个黑塔般的结实汉子来到李昪面前,李昪心中大喜,这不是正是自己所需要的猛将吗!  黑塔汉子抱拳躬身嗡声道:“见过将军!某药元福,字广为,原邢州帅守王檀大人部下厅头军使!”  李昪心中一喜,历史上这个药元福曾经屡次大败契丹,是五代时不可多得一员猛将,于是微笑着问道:“药壮士现归何处调遣?”  药元福道:“现在归入军器监!”  李昪惊讶道:“军器监?岂不是埋没人才么!沙场杀敌,方显男儿本色,你可愿到我帐下奉事?”  药元福面露欣喜之色朗声道:“求之不得!”  李昇道:“好!广为可否一试身手?”  药元福抱拳道:“敢不应从!”  景延广早把史弘肇叫来一旁,李昪道:“对手难求!化元,你与广为去切磋切磋!”  史弘肇随手拿过一把训练用的木枪抬手朝药元福道:“请!”  药元福亦拿过一把木枪嗡声应道:“请!”  两人中央站定,顿时一股肃杀之气平地而起,衣衫无风自动,两人如两尊煞神一动不动,天空中的云彩仿佛都凝重了起来;  “杀!”  两个方向而来的煞气重重的撞在了一起,如同两股巨浪撞在一起再向四周激射而去,四周空气顿时冷却了下来;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两把木枪如同泰山般气势压顶,却在最后交击时恍然错开,两声闷哼,显然是用力到空处,两人都极为难受。  史弘肇一声大喝,舞出个枪花,如毒蛇吐信般朝药元福点来,药元福把手中枪一横扫,却是棒法,只听‘咄咄’声不绝,两人已是交手数回;  史弘肇再次一声大喝,腰马合一一枪激射而出,颇有一泻千里、所向无前的气势;药元福知道此刻再也容不得半点走神,眼中精芒一闪,大喝一声,聚起全身力气直往那如流星般枪头一棒迎去;  枪帮相交。  “喀嚓”“腾腾腾”  两股大力一撞,药元福暗自惊叹:“此人好大力气!”,两臂已是麻,手中棒断成两截;史弘肇亦暗自惊叹:“对手功夫了得,竟然能够接下我这必杀一枪!”再看手中枪,枪头已破烂不堪。  史弘肇朝药元福抱拳道:“药兄好本领!”  药元福回道:“史兄乃真英雄也!”  两人相视大笑…  药元福走到景延广前询问道:“景兄,可否借弓一用?”  景延广一把递过背上强弓  药元福善意一笑随手牵过一匹战马,一个鹞子翻身式的上马,姿势异常娴熟,李昪不由的点了点头;  “咴律律…驾”药元福一拽缰绳,双腿用力一夹马腹,在校场奔驰起来;突然,药元福朝地上急坠了下去,周围的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在即将触地之时他突然矗立而起,手中却是多了一支箭,周围的顿时响起一片叫好声;  在连续几次漂亮的翻身后药元福手中已有三支箭,一转马身在离箭靶百步处飞驰拉弓,‘嗖!嗖!搜!’三支箭以无比快速的速度射了出去;  只听‘咄!咄!’三声闷响,三支羽箭正中靶心,箭羽晃动不已,顿时叫好声一片;  药元福来到李昪等前翻身下马还弓与景延广;  景延广叹道:“想不到药兄步战英勇,马上功夫也了得啊?”  李昪拍手大喝,一把拉住药元福:“广为真是了得啊,吾观广为马术娴熟,似有胡风。”  药元福对李昪的热情显得有点不好意思,躬身道:“将军鹰目如炬,某曾在契丹人部族生活过两年,对其马术颇为熟悉。”  “好!好!好!广为可比三国之马超,广为此后定要同某一起征战沙场,以显男儿风采!”  药元福躬身下拜:“某定当听从将军旨意!”  “哈哈哈!走化元、航川、广为其去我府中,今日高兴,咱们喝上一蛊!”  —————————————————————————————————————————————  药元福,五代时期名将。一生历唐,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宋六朝,在其中五朝为官,因其智勇双全,雄才大略,在对契丹,回鹘及历次战役中累立战功,深受后晋石重贵和后周柴荣器重,位居太师,侍中高位。其亡故之日传到朝廷,皇帝下令辍朝两日祭念。是两朝开国将军。其传记在《宋史-药元福列传》和《五代史》中有详细介绍。被誉为‘骁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