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四十章 箭阵

第四十章 箭阵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轰!”又是一声巨响,地面再次震动起来,巨石砸在城墙上的声音仿佛砸在城内士卒的心里,一下一下的摧残着守城梁军的信心。  李昇飞身上马,悄然问道:  “马六,城中事情可都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小乙兄弟负责与陷阵营联络!”  “好!城中一有动静就给我动手!”  “是,将军!”  李昪眼中闪现出一丝阴狠之色,冷声道:“哼!你不仁别怪我不义,在这乱世,只有够狠才能活下去!”  “上马!”  身后千余獠牙战士轰然响应,动作整齐划一,经过一番血的洗礼长长的獠牙逐渐变得锋利起来。  三声短促地号声之后,一声低沉绵长的牛角号声响彻云霄,散布在各个角落地士兵们在听到号角声之后,像潮水般涌向着号声传来地方向集结。  闻号起而云集,已经融入了他们地骨子里;仰望着马上的李昪,那挺拔的身姿显得无比高大,随自己敬仰的将军出战这一刻终于来临。  “景延广!”  “将军,到!”  “此战能不能取胜就看你们强弓营了,军中所有的弩一半配于你营,可谓刀锋箭利,你可要给我打出气势来。”  “是,将军,强弓营绝不给你丢脸!”  “好,大军出城!”  李昇大手一挥强弓营三千人、獠牙营千余人及三千普通步卒近八千人依次快速移到城外。  依次摆开阵势…  ……  李存漳大营  “将军,城中有大军出来,好似就是李昪那贼子。”  李存漳冷哼一声:“哼!此次定叫他来的去不得,传令下去,抛石机继续给我轰!全军守卫!待李昪进攻,我等逐步后撤,一定把李昪牵制在城外。”  “得令!”  随着号令的不断传达,晋军阵营开始有了变化,从攻击阵形转变成为防守阵形,从翼型阵转变成为圆形阵,辎重、长枪兵、持盾手在外,弓箭手次之;  “吱…嘎!”“啪!”的声音不断的从中央传来,一颗又一颗的巨石被射到空中,再重重的砸到城墙上,形成一个又一个坑坑洼洼的痕迹,惨不忍睹;  “呜…”  凄凉的牛角声再次响起,长枪兵、弓箭手纷纷就位,等待着暴风雨的袭击。  ……  “将军,晋军变阵了,像似要死守。”  李昪凝望晋军阵中,刀削般的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这完全是铁桶般的防守,自己这点兵突进去的话绝对是送死;  一滴冷汗从额头冒了出来,沿着脸颊流到了下颚上,在滴到胸前消失不见,李昪想起自己的防守战术,不由的一阵苦笑,这个世界好像总是在跟他开玩笑,来到这个世界后总是他在不停的进攻,而且是那种不要命似的进攻,而别人却是在防守,以逸待劳,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每次他都活了下来,不知道这种幸运还能持续多久。  “药元福!”  “在!将军”  “令你率獠牙营前去袭扰,看晋军是何反应,切不可强攻!”  “得令!”  “景延广!”  “在!将军”  “你率本部强弓营中军驻之,本将亲自为你掠阵!”  “得令!”  “嚯…呵!”“呜”随着号角声响起,药元福率一千六百獠牙疾驰而去,强弓营逐渐集中,三千长枪、刀盾手护卫两旁,李昪骑马率前而立。  “向前推进!”李昪手臂向前一挥,各军开始逐步向前推进。  分配完毕李昪深深的吸了口气,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阴冷,大兵团作战他是第一次指挥,这将是决定他命运的一刻,这八千兵马是他唯一的老底,打光了他可就什么都没有了,可能连头都要送给别人,他只能胜不能败。  此时药元福的眼中充满了炙热,自从军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赏识,这是他独自领军的第一战,能够带领一支如此精锐的部队是他做梦都在想的事情,此战虽然只是袭扰,但他知道,一旦晋军开始反冲锋,将是他一展身手的时候,此战只许胜不许败。  景延广凝望着远处晋军营中站在高处的一个旗手,眼中精光闪烁,小时候练箭的时候父亲就告诉自己,射先要做到了然于心,把五百步当作五十步,这样才可以做到射由心生,这一刻他沉浸到了那种境界中,这是在李昪前的第一战,他很庆幸在河滩之战中能够跟随李昪一起杀出重围,士为知己死,此战只许胜不许败。  “呜…”  伴随着苍凉的牛角声李昪清晰的看到了抛石机的构架,庞大的木体结构,上百士卒在艰难的操纵着杠杆,数个壮汉在填装着巨石;李昇手臂向上一挥问道:  “航川,距离够了么”  景延广竖起拇指单眼目测一下与晋军阵的距离摇了摇头道:“三百步距离,不够,只需再给我一百步距离定可打下晋军前阵。  “好,我就给你一百步的距离,到时候如果打不下来,提脑袋来见我。”  “是,将军,某愿立军令状!”  李昪此时想起了城中的陷阵营,这种情况下不知道把陷阵营拉出来会取到什么样的效果,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个无知的错误,这种情况下把陷阵营留在城中不是割肉饲狼么,史弘肇、小乙还有五百陷阵营难道就这样…想到这里李昪的冷汗大量的冒了出来;  如今只有自己活着或许还有希望,此战更不能败,并且不能损失太大。  李昪翻身下马,从一名士卒手中夺过一枚大盾,长啸一声:“嗷…!”众人见李昪欲亲自上阵不由热血沸腾;  “刀盾手,随我来!”  随着一阵仓促的号角声,李昪开始加速,身后数百士卒紧随其后,天空在这一刻仿佛暗淡了下来。  “据敌!放箭!”晋军营中亦传来急促的传令声和弓箭拉弦出的震动声,顿时嘈杂声响彻云端。  一支支疾箭带着破风声‘嗖’的从李昪耳边射过,直刺入身后一个士卒的眼眶,透脑而出,不由的一阵惊魂;  “举盾!”  越往前晋军的箭愈紧密,‘嗖!嗖!嗖!’密集的箭带着强劲的力道震的李昪两臂麻,身旁不断有士卒倒下,但随之又有涌上而来的士卒补上;在暴风箭雨中李昇终于前进了一百步的距离,用力的把竖盾狠狠的架在了地下,随之而来身旁的士卒紧紧相随,李昪在晋军阵前凭空架起了一面盾墙;  “强弓营,迅速归位!”  景延广三千强弓营转眼间来到标定地点,拉弓、搭箭;  “标定,仰射!”  “嗖…呼!”三千支弓同时放弦,形成一声怪异的破吼声,直慑人心魄,三千支箭如雨一般向李昪正前方晋军阵狂飙而下,形成一道乌云直压下来,此时前阵晋军仿佛置身于一个泰山压顶时刻,无边的恐惧扑面而来,密集的箭雨让他们无处可躲。  “啊!咄!咄!”  惨叫声,一支支强劲的箭射穿了他们脆弱的身体,激起阵阵血花,生命飞快的流逝  “标定!仰射!”  “嗖…呼!”三千支弓同时放弦,又一阵箭雨朝晋军已经稀疏的前阵激射而来,无处可躲,密集的箭阵不断穿透盾牌和晋军脆弱的防守,有的尸体上甚至已经被箭支所覆盖,成了血染的刺猬。  “自由射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