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四十一章 陷入死局

第四十一章 陷入死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嗖!嗖!”一阵阵乌云盖顶似的箭雨在不断的肆虐着前阵的晋军,偶尔有偷生的晋军也在箭阵的狂暴袭击下不敢抬头,身旁已经插满余力晃动箭支,数万支箭在瞬间被射进了晋军前阵;  李昪站起身来,遥望这那一片凄惨的晋军前阵,心底忍不住放声大笑,这个在后世应该叫覆盖式射击,在火力、弹药充足的情况下对敌阵进行密集地毯式轰炸,后世热兵器时代通常强势一方都实现采取这种方式开始战斗;  这种覆盖是打击的效果是不容质疑的,在这方区域有呼吸的动物都遭到了毁灭性打击,唯一缺点就是耗费箭支太厉害,短短几轮射击就耗费数万支箭,这在补给不充足的情况下是决不能实行这种战术的;  景延广亦是兴奋异常,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强弓营能够造成如此大的杀伤力,这次以百余人的损失直接攻破晋军前阵可谓壮举,当年的无敌大秦箭阵也不过如此吧!  兴奋的跑到李昇旁边道:“头,怎么样,我的强弓营没给你丢脸吧!”  李昪微微一笑道:“做的好,不过不要得意,这只是晋军前阵,晋军主力未动,尚有硬仗要打,箭支是否充足?”  “足够了,每人两壶近百支箭,就算射光了我们还可以拿刀上,正面厮杀我们强弓营也不输于其他营!”  李昪怒道:“放屁,如果要你们正面厮杀还要你们强弓营干什么?我要你们一个不死的保留到最后!”  “是,将军!”景延广诺诺应道  李昪回头望了一眼邢州城,心沉似铁,他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长久以来的以多胜少也太高估了自己,同时也让他低估了这些‘古人’。  他能想到的王景仁自然也能想到,王景仁毕竟是大将军,多年的经营不是李昪随便可以撼动的,李昪妄图凭借五百陷阵营扭转局势实在是太过于天真了,王景仁唯一嫉馋他就是李昪亲手**来的这些兵,只要李昪葬身城外,一切还在王景仁的控制当中,史弘肇、小乙等一系亲信的命运将  想到这里李昇的心不由的抽了一下,现在只有自己活着,并且最大限度的保存**城的七千兵卒,才能有扳回局面的希望。  李昪深深的吸了口气,大喝道:  “全军推进,占领晋军前阵!”  ……  晋军阵中  眼见扑面如雨般的箭支如蝗虫过境,前阵数百士卒无一生存,李存漳眼中冒火,这个李昪还真是难对付,手段层出不穷,且又胆大妄为,竟然敢把数千强弓手集中起来一起施放;  “好个李昪贼子,要是再给我一支骑兵,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将军,这可如何是好,贼军箭阵有大部步卒守卫在前,且有大队精骑一旁虎视眈眈,不易攻馈啊!  “哼!只要等到晋王大军到来,定叫李昪贼子死无葬身之地!传令下去,抛石机继续轰城墙,各部分散阵形,就地坚守,没有号令不得强行出击!”  “将军,这样恐怕不行啊!贼军箭阵太过犀利,士卒无处藏身,如此下去士气将会大落啊!”  “令银枪军随时准备,号声一响,立即突击贼军强弓手!”  “得令!”副将立即转身而去  “哼!李昪贼子,暂且让你嚣张一下,等晋王大军一到某定要以其血来祭死去的士卒!”  “嗖——”无数箭支晋军阵中狂飚而落,犹如一支巨大的粗棒在空中突然爆裂了开来,形成一支支细小的刺芒,遍布了每一个角落,无助的晋军放弃了阵地龟缩在辎重和竖盾后面等待着箭雨的停熄;  ……  “刀盾手,上,占领晋军前阵!”李昪手臂一挥,身后数百刀兵豹子一样窜了出去,如猛虎下山迅速扑向晋军前阵,寻找那遗漏的晋军;  一个躲在辕车下侥幸躲过箭阵的晋军刚一抬头,却现站在自己头顶的是几个衣甲式样不同的狰狞军士,只见一阵刺眼的光芒从上方闪过,后脑一阵锐利的刀风,再也没了知觉。  随着景延广强弓营的到位,李昪牢牢的占据了晋军前阵,长枪兵占据各个险要之处,结阵而待。  李昪遥望着晋军突然散开的阵形,心中充满了矛盾,李存漳到底久经沙场,如果以箭阵强行打开一条通道冲进去毁掉那架庞然大物的话,势必落入李存漳的包围圈,到时候李存漳展开四面突击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如果利用箭阵先清除外围的晋军,不说箭支不够,就算够的话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够彻底清除;  可狠城中小乙、史弘肇还有五百陷阵营还落于险地,如拖延下去最为不利将是他。  李昪望向不远处正不断袭扰晋军后阵的獠牙营,心中有了想法,为今之计只有以箭阵压制,以骑兵突击,吸引李存漳主力出来决战,可能还有一线生计;  “景延广,有没有信心直接凿穿晋军整个阵形?”  “头,晋军主力未动,现在冲进去是不是为时过早啊!”  李昪正色道:“时不待我,我们没有时间再等了,你准备好,我们直接突入中央,獠牙营为你们掠阵,直接毁掉那具抛石车。”  “是,将军,誓死效命!”  “呜…呜”一阵短促的号角声响起,李昪一声长啸,手中长刀一挥,前排持盾手开始往前突进,长枪手随后,强弓手依次而进;  踏着齐整的步伐,大地在不住的颤抖,从上方俯视可以看出李昪一方像一只锋利的长枪,而李存漳一方则像一枚坚固的盾,这个时刻只是看谁的意志力更强了。  “弓箭准备…”  ……  “将军,李昪贼军突上来了,我们反击吧,他箭阵实在太犀利了,兄弟们快挡不住了!”  李存漳那一道刀疤的脸此刻显得更为狰狞,冷冷道:“哼!李昪贼子欺人太甚,此刻时机未到,传令下去,中军后撤,放他进来,待号声一响,全军突击!”  “得令!”  “嗖——”  一阵阵箭雨在阵中不停落下,  “呃…啊!”  一个个晋军在犀利的箭阵下不断丧生,尸骸满地,血流成河;  李存漳心沉如水,此刻他的眼中只有三原谷中李昪与他面对的形象,那是他一生中永远的耻辱,耻辱将在这一刻彻底洗刷;  “传我令,以李昪贼子为目标,全军突击…”最后一个字李存漳是嘶吼了出来,这一刻他等了很久。  “呜…”低沉而有苍凉的牛角声在平原大地上响起,急促号角促的人热血沸腾,被压制许久的晋军在这一刻彻底爆,以李存漳中军精锐银枪军为主的晋军从四面突袭而来,血红的眼睛满是愤恨;  李昪在梁军士卒的眼中是英雄,而在他们的眼中则是恶狼,凶狠的恶狼,只有杀掉恶狼他们才能取得心理上的安慰。  “杀!”  五百银枪重甲的晋兵冒着箭雨悍不畏死的冲了上来,那正是李存漳的精锐步兵银枪明盔军;  只听“叮叮当当!”的多声脆响,箭支射在这些重甲明盔的晋军身上竟是丝毫无损,其他晋兵顿时士气大震,加速了冲刺的步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