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四十二章 绝境

第四十二章 绝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景延广一把取过背上强弓,迅速搭上三支箭,三珠连射是他家传拿手好戏,凝望百步处一个悍不畏死冲上来到的银枪明盔甲士,在眼中不断放大…放大;  “嗖——”  三支箭如流星赶月般朝那个士卒飞射而去,  “噗!呲!噌!”三声清脆或沉闷的响声,“呃…啊!”一声惨叫跟随而来!三支箭分别射在那个士卒的头、咽喉、胸口,只有咽喉上的一只穿透而过!其他两只均被反弹开去。  景延广忙对李昪说道:“头,晋军重甲防御太强,距离太远,射不进去!”  李昪面沉如水,冷冷道:“看到了,告诉你强弓营的人,不要管那些银枪明盔的重甲晋兵,尽一切能力射杀其他轻甲晋兵。”  “遵令!”  “要准备好一场血战了。”李昪随着自喃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强弓手不断的重复着拉弓搭箭的动作,机械的动作使得肌肉在不断缩紧,已有个别士卒开始手臂下垂,微微颤,这是力竭的现象;不过晋军付出的代价也是昂贵的,大片的士卒倒下;  “实在不行了就用弩吧!”  “是,请将军放心,强弓营誓死杀敌!”  李昪深吸了一口一把抽出手中刀大喝一声:“刀盾手跟我上,专杀银枪明盔之人!其他人给我保护好强弓营!”  晋军如蚂蚁般四面八方的朝李昪等涌来,逐渐开始逼近李昪,明亮的刀枪开始闪现出锐利的光芒,两方开始短兵相接;  “杀!”  李昇嘶吼一声一把迎上一名晋军,这名晋军显然也现了他,一晃锋利的长枪,对着李昪直刺过来,凶猛有力,不愧是晋军精锐步军;  冰冷的杀气透骨直入,李昪如豹子般闪开,枪尖贴着胸脯险险穿过,李昪手起刀落,手中刀挟带着强烈的破风声往晋军脖子砍去;  “叮!”一声刺耳的金铁交鸣声震人心魄,在李昪刀将要落在他脖子的那一刻,晋军闪开了,李昪刀砍在了他的胸前,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明盔重甲果然不凡。  “呲!”两道明利的枪芒从两旁闪来,李昪陷入了有史以来最危险的境地,“嗖——”两道箭芒从身后急速穿刺而过,直向对面两个明盔晋兵;  “呃…啊!”  对面的两个晋兵痛苦的捂住了脖子,一支锐利的箭穿透了他的喉咙,箭尾上的羽毛还在不住的抖动着,鲜血瞬间大量的从他的手指间流了下来,晋兵倒了下去,渐渐的不再挣扎,失去了生命的迹象。  李昪知道是景延广救了他,历史上五代时最负有盛名的神箭手,箭不虚,百步之内,锁喉夺命。  更多的晋兵拥了上来,惨烈的白刃战在这段小小的范围内爆了,金铁交击声、惨叫声、嚎叫声像潮水迸,鲜血把这空旷的平原染成了一个屠宰场。  强弓营此时的威力挥到极大,强弓与劲弩的配合射击下,大片的软甲士卒倒在了具李昪阵百步的距离之内,偶尔有能够冲到前面的也被护卫在前的长枪兵逐个刺死。  而迎守正面的李昪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疯狂而来的晋军精锐重甲银枪军,是晋军中精锐中的精锐,李存漳的王牌,凶猛的攻击,坚厚的重甲让他们显得不可阻挡,瞬间李昪身旁步卒伤亡巨大,五百银枪军树立的长枪形成一个快速移动的钢铁刺猬,压迫着的朝李昪等滚压而来。  李昪的眉头紧皱,心燎如火,一旦被这五百银枪冲了上来,强弓营将完全失去作用,从而轮而晋军的屠戮的对象。  狭路相逢勇胜  李昇此时如同一头恶极的狼,两臂微垂,眼中充满了血丝,手中刀不停的朝晋军脖子上摸去;  “杀!”  受到李昪的感染,无数梁兵纷纷不要命的往迎面而来的晋军身上扑去,找准了晋军重甲所覆盖不到的头部、手、脚不断的劈刺,霎时间刀兵相交、血流成河;  景延广此时像一个狙击手般站在高处,手不停的拉弓射箭,为李昪解除一次又一次来自身旁的必杀之险;他现这种办法非常有效,只要箭法准,能够以最小的力气杀伤敌人,于是调来几个神射强弓手一齐展开狙杀。  “呜!”短促的号角声再次响起,李存漳手臂一挥,晋军几个预备营依次调上阵中,开始疯狂的向李昪起了最后一次冲击…  ……  城墙上,王景仁正凝视着这一切,眯起的眼睛里不时出慑人的光芒。  “让开,我要见将军!”城墙下一个黑塔般的汉子和侍卫生了冲突,正是陷阵营小张飞史弘肇;  “大将军现在正审视军情,不得打扰!”侍卫拔刀恐吓道  “滚开,老子就要向大将军报告军情。”史弘肇如一头暴怒的雄师,作势欲扑;  争执声传到城楼上,王景仁猛地转头望向史弘肇,一丝狠辣的表情露于言表,对着身旁心腹招了招手,耳语问道:  “一切可都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将军,弟兄们都已经到位了,只待将军一声令下。”  “好,让史弘肇上来,再给他一次机会,如若不从,休怪我不客气。”  不一会,史弘肇铁塔般的身影出现在王景仁的面前,抱拳嗡声道:  “大将军!”  王景仁面带微笑对史弘肇道:“史校尉,近来可好?”  “将军,李将军陷入敌营,为何不派兵支援?”史弘肇的声音丝毫不带一丝感情,犹如从地狱里响起的幽冥之声,让人从心底感到寒冷。  王景仁脸色一变:“史校尉,你是在质问老夫么?”  史弘肇冷声道:“不敢!此刻李将军已攻入贼军阵中,吸引贼军大部,只要再派一支精锐冲击晋军阵角,贼军必大乱,我军可大获全胜矣!”  王景仁冷冷道:“史校尉,你待如何?”  史弘肇抱拳道:“大将军,陷阵营请求出战,冲破贼军阵营,一鼓作气击败晋军。”  王景仁眯眼中爆出一丝精光,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如你所愿,陷阵营即刻出战,一举攻破贼军。”  “将军英明!”  史弘肇转身大步而去  王景仁对副将招了招手,冷声道:“传令下去,即刻动手,把李昪心腹逆党逐一抓获,陷阵营先围起来,缴械软禁,如此一支精锐落在李昪手上太浪费了。”  “是,将军!”  “来人,点齐兵马,随时准备出城杀敌!”  王景仁遥望着城下正在激战的李昪等人,嘴角浮现出一丝难言的笑容…  票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