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四十五章 破阵

第四十五章 破阵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存漳神色黯然,这一切都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精锐重甲兵何时变得这么不堪一击了,李昪手下步兵又何时变得如此犀利?  “不好,贼军快要冲破阵角了,将军,你先暂避吧,我带兵去挡住他们。”副将惊慌得放声大叫;  “慌什么!”李存漳呵斥道  凝望着凶猛异常的陷阵营,脸色铁青,圆睁的豹眼中闪过一丝凶狠之色,手臂一挥道:“传令下去,弃阵,传我令全军突击,强攻李昪贼子,哼!李昪贼子,倒要看看你我到底谁坚持到最后!”  “啊!这怎么行,贼子凶猛,犀利难挡,将军身处险地,要是将军有何意外属下罪责难逃啊!”副将心急如焚的说道。  “啰嗦什么,叫你去就去,本将有马,这点小贼能奈我何?”  “是,将军!”  凄厉的号角声再次急促的响起,晋军纷纷不要命的疯狂涌向李昪等数千步卒,那凌厉的枪尖隐射出死亡的光芒…  ……  “杀!”  陷阵营不可阻挡的攻势直扑晋军阵中心让李昪紧张的心放松了不少,只要他再坚持一段时间,陷阵营就可以破坏晋军的指挥中枢,捣毁抛石机,晋军将不攻自破。  一阵凄厉的号角声从晋军阵中传了过来,李昪眉宇紧锁,神色阴沉,他知道李存漳是这狠了心要把他歼灭在这里;  朝后大喝一声:“景延广!”  “在,将军!”  “你强弓营还有多少战力?”  “请放心,将军,强弓营死战到底!”  “别跟我扯那没用的,现在能战之士到底多少?”  景延广神色一暗:“现在强弓营在轮换休息,还有一个预备强弩营五百人可以动用,不过箭支足够,待兄弟们休息一阵就可以恢复战斗了。”  李昪刀削般的脸上充满了冷峻,晋军这一轮冲锋绝对守不住,已经等不及了,必须马上强突出去;  “景延广,以强弩营为箭头,带着你的人速度突围朝獠牙营突围!”  景延广恍然不动,忿忿道:“将军,强弓营亦可捉刀上阵,亦可死战!强弓营亦是天地男儿!”  李昪望了他一眼冷冷道:“勿需多言,速去!”  “是,将军!”景延广眼中充满雾气  李昪望着潮水般涌来的晋军,神色冷峻,这又是一场死战,来到这个世界以后老天好像就没有放过自己,紧握了握手中长刀,大喝一声:  “杀!”  随着李昪一声长嘶,强弓营迅速展开突击,以五百强弩开道,秋风扫落叶般迅速开出一条宽广‘栈道’  “嗖——嗖——”  弩箭犹如飞蝗漫天般朝身后晋军激射而去;  “呃…啊!”  犀利强劲菱形的三弩箭头迅速穿透了晋军的身体,一道血箭飚出,大片晋军枯木般倒下,留下一条丈宽的‘尸道’;  “交替掩护,速进!”景延广丝毫不乱方寸…  ……  寒风渐起,一片肃杀萧瑟之气弥漫在空中;  “轰!”  一声巨响,阵中心处一把大火冲天而起,陷阵营终于毁掉抛石车,开始朝李昪的方向狂飙突进,外围獠牙营铁骑亦开始猛冲而来,晋军随之大乱,  李昪手中断刀紧握,身负数十创,全身上下被血迹覆盖,疲惫的身躯巍然如山,面前已经堆成了一座尸山,有晋军的,也有己方士卒的,环顾四周,能战之士已所剩寥寥;  在晋军疯狂的围击下,李昪与这一干士卒被紧紧围困,李存漳重甲银枪军果然强悍,在付出千余士卒的生命后堪堪阻挡住攻势。  “獠牙锋锐!”  “陷阵之志!冲锋之势!”  “杀!”  外围传来獠牙营和陷阵营的震天呼喊声,李昪知道他又赌赢了一次,和李存漳相比他坚持到了最后,獠牙营及陷阵瞬间冲散晋军把李昪等围拢了起来。  “将军!将军!”  史弘肇、药元福几乎同时拜倒在李昪面前,七尺高的汉子同时热泪盈眶;  李昇仰天大笑道:“怎么了!快起来,哭什么,还是个爷们吗?”  药元福哽咽道:“让将军受惊了!”  李昪上前一把扶起两人朗身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勿需如此,大战后咱们兄弟好好喝一杯,一醉方休!”  “敢不从命!”  李昪环顾了四周黯然道:“就是对不起这些死去的弟兄啊!待大战后好好安葬他们!”  众人皆黯然  李昪一振巍然身躯朗身道:“给我打起精神来,趁余势一举歼灭晋军!”  “誓死效命!”喊声震天  晋军在失去指挥中枢的情况下全军大乱,兵不知将,将不知兵,苍茫的平原上到处是慌乱的晋兵,獠牙营骑兵尾随着这些晋军不断的砍杀,瞬间血流成河,尸体铺满了整个大地;  “大哥,你老是让自己深陷险地!”小乙两眼通红,小心的搀扶着李昪  李昪微笑的望着小乙摸了摸他的头道:“大哥是天上星宿下凡,阎王爷不敢收我呢!”  “真的么?”小乙睁大了眼睛问道  李昪微笑着望着他,仔细的打量一下小乙,现于以往似有不同,经过几个月的调养,小乙瘦小的身体开始‘丰满’起来,个子也长高不少,皮肤也光滑白嫩很多,他的心好像突然被拨动了一下:  “难道小乙是个‘花木兰’?”摇了摇头觉得太过荒谬,抬头遥望邢州城道对史弘肇道:“化元,此次多亏你及时出城从后阵强攻李存漳阵角,不然我等可真要葬身次地咯!”  史弘肇老脸一红抱拳道:“将军过奖了,此次只能怪王景仁这个老狐狸太过阴险,不然的话将军也不会深陷险地了!”  李昪望了望满地伏尸黯然道:“此次亦是一番惨胜那!”  史弘肇道:“陷阵营此次伤亡半数,元气大伤;”  李昪道:“城中我可用弟兄几何?”  史弘肇道:“将军可是在考虑如何对付王景仁那厮?”  李昪点了点头道:“正是!如今我三大营都已出城,城中具在其控制之下,对付他有点困难啊!”  史弘肇道:“将军不必过虑,城中士卒皆仰慕将军威严,只要将军振臂一呼,我相信大部分都会随之响应,再将王景仁与其心腹余党一并歼灭万事皆定!”  史中南皱眉道:“只怕王景仁不肯让我等入城啊!”  李昪摇了摇头道:“我等在城外血战,他如不让我等入城即是自寻死路,更何况东门具是我新营中人。”  史弘肇道:“到时候就干他娘的!”  李昪冷峻的脸上显示出一丝阴狠的神色,冷冷道:“他不仁就休怪我不义!进城后立即动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