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四十七章 乱战

第四十七章 乱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过了12点大家去给我砸票去哈,下个礼拜冲页点击、推荐榜^_^;另外下个礼拜保持一天两更,不定期爆,冲的越高暴的越多。  对了,今天晚上我先看看奥运,今天不是那个中队VS梦八嘛,嘿嘿,大家一起去看吧!八点的男足就算了,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  ——————————————————————————————————————————————  形势变得异常紧张,大势一触即,刑州城内犹如一堆干柴,已星星之火,一不小心就成燎原之势;  北门城楼上,王景仁额头青筋暴起,李昪入城的消息让他原本就暴躁的心情愈紊乱,城中冉冉烈火似在狂烈的焦烤着他的胸膛;  “来人,迅速调集大军,我倒要看看李昪是不是真的有这个胆量!”  “将军,不好了,城中大火甚烈,大有燎城之势!”城下有小校飞奔来报;  王景仁脸色一沉:“哼!没用的东西,粮仓重兵看守,如何起火,又如何成燎城之势力!”  小校道:“粮仓之火已得到遏制,不过有人故意纵火,四处燃烧,军士救之不急!”  王景仁脸色愈阴沉:“是何人纵火?难道是新营中人?不对,李昪没有理由这样做,这样做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  小校见王景仁没有答话,急切追问道:“将军,如今该如何是好?”  王景仁怒道:“立即召集百姓自救!只要粮仓保住了,其他皆是次要!”  “报,将军,西门涌现大量乱民,手持利刃,欲夺城门,悍勇异常!”又一名军士飞奔而至;  王景仁顿时暴起,怒目道:“什么?;乱民?你可认清楚了,不是新营中人?”  军士道:“看清楚了,将军,某与新营中人平素颇有交往,若是新营中人彼此定然相识!”  王景仁心中一震:“难道是…快,召集大军,某亲往西门督战,拼死不能让那帮乱民夺了城门,否则万事休矣!”  “得令!”  ……  乌云盖地,药元福得李昪的命令率近二千铁骑朝大营疾驰而去,狂暴的战马踏碎了满地青砖;  “呜…”  苍凉的牛角声在军营中高声响起,急促的召集令急促的激荡在军营每个士卒的耳中;  “将军有令,所有士卒调往东门!”“将军有令,所有士卒调往西门!”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药元福和鲍信同时回头,两人锐利的眼神在空中来了一个电光火石般的碰撞;  药元福一拉狂暴的战马,脸色显现出凶狠之色,鲍信那长长的马脸此时亦变得十分难看:  “杀!”  药元福大喝一声,拔出长刀,手臂一挥,身后数百骑如一股怒涛般带着风雷之声席卷而去…  ……  城中四处大火冲天,李昪率三千大军一路飞驰,肃杀之气滔天而去,所到之处一片皆寂然;  形势容不得他再有任何一点差错,必须把王景仁斩杀于刑州城内,一旦让其逃脱那李昪今后只能做流寇了;现在必须立即控制三道城门,北城门正对李存漳大营,料王景仁不敢轻易逃脱,东门已在控制中,剩下的只有西门;  “将军,不好,快看,是老营中人!”不远处鲍信一行千余人急速朝西门奔去,显然也是现了李昪,自知不敌加快了自身脚步;  李昪冷然道:“哼!药元福是怎么搞的,怎么还是让人给跑出来了!追上去,杀!”此刻只有以最快的速度控制城中形势才能避免更大的损失;  “喝!”“呃…啊!”“杀!”  即将靠近西门,五百步外嘈杂的砍杀声不断传来,李昪心中大惊:“这是何人在西门先闹了起来?难道是李存勖安排的伏兵?好一个紧密的连环计,要不是他以七千精兵强势逆转李存漳军,可能现在整个刑州城已经整个落入他的手中了!”  “将军,前面已杀成一片,形势混乱,分不清那是那方人马!”  李昪遥望西门下,最上面是己方人马,中间是身穿平民衣服之人,足有数百人,最外面又是己方人马,那短短的一百步距离的空间内拥挤了千余人;  “晋王大军至矣!”  城外传来一阵震天般的呼喝声,穿杂衣之人随之响应,顿时士气大振,爆出一股冲天气势,硬生生的向着城楼上再次前进了几步;  “哒哒哒…”  右方一队兵马急驰而来,正是王景仁部众,亦有两千余人,剑拔弩张,一触即,李昪与王景仁相互一望,都不由的一愣,此刻外敌在前,实在不是内战的最好时候,一旦让李存勖大军入城等待他们的命运将是灭亡;  李昪眼中不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王景仁脸上阴晴不定,眼见‘乱民’一寸一寸的冲上城楼,王景仁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守城大事为重,你我私事暂且放在一边,待斩灭贼子后再一决高低,如何?”  李昪点了点头应道:  “好!”  言语中透出一丝冰冷的气息。  王景仁那略显肥胖的脸上露出一丝诡笑,对李昪道:“汝先上如何?”  李昪冷冷道:“好!”  李昪拔出手中横刀,手臂一挥,三千大军蜂拥而上,“让开!”弓上弦,刀出鞘,瞬间淹没了外围的杂兵;  “嚯…喝!外围兄弟闪开!”  李昪一声暴喝,身前梁兵闪出一条丈宽‘大道’,李昪身后强弓手迅速归位,拉弓搭箭上弦,一瞬间阴冷的箭锋笼罩了正欲夺城的‘乱民’;  “杀!”  “嗖——嗖——”  无数支迅猛的狼牙箭形成一片乌云,盖顶朝这些‘乱民’笼罩而去,“呃…啊!”夺命的狼牙箭穿透了一个个乱民那脆弱的身体,狠狠的叮在了城墙上,一股拇指粗的血柱从箭口中喷射而出,在城墙上留下一个个灿烂的痕迹;  “晋王大军已到,速开城门!”  城外在次响起晋军震天般的呼喊声,‘乱民’为李昪箭阵所威慑形成的阴霾消散无影,随着一声暴喝,再次前进了几步,成功的攻占城楼,顿时士气大振,城楼上己方士卒只余十几人在拼命顽抗;  李昪心内大急,此时陷阵营不在身边,强弓营的失去作用,如不赶快拿下城楼,让‘乱民’打开城门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望向王景仁…  “上”  王景仁也不答话手臂一挥,身后数百精锐近卫朝城墙迅速狂飙而去,他毕竟是多年征战生涯,城破俱亡的道理他是懂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不会失去理智的。  “嗖——”  又一轮箭雨下去,阶梯上的‘乱民’已全部倒下,剩下的尽数聚集在城楼奋力夺取城门;“嚯…喝!”王景仁精锐近卫踏着尸体蜂拥而上…  天空的云层越来越低,直压的人喘不过气来,望着李昪傲然而立的身姿王景仁眼中浮现出一丝复杂的神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