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五十章 夜探形势

第五十章 夜探形势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不好意思,还有好多精,大伙投完票来领哇!  ————————————————————————————————————————————————  内城中,晋王李存勖大马金刀的坐在将军府的正堂,神色肃然,众将分坐两旁,刑州城此刻完全已在掌控之中,城中大部设施保持完整,可谓兵不血刃;  半晌寂静,李存勖突然怒目喝道:“李存漳,你可知罪?”  李存漳立即拜倒在地:“末将知罪!”  李存勖冷哼一声:“此次本是完胜之局,却应你之故屡次放走贼酋,更是险些造成大军溃散,罪莫大焉!”  李存漳匍匐在地不一言;  郭崇滔进言道:“主公,属下刚才仔细查询过当时情况,此次也不完全是李将军之过,实在是贼酋李昪太过犀利,且胆大包天,其以自身七千人马为诱饵拖住我大部军马,再以一只精锐冲击李存漳将军中枢,是非常人也!”  李存勖怒道:“这有如何,如此就不是他的责任了?”  郭崇滔躬身求道:“主公就念其跟随老晋王多年且忠心耿耿的份上就放过他这次吧!”  众将皆起身应和为其求情,  李存勖想起逝去的父亲暗叹了口气,挥了挥手道:“罢了,罢了,如此你留守刑州城,为大军供给粮草,不得有误,若再有差池,定斩不赦。”  “晋王仁慈!谢晋王不杀之恩!”李存漳与众将齐声高呼。  “报,逆贼大军已由东城门全数逃离!李嗣源将军已率精骑追击!”前门小校急速来报;  郭崇滔道:“李昪小贼跑的倒是挺快,只是属下有个疑问,王景仁那厮在何处,难道与李昪小贼和好如初?”  李存勖摇了摇头道:“此时实在过于蹊跷,不过城中梁军已归为一统,不是两人和好就是其中一人得胜!不过李昪实乃大将之才,只可惜不能为我所用啊!”  郭崇滔道:“李昪过于狡猾,如让其再逃回去对我大军取河北的计划有所影响!  李存勖点点头道:“然也!此番定不能让其活着回去!”  “诺!”众将诚诚。  “也不知镇远公打到何处了?”李存勖喃喃道。  ……  洛阳皇宫大殿  梁帝朱晃龙椅正座,殿下大臣纷纷攘攘,李存勖三路大军进攻河北的的消息使得众人惶惶;  殿前太监总管尖声喊道:“肃静!肃静!”  朱晃一览地下殿下诸臣朗声道:“李存勖小儿此次太过嚣张,胆敢起兵进犯,向当年某…咳…朕将李克用打得狼狈窜逃时李存勖小儿还不知在何处!”  赵岩上前一步谄媚道:“陛下何等英武,可是李存勖那小儿可比!”  众人纷纷附和;  赵成杰上前道:“此次造成我被动局面实乃北面招讨使杨师厚大将军之过,其用兵此番用兵实在过于谨慎,以至于我数万大军压制在河阳地区不得动弹,臣请陛下治其罪!”  武将系的一听此等小人又在谗言不由群情激愤,徐仁溥怒道:“汝那小人,不通军事,休得胡言。”  赵成杰小眼一睁反驳道:“如今李存勖大军不知去向,可是事实?”  众皆默然;  徐仁溥道:“该不会是与李存漳合军一处围攻刑州了吧?”  众人悚然  “报!前沿急报!”  “快报!”  “晋军周德威部精锐铁骑已攻下我贝州,正往博州而去。”  “什么?”朱晃倒吸了口凉气,“想不到李存勖正真意图是在这里,亲率大军吸引杨师厚于河阳,派一只精骑突击贝州,再下博州,不好,刑州危矣!亶州危矣!”  徐仁溥道:“陛下,博州兵少,如再不及时派兵支援,将不日即下!”  朱晃摇了摇头道:“李存勖小儿意不在此,传令与杨师厚立即北上亶州,查寻李存勖大军动向。  “遵命!”  ……  夜色弥漫,苍月无边,李昪矗立在高处,凝望着远处的刑州城,心中无限感慨,为什么自己不穿越早点,穿越到那盛世大唐,每天喝喝酒、调*,不亦乐乎!而却穿越到了这个乱世,乱世无情,好不容易安定了,却还是不得不再次窜逃;  远处獠牙营的战士在各自牵着自己的马儿吃着那肥嫩的夜草,战马成了此时已成了他们生命中的一部分。  凉风习习,李昪的长随之在空中飞舞,刀削般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无比冷峻,无数只萤火虫在闪着那点点光芒,不远处大军就地驻营,“今后欲向何方?”李昪思绪乱如麻。  “大哥!”  “嗯,小乙,有事吗?”  “没事,我看你站了一个时辰了一动不动!”  李昪微微一笑怜爱的扶了扶小乙的脑袋道:“大哥没事,小乙也长大了,可有何打算?”只有在对着小乙的时候李昪才会从心底的出一种温暖的感觉,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在不断杀戮中得到心理上的安慰吧!  小乙一听顿时急了:“大哥不要了我了?”  李昪笑道:“怎么会呢?只是我家小乙也长大了,以后是想成为叱诧风云的大将军呢,还是想娶个漂亮媳妇回家过日子呢?”  小乙脸上飞现一丝红润,低头喃喃道:“我不想做将军,以后只想跟在大哥身边。”  李昪放声大笑:“小乙长大了,以后还要娶媳妇呢,可不能总跟在大哥身边啊!”转身大步朝而去;  “大哥真是的,人家是…”小乙用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嘀咕道。  一路走进士卒宿营地,士卒已三三两两的相互倚靠着酣然入睡,由于出行太过突然,所带辎重较少,随之驻营也不可能太过复杂,只能就地休整,距洺州还有三天的路程,只要快速赶到洺州一切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了。  但依照李存勖的精明是肯定不会让他轻易的回到洺州的,这三天的时间将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最大的挑战,一不小心他的小命都将会留在这苍茫的平原上;  景延广此刻带着其亲手选出的几个神射手不断‘射月’,所谓‘射月’是他独特的一个训练技艺,即迎着月光不断的射向挂在空中的箭头,以此来锻炼的射手凭借一个反光点即可箭,以达到射术的高级境界。  睡意全无,拉过一匹战马,一跨而上,对史弘肇喊道:“化元,走,我们去遛遛马如何?”  史弘肇抱拳道:“敢不从命!”  身后众人翻身上马,一拉缰绳;  “咴律律…驾”  数十骑如疾风般在这无际的平原狂飙而去,树林、大地在眼前飞速倒退,冷风在耳边呼呼作响,李昪不由喜欢起了这种感觉,难怪后世这么多人喜欢在夜间飙车,这种极速的感觉确实是刺激。  “吁…”  “化元、航川,你看这大好夜色,我等去打几个野物如何?”  景延广疑惑道:“野物?深夜无光怕不是太好吧!万一碰见了晋军大队骑兵可就不妙了。”  李昪大笑:“哈哈,本将就是要找几个晋军斥候来玩玩,怎么样,航川,有没有胆量?”  史弘肇振声道:“有何不敢!不就是杀几个人么,只是我们人是不是少了点?将军何必以身犯险。”  李昪大笑道:“只是杀几个斥候而已,随便打探下晋军动向,莫非化元惧怕了?”  史弘肇被激顿时豪气大生:“同是大好男儿,谁怕谁,杀他娘的!”  “好!嚯…呵!兄弟们打猎去…”  “咴律律…驾!”一行数十骑如地狱幽冥般在黑夜中朝刑州城方向滑了过去,刀锋和箭头反射出幽森的光芒;  在无声无息中李昪等人向前‘滑行’已有数里,刑州城已然在整个呈现在众人的眼前;  “嗖——”  数点寒芒闪现,向着李昪等人疾速射去,此时空气变得锐利起来;  “呃…嗯!”  传来几声闷哼,李昪身后几个士兵栽倒于马下;  “将军,小心,是晋军暗哨。”  “嘶…”  一阵急促的口哨声从角落中的草垛中响起,那是隐藏在当中的几个暗哨,远处一队晋骑朝这边疾速奔驰而来;  “拔刀!”  “噌”数十把斩马刀高高举过头顶,刀锋在月光反射下变得异常锋锐,风在这一刻亦为之止步;  “杀”  狂风般的骑兵疾速刮过这平原大地,铮亮的斩马刀挥向空中,锋利的刀锋迅速划过那柔弱的脖颈,鲜血如喷泉般迸于空中,几个晋军暗哨甚至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来就已丧生于刀下。  “嗖——”  数十只羽箭在李昪等人身前落下,百余骑晋军骑兵呼啸着朝这边蜂拥而来,距离已不足三百步;  “走!”  一拨马头,逆风拍马而去,身后数十骑紧紧相随;  “嚯…喝”“取弓,射!”  “嗖!嗖!嗖!”  匐匍在马上回头挽弓射箭,风助箭势,冷疾的箭锋闪烁着死亡的光芒,月光此时亦为止暗淡,夺命三菱箭头带着强大的劲力穿透晋军骑兵的身体,空中顿时迸现出一簇灿烂的血花。  “呃…啊!”“噗…”数个晋骑兵应声到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