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五十一章 梁帝病危

第五十一章 梁帝病危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随着一阵激烈的箭支往来,你追我夺之下邢州城变得越来越小,渐渐消失在眼中,“吁…”晋军领头之人猛拉缰绳一挥手臂,身后百人猛拽缰绳,战马嘶鸣,众人跨马肃然而立瞬时间大地一片宁静;  其中一人不解道:“将军,为何放他们离去,吾观领头之人正是贼酋李昪!”  领头之人点了点头道:“没想到李昪竟然敢亲自来夜探军情,此人真是胆识过人啊,难怪晋王对其另眼相看!”  身旁副将道:“我看这李昪也不怎么样,今番被我们追杀狼狈如此,毫无一点英雄气概,将军,不如就趁此机会调齐大军一举灭了他如何?”  领头之人摇了摇头道:“黑夜不利强攻,况且此番已惊动贼军,不宜再打草惊蛇,况且晋王早已令李存审将军率五千精兵星夜赶往李昪必经之地设伏,只待明日天明,某亲率精骑追之,李昪大部分是步军,两相合击,贼军必馈。”  众人齐声道:“将军英明!”  望着远去的李昪等人李嗣源会心一笑:“哈哈哈,这个李昪还真是胆大包天,与某想法不期而遇,深夜探营,且撞了个正着;河滩之战中放此人离去,今番又让此人离去,看你明天还能不能逃脱离去!”  “回去!咴律律…驾!”  “驾!”众人拍马返身而去;  见晋军骑兵没有再跟过来,李昪等人松了口气,“吁…”李昪一拉缰绳,身下战马躁动不已,,拍了拍马儿的头,众人同时一拉缰绳停了下来;  马六道:“将军,今番好生惊险,想不到晋军如此警觉,竟然不据城而守,反而四处派出精锐骑兵巡卫!”  李昪神色冷然:“我看不是晋军警觉,而是他们刚好跟我们是同样的目的。”  史弘肇点了点头道:“是极,吾观其刀锋甲亮装备精良,不似一般士卒,极为可能是晋军某个大将。”  李昪沉吟道:“如此看来李存勖是要等天明再动手了,化元,陷阵营还有多少战力?”  史弘肇道:“此次陷阵营损失惨重,不过战力还在,我打算从下面士卒中再抽取精壮之士来补充。”  李昪点点头道:“也只有如此了,待天明立即起身。”  “咴律律…驾!”  众人返回驻地,席地披甲而眠;  ……  洛阳,皇宫  梁帝旧疾复,卧床不起,近侍与大臣在寝宫外纷纷惶恐不已,众皇子更是各怀心思,此刻朱温女婿赵岩与张汉杰在殿外交头接耳细声言语着;  “陛下宣各位大臣及将军觐见。”小黄门大声宣告;  打开殿门,一股浓烈的药香透出,殿外众人排众而入,平日矍铄的梁帝此刻俯卧在榻,脸色惨白,众人凄凄;  梁帝朱温费力的抬了抬胳膊,谓众人道:  “朕经营天下三十年,不枉此生矣!只是近来太原余孽气焰甚烈,胆敢提兵进犯,吾观其志不小,如再与我数年必亲率大军扫平余孽,奈何天欲夺我寿年;一旦我死,诸儿非彼敌也,吾无葬身之地矣!”讲到动情处朱温老泪纵横;  “陛下,保重龙体!”众人齐声劝道  赵岩上前轻声道:“陛下过滤了,吾朝上有良将数千,下有精兵数十万,诸王子贤德,太原余孽不足为惧,只待陛下龙体康复即可亲率大军踏平太原!”  朱温此时仿佛精神再次不济,摇了摇手示意众人退下;  殿外  赵岩轻声道:“陛下龙体欠安,你我今后如何是好?”  张汉杰小眼一眨道:“此时需万分谨慎,立储之事陛下迟迟为定,次为我等之际遇也!”  赵岩道:“噢…快详细说来!”  张汉杰道:“长皇子郴王友裕早死,如今只剩下次子博王友文、三子郢王友圭、四子均王有贞三人相争,你以为谁的希望较大?”  赵岩皱眉沉思道:“陛下甚爱友文,但是其毕竟为义子,友圭之母乃毫州营妓,帝不甚喜,友贞为末子,不可枉揣圣意啊!”  张汉杰道:“陛下已有传位于友文之意矣!”  赵岩不解道:“汝如何得知?”  张汉杰晦涩一笑:“友文之妻入殿伺奉陛下,陛下曾亲口告之!”  赵岩惊道:“竟有此事,如此甚好,友圭小儿性情乖戾,友文甚好,我等可先疏通关系,为今后打点!”  两人相视一笑,转身而去。  自朱温之原配张皇后过世后,就开始纵情声色,荒淫无度,经常召诸子之妻入宫陪侍。朱全忠的长子郴王朱友裕早死;次子博王朱友文本名康勤,是朱全忠的义子;三子即朱友珪;四子均王朱友贞。朱友文之妻王氏最为朱全忠宠爱,因此朱全忠有以朱友文继其位的打算。  郢王府  靡音袅袅,暗香扑鼻,莺莺燕燕环绕四周,朱友圭大醉酩酊,自柏乡大败后梁帝渐渐对他疏远开来,经常因一点小过就对他重重惩罚;虽然他多次令妻张氏前往侍奉却仍然没有影响梁帝对自己的态度;  更让他不满的是梁帝曾有意无意中提及欲立友文为太子,这更让他忿闷不已,只有纵情声色中才能麻醉自己。  “来人,倒酒!”朱友圭醉眼迷离,身旁侍女赶忙上前往杯中倒酒,“快点”朱友圭一声怒喝,侍女吓得浑身一颤,壶中酒洒了出来,溅得朱友圭满身都是;  “嗯…对本王不满么?”  小侍女吓得脸色青,呆立在当场;  “哼!连你也敢对本王不满!”  “与我过来!”用力把小侍女拽倒在怀中,“嘶…”大片白嫩的肌肤从那片缕中透了出来,白皙诱人,朱友圭一把将侍女横搁大腿之上,大手往侍女那丰润的臀部狠狠的一巴掌;  “啊!”  小侍女疼的忍不住咬紧朱唇  “嘶!”少女身上那仅够遮蔽的微薄丝缕被朱友圭瞬间撕的粉碎,露出了白皙丰满的臀部,以及那诱人的深沟,顿时一股火气从小腹升起;  一个邪恶的念头出现在朱友圭的脑中,大手再次往那白皙的丰臀上狠狠拍去,“啪!啪!”声不绝,“啊!啊!”伴随着少女的惨叫声那诱人的丰臀变的赤红;  “爷!就饶了奴婢吧!”  侍女泪眼含珠可怜的抬头望着朱友圭,胸前一对玉兔已是脱颖而出,不住的跳动着;  一望之下火气再次上涌,朱友圭再也忍受不住,撩开下袍子,把侍女的头按了下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