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五十二章 朱友圭弑父篡位

第五十二章 朱友圭弑父篡位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闰月,壬戊清晨  梁帝朱温恶疾复,疼痛难忍,友文之妻美艳无比,帝甚喜之,常留于身边,招之于榻前,道:“时日不多矣!速招友文前来,朕欲付之于后事!”  “陛下欲交接国事乎?”  “然也!”  此时友圭之妻张氏此时亦在殿内服侍,刚好隐伏于殿后,听得此言不由大惊失色慌忙赶回郢王府高密;  “王爷,大祸至矣!”张氏呜呼大哭  朱友圭一把扶起张氏惊慌道:“夫人何故如此?”  张氏泣道:“陛下以传国玉玺托付于王氏,欲立友文为储,你我离死不远矣!”  “啊!”朱友圭顿时愣在当场,两眼呆滞,无数天的等待希望破灭了,无兵无权,一切都完了,等待他的将是被屠戮的命运,夫妇抱头痛哭,  身旁近侍冯廷谔进言道:“事出突然,况且圣旨未下,当无人得知,何不图谋之?”  朱友圭眼睛一亮,问道:“如何图谋之?”  冯廷谔道:“近来有多有将校应由一点小过而被处死,许多将领恐不自保,我等可纵横之,并晓以利害,可一举上位!”  朱友圭道:“谁人可与之谋!”  冯廷谔道:“禁军龙虎军统领韩硅可与之谋!”  朱友圭点了点头脸上险些出一丝阴狠的神色,冷冷道:“哼!老贼不让我好过,我就和你来个鱼死网破!”  果不其然,当日知事院敬翔宣旨,令友圭为莱州刺史,不日后上任,是夜,朱友圭乔装微服入龙虎军营,密见统领韩硅;  双方坐罢,朱友圭直言道:“将军以至险地矣!可自知乎?”  韩硅疑惑道:“何来险情?”  朱友圭道:“眼下父皇恶疾缠身,但雄心不减;为保大梁江山万世,需杀鸡儆猴,汝不见众多功臣宿将被诛乎?”  韩硅眼中一道精光闪过,缓缓道:“某对陛下忠心耿耿,无惧也!”  朱友圭见韩硅丝毫不为所动,放声大泣道:“某平素与将军相近,如友文继位对将军有何好处乎?”  韩硅默不作声,显是有所动容,朱友圭看在眼里接着道:“如将军助我,必有厚报!”再次沉默,不过面色已大为改观,朱友圭趁机道:“韩勋将军也答应助我矣!”  韩硅思量再三,立储之事总要定一个人选,谁上位对自己的影响都不大,朱友圭平素他相近,不如索性给了他这个人情,隧道:  “如此郢王要本将如何助你?”  朱友圭凑上前来耳语道:“将军只需…”  两人相视一笑,朱友圭起身恢复装扮后踏出营地,半个时辰后朱友圭又出现韩勋的府中,二人同样耳语一番后径自回到郢王府中;  次日傍晚,禁军换防,韩硅的龙虎军调防,韩勋以其牙兵参杂在朱友圭本部亲兵控鹤之士中,共同埋伏于禁宫之中,朱友圭令其近侍冯廷谔领队;  “待中夜时分,我一信号,你就带兵冲进寝宫,我随后就到!”  冯廷谔狠狠道:“知道了,主人,我决不会手软的。”  朱友圭阴狠的咬了咬牙转身大步而去;  子夜十分,万籁俱寂,天空飘起力绵绵细雨,宫中大部分人都已安静入睡,只余那空洞的蛙叫声在不断回响着;  一声锐利的口哨声响起,冯廷谔一声低喝:“快,给我上,直冲寝宫,如有阻挡杀无赦!”  此时外围巡卫禁军早已被韩硅调开,剩下的只有寝宫外二百殿前朱温亲卫,冯廷谔带着如狼似虎的五百牙兵横冲向寝宫;  “是谁!”  “你老子!”  一片明亮的刀光闪过,“噗…”一股鲜红的血柱从脖颈处迸了出来,门前侍卫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是什么人就被凶狠的牙兵砍掉了脑袋;  “冲!外面的全给我杀光了!”  一阵血腥的屠杀开始了,毫无反抗的屠杀,已久未经战阵的庭内侍卫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性命会丧失在皇帝的寝宫前;  瞬时间,鲜血染红了整个寝宫,伏尸满地,杀红了眼的牙兵四处寻找、追赶着外面的宫女、太监,人性已经不存在于人间,剩下的只有嗜血的杀性。  “主人!”  朱友圭提刀大步跨进,几个亲近侍卫紧随身后,阴沉着脸道:“外面的都处理完了么?”  “都处理干净了,保证一只蛤蟆都没有走脱!”  “嗯!干得好!随我入殿!”  朱友圭一脚踹开大殿之门,里面已是乱成一团,无数宫女、嫔妃都缩在角落瑟瑟抖,梁帝朱温撑坐床上,苍白的头散落下来,怒目圆睁,犹如一头怒狮,大喝道:  “是何人如此大胆,欲造反乎?”  声如炸雷般响起,朱友圭顿时停顿下来,虽然有恶疾缠身,一代枭雄的气势仍在,加上多日为帝的威严让几人从心底感到一阵心悸。  “主人!”  见朱友圭愣在当场冯廷谔忍不住叫了声,朱友圭回过神来壮了壮胆子大声道:  “不是别人,正是我!”  此时天空刚好划过一道闪电,把众人面貌照的一清二楚,朱温一阵狂暴的怒气冲心底升起:  “咳咳…”  指着朱友圭大骂道:“是你这个畜生,早知你有反意,恨不能早点杀掉你这个畜生,你想干什么?敢弑父么?这天下岂能容汝乎?”  朱友圭一想起妻子张氏服侍朱温时的情景一股怒气急速升起,大喝道:“老贼,你不仁在先,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逆子尔敢!”  朱友圭对着冯廷谔使了个眼色,后提刀而上,奋力将手中尖刀刺向朱温而去;  “喝!”  “噗…”“呃…啊!”  铮亮的刀刃从朱温的北部穿了过来,鲜血迸,朱温的眼睛睁得异常之大,死死的盯着朱友圭,重重的倒了下去,纵横中原大地数十年的一代枭雄就此烟消云散;  朱友圭望着倒下的朱温突然狂的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天下是我的了!”  冯廷谔上前道:“主人,此刻需想好完全之策,不宜懈怠啊!”  朱友圭渐渐平静下来,点点头道:“嗯,把老贼的尸身保存好,不得泄露半点消息,立即命内监丁昭溥传旨于友贞,令其杀友文!”  已卯,矫诏出,其中道:“博王友文谋逆,遣兵突入殿中,全赖郢王友圭忠孝,调兵救驾,朕才得以保全;如今朕恶疾缠身,现令郢王友圭监国,全权军国之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