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五十四章 险境

第五十四章 险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半圆形防御阵中,强弓营五千士兵蓄势待,自邢州城外大战李昪尝到甜头后,李昪令景延广再次从下面抽调出二千人来加入强弓营,强弓营一跃成为诸营中最强的一只步兵营;  强弓就是角弓,包括虎贲弓、角端弓等不同的双曲反弯复合弓,所谓的双曲反弯复合弓就是指弓体是由若干部分合成的,采用了性质不同的多种材料,如木和竹、动物的肌腱和角以及胶和漆等等。  因为弓臂中衬垫了动物的角和筋,所以这种弓的强度和韧性非常好,射程最远可达三百多步。  普通的强弓拉力一般都在两百斤左右,射程大约二百步,杀伤力非常惊人。它的缺点就是它属于硬弓,拉满之后必须立即射,很难持久瞄准,命中率较低。制造这种弓的技术在我国商代晚期就已经很成熟了。  军队强弓的配置一般都有规定,不允许超过上限。因为强弓的使用,有许多麻烦事。先它要特定工具才能使用。由于张弓吃力,士卒们在挽弓时需要戴扳指,将扳指套在拇指上才能勾弦,另外,食指、中指和无名指上也要套上以皮革制作的指套,以防止损伤手指。  其次,在使用过程中,它需要配备大量的弓弦和箭矢。强弓的挽力极大,弓弦损耗也大。由于射击对象的不同,箭杆、箭镞的尺寸、形状、重量都不同,因此各种各样的箭枝必须专门制造。所以使用一张强弓,它的保养和配套耗费较大,李昪能顺利建立这只强弓营实属幸运。  此次从邢州出来,李昪将武库中的库存全部调出,一百辆新型武器蜈蚣车充当了运输工具,了七千张强弓,两万条弓弦,各类箭枝八十万支,此刻的李昪可谓刀锋箭利。  轰隆隆…李嗣源三千晋军精锐骑兵挟带着雷鸣般的响声破风而来,巨大的轰鸣声充斥于耳中,李昪心沉如水,如今再不是那战场新兵,面对沙陀骑兵再没有任何畏惧之心;  “预备!放箭!”  五千张强弓分成两个方阵同时放开弓弦,  “嗖——”  霎时之间,矢如雨注,箭若飞蝗,箭云遮盖了天空,如泰山压顶般吵沙陀精骑急射而去;沙陀精骑不愧为精锐,随着一声尖锐的哨响,沙陀骑队如水流般分成两股,迅速朝两边泄开,高超的骑术在这刻显露无遗,大片的箭支落在了地上,抖动不已;  李昪如铁桶般的防御让李嗣源无从下嘴,沙陀骑兵从两侧绕了个大圈,重新回到五百步外的山坡上对峙起来;  烈日当空,两军阵中传出一道煞气,在空中纠缠在一起,压抑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来,山坡上李嗣源跨马巍然而立,凝视着对面的李昪大军,一双尖目出锐利的光芒,身旁年轻的校尉石敬瑭显得异常兴奋,大声嚷道:  “将军让我带兵冲一次吧!”  李嗣源冷冷道:“你想去送死么?没见敌军防的如此严密么?”  石敬瑭讪讪道:“将军,虽然敌军守的十分严密,但如我铁骑猛冲之下李昪未必是我们对手!”  李嗣源道:“莫太过自大,我铁骑虽强,但此僚确实不一般,排兵布阵很是在行,难怪晋王对其赞叹有加!”  石敬瑭道:“那我等如何是好?”  李嗣源点点头道:“敌不动、我不动,现在我们的目的是牵制贼军,待晋王大军一道,还怕李昪能跑到哪儿去么?”  石敬瑭默然退到李嗣源身后。  李昪长刀紧握,密切的注视着沙陀骑兵的一举一动,只有稍有一点动静,李昪身后的数千强弓手上的锐利长箭就会毫不犹豫的射出去。  风逐渐大了起来,吹散了地上的灰尘,迷乱的众人的眼睛,此时李昪仍不敢闭眼,作为这场战斗的最高指挥,一万士卒的性命都掌握在他的手中,容不得一点失误,任何一点失误都会引起整个大军的崩溃;  半晌,煞气在空中凝结成实质,双方士卒都默契的屏住呼吸,整个战场一片寂静,只剩下战马的喘息声,没有丝毫动作,那压抑的气氛让人的心脏有些承受不住;  景延广深深的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那躁动的心平静下来,压抑的气氛让他再也忍受不住,上前对李昪道:“将军,我忍不住了,进攻吧,他们也不错三千骑左右,咱们足有一万余人,怕他作甚?”  李昪横了他一眼冷冷道:“亏你还是多年的老军旅,有步兵主动出击骑兵的道理么,沙陀贼就等着你送上门去呢!”  景延广急道:“难道就这样僵持下去么?万一李存勖大军来了咱们可就危险了!”  李昪顿时一个激灵,景延广不经意的一句话让李昪后怕不已:“对面沙陀骑兵分明就是用来牵制自己的幌子,真正的杀招是李存勖大军,不出意外的话李存勖大军片刻后就会到达此地;必须马上撤离,到蛇道之中还可以据险而守,在这空旷之地等待自己的只有被屠戮的命运。”  “景延广!”  “在!”景延广以为李昪改变主意要下令进攻,全身都兴奋起来。  “立即率强弓营交叉掩护撤退!”  “啊!”景延广张大了嘴巴,觉得不可思议;  “速去!”李昪低声喝道  “遵令!”  望着对面犹如地狱幽林般森然矗立的沙陀精骑,李昪朝天长啸一声:“嗷…”顿时把战场凝结的死气冲的尽然飘散;  “广为,你可敢与我前去和那敌将较量一番?”  “有何不敢,獠牙营没有一个怕死的兄弟!”  “好,传令下去,全军迅速撤退;化元,你陷阵营与我掠阵,我和广为要去和那敌将较量较量!  “遵令!”  战令迅速下达下去,各部在一丝不苟的执行着李昪的命令,强弓营开始分批次向蛇道方向撤退,长枪兵、刀盾兵阵紧随着掩护逐步后撤;而陷阵营与两翼骑兵归然不动,与李嗣源三千沙陀骑兵憬然相对;  “獠牙锋锐!”  “獠牙锋锐!”二千骑兵齐声响应,呼声震天;  李昪仿佛又回到了平原之战时死战李存漳时的情景,长枪在手,千军我有  ——————————————————————————————————————————————————————————————————  石敬瑭  中国后晋王朝的开国皇帝。著名的‘儿皇帝’。沙陀部人,早年与刘知远一起随李嗣源征战,屡立战功,被李嗣源招为女婿。官至河东节度使,驻晋阳,防范契丹;934年,潞王李从珂杀后唐闵帝,自立为皇帝,即后唐末帝,视石敬瑭为心腹大患兵讨之,三万筑长围以攻太原,石敬瑭便向契丹求援:请称臣,以父事契丹,约事捷之后,割卢龙一道及雁门关以北诸州与契丹。割燕云十六州给契丹,承诺每年给契丹布帛30万匹。燕云十六州乃北部天然屏障,至此中原完全暴露在契丹铁蹄之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