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五十六章 狭道遇袭

第五十六章 狭道遇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还有好多精!继续要票票!  ————————————————————————————————————————————————————  两败俱伤,两败俱残!  獠牙营此时只剩下一千人,几百名战士已静静的倒在地上永远都不将醒来,这次冲锋并不是李昪头脑热,时间对于他来说十分之宝贵,如果让李嗣源骑兵缠上,待李存勖大军到来之际就是他全军覆灭之时;  加上李嗣源三千骑兵如一头饿虎在旁边虎视眈眈,伺机而动,只要对手一出现疏忽就会猛地扑上来给予致命一击;李昪只有用最快速度解决掉李嗣源这支骑兵才能彻底解决后顾之忧;  “迅速打扫战场,与前队汇合!”李昪大声呼喊道  “遵令!”  时间紧迫之下,来不及仔细搜寻,各人纷纷整队后撤,李昪回望了一眼弃于野的一片杂乱的尸体叹了口气,挥手前进;  话说景延广等步军急速退往蛇道,途中没有丝毫停顿,时间在这一刻显得尤其宝贵,一旦为李存勖大军追上,后果不堪设想;  “快点,加快脚步!”此刻景延广心如火焚,李昪和陷阵营留在后面与晋军精骑火拼的情况还不得而知,相信以獠牙营加上陷阵营的实力对上李嗣源的三千晋军应该不会落于下风,但却不知为何总有一股不好预感跟随着他,到底是什么呢?景延广愈躁动不安起来。  于是对身旁史中南道:“云辉,我总觉得有点不安,我担心是将军他们遭遇险境了?”  史中南道:“某亦如此,只是不知是何处出来纰漏。”  景延广显现出满脸的坚毅,道:“我实在担心将军的安全,此刻便带兵回援将军,这里就交给你了,你带兵速速通过蛇道,整军埋伏以接应我们。”  史中南道:“好吧,即如此,你带兵速去!”  “等等!”景延广转身欲走,史中南立即叫住了他,眼中情义自然流露,自河滩之战以来的数十次大小激战让他们结成了生死之交,沉沉道:“保重!”  “保重!”景延广抱拳回道,猛地转过身去大声喊道:“随我来!”  两千长弓轻弩的强弓营战士随着景延广往回急步奔驰而去…  ……  蛇道  李存审率五千精锐步军“义儿军”在此埋伏多时,两个时辰的休整让他们恢复到最佳的状态,纷纷擦拭刀枪,等待这敌军的到来。  刘知远道:“将军,此次请让某打前锋!”  李存审拍了下他的肩膀笑骂道:“你这牛犊子,就知道猛冲猛撞,不过我喜欢!就是看中了你这点才好不容易把你从李嗣源将军哪儿要过来的,待会儿你上吧!”  “谢将军!”刘知远脸上充满了兴奋  “报,贼军大部急速朝蛇道赶来,已距我不足两里!”  “好,传令下去,大军各就其位,务必一举破敌!”  ……  朔风猎猎,锦旗潇潇  七千步卒急速奔驰在这苍茫大地上,风在耳边呼呼作响,眼前就是那崎岖的蛇道,史中南大声喝令:“散开阵形,全速通过前面小道!”  战令迅速下达,队伍分成三个部分迅速穿行蛇道,但速度并未停减,从上方望去,小道上队伍拉成长长的一条蛇,在快速的向前滑动;  来到中央一个稍微宽阔的地界,一阵强烈的危机感从心底升起,“不好!”史中南一挥手臂停了下来;  “杀!”  “嗖——”  随着一声炸雷般的暴喝,急促的号角声随之响起,狭道两旁崖壁上冒出无数弓箭手,一簇簇箭云如乌云压顶般朝他们盖了下来;  “呃…啊!”  身旁士卒立即倒下一大片,其中两支箭强劲的狼牙箭闪着冰冷的寒光已攒射到史中南的面前,直奔咽喉与小腹两处,显是敌军神射手的‘特殊’照顾;  身旁全是慌乱的士卒,拥挤成一团,避无可避,在这死亡降临之时,史中南爆出所有的潜能,抽出长刀,大喝一声“嚯!”举刀猛然一劈,“噌!”一阵尖锐的金铁交鸣声传来,长刀劈掉了上面那支夺命之箭,却没有避开下面那支;  “噗…哧!”  锋利的羽箭穿过了史中南的大腿,从后面透了出来,“呃…啊!”剧烈的疼痛让史中南忍不住喊出声来;  “杀!”  晋军如潮水般蜂拥而来,带头一员小将异常勇猛,身着明盔亮甲,手持一柄金光闪闪的大刀,在阳光甚是显眼;  “史大哥,你受伤了!”一直跟在身旁的小乙扒开人群把他脱到后面,史中南强忍着疼痛站了起来,一把甩开小乙的手厉声喝道:  “你快去后面整肃队伍,退出蛇道,等将军的到来!”  “那你呢?”  “我先挡住他们,快去,不然咱们走不了了!”  小乙紧咬下唇一挥手转身而去,眼中冒出一团雾气,平时除了李昪,就只有史中南对他最好,此刻犹如一颗硬核在喉咙让他胸闷不已;  “嚯…喝!”  望着蜂拥而来的晋军,史中南又想起了河滩之战是李昪以单人之力力挽狂澜时的情景,顿时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心底冒起,史中南仰天长啸:“嗷…”  慌乱的队伍开始平静下来;  “你们都是从河滩之战出来的老兵,什么阵仗没见过,后面将军还等着我们接应,就算是死地我们也要拼出一条活路来!”  毕竟训练有素的老兵,瞬间的混乱后立即回复到原本的状态;  “死战!”  “死战!”喝声震天。  “杀!”两股洪流狠狠的撞在了一起,数百人挤成一团,在着狭窄的区域中,什么阵形、什么配合都是狗屁,两军相遇勇胜;  刘知远的金光大刀上下翻飞,片刻间砍翻数名梁兵,大量晋军跟随着他的脚步奋力砍杀,所到之处无不一举而破!眼见己方阵形就要溃败,史中南一把折断箭杆,强忍着大腿上的疼痛双手挥刀迎向刘知远。  “噌!”  只觉一股大力袭来,史中南双臂麻,对方传来的巨大力道几乎让他握不住兵器,大腿上的伤口顿时迸开,鲜血不住的流出;  “喝!”  刘知远年轻气盛,又是力道千钧的一刀,挟带着风雷声呼啸而至,史中南措不及防,手中刀慌乱的挡去,  “噌!”  史中南手中到被磕飞向天空,刘知远脸上冒出了狰狞的笑容,手中大刀再次高高扬起,在阳光下金光闪闪,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激血飞溅,敌将那颗大好头颅凌空飞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