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五十七章 疡(一)

第五十七章 疡(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金刀在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朝史中南的脖子划去,锋利的刀刃堪堪触及后颈,异变突生;  “嗖——”  “噹!”  一阵锐利的破空声响过,刘知远感到手中大刀剧烈的震动了一下,接着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声,几乎震碎了他的耳膜,刘知远奋力挥出那刀再也无法保持原来的轨道,偏离的数寸,噗的一声砍在了史中南的左肩上,深可及骨;  “啊!”  剧烈的疼痛让史中南喊了出来,死亡的压迫下史中南爆出前所未有的力量,大喝一声长刀过顶,狠狠的朝刘知远劈去;  “哐!”  一声巨响,两人同时倒退三步,刘知远只觉得半身麻痹,没想到敌将临死前能爆出如此惊人的力量,狞笑一声;  “死吧!”  金刀如火,划作一道火芒朝史中南砍去,天顿时暗了下来,风亦停了下来,这一刻变得异常漫长,史中南回想起李昪英武的身影、景延广那大大咧咧的神情、史弘肇那铁塔般的壮实身材,默默道:“将军,云辉从此再也不能随你打拼天下了,化元、航川,兄弟我先走一步了;将军,下辈子,我再做你马前小卒!”  “噗!”  鲜血飞溅,脖颈处随着刘知远金刀的弧线分成两半;蜂拥而上的晋军瞬间淹没了在落于后段的梁军士卒,鲜血在蛇道上迅速的汇成一条小河流了出去;  ……  李昪等率大军与急速回赶的景延广撞了个正着,景延广见到李昪安全返回心中大定;  “航川,你怎么来了,不是叫你先行出蛇道么?”  景延广道:“我担心将军的安全,所以带二千士卒来接应将军!”  李昪神情一冷道:“为何不遵军令?哼!等下再跟你算账,走!”  大军迅速调转往蛇道方向奔驰而去,一路尘烟;  前方先锋来报:“报!将军,前方蛇道遇伏,我军伤亡惨重!”  “什么?”李昪顿时愣在当场,他知道这次是彻底败给了李存勖,天时、地利、人和都被其占尽,这完全是他犯了主观主义错误,错误的估计自己,错误的估计敌人,以至于太过自信,前有堵截,后有大军追击,难道真的葬身于此地?  “大哥!”小乙跌跌撞撞的朝李昪奔来,形容凄惨!  “小乙,前面情况如何了?”  小乙咽了口吐沫道:“晋军悍勇异常,是李存勖精锐步军‘义儿军’,我军伤亡过半,要不是史大哥率兵奋力挡住,我军将全军覆没于狭道中!对了,大哥,快率兵冲回去将史大哥接应出来吧!”  “报!李存勖大军出现在我后方,距我已不足二里!”  众人大惊,纷纷望向李昪,等待着他的命令,只要李昪一下令,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执行下去,李昪就是他们眼中的不败战神;  药元福道:“将军,前有伏兵堵截,不如我们绕道吧!”  李昪猛地抬头,眼中爆出一股精光,怒喝道:“不行,云辉还在里面,坚决不能丢下任何一名兄弟,杀回去,就是死也见到云辉!”  “史弘肇!”  “在!”  “如今是你陷阵营显现威的时候了!希望你不要令大家失望!”  “景延广!”  “在!”  “你率强弓营配合陷阵营冲锋,令你们一刻钟之内务必要拿下蛇道,听清楚没有!”  “誓死破敌!”  两人齐声应道,转身带着数千士卒望蛇道中呼啸而去,如狂风卷浪,溅起无数水花;  “药元福!”  “在!”  “你带獠牙营离去吧!走的越远越好!”李昪语意苍凉。  “啊!”药元福一愣,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疑惑的望着李昪怒道:“将军难道叫某做背主之逃兵么?此正当用兵之际,为何叫某离去?”  李昪道:“后有李存勖追兵,狭道不适宜骑兵作战,留下来只是徒增伤亡而已!”  “将军,某不去,某与将军共存亡!”  李昪怒声喝道:“速去,想要违抗军命么?小心老子砍了你!”  “遵令!”药元福咬了咬牙转身背向李昪眼眶湿润,“走!”翻身上马呼喝着带着獠牙营朝左侧奔腾而去;  “不好!将军,快看!”李昪抬头一望,只见远处一条黑线从地表上浮现,渐渐的…渐渐的把天空与大地分割了开来,苍凉的号角声、轰鸣的马蹄声、沉重的脚步声纷踏而至,几欲冲破众人的耳膜;  “快!”迅速进入狭道,与敌决一死战!”整顿装备,聚拢散落兵卒,在李昪号令下迅速进入蛇道,二千弓箭手持箭而待,等待着李存勖大军的到来;  ……  朔风猎猎,旌旗潇潇,晋军大军在蛇道入口停了下来,李存勖英武的身躯跃然印在斜阳之下;  身旁李嗣源一脸的落寞,三千精骑折损一半让其大失颜面,晋王虽然没有责备他,但从脸色上可以看出十二分的不满,让他很是心悸;  郭崇滔此时亦是一身轻甲,显得英姿不凡,道:“主公!李昪已成瓮中捉鳖矣!”  李存勖嘴角浮现一丝笑容,道:“全赖诸君协力,不过此时高兴尚早,贼军大部完整,击溃尚需一番勇力!”  郭崇滔道:“主公,可先往试之,说不定可不刃而胜!”  李存勖点点头道:“也好!”  一员偏将随即上前喊话:“贼军听着,汝等已入晋王之瓮中,弃械投降可饶汝等性命,如若不从,大军破之,鸡犬不留!”  “嗖——”  回应他的是一支羽箭,带着强劲的力道落在阵前的地上不住晃动,令人惊奇的是羽箭的末端扎着一支狗尾巴草,众将皆怒,纷纷请战!  郭崇滔一听顿时气乐了,道:“这个莽货,怎能如此喊!”  李存勖挥了挥手道:“算了,不给他们点教训是不会降的,传令下去,准备进攻!谁愿为先锋?”  “某愿!”数名将领同时请战,其中一名明盔小将异常显眼,双眼明亮有神,身材如一头豹子般结实,;  “你是何人?”  “某乃李嗣源将军麾下校尉石敬瑭!”  “好!就以汝为先锋,率帐前银枪军上前一举破敌!”  “得令!”  凄凉的牛角声伴随着急促的鼓声响起,李存勖身后精锐银枪军开始踏着方步滚滚向前,前排长盾树立,银枪高举,阳光斜射下,宛若一个巨型钢铁刺猬不断向前移动…  ———————————————————————————————————————————————————  刘知远(公元895~948年),生于唐昭宗乾宁二年,卒于后汉乾佑元年。太原(今山西省太原市南)人,沙陀人,后唐时封北平王,后称帝。为后汉建立。刘知远初与石敬瑭一起为后唐明宗李嗣源手下将领,后帮助石敬瑭在契丹扶持下建立后晋,被任为河东节度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