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五十八章 疡(二)

第五十八章 疡(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二更了,这两天更的勤快吧^_^  大家票票再猛一点,把淹了最好!  ————————————————————————————————————————————————  “陷阵之志!冲锋之势!”  在李存勖大军兵临城下之时,陷阵营与李存审的义儿军一经接触就展开了白热化的惨烈搏杀,如雨般的箭支在双方头顶上射落;  “交错!标枪!”  “嗖——”  数百只锐利的标枪如雨般超迎面的晋军飚射而去,强劲的力道狠狠的扎向的晋军的大盾,透出大盾几寸厚,锐利的枪尖让刘知远心悸不已,对面的敌军比最开始进入的那批强韧了数倍,且兵刃犀利,领头之人相貌狰狞体格强壮,亦不是易于之辈,不过开始那个敌军将领亦是好汉,身受数创依然死战不退,虽然最后丧身于自己刀下,但生生的阻住了己方的攻势,让敌军逃走大半;  “三角阵!冲锋!”  史弘肇一声暴喝,手持陌刀一人当锋,陷阵营各呈三角阵形如无数个棱角小刺密不透风的朝晋军刺去,强弓营不断的拉弓搭箭对晋军后阵进行仰射,虽然不能给予致命性的打击,但却可以让其尾不能相顾;  如狂风暴雨般的攻势瞬间冲散晋军前阵,陷阵营步步前进,把晋军逼退数百步距离;  “统领,你看,是史校尉!”陷阵营战士对史弘肇道  只见一堆尸体中间矗立着一个巍峨却并不高大的身形,浑身浴血,双目圆睁,左肩一道触目的刀痕,血肉翻飞裸露出白骨,  “云辉!云辉!”  史弘肇叫唤了几声,却不见答应;心血上涌,一阵不好的预感从心底升起,走进一看史中南早已没了声息,身体全靠一柄长枪倚靠着;  一股热血涌上脑门,悲痛的心情让史弘肇双目赤红,强烈压抑感的哽咽在喉头;景延广从后队冲了上来,强忍这眼前黑的感觉,一把抓住史中南的肩膀,使劲的摇晃着,“云辉,你快醒醒,你别给老子装熊,快给我醒来!”史弘肇紧紧的抱住景延广的肩膀,让他冷静下来;  想起临行前史中南那句保重,恨哪!!!明知是有危险为什么还会让他独自一人深入狭道,还调走两千精兵;恼啊!!!当初为什么不跟在云辉身边,如果不调走这两千精兵的话云辉绝对不会力竭战死!  紧紧的抱住了史中南的尸体,想起自河滩之战以来众兄弟一起的点点滴滴,一幕又一幕的场景在眼前重现,景延广不由的热泪盈眶,全身微微颤,静静的呢喃着一件又一件的同景延广在一起时的事情,一些生活琐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泪流满面;  轻轻将史中南的尸体平放在地,景延广跪倒在前,热泪涌出眼眶,七尺高的汉子如孩子般的大哭起来,“云辉,都是我不好,让你一个人前来,我不该让你一人前来!”一股血气上涌,景延广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摇摇欲坠;  “啊!”史弘肇仰天长啸,出惊天动地般的悲鸣,猛的转头如怒狮般盯着百步外的晋军,眼神如刀子般的锐利,大声吼道:“是何人所为!”  迎面数十晋军顿时被怒狮般史弘肇的一身煞气所震,顿在当场,刘知远亦被史弘肇的凶猛状所震喝,但军人心中的不服任何人的劲头让他站了出来  “是我!”  “汝何人?”  “某刘知远是也!”  “吼!那命来!”史弘肇一声暴喝,如疯子般挥舞着大刀冲向,身后陷阵营战士慌忙紧随着跟了上去,一瞬间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再次起,在这狭窄的区域中展开…  煞风猎猎,一片肃杀萧瑟之气弥漫在空中;  一路伏尸遍野,李昪双目尽赤,身负数十创,全身上下被血迹覆盖,小乙紧紧的护卫着他的左侧,在李存勖精锐步兵疯狂的攻击下,节节败退,数千兵马挤成一团,晋军已撤回前面部分士卒轮换另外一部精锐准备起第二轮冲击;  此刻李昪已不能再后退半步,不然就会引起大溃乱,把前队的陷阵营冲垮,连最后剩下的一点机会都将失去;  环顾四周,众战士眼中充满着坚毅,只要李昪不倒,他们心中的信念就不会消失,经过河滩之战到三原谷几次大战李昪在他们心中犹如战神般的存在;  “喝!”李昪一声暴喝,炸雷般的喝声响起,顿时驱散了周围士兵精神上的压迫感;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名,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依稀…  杀一是罪,屠万是雄,屠的九百万,是为雄中雄  …”李昪豪放的歌声在狭道中不断回荡,下面的士兵们此时眼睛也都为一股热血所笼罩,听着面前这位无比崇敬的将军的豪迈歌声,望着将军在斜阳下无比宏伟的身影,眼中充满了不屈的斗志与战意。  “战!战!战!”  众士兵齐声大喝;  “杀!”  李昪手臂一挥迎向一个一个晋军将领,正是石敬瑭,“噌!”两刀相交,一股大力传来,两人同时后退两步,暗道“好大的力道!”;  “嚯…喝!”两军阵中爆出震天般的砍杀声,鲜血飞溅,初一接触便进入你死我活的地步,路相逢勇胜,伏尸遍野,血流成河…  李昪此刻握刀的手微微颤,这是力竭的现象,不停的砍伐之下刀口已卷刃,全身各个伤口全部迸裂,血流不止;  “大哥小心!”  一片闪耀的刀光从斜上方猛然劈来,李昪挥刀相迎,在两刀即将相触之际这片刀光却突然诡异的停住了,回缩了一下急速向李昪的小腹捅去,李昪此时的身体已经跟不是上思想,眼望着那夺命的刀光朝自己刺来,死亡离他是那么的近,李昪仿佛看到了慈祥的母亲,还有菲菲…  “呃…啊!”  一声凄凉的惨叫惊醒了他,他还活着,是小乙挡在了他的前面,锋利闪亮的刀尖从小乙的后背穿了过来,鲜血顺着刀尖流到了地下;  一阵强烈的悲痛感涌上心头,他的心在滴血,“啊!”一声悲嘶,震破耳膜;仰天长啸之后的李昪形如厉鬼,眼中充满血红,全身上下散出犹如实质般的斗志与杀意,无论是天,是地,是神,是鬼,挡我!死!  “去死!”这一切悲愤都化作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刀,犹如那九天霹雳,朝石敬瑭劈去…  “喝!”石敬瑭举刀相迎,“噌!”一声震人心魄的金铁交鸣之声,石敬瑭手中兵刃齐根而断,李昪手中刀去势不减,迅猛的朝石敬瑭脖颈砍去;  石敬瑭大惊之下就地打滚,险生生的躲过,刀刃上出的慑人锋芒刮得他脖颈的皮肤生疼;“喝!”李昪如一头狂的狮子,双目欲裂,一刀紧似一刀对贴着石敬瑭劈了过来,石敬瑭为李昪威势所震吓,慌不择路的连续打了几个赖狗打滚逃入晋军阵中,周围晋军此时亦为李昪的所震吓,踌躇不前,李昪如战神般的形象在麾下士卒眼中愈显得高大,气势大涨,顿时把晋军逼退数十步距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