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六十二章 鹊占鸠巢

第六十二章 鹊占鸠巢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昪头痛欲裂,用力的睁开迷蒙的双眼,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宿醉的滋味还真是不好受,胃里不停的在翻腾十分难受,口干的要命,这个时代已经有了白酒,而且度数还不低,想不到前世酒量差穿越后酒量还是不怎么样;  触手一片温腻的感觉,李昪蓦然惊醒,仔细一看,身旁一边睡着一个可人儿,白皙幼嫩的皮肤,标致的脸蛋,那胸口隐隐透出一抹雪白让李昪小腹一股火气蹭蹭上冒,顿时撑起了个小帐篷,李昪重重的咽了口吐沫;  “将军,你醒了!”  睡在左手边的可人儿也为他所惊醒,小脸一片红润;  李昪虽是久经阵仗,此时也颇为尴尬:“咳咳…是,有水么?”  “将军稍候,奴婢去给将军拿来!”  趁这当头李昪起得身来平息了下腹内火气,打量了下四周,这是一间颇为精致的房间,也不知是自己走进来的还是叫别人给扶进来的;  望着可人儿窈窕的身姿李昪不由的一阵心动:“你叫什么名字?”  “妾娘家姓吴,单名暇,将军唤吾暇儿即可!”眼角中一丝余光现李昪正盯着自己,脸上不觉的泛过一抹绯红;  李昪接过水杯大大灌了下去,冰冷从喉咙直流而下,一阵清爽,顿时火气消去不少,手中杯子递了过去,道:“再来一杯!”  暇儿抿嘴一笑,接了过来,再倒上一杯递给李昪,床上另外一个可人儿此时也悠悠转醒,抬眼看到李昪矗立于前慌忙起身盈盈下拜:  “紫儿见过将军!”  微笑着望着眼前的这位可人儿,鹅蛋形的脸蛋满是绯红,李昪满眼欣喜,与暇儿相比各有千秋,暇儿好比那兰花质地清馨,而眼前这位则就是那菊花夺目清香。  “哈哈哈,来来来,坐到这边来,我问你们点问题!”二人端坐于李昪面前不敢有丝毫造次,虽说这个时代伦理道德遭到极大破坏,但这二人显是受过些许教育,显得规矩而又大方;  “你二人可还有亲人?”李昪说出口后就知道问错话了,这么问实在是多余,能被人收作送人身世绝对好不到那儿去,更何况是在这个乱世;  果然二人神色皆黯淡了下来,先后答道:“已无!”  李昪尴尬的笑了笑,转移话题道:“我刚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对于他来说骨子里还是一个现代人,女人毕竟是女人;  “是帅守大人派人扶将军过来的,我们也是跟着过来服侍大人歇息的!”紫儿怯怯的说道;  回想起晚上宴会时的情景,李昪心中开怀大笑,这个武人横行的年代就是好,典型的枪杆子里出政权,不论是何出身,不论你品德如何,只要你手中有兵,就会有人来巴结你;  李昪的脸上渐渐透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被暇儿看个正着,不由掩嘴莞尔一笑,李昪顿时回过神来,觉察到自己的失色;  “咳咳…时候尚早,过来给本将军按摩按摩?”李昪大步走向床头趴卧下去,开始闭目养神;两女误以为李昪是要行那美妙之事,两人面颊绯红,直透耳根;  轻移莲步,羞怯的除去身上衣衫,爬上床头,紧挨着李昪睡了下去;李昪只觉得两具滑腻温软的身躯贴身而来,心中一震,睁开双眼,入目之处满眼春色,腹内熄灭之火再次熊熊燃烧,猛力转过身来,一把拽去身上衣衫,将两具美妙的躯体搂入怀中,亲吻了起来…  ……  洛阳帝宫  朱友圭抚摸着着象征着威严的龙椅,望着这金碧辉煌的宫殿放声狂笑,这一切以后都是他的了,这大好江山都是他的了;朱友贞果然如他所愿将博王友文给杀了,再没有人能够威胁他的地位了,这大好江山、后宫美人将任它享用;  “殿…噢!陛下!”  近侍冯延谔急匆匆的跪倒殿下;  朱友圭满意的点点头:“嗯!事情都办妥了么?”  “俱已办妥,陛下!韩勍将军正在殿前等待觐见!”  “快传!”  不一刻间韩勍大步前来,抱拳行军礼道:“恭喜陛下!”自柏乡大战连败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这样扬眉吐气的踏上这座大殿;  朱友圭丝毫没有感到不快,此刻韩勍是他唯一的依靠:“韩将军,来的正好,正要找你商量大事!”  “可是登基大宝之事?如此吾等不谋而合!”  “是极!是极!将军认为如今可是时机?”  韩勍道:“如今皇城内禁军只有吾之龙虎军在吾掌握之中,且外敌在侵,如即刻丧恐怕引起朝纲震动!”  朱友圭惊道:“那可如何是好?”  韩勍道:“此事其实极易处置,只需从内库中多取金帛散于百官禁其口,散于诸军以稳其心!其后可再丧往边镇之地!”  朱友圭点点头,面露欣喜之色,道:“如此,军中之事就有劳将军了!”  “来人!”  立即有供奉官入殿听候;  “翌日即先帝遗旨,月后登基大宝!”  “是!陛下!”  “哈哈哈…”在空旷的宫殿中朱友圭再次狂笑了起来。  ……  公鸡连连打啼,房外已是大亮,在一番纠缠之中李昪好不容易爬了起来,只觉得两腿软,难怪说女人是祸水,温柔乡是英雄冢,古人诚不欺吾也!  回望了一眼正酣然甜睡的两个可人儿,会心一笑,昨晚太过癫狂,着实消耗过多的体力;洗漱了一番后出得房门,深深的吸了口气,肺内一片清晰,李昪不由感慨这个时代空气质量真是好,没有经过丝毫的污染;  美妙的空气,美妙的阳光,美妙的可人儿,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妙,仿佛所有的压抑感在这一刻都消失无影,战争、杀戮、鲜血都化作那空气中的尘埃随风而去,李昪一动不动,尽情的享受着美妙的一刻,世界顿时变得空明…  “将军…”  一声叫唤把李昪从这美妙的状态中拽了出来,只见一个小卒飞忙从院子外面赶来;  “何事?”李昪问道  “帅守大人命我来请将军过议事厅!”  “有何急事么,这么早?”  “西都来人,陛下驾崩了…”  —————————————————————————————————————————————  这几天在拼命的想改变,想突破,头都大了,求各位大大一件事,请跟我一起走下去,创作一本经典。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