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六十三章 达成一致

第六十三章 达成一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昪初一听到这个消息又惊又喜,惊的是没想到那个荒淫皇帝朱温这么快就挂了,而他还没有丝毫准备,喜的是他的计划可以提前实施了;  这个时代是武人跋扈的时代,皇帝换的比老婆都快,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反叛,骄兵悍将,不能控制,而新上位朱友圭小儿在军中没有任何根基,必定要拉拢一些实力部队,一个初步的计划已经在脑中形成,今年朱友圭登基大宝,必定要招众封疆大吏入洛阳受封,不如就来一个火中取栗;  大步来到帅守府议事厅,王檀负手而立;  “大人!”李昪抱拳行礼道;  “正伦,你来了!”王檀转身微笑着望着李昪;  “皇帝驾崩,正伦可有何感想?”王檀仿佛有些焦躁;  李昪面无表情,道:“属下万分悲痛!”  王檀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道:“你我都是明白人,自黄巢乱唐以来,君臣伦理皆丧,各地藩镇均已自立;我等不过是人前一颗棋子,此刻新皇继立正是我等有机可乘之时,正伦可有何打算?”  李昪沉吟半刻道:“不知将军有何吩咐?但需要李昪之处,绝不推辞!”  “好!眼下镇国大将军杨师厚大军进驻魏州,又兼都招讨使,麾下多宿卫劲兵,且诸镇兵马皆归齐调,可谓威势震天!”  李昪点了点头表示知道,王檀接着说道:  “魏、博之地乃中原重镇,天雄节度使周翰年幼,杨师厚已有图谋之意,早先有忌惮陛下威严,如今陛下已薨,必定会起兵夺之!”  李昪疑惑道:“这与将军有何关系呢?”  王檀脸上露出一丝狡狭的神色,道:“洺州近魏州,如今保义节度使王景仁将军已亡邢州已失,我等再无倚仗,你说我们是投靠杨师厚好呢还是回洛阳好?”  “当然是回洛阳!”李昪不由脱口而出,  “哈哈哈…”  两人相视大笑!李昪不由的佩服起自己来,居然跟这个老狐狸想到一块去了,“但王檀为何放着一个老大的洺州城不要,而去洛阳呢?难道真的是畏惧杨师厚的实力?”李昪顿时陷入困惑。  “正伦!”见李昪陷入沉思王檀唤了一声  “噢!将军,我在想如何才能名正言顺的回到洛阳去!”  王檀上前抚着李昪的背道:“此事无须正伦操心,我来安排,你只需带兵与我齐下洛阳拱卫京师。”  “但听将军吩咐,莫敢不从!”李昪躬身道。  “好好好!正伦征伐已久,暂且在城中好生修养,待一有消息我自会告之!”  李昪告别王檀退出府中,思绪紊乱如麻,王檀的一番谈话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王檀拉拢的他的目的不难猜,他手下只有万余兵马,如果把李昪这五千百战精兵收入麾下则实力大大增强,回到洛阳后才能够争取到更大的利益;  “但这对自己又有何好处,王檀就这么有把握能够控制自己和这五千兵马,他就不怕到时候连他一锅端了?”李昪暗自纳闷道。  想起小乙已被送到医馆治疗,也不知道情况如何,心中始终挂牵着,踏出别院大步朝医馆走去;走进院子,一股浓烈的药香传来,已有几个小厮在来回穿梭,扇火煎药或送水等,见李昪进来,立即有人迎了上来,昨天李昪是同王檀一起过来,所以众人颇为恭谨。  “我那弟弟如何了?可曾醒来?”此时正好有几具残破的尸体从房中抬出,李昪的心愈紊乱;  “将军之弟此刻还未曾醒来!”  “可还有得救?”李昪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把这句话问了出来;  “其伤势颇重,不过幸好未伤及脾胃,是否有救只能看上天之意了!”医官轻声道。  默默走到小乙床前,轻轻的握住小乙的手,静静的望着她,脸色由于失血过多而变得苍白,嘴唇干裂,往日明亮有神的眼睛此刻紧紧的闭着,一阵刺痛的感觉从心中传来,小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见到的第一个亲人,多少次的磨难都挺了过去都是因为有她作为自己的心理寄托,“这次一定要挺过去,小乙,一定要醒过来!”李昪在心中默默的喊到;  这个时代的医疗条件都太差,对于外伤都没有什么好的方法来处理,唯一就只能寄希望于自身强大的生命力以及老天的保佑了;李昪挥了挥手示意医官过来,问道:  “你们一般是如何治疗的?”  “以药草敷伤口,以汤药内服!”医官答道  李昪眉头微皱,道:“从今天开始,清洗伤口敷药后,取一丈长白布,以沸水煮开,包扎好!”  “是,将军!”  李昪对医疗完全是外行,但起码的保持清洁防止感染他是知道的,现在在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之下只能把自己所知道的尽量来做到了。  李昪大步跨出院门,抬眼处亦是一片苍凉,洺州亦属河北重镇,但比起邢州来稍显不如,经过战争的摧残后显得无边沧桑,走在街上人烟稀少,到处是倒塌的房屋和破碎的瓦砾;  时候尚早,腹中已咕咕作响,李昪又不愿装清高去看这所谓的人间疾苦,索性回到卧房,去挑逗那两个可人儿玩去,在这一刻李昪觉得这个时代的好了,不用工作、不用上班,每天喝喝茶、泡泡妞,*啊!这就是所谓的统治阶级!  踏进别院,门口侍卫恭谨行礼,下人早已在忙碌了起来,见到李昪,纷纷行礼,径直走入卧房打开房门,清香之气迎面而来,两女此时已起身相互说着一些女儿家的知心话儿,见到李昪进来齐齐起身甜甜的黔行礼,“将军!”经雨露浇灌后的模样愈娇艳;  李昪满心欢喜,大笑走过去搂住两女一边一个,柔嫩的腰肢触手十分之舒适,让李昪感叹不已,何时修来此等福气,望向怀中两位可人儿此时已满面绯红,下巴紧紧贴在胸口,羞不自抑;  “本将军肚子饿了,可有吃的?”  紫儿显得更为开朗,道:“将军稍候,待小婢去取来与将军食用!”挣开李昪怀抱飞步奔向门外,脚步隐约间有些忸怩不适,李昪心中了然;  “暇儿,你可会唱曲,此间无事,不如唱个小曲来让本将军听听!”  “是!将军。”  此时正好紫儿端着一盘酒菜入得房来,倒上一杯酒,暇儿婷婷站立,张开那诱人的小嘴,开口欲唱: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江南忆,其次忆吴宫。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早晚复相逢。”  一阵如鹂莺般清脆的温软的声音从暇儿口中传出,就连李昪这个一窍不通的人都不由的拍手叫好,暇儿所唱的虽然不像流行歌曲那样好有节奏感,但却有一种天然的韵味和平仄音律的高低起伏,再加上声音甜美,确实不凡;  正当李昪入神之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口传来,抬眼望去马六带着几名侍卫匆忙赶至,“将军,不好了,打起来了,咱们的人跟洺州兵打起来了!”  “什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