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六十五章 图谋

第六十五章 图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朱友圭即篡立,诸边疆宿将多愤怒,虽然多加恩礼,始终不悦,其中以护国节度使翼王朱友谦反对甚烈,其言道:“先帝开创基业数十年,宫掖突变,必是友圭小儿弑父篡位,吾辈甚以为耻!”友圭大怒,以韩勍为西面招讨使都侍卫禁军讨之;  辛巳,友圭丧,宣遗旨继皇位,各地人情忷忷,许州军士哗变,马步都指挥使张厚作乱,杀匡国节度使王建,友圭不敢诘问,甲辰,旨令张厚为陈州刺史。  杨师厚大军进驻魏州,与铜台驿设酒宴命牙内都指挥使妟入谒,杨师厚执刀斧手杀之,引兵如牙城,据而占其位,视之以观后效;友圭亦不敢诘,壬子,制杨师厚为天雄节度使,徙周翰为宣义节度使。  瞬时间中原大地乱成一团,各地藩镇不听节制,军士乱政甚众,而朝廷内亦人心浮动,各元老多称疾病不预政事!  秋风渐起,天气逐渐变得凉爽起来,此刻洺州城中,却显得异常的平静,城中渐渐的有了些生气,经过这一段时日修养,小乙竟是挺了过来,现在已能够吃下流食,这让李昪心怀大开;破军营已经顺利的组建起来,同强弓营一起组成一支精锐步兵队伍,见识了破军营的强悍‘战斗力’后洺州城那帮镇兵再也不敢来生事,甚至看见了都要绕着走;  其间李昪破天荒的了一回饷,把王檀给的送的那箱财宝分了下去,如今这支部队可算是他的私兵了,可没人再管他的粮饷问题,一切都得靠自己;此刻与王檀初步达成‘协议’,那老狐狸会暂时提供他粮草,等出了洺州城还是要自己去想办法了,又一副千斤重担压在了李昪的肩上。  “嚯…喝!”校场上喝声震天;  在李昪的亲自带领下,这段时间不断打磨着这支牙兵,所谓牙兵,爪牙之兵也!他要把这支步军打造成一支有着严明军纪的军队,只要一声令下,就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撕裂敌人,有了这个精锐步军在手,李昪有信心在中原之地和任何一支势力抗衡;  史弘肇带着破军营的士卒在校场上按照以前陷阵营的方法来训练,大战后剩下来的那百余陷阵营的战士悉数分配到各营中为团校,没团两百人,这大大增加了破军营的磨合速度;而景延广也深感强弓营的不足,除了加强射术及分段式射击等各种方式外,还不断引用陷阵营的训练方法,意图把强弓营一个个训练成弓步全能的一支部队。  “将军,帅守大人请你过去。”一个侍卫飞奔而来;  李昪放下手中石锁,举重若轻,收拾一身灰尘,一振身躯道:“前头带路。”马六等四名侍卫紧身相随,大步赶到帅守府,李昪抱拳行礼:  “将军!”  “正伦,快座,有要事与你商谈!”王檀与平常显得不一样。  “将军有何指示?”  “吾在朝中有人,来信曰新皇继位,各地人心惶动,许州、怀州、河中等地叛乱,杨师厚杀潘妟据魏、博,京师震动,我等有可趁之机矣!如果我们此刻上书请求各地平乱、拱卫京都,相信新皇必不会拒绝。”  李昪略一沉吟,道:“我等率大军上京师,恐引起各地镇军的顾忌!”  王檀微微一笑道:“正伦你看许州之地如何?”  李昪道:“许州自古富庶,中原腹地,有雄关护卫,且户籍人口众多,好地方!”  王檀大笑道:“如今许州马步都指挥使张厚作乱,杀匡国节度使,我意为前去平乱,以护卫皇家尊严,正伦以为如何?”  李昪装作恍然大悟,心中却在暗自掂量,夺下许州对他没有什么好处,只是徒然损耗兵力而已,但他印象中不久后朱友贞会杀朱友圭重新夺回皇位,如果在朱友贞身上下一笔赌注的话也许收获会更大,于是道:“将军高略,只是洺州距许州千里,恐怕不易夺得,况且洺州亦河北重镇,将军如此放弃岂不可惜!”  王檀冷哼道:“你道我乐意如此么?前有晋军在逼,后有杨师厚势在必得,老子这万余兵马还不够他们一轮的,倒不如让出来给杨师厚做个人情!”  望着王檀那闪着精光的眼睛,李昪一振,凛然道:“如有差遣,万死不辞!”  “到时候某请壮武将军为陈州刺史,可否?”  “多谢将军,属下感激流涕!”李昪躬身行礼。  “哈哈哈哈…”两人相视大笑,一老一小两个狐狸各怀心思,不足为外人道之。  走出帅守府,李昪陷入沉思:“中原之地是梁直接控制的区域,兵力集中,强如杨师厚这样雄厚的兵力亦只能在与晋交界的地方割据,只能在朱友贞身上狠狠的下一注了,不出意外,捞个节度使应该当当是没什么问题。”  眼下最主要的问题是怎么跟朱友贞联络上,并且让他信任自己成了最大的问题;  信步走在回去的路上,微风渐起,空气中已渐渐的泛起一丝凉意,树上的叶子开始成片的往下掉落,不知不觉的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快半年的时间了,习惯了蔚蓝的天空、空寂的平原、清晰的空气,这种感觉的让他沉醉,这也算是他在杀戮和鲜血中寻求的一种自我安慰吧。  “将军,到家了。”  蓦然惊醒,抬头一看差点撞到门柱,李昪老脸微红,但随即消失不见;  “大哥,你回来了!”入得院中,一眼望见小乙躺在正中央一张躺椅上,两个小婢在两旁服侍,小乙此时依然一副男儿装扮,但较之以前清爽了许多,虽然伤势依然未好,但脸上已是多了不少红润;  李昪爱怜的望着小乙,轻声道:“为何不在房中好好歇着,你的伤还没好呢!”  小乙道:“里面闷死了,出来透透气最好了!”  李昪俯下身去紧握住小乙那纤瘦的手,道:“小乙,大哥以后再不会让你受伤了,以后会好好照顾你,让你快快乐乐的过日子。”  小乙眼中浮现出泪花:“大哥,小乙只要能够在大哥身边就满足了!”  “大哥知道,大哥知道,你先不要说话,好生修养,等你好了大哥再带你去去四处游玩!”李昪拍着小乙的手臂轻轻的说道。小乙微睁的眼睛缓缓闭上,脸色逐渐泛现了一丝红润的迹象,李昪心中稍安,这说明小乙逐步恢复的到正常状态,只要细心调理,能够痊愈起来的几率大大增加。  抬头望着空中的那轮耀眼萧瑟的秋日心头一片空明,这个世界他能够虽然是无比的残酷,但他会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