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六十七章 抢先布局

第六十七章 抢先布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要见王檀将军,有要事相商!”对于药元福刚才暴行信使显得愤愤不平。  李昪微笑着上前抚其背曰:“信使辛苦了,不知你找王檀将军何事?”李昪的面容此时显得非常‘和蔼’。  “不知将军是…”信使稍稍安定,躬身问道;  “某乃李昪!”  信使大惊道:“原来是壮武将军,均王有令,见到将军后请将军往开封一聚,均王在城中略备薄酒以待将军;”  “哈哈,好说,好说,不过…”李昪停顿了一下眉毛一挑道:“此次前来就没有别的事了?你找王檀将军所谓何事?”  望着李昪如鹰般的眼神信使不由全身一哆嗦,小心道:“找王檀将军亦是此事!”  “哼!药元福,把这厮拉下去砍了!”李昪勃然大怒;  “是!”  “将军,饶命!”信使一见李昪来真的了,吓得跪倒在地,求饶不已;  “再给你一次机会,来这里到底所为何事?”锐利的眼神如刀子般刺进信使的眼中;  信使诺诺道:“将军,此事机密,万不能传第三人耳,还请将军屏退左右!”  李昪挥了挥手示意,药元福及左右侍卫立即于三丈之外伫立,拔刀监视周围动向,防止任何人的靠近;  “说!”  “是,将军,均王命我来此…”如此…如此对着李昪耳语了一番,李昪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情况果然在他意料当中,朱友贞已经忍耐不住,主动联系边镇大军,此刻有能力帮他的只有杨师厚和王檀两路大军,看来老天对自己还不薄,来见王檀的信使刚好被药元福给抓到,说明运气还站在他的一方,这是老天给他的又一次机会,只有把握住了这次机会才能够彻底翻身,在梁朝的上层占据一个好的位置。  李昪一振身形,朗声道:“某替王檀将军答应了,信使可径自回复均王,说我李昪愿为均王效犬马之劳!”  信使疑虑道:“此事还未通知王檀将军,恐怕…”  李昪眼中精光一闪,冷声道:“此事某自会与大将军商议,信使不必担滤!”  “只是…”  “嗯!”李昪如刀子般的眼神射向信使;  “是是是…小人即刻回去回复均王!”信使转身上马夺路狂奔而去;望着信使离去的身影李昪眼中闪现出一丝精芒,叫过药元福,道:“你速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将此人斩杀,不得留有丝毫痕迹!”  “是,将军!”  “谢铭,过来!”谢铭是军中少有的一个读过一点诗书的人,李昪见他识字便把他留在身边做侍卫,细声道:“你马上出,换马不换人,直奔开封均王府,见到均王后…如此如此”  天空闪过一朵黑云,李昪心沉似水,他不得不狠下心来,这是他唯一翻身的机会,乱世中只有靠自己,任何一丝机会都不能放过。  东都开封  谢铭长途奔驰一天的时间,终于在城门即将关闭的最后一刻赶到了开封,在军士的引见下见到了均王朱友贞;  “殿下,大祸至矣!”谢铭见到朱友贞后大呼道;  朱友贞皱眉道:“有何大祸?”  谢铭道:“殿下所派信使已为王檀所杀,此刻正欲通报郢王,为我家将军所阻,否则殿下危矣!”  朱友贞有所不信,疑惑道:“你是李昪将军的侍卫?”  “正是!”  朱友贞道:“如王檀斩杀我信使,为何李昪会私通于本王?就不怕王檀大将军得知么?”  “我家将军乃忠毅之士,郢王弑君父而篡立,此等禽兽行径为正义之士所不齿,天下共讨之!”谢铭越说越激动,口沫横飞,说的李昪仿佛就是那关二爷再生;  朱友贞不由的将信将疑起来,道:“那如今如何是好?”  谢铭道:“王檀生性贪婪,不日大军即到开封,入城后殿下只需赐以金银之物,并许以匡国节度使,试探其心意,如若有丝毫不轨,只要殿下一声令下,我家将军必斩杀之!”  朱友贞疑惑道:“你家将军有实力控制全军?”  谢铭傲然道:“我家将军英武天降,麾下猛将无数,五千士卒皆百战精兵,李存勖黑衣鸦兵亦望风而逃,区区一个王檀不在话下;”  朱友贞沉吟半晌道:“好吧,此事待李昪将军入城后再与之面议,军使可劳顿已久,可先下去歇息;”  谢铭谢道:“谢殿下,只是见到王檀之时切不可提及信使之事,以免其恼羞成怒!”  朱友贞道:“本王省得,军使可先下去歇息!”  谢铭拜退…  ……  天降乌云,朔风呼啸,一片肃杀的气氛笼罩在西都洛阳的上空,而新帝朱友圭此时正在富丽堂皇的寝宫中大肆淫孽,春光弥漫,一片旖旎风光;  “美人,去,再跳段舞给朕看看。”  “是,陛下!”乐声响起,数个衣着片片丝缕的柔媚女子在庭中翩翩起舞,隐约间透出那诱人的春光,朱友圭端着酒樽不住摇晃着身子,显得十分享受;  眼睛余光中扫向身后,一个妃子神情幽怨面色沉吟,朱友圭大为不悦,一把拽过此女子,怒声道:“为何不笑,难道朕亏待了你么?”此女正是是朱温最喜欢的妃子徐贵妃;  徐贵妃惊慌道:“陛下待奴家甚好!不曾亏待!”  朱友圭那由于酒色过渡而煞白的脸充满了阴狠之色:“待你好你为何还哭丧着脸,是否还在怀念那个老贼!”  徐贵妃吓得面色惨白,已是说不出话来;  “哼!果然是在怀念那个老贼,他有朕好么!”朱友圭脸嘶吼着把徐贵妃摔到地下,“嘶!”身上的丝帛顿时被撕下一半,露出那白皙幼嫩的皮肤;“过来!”朱友圭冷哼着再次抓向徐贵妃,撕裂的声音让他赶到了快感,“嘶!”转眼间徐贵妃的身上的衣服被撕了个精光,羊脂般的幼嫩躯体曝露在***通明的寝宫中,一个邪恶的的想法在冒出,朱友圭大喝道:  “把他给我吊起来!”  顿时旁边数个内侍上前用白绫捆住徐贵妃手脚将其吊在朱友圭那张特制的大床之上,四肢分开,隐秘之处惶惶毕露,隐约中透出一丝晶莹;  朱友圭手持红烛上前,那皙白的脸显得尤为狰狞,狞声道:“臭婊子,让你想着那老贼,看那老贼能给你如此快活么?”话不停音,手中红烛已是倒了下去…  “呃…啊!”  叫声中带着痛苦夹杂着一点快乐在这个大大的寝宫中来回荡漾,徐贵妃全身泛起一阵旖旎的红色,看的朱友圭血脉喷张,大手不断的在那*的身躯上来回游荡,在那弱软的高峰处,在那翘臀上,在那秘谷之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