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六十八章 尔虞我诈

第六十八章 尔虞我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开封为后世人所熟悉是因为出了个包青天,这个包青天就是开封府尹,开封为七朝古都,战国时期曾是魏国的国都,五代时期自梁以后五个朝代都以此为都城,在北宋时期达到顶峰,是故被称为七朝古都,然而此刻的开封远没达到后世的繁荣,此时只是陪都而已;不过经过朱温这么些年的苦心经营之下,开封府已经隐约有了皇城的风采。  李昪站在城门外用外来的眼光来不断审视这这座未来古都,宏伟壮阔的城墙,女墙、角楼、箭楼、悬门、瓮城、单层城楼和吊桥等新式工事等设施一应俱全,城墙上矗立着一排排银枪亮甲的精锐士兵,隐隐已有一番皇城霸气。  进得城中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四丈宽的的两条街直通正中央均王府,道贯穿整个城区,两旁的房屋整齐有致,见到大军入城大量百姓纷纷躲在墙后探头怯望,战祸已经让他们的神经变得异常脆弱;  来到这个世界以来李昪还是次见到如此繁华的人类居住地,不由的对一切都感到新奇,小乙和两个丫头同样兴奋不已,车中不时传来清脆的笑声。  “这城好大啊!”身后侍卫马六不由的出感慨,“将军,要是能在这城中“缉盗”一回就了。”  李昪心中一震,看来自唐末几十年来战祸后,让这些兵痞心中形成一个思维定视,只要是当兵就可以为所欲为,可以随意抢劫,最后彻底的变成了一帮土匪,所谓唐末兵祸不止的原因就是这样产生的,看来这个问题要下狠手来解决了;  转身厉声对马六道:“以后谁还敢骚扰百姓老子剁了他!”  “是…将军!”马六从未见过李昪如此吓人的表情,顿时说话都结巴起来。  “传令于各营都尉、校尉,从今以后谁要敢再骚扰百姓,军法从事,绝不轻饶!”  “得令!”  在城中防卫使的调度下,大军于城中西北处扎营,而王檀与李昪等一干将领则被朱友贞相邀到均王府中聚宴,此时谢铭从早已在城中等候多时,趁机会回到李昪的身边朝他点点头示意任务已经完成,李昪的赞许的笑了笑;  “右金吾卫王檀大将军到!”前门侍卫高声唱喏,自有小厮引众人入府中;  “大将军!”朱友贞迎了上来,显得格外热情,望了一眼旁边的李昪,于是问道:“这位是…”  李昪抱拳行礼微笑着望着朱友贞,道:“某乃李昪!”  “原来是壮武将军,久仰大名!”两人眼神在空中略一接触即刻收回,脸上同时露出了然之色,李昪心知派谢铭的提前布局已收到了效果;  “各位将军连日行军,以是劳顿不堪,本王已备下酒宴,请各位将军入席!”  一众将领按级别各自入席,朱友贞拍了拍手掌,立即有两队女婢端着食盘排众而入,为各个将领添加酒菜,瞬时间气氛热烈起来,觥筹交错,呼喝声不绝于耳,对于这帮以打仗为生的军中将领来说,吃饭喝酒是人生最美妙的事,甚至只有在吃饭喝酒的时候才能体现其真性情;  王檀坐于朱友贞的右手边位置,李昪坐于朱友贞左手边位置,李昪朝朱友贞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试探一下王檀,朱友贞眼珠一转脸色变得哀丧起来,泣声道:“自父皇驾崩以来,每每寝食不安,冥冥中仿佛在呼唤着我,恨不能手刃贼子,吾心如锥刺,然孤身单力薄…”说着说着朱友贞声泪俱下,好不凄凉;李昪不由暗叹这人真是演戏的天才啊,脸说变就变,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一般人还真会被他真诚的模样给感动;  王檀急忙道:“殿下何故如此啊,逆贼友文不是早已为均王所杀,陛下在天之灵亦可为之安息矣!”  朱友贞忿然道:“真正凶手乃郢王朱友圭,其狼子野心,弑君父、传矫诏,天下当共讨之;大将军可要助我!”  王檀沉吟道:“此事尚未有定论,况且我军兵力微薄,西都防卫森严只怕难以得逞啊!”  朱友贞道:“讨贼伐逆乃天下大势,只需振臂一挥,天下兵马无不为之相应,况西都俱已安排妥当,大将军只需屯兵郑州策应即可。”  李昪适时道:“是矣!朱友圭弑父篡位,人神共愤,为天下所不齿,助均王乃顺从大义矣,此大将军当行之责,不应推脱啊!”  王檀转头望向李昪,眼中闪过一道精芒,不知李昪是何用意,见王檀不出声,朱友贞趁热打铁道:“大将军此次下许州平乱乎?事成之后必以匡国节度使许之!另外,本王准备了一些细软之物给将军,还请将军笑纳,待酒宴完毕派人送至将军营中!”  王檀一听顿时口风一转大笑道:“好说,好说,此事待明天再商量,今夜只论酒食,一醉方休!”  “哈哈哈,来,饮杯!”  是夜,府中歌舞升平,靡靡之音不绝,众将领在酒足饭饱之后一人拥着一个秒人儿回房做那泄欲之事,顿时均王府上下一片香靡。  而府中书房中,有两人在正危襟坐,细声在商讨着什么,正是均王朱友贞与李昪,朱友贞正色道:“承蒙将军大义,救我于危难,如大事成功,定当厚报!”  李昪微微一笑道:“朱友圭弑君父篡位,贼子也,天下共讨之,吾不过行天下大义也!”  朱友贞道:“今夜王檀语意彷徨,不知其意如何,将军认为我等当如何处之?”  李昪脸色一正毅然道:“殿下请放心!吾有五千精兵在手,可挡十万大军,不论王檀是何态度,只要他不捣乱,如他要有所不轨,就灭了他!”  朱友贞神色渐缓,道:“既然将军有此信心本王就放心了,吾对将军一见如故,不妨对将军直说了,西都中已有龙虎军侍卫亲军指挥使袁象先为内应,本王亦派人联络杨师厚大都督,使其节制外部来援友圭的边镇之军,到时城中之事就有劳将军了。”  李昪振声道:“誓死追随均王,哦不,是陛下!”  “哈哈哈…”两人相视大笑,两人在尔虞我诈中不知不觉的渡过了一个时辰;朱友贞起身道:“今夜本王特地准备了一个极品秒人儿与将军享用,这本来是留与自己享用的,今日与将军投缘就让与将军了,来人,带将军去下去歇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