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七十章 大军阀杨师厚

第七十章 大军阀杨师厚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秋风飒爽,骄阳和煦,李昪带着獠牙营二百骑在无边的平原上狂野奔驰着,惊起水洼处一群群野鸭满天飞窜,李昪几乎每天都要来狂飙一回,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极速的奔驰中仿佛把整个身心都挥散到了空中,全身畅快无比。  “吁…”  李昪猛拉缰绳,身下战马一阵嘶鸣后缓步停了下来,不断的喷着鼻息,身后二百骑随之骤停,放眼望去一片苍茫平原;  “广为,你看这大好河山是不是十分壮阔啊!”李昪感叹道。  “正是!”药元福应和道;  “唉!”李昪长叹一声道:“只是泱泱中原大地没有一处是我立足之地啊!”  “走,回城!”李昪用力一拍马股,朝郑州城急速奔去。  郑州比起开封来确实小了不少,李昪把暇儿与紫儿留在了开封怕他们被战祸所波及,而小乙却死活要跟在他的身边,李昪心想小乙跟着自己那么多大仗都过来了跟着也没什么问题,再加上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修养她的伤也差不多快痊愈了,也就随她了。  “大哥,你看,我今天又射了只兔子!”小乙手中提着一支野兔欢快的朝李昪跑来,还是一身男儿装扮,不过经过这么多天的静心修养显得‘壮实’了起来;  “你的伤还没完全好,干吗还跑来跑去的。”李昪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好了,都好了…真的!”小乙见李昪不信后面特地强调道。  “呵呵,好了就好,对了小乙,大哥给你重新取个名字怎么样,女孩子叫好听的名字将来也好嫁人!”  小乙一听顿时脸色变得煞白,眼中一股泪水夺眶而出,颤声道:“大哥!你不要我了么?”  李昪一见立马惊慌失措,不知道生了什么情况,扶着小乙的肩膀道:“小乙怎么了,大哥没说不要你啊!”  “那别把小乙嫁人好不好?”  望着小乙泪眼婆娑的样子李昪不由觉得一阵心痛,恍然间他知道自己错在那里了,他在以现代人的思想考虑问题,古代女性没有丝毫地位,只是附庸于男人而存在,他说把小乙嫁出去等于就是把她当作私产送给另外一个男人。  “好好好…不嫁不嫁!”李昪擦了擦小乙脸上泪水,扶了扶她的脑袋,小乙听到李昪的答复后不禁破涕而笑。  “将军,斥候来报,有大军往郑州开来,不下二万众。”  “嗯…是谁?郑州处于梁朝腹地,李存勖不可能打到这里来,其他蜀、歧那就更不可能打到这里来了,遭了难道是杨师厚?”李昪眉头微皱,杨师厚目前可谓兵强马壮,势力滔天,表面上还听梁朝的节制,实际上早已割据,只不过没有称王而已,此番应伪皇朱友圭之命洛阳,表面上毫不在乎装出一副死忠于梁朝的样子,最终还是带了几万精兵随行。  这正好是处在李昪计划的紧要当头,如果让杨师厚破坏了他的计划的话,一切都付之东流,可能连性命都要丢在洛阳,李昪陷入沉思,要:  “按朱友贞说的他已经和杨师厚达成一致,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和杨师厚是友不是敌人,但如果杨师厚的两万大军兵临洛阳,那城中未来的蛋糕可不是他一个人能够独吞的了。”  “将军,帅守大人请你过去。”正当沉思之际,一个侍卫低声唤道。  李昪一展披风转身朝王檀大帐走去。  “将军!”王檀此时正急促的度着方步,显得颇为急躁。  “正伦,你来的正好,远处有大军而来,你可已经知晓?”  李昪道:“卑职已经知晓!”  王檀道:“你可知来的是那方人马?”  李昪道:“如没有猜错的话应当是大都督杨师厚。”  王檀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凉气,道:“果真是他,他想干吗?难道真想谋夺皇位否?”  李昪摇了摇头道:“那倒不至于,如他要谋夺皇位的话也不止带这点人来了,其实他也抽不出多少人来,他的河北三镇北临晋地,正虎视眈眈呢!”  王檀眉头紧皱,道:“那他真是来面见新君的?”  望着王檀满脸愁容李昪脑中突然生出一计,道:“将军,不如让卑职去试探一下他的来意,如果其来意不善的话,再由卑职将其祸水东引。”  王檀脸色露出感激之色,道:“如此就幸苦正伦了!”  “这是卑职应当做的!”  在獠牙营一千精骑的簇拥下,李昪出城数里以迎杨师厚大军,只见远处尘烟滚滚,却冉冉成行,丝毫不见散乱,可见杨师厚所带军队俱乃精锐;  “驾…”  李昪挥鞭策马当先朝杨师厚大军迎去,一阵凄凉的号角声响起,对面大军立即变阵,竖盾向前,前排立即呈防御态势,骑兵分散两侧,随时准备出击,高速的变阵和反应体现了杨师厚带兵确实有一套,能够纵横河北数十年绝不是凭借运气而来的。  “药元福!”  “在,将军!”  “上前通话!”  在俱杨师厚大军三百步处李昪率骑兵停了下来,等待着药元福去通报。  “来人止步,不然小心我刀箭无情!”药元福单马驰到大军阵前,对面营中顿时传来呼喝之声。  药元福喊到:“我乃壮武将军李昪麾下都尉药元福,奉将军之命前来迎接大都督军马,请劳烦通报一声。”  不一会阵中犹如水波斩浪般分开一条‘栈道’,从中驶出几名将领,明盔亮甲好不威风,中间一人面目彪悍,两目如鹰,两寸连绵胡须让其更添了几分煞气;  “何方小辈,在此咋呼?”  药元福忍住心中火气,道:“某为壮武将军李昪麾下都尉药元福,特来迎接都督大军,不知都督现在何处?”  旁边一人顿时喝道:“哼!大都督也是你想见就见的吗?李昪又是个什么东西!”  药元福顿时大怒道:“兀那蛮子,休得侮辱我家将军,不然即使三军阵前吾亦要取你级!”  “哼!就凭你?”中间那人眼睛微微眯起,并不作声,显是想要看场好戏。  怒火如火山般迸,大喝一声:“狗贼,拿命来!”猛地一拍马股,**战马一声嘶鸣,犹如狂风般窜了出去,那名对方将领毫不示弱,一声暴喝举起手中铁枪迎面而来。  “喝!”  双方同时一声怒喝,药元福手中大刀化作一片寒光,中间消闪不见,转眼间又突然出现在离敌将一尺距离之内,敌将一阵慌乱,如此诡异的刀法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手中长枪平档;  “噌!”  一声尖锐的金铁交鸣之声,直慑人心魄,敌将手中钢枪亦握之不稳,药元福的第二刀再次出现在他的左侧,慌乱中敌将只好往马背上一俯,险险地避开,几缕被刀锋斩断的长,飘散在空中,显得极为刺眼。  “死去!”  ————————————  晚了几分钟,不好意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