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七十五章 身入泥沼

第七十五章 身入泥沼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日,狂日,一个小比了个病毒给我,叫什么cmdbj木马,打开这个上传的这个网页打了一个小时,妈的,这回又要重装系统了,我好怨啊,看在我冤的份上多砸几张票票。  ————————————————————————————————————————————————  李昪此刻心如火燎,多番联络之下城中既然没有丝毫回应,不由生出亲自潜往洛阳城内一探究竟的想法,如果不能和城中禁军相配合好,局势将变得十分糟糕,一想到史弘肇那火爆的性子更是后背凉,于是转身对身旁侍卫道:“去把景延广、药元福叫过来。”  “是!将军。”  不一片刻,两人来到李昪的帐中,李昪道:  “航川、广为,我欲亲往洛阳城中一趟!”  两人大愕,景延广道:“将军,不是有化元在城中么,何需将军亲自出马,再派两个弟兄去就行了!”药元福随之点了点头。  李昪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此事事关重大,关系到整个大局,我担心化元他会处理不好与其中关系,得亲自去趟。”  “那就多带点人吧!”两人见李昪心意已决遂不在劝阻。  “人多容易出事,我带一个人去就够了,你们守好大营,不得将消息外传,到时候我会叫人通知你们。”  “遵令,将军!”  李昪转身对马六道:“马六,准备下,随我入城。”  “是,将军!”  此刻洛阳城的戒严已经解除,已经恢复正常通行,数十个士兵正狐假虎威的在城门口装腔作势。  “哒哒哒…”二人纵马来到城门之外,立即有人吼道:“站住,下马,什么人?”  李昪犀利的眼神猛地盯住城门校尉,在战场上铸就的杀伐之气勃然而,冷冷道:“我乃先帝亲封壮武将军,奉陛下之命入城,尔等有何异议?”  此时李昪在那校尉眼中犹如杀神在世,顿时为其气势所慑,微微颤道:“将军即入城还请下马缓行。”  “哼!”李昪狠狠的盯了那校尉一眼狠抽马股,加速飙驰而入,城门数十人无一人敢上前拦截,李昪心中淡然一笑,想不到禁军怕边军怕到这个程度了。  入城后李昪迅速隐入一座客栈换了身便服后,开始在城中寻找史弘肇在城中留下的记号,史弘肇临行前李昪就将一套结合后世间谍的行为编制行为规则传给了他,其中包括一些特殊的手势、记号、接头暗号等,心中估计在这个时代应该还没有人能够注意到这些。  终于在在一家酒肆中的标牌上李昪看到了一个很明显的叉形,这正是李昪商定好的标致,李昪心中一喜,踏步而入,铺中坐有数人,一个伙计在上下忙碌着,上前坐定,对伙计道:  “伙计,你这儿可有乌龙茶?”  伙计眼睛一亮,道:“我这里只有杜康酒,郎君可要来上一壶?”  “不需,我只欲饮茶。”  “如此,郎君请随我入内堂饮茶。”  李昪起身随伙计入得内堂,马六紧随其后,到了内堂,伙计躬身行礼道:“大人,请在此稍歇,你要见之人稍候即到。  李昪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看来史弘肇把自己的政策贯彻的不错,一切做的滴水不漏,这个酒肆的地点出在两大城区的中央,四通八达,有什么消息的话流通最为便利,伙计应当是本地人,以做耳目掩饰非常合适。  “将军!”史弘肇从侧门进入客厅,行礼道:“将军为何亲自来了?”  李昪微微一笑,打量了下四周环境,道:“化元,这里搞的不错嘛,事情都办妥了么?”  史弘肇脸上显现出一丝不自然的神色,道:“其他事情俱已办妥,只有联络袁象先之事还未落实。”  “哦…怎么回事?”李昪眉头微皱。  “最近袁象先府中防卫多了数倍,而且轻易从不出行,吾等靠近不得。”  “可想到了什么办法?”  “现今之际只有从其下属身上下手了。”  “好,一起去吧!对了其他兄弟都那儿去了?”  ……  平桂坊是一家官方妓院,是供给城中一些中层将校行乐的地方,当然那些达官贵人是不会到里面去的,他们各自家中养有私妓,招待客人的时候都以官妓伺之;  二楼一间临窗包厢中,李昪手中端着一杯香茗细细的品着,眼睛时不时的扫描着楼下情景,史弘肇和其他两名陷阵营的战士陪坐在旁;  李昪本想留几个姑娘下来陪着喝喝酒,但一见那些个庸姿俗粉李昪就不由的想吐,但史弘肇他们却个个眼睛直瞪起,也难怪以他现代人的眼光去看这些女人确实够俗的;  马六此刻正狠命的撕咬着手中一大块猪蹄膀,看着马六的吃相李昪皱了皱眉头道:“慢点吃,瞧你们那样,好似八百年没吃过东西似的。”  马六嘿嘿笑道:“将军,这这里的菜还真好吃!”  “机灵点,别光顾着吃;”转过头问旁边陷阵营的老兵道:“青平,你可确定好了,袁象先手下那个参军真的每天都会来这里?”  “打听清楚了,将军,我那妹婿就在他军中效力。”青平也是洛阳人,柏乡大战时随军到河北,后随李昪战邢州、下洺州,是当初被选入陷阵营后经过几场大战仅存的百余老兵之一;  史弘肇视线透过窗口紧盯着楼下大厅中进出的人口,一股火气憋在心中,费了老大劲却想不到见个都指挥使都这么麻烦,暗道下次这种事还是让景延广来,让他做这种事倒不如让他去敌阵中取几个敌将的人头还来的轻松点。  “来了,将军!”青平突然喊道;  “哦,那个?”李昪一听正主到了,精神为之一振;  “那个穿文士衫的黑脸瘦子的就袁象先的参军!”青平说道;  “噗…”李昪仔细一瞧口中酒不禁的喷了出来,这个参军可真是个活宝,长得一副怪象,且皮肤黝黑却偏偏要装文雅,穿过白衣文士装,手中还那个扇子不停的扇着,显得极为别扭;  “别吃了,该动手了!”史弘肇对两人喝道;  “不急,等他先舒服一下的时候在说。”李昪微笑着说道;  众人视线随着参军的移动而不停闪动,只见那名参军穿梭于众花丛中,双手不停在老鸨身上揩来摸去,显得十分熟络,而那老鸨也显得毫不在意,不时传来嬉笑之声,参军拥着老鸨进入一间房间,关上房门,嬉笑之声顿止。  李昪一吹杯中茶末,饮尽最后一口茶长身而起,道:“走,去帮我们的参军大人熄熄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