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七十六章 与虎谋皮(一)

第七十六章 与虎谋皮(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砰!”  史弘肇一脚踹开房门,顿时里面传来一声惊呼,只见那王参军的衣服脱了个精光,露出瘦骨棱棱的上半身,趴在那老鸨身上正欲行那苟且之事;  那王参军见一众凶神恶煞的大汉冲了进来,顿时那活儿吓得软了下去,抖索索从一旁抽过衣服遮盖下身,而旁边的老鸨已是吓得昏了过去,*的身子露出一身白花花的肉,王参军心虚的问道:“你等何人,不知道我是谁么?”  “哼!找的就是你。”史弘肇长久以来憋的一股气这一刻迸了出来,犹如一头饿虎般扑上前去似要将这参军给生吞活剥了。  王参军强自镇定的说道:“你…你们想干什么?我是龙虎军的人,你们要敢造次,小心我家将军灭你们九族。”  “好,那就让我看看我敢不敢动你。”史弘肇一把将王参军提了起来,单臂举在空中,如钢钳般的手指扼住王参军的脖子,王参军手脚徒然地在空中不断挥舞,遮盖在身上的衣衫亦掉了下来,身下那活儿如死蛇般晃来晃去,“咳咳…”,王参军的脸色变得青白,强劲的力道让他背过气去;  “别把他给弄死了!”李昪一见王参军脸色青赶忙要史弘肇将他给放下来。  只听“砰!”的一声,王参军被史弘肇给重重的甩到了地上,“嗯!”一声闷哼,王参军半天没有回过神来,李昪到了杯水泼到王参军脸上,那王参军逐步缓缓的转过神来,一见这帮煞神还在身前顿时缩到角落中,瑟瑟抖。  “别杀我,你们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李昪一挥衣袍,找了条凳子坐了下来,盯着王参军问道:“我问你,为何袁都史这段时间足不出户?”  王参军斜眼望了一眼凶神般的史弘肇,全身一哆嗦,颤声道:“小人不知。”  “哼!我看你是真不要命了,把他一只手给剁下来。”李昪怒喝道。  “别,我是真不知道啊,只是袁都史吩咐下来让各军严格控制各区域,不得掉以轻心。”王参军一见史弘肇凶恶的朝他走过来慌忙的叫了起来。  看王参军的样子应该也不想在说假话,李昪挥了挥手‘和颜悦色’的说道:“我今夜要见袁都史,劳烦王参军引见!”  王参军一见李昪突然‘变脸’不由从心底冒出一股寒气,声音变得愈颤抖:“你…你们不是要谋杀袁都史吧?”  李昪道:“不会的,我等只是有要事和袁都史商量,到时候袁将军不但不会怪罪于你还会奖赏于你,来,把衣服给王参军穿上。”  “不劳军爷了,我自己来。”王参军一把爬起来拘搂着身子走到床前拿起衣衫慌乱的套在身上;  “王参军如何把我们引见给袁都史,不如说来听听。”李昪捉狭地望着这个王参军。  王参军畏畏缩缩道:“还请各位军士扮作我龙虎侍卫随我一同入府。”  “好,就如王参军所说!”李昪猛地一拍桌子长身而起,道:“前面引路!”  “是是…”王参军慌乱的奔向门外,此刻再不复方才进来时的‘风流倜傥’,李昪一使眼色,二柱与青平两人上前各自夹起王参军手臂,‘扶持’着王参军向前走去。  一路来到都史府,这王参军为二柱与青平两大汉所挟持不敢有所动作,眼见快要接近都史府,王参军的愈着急,这几人凶神恶煞的样子不是易于之辈,稍一乱动估计就会被他们给杀了,但如果这几人欲行不轨自己还是难逃一死,左右都是死看来今天要去见自己那死去的爹了,想到这里王参军脑门汗不断了冒了出来,回头望着李昪道:  “军士可要信守诺言,绝不杀我!”  李昪笑着点了点头道:“绝不杀你!”  想不到这个王参军在袁象先军中还真有点地位,李昪等人一路有惊无险的直接进入客厅,李昪不由感叹无论什么时代都是一样需要走后门啊,不一会有侍卫前来对王参军道:“都史询问王参军有何要事,如无要事就自便!”  李昪赶忙凑进王参军耳旁道:“你就说东边故人前来,有信到。”王参军照着李昪的话跟侍卫说了一遍,侍卫转身前去禀报。  不一片刻,侍卫前来通报道:“都史有令,王参军与信使前去,其他人在此等候!”  李昪对史弘肇等人道:“你们暂且留在这里,等我回来。”  众人点了点头,二人随着侍卫来到内院,眼前顿时一亮,整个地面都是由大理石铺成,建筑亦是精致豪华,连窗页上都镶有金叶,其奢华程度比之开封均王府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想不到一个小小的禁军统领都能够有如此豪华的享受,可想而知抢劫了唐朝真个财富的朱家皇宫中是如何的富丽堂皇。  二人来到袁象先书房中,印入眼帘的先却是一副仕女图,精美细腻,相比也是那个大家留下的珍品,一声咳嗽声将李昪的目光引向右边坐在正位上的一个中年白面之人,怀中拥着两个妙龄女子;  “王参军,你所来何事?此人是谁?”  李昪挥了挥手示意王参军下去,挺胸面向袁象先而立,道:“某乃李昪!”  袁象先一听李昪姓名顿时一惊,站立而起,道:“都下去,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许靠近此地百步之内!”  瞬时间所有人都退避而去,书房内只剩下李昪、袁象先二人,李昪寻了把椅子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打了哈哈道:“要找袁都史可不容易啊,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请到王王参军帮忙的。”  袁象先正色道:“李将军为何亲自来了,此等机要时刻还需小心防范才是,万一让人给认出来了万事休矣!”  李昪眼睛一挑,道:“万事俱已准备妥当,不知都史可准备妥当?”  “吾亦准备妥当,可如今杨师厚两万大军兵临城下,不是动手的好时机啊!将军不在城外领兵就不怕军中兵变么?”袁象先直望着李昪,那鱼泡眼中闪着一丝狡诘的神色。  李昪心道这个袁象先是什么意思,缓缓道:“都史的意思是…”  袁象先道:“我的意思是不如号召各地勤王?”  李昪恍然大悟,立刻就明白了这个毫无百分战功全靠裙带关系起家的‘将军’是什么意思了,他想更多的吞下洛阳这块硕大蛋糕,却有怕以他这点兵力到时候反而便宜了杨师厚,就想倒不如引各边镇如京与杨师厚内战,而他就可以凭借地势之利多多的抢掠财物;李昪不由暗骂这个个蠢猪,完全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百姓的痛苦之上,一旦各地边镇部队开来,必将酿成一场更大的兵祸,最终损伤的还是国家根基。  思量再三,李昪正色道:“此事决不可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