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八十章 群雄乱京都(继续求月票)

第八十章 群雄乱京都(继续求月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多处禁军即将合围之际李昪等人疾速撤离户部府邸,进了小道中,史弘肇先前的探查地形此时起到了巨大作用,加上人少,几个摆脱之下再一个时辰之后回到了驻地营房;

    “哈哈哈…”望着满地的金锭,李昪与史弘肇等人开怀大笑,仅仅一个侍郎的私财就有这么多,可想而知库房中有多少的财富,不过这次目的已经达成,想必明天早上就有一场大的风波吧。

    一扫下面士兵眼中放光的模样,李昪不禁皱了皱眉头,匪性在这些士兵的身上难以根除,也许这在短时间内可以提高士兵的战斗力,但绝对不是长久之际,一支铁军是要有着一种理念来引导支撑的,必须要尽早解决掉这个问题;

    空中一颗流星一闪,李昪大声道:“弟兄们,今天晚上收获可不小啊,这些都分了吧!”

    “喔…噢!”近百人齐声欢呼。

    李昪微微一笑,手臂在空中虚按了几下,道:“安静,先不要急,我先问大家一个问题,分了这些以后大家准备干什么啊?大牛,你说。”李昪指着其中一个士兵;

    “呃…我要买好多好多的牛!”大牛边说边夸张的比划着,脸上显现出得意的神色,自以为这个想法十分伟大;其他战士顿时轰然大笑,史弘肇在旁边摇了摇头小声道:“这个憨货!”

    李昪没有笑,面沉如水。朗声道:“我想大家的想法应该也和大牛想法差不多,只不过有地人可能是想多买点地,有的人想多娶几个媳妇。”

    众人大笑,李昪接着说道:“不过大家想过没有,就算买下来了又如何?还有其他人要从我们的手中要抢过去,怎么办?”

    “杀光他们!”

    “对,杀光他们!”下面士兵都大声喊到;

    “但如何才能杀光敌人?先要强大自己,你们都是跟随我许久的老兵了。以后我会把你们分配到各营去做校尉。将来你们都是会成为都尉、将军。甚至是大将军,眼光不要太浅,只要把战力提上去打造成一支钢铁之军,不要说几头牛,到时候也不是不可能的。”

    底下士兵纷纷沉寂了下去,各自低头沉思,似有所悟。

    李昪继续道:“我曾经对你们说过什么。你们还记得么?要想长久的将自己的东西保住,不用天天提心吊胆的生活就必须打破这个所有挡住我们道路地人,重新创造一个大唐盛世。”

    “跟随将军,将军说怎么做就怎么做!”

    “坚决追随将军,将军说什么就是什么!”

    李昪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从今以后你们就是职业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以后把这些东西在脑中通通都给我去掉。你们地任务就是给我把手下的兵给带好咯。给我打造出一支战无不胜的铁军来。”

    “是,将军!”

    众人齐声应道。

    ……

    天渐渐的放亮,洛阳城上空的依旧乌云密布。压抑着人们的心,昨晚户部府邸遭凶残暴徒袭击,户部侍郎被人砍掉脑袋的消息迅速传遍整个洛阳城,瞬时间整个洛阳城人心惶惶,各大势力蠢蠢欲动。

    伪皇朱友圭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竟然没有丝毫反应和动作,反而各大禁军统领骚动不安,先是神武军在西城一**兵戒严,后来天武、英武、天威等军纷纷加强防御,一时间洛阳城内风云密布,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龙虎军都史府中,袁象先眉头紧皱,昨晚户部府邸被袭之事让各方势力变得极为敏感,纷纷加强各处兵力部署,龙骧军已开始从各地陆续到达,各方势力开始蠢蠢欲动,这一切都变得不可预料,并使得他极为被动,如果再拖下去一切将脱离他地掌控之中,精心布置的计划亦可能无法在实施下去;

    “妈的,李昪好大的胆子,敢去洗掠户部。”满是愤怒让袁象先忍不住骂了一句;

    “大人,我回来了。”袁象先刚才派去质问李昪的心腹回到身边。

    “李昪怎么说?”

    “李昪说此事他毫不知情!”心腹答道。

    “哼!我就知道他会这么说!你再去一趟,告诉他,明早清晨开始行动,要他今天晚上卯时前往中门,引大军入城,到时候会有人接应他!”

    “是,将军。”

    ……

    而此时李昪却在房中呼呼大睡,丝毫没有此前紧张之情,微风透过窗户轻柔的抚摸着李昪的脸,脸上那如刀刻般的线条此时也柔和了下来,小乙在旁边望着李昪地睡觉地样子,心中充满了甜蜜,只要这样子就好,就盼望着能天天静静的守着他,一抹嫣红从耳根升起,小乙羞红了脸;

    “将军!”马六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嘘!”小乙慌乱地对马六挥着手,示意马六不要出声,生怕他打扰了李昪的睡眠,把马六叫道门外,问道:“什么事,怎么急!”

    马六道:“袁都史派人过来了,说今天晚上就要动手了!”

    “马六!”李昪那洪亮的声音从屋内响起,两人的说话声

    “将军!”

    “何事?”

    “袁都史派人过来了,说明天动手,今天卯时取西门!”

    李昪心中一笑,暗道这个老狐狸终于忍不住了吧,道:“你去把史弘肇给叫来。”

    “是,将军!”马六转身踏出房门

    不一片刻史弘肇来到李昪房中,拱手行礼矗立一旁;

    “化元,今早城中可有何动静?”

    “我们派出去的弟兄都回来了。城中戒备大为增加,现在行动不像以往那样方便了。”

    李昪道:“适才袁象先来人,预备明早动手,你下去准备一下,今晚卯时引城外大军进城!”

    “是,将军!”

    一想到明天将是决定他命运地时刻心中就不由的一片激荡,一旦事情成功成功自己也算是朱友贞的继位一大功臣,想必朱友贞也不会太小气。封个节度使当当应该不成问题。而他也算是进入梁朝的上层了;

    “大哥。你在笑什么呢。”小乙见李昪对着房顶愣,不由的喊了声;

    “咳咳…王参军呢,今天没教你读书么?”觉自己的失态,李昪赶忙找了个话题,

    小乙撇了撇嘴没有回答,过了一阵却喃喃的问道:“大哥,我么何时才能有自己的家。不需要在此处征战,能够安安静静地生活啊?”

    李昪一愣,感觉到这小丫头最近好像变了个人似地,变得多愁善感起来,“难道女人天生就是这样地?”望向小乙,眼中满是温柔,轻轻道:“会有的,很快我们就会有自己的地盘的。”

    在不知不觉中天色暗了下来。城中再次陷入一片沉寂。临战前夕李昪反而有点紧张起来,拔出案上长刀,用一块

    心的擦拭着。铮亮的刀锋在烛光反射下变得愈刺渐渐地平和了下来;李昪突然想起据说那些传说中的武林高手据说再大战前也是这样做的,可能真的有缓解压力的作用,淡然一笑。

    “轰!”一声震天般的巨响从西边传来,李昪只觉得整个营房都在不住的摇晃,耳鼓如被雷击嗡嗡作响,片刻后渐渐的趋于平静,“什么东西,竟然弄出这么大地动静,难道是火药?”无瑕考虑这个问题,急忙奔出房门,只见西城门方向大火冲天而起,隐隐有嘈杂地喊杀声传来,李昪心中一咯噔,随即反应了过来,不由大骂道:“娘希屁!谁***抢在老子前面了!”

    “集合!集合!”

    本来营中士兵就已经被巨响所惊醒,随着李昪狂躁的嘶吼声,五百精兵瞬间集中到了李昪周围,史弘肇低声问道:“将军,生什么事了,不是要到卯时么?”

    李昪冷声道:“这还用问么,肯定是哪个狗娘养地抢到咱们前面了,不等袁象先了,带上全部家伙,夺了中门,引大军入城!”

    “是,将军。”

    “走!”

    随着这声巨响,整个洛阳城中犹如一锅煮开的开水,顿时沸腾翻滚起来,城中禁军开始如蝗虫般从巢**中四处窜出,但李昪的反应更为快捷,抰带着扫落秋风之势李昪手持长刀一马当先,五百精兵如龙卷风般卷向中门;

    “杀!”

    两百持刀战士猛地加速,顿时突进数百米,如幽冥般突然出现在城门禁军眼前,异的曲线,抹过那些还愣在当场的士兵的脖子,在他们的脖子上留下一道细细的口子,其中渗出一丝鲜血,渐渐的这道口子慢慢扩大…扩大,最后“噗…”的一声迸射了出来,也不知这些是哪一军士兵在还没反应过来就颓然倒地。

    “敌袭!”尖锐的报警声响起,瞬时间中门乱成一团,各个士兵慌乱的寻找着自己的武器。

    “弩箭,准备!”

    “射!”

    “嗖——”

    破风声随着弩箭同时到达禁军士兵的眼前,死亡的气息顿时笼罩了整个中门。

    庚寅日丑时,正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刻,夜空没有半点亮光,连风此刻都停止了下来,李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付出数十人的代价后终于夺取了中门;

    “马六,你速去大营,令景延广及药元福率大军即刻入城。”

    “遵令!”

    马六转身狂奔而去,李昪环顾四周,眉头紧皱,暗道:“也不知袁象先这个老狐狸动手没有。”各大城门处不断响起喊杀之声,城中亦四处火起,形势已经变得异常紧张。

    远处响起一阵急促巨大的马踏大地的声音,药元福率骑兵营先行赶到了,李昪心中一顿,他现自己忽略了一个问题,骑兵在城中没有派的上用处的地方,不由眉头大皱;

    药元福飞身下马,来到李昪面前躬身行礼:“将军!”

    “嗯!”李昪还在思考如何将骑兵营利用起来的问题,突然眼中一亮想到一个主意,城中利于骑兵冲锋的地方就是连接皇宫的两条宽达十数丈的中央大道,恰好这又是各方势力进攻皇宫的毕竟之地,等各方势力进入皇宫后再徐而攻之,最后的的渔翁说不定就是自己了,但此时尚不是动用之时。

    在忍受了片刻时间的煎熬之后,景延广的大部队终于全数入城,这一刻时间就是金钱,没有片刻停顿,李昪当即下令直奔军需监的军械库,对这个李昪可是垂涎了很久。

    此时杨师厚跨立马上带着亲卫在西城朱雀大道上傲然而立,脸上带着一丝狰狞的笑容,片刻前正是他用火药炸开了西城城门,大军长驱之入,如狂潮般瞬间淹没了整个防御西城的龙虎军;

    “猛子,你带一千效节军给我破了皇宫西门!”

    “严江,你带五千人去把西城的粮仓给我占了。”

    “是,大都督。”

    而另外一边王檀此时亦万余大军亦在天威军的内应下,由北门入城,两军合为一处,于北城大肆掠夺,逐步逼近的朝皇宫而来。

    龙骧军,各路禁军,以及后知后觉的各路边镇兵马系数涌往洛阳城内,喊杀声越来越大,火光亦越来强,如一锅粥般煮越烈,终于爆了开来;此刻无处不有乱兵,有组织的、没组织的,杀戮、抢劫、**在洛阳城中各个角落不断扩散。

    以雷霆之势大军疾速推进,养尊处优已久的禁军丝毫不能阻止大军分毫,强大的战斗力让各路兵马纷纷退避,最终大军快速来到防御枢纽地带,数日前史弘肇早已探明此处是由英武军驻守之地,足有两千人马,但在李昪看来还不够一壶酒的。

    “史弘肇,破军营向前,给你半刻钟时间,给我拿下此地。”

    “誓死效命!”

    “景延广,带你的神射手辅之!”

    “遵令

    “破军营,杀!”随着两千战士如一群亮出獠牙的恶狼,瞬间窜了出去,迅猛的力道带起阵阵破风声,闪着寒芒的兵刃透着嘶嘶的死亡之息。

    “神臂,随我来为‘神臂’,足有二百人。

    “叮…叮”

    “嗖——”

    “噗…哧”

    “呃…啊!”

    金铁交击之声、惨叫声、箭鸣声,乃至鲜血迸在空中的声音瞬时间响起,交织成一刻悲壮的诗歌;果然,在半刻钟之后,史弘肇、景延广同时满身鲜血的出现在了李昪的面前,抱拳道:

    “将军,幸不辱命,里面兵马已全部击溃,四散逃离,我军已占据各个要点!”

    李昪刀削般的脸上依旧没有丝毫表情,只是在眼中可以看到一丝笑意,大手一挥:“走,进去看看我们了多大的财。”

    “妈的!”来到军械库李昪不由的怒骂了一声,面对这异常高大结实的库门李昪也毫无办法,在史弘肇的提醒下命令底下士兵卸梁为柱,欲直接撞开库门,“呼哧…呼哧”在近百力士扛抬之下来到门前;

    “撞开!”李昪一声令下,众人开始力。

    “咚!咚!”震地人耳膜疼。

    “咯吱…”

    在重力的不断撞击下,大门开始有了缓缓的松动;

    “咚!咚!”

    “轰!”一声巨响,大门终于不堪重撞,轰然整个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一阵灰尘落地后,李昪一步跨进大门,眼前的情景宏大的景象让他愣住了神,喃喃道:

    “我们财了!”

    晚了点,不好意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