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八十一章 改天换日

第八十一章 改天换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们财了!”

    随后而进的史弘肇、景延广亦不由的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惊,巨型仓库中如山一般成堆成堆战甲、白桦木长枪、硬弓、箭支、牛皮方盾、轻弩等各色制式装备,甚至还有床弩等重型装备,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宏大的景象,这一刻的李昪等人犹如从一个叫花子一下见到了一座金山,手足无措。

    李昪奔上前去摸了摸那铮亮的明光盔,在摸摸那锋利的断柄重刀,随手再拔出一把精致的横刀,那锐利的锋芒直沁人心脾;让李昪更为振奋的是现了数十把长柄陌刀,这可是中华民族的精粹啊,想不到经过这么多年的战乱还能见识到这种曾经让唐帝国无比辉煌的武器。

    史弘肇上前一把抓在手中,用他他粗糙的手细细的抚过刀身,眼中流露出一股柔情,那眼光如同在审视自己心爱的女人;景延广随手捡起一把牛角弓,力一张一松,只听“嗡!”的一声劲响,一道劲风将旁边一人的衣袍激在空中飞扬,景延广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好弓!”

    这批武器明显比李昪手上拿的高了一个档次,而且保存完好,各类型错落有致,科学分隔开来,铁器之处全用油布包裹,这应当是朱温积存了数十年的精锐装备在此,好大一块肥肉啊!

    “兄弟们,换装备!”

    随着李昪的一声大吼,身后士兵涌进仓库,挑选各自的装备;瞬间地激动后李昪渐渐的冷静了下来。这么多装备绝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吃的下的,要保存战果必须转移,不再迟疑,转身对史弘肇道:

    “化元,你率破军营马上组织将这装备运送到营地去!”

    “是!”

    “航川,你强弓营分五百人随破军营同去,留守营地!”

    “是,将军!”

    史弘肇即刻组织人马将这些装备装上战车。药元福的骑兵营这次到挥了他的作用。以战车为运输工具一次性将仓库中装备搬空了三分之一;“走!”李昪一挥手。在破军营的掩护下骑兵营立即快速往营房方向奔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李昪焦急地度着方步等待着史弘肇地回来,各处喊杀声四起,肯定会有人主意到这块地域,以这几千兵马绝对顶不住其他势力地攻击。

    果不其然,前门哨位来报有大批人马朝这边而来,李昪当即下令:

    “景延广!”

    “在。将军!”

    “是你强弓营威的时候了,换了好装备看你还能不能拉得开弓!”

    “放心吧,将军,一只鸟都飞不进来!”

    一息之后,只听外面喊到:“前面的是何方人马,胆敢抢掠军库,杀我天威军的人,活得不耐烦了么?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速速器械投降。可饶汝等性命!”

    里面一片寂静,没有一丝响动。

    “哼!给我上!”

    数百持枪士兵鱼贯而入,

    “嗖——”

    劲密的箭支如飞蝗般带着破风声攒射而来。“呃…啊!”强劲的箭支穿透了这些禁军的身体,从另外一边透了出来,在幽光下显现出一丝寒芒,数百士兵顿时倒下一大片,只有跟着后面地一些禁军幸免于难。

    在这一轮攻击之下外面竟然没了声响,“杀!”在沉寂了一阵之后两里处再次爆出一阵震天般的喊杀声,却不见刚才的天威军往里冲,反而像是往外冲,“莫不是史弘肇回来了,刚好和他们撞在一起了?”李昪一阵心急,转身对景延广道:

    “景延广,快,带五百人持轻弩冲出去看一看!”

    “是,将军!”

    景延广转身要去,外面传来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却是史弘肇等人回来了,李昪心中一松,迎上前去问道:

    “化元,都运到了么,那边都安排好了吧?”

    “还好此地离营地距离不是太远,那边有五百强弩手守着,就是数万大军也别想攻破,途中还杀了不少企图途中截劫的小股乱兵之下!”

    “刚才外面那喊杀声怎么回事,你们没碰到天威军的人么

    “对了,外面数股人马战成一团,也不知道是那方人马,初我还以为是咱们的人呢,差点涌上前去!”

    李昪暗道不妙,越来越多的势力注意到这边了,当即下令:“快,马上撤离,将里面的东西尽量搬走,不能搬地就算了,挑好地拿,重型装备就不要了,对了,那数十把陌刀别丢了。”

    “是!”

    外面的喊杀声越来越大,也逐渐靠近李昪所在位置,在乱军将要踏进区域的那一刻李昪撤离了,再次将仓库中地装备洗掠了三分之一强;

    经过一阵激烈的片刻四处开始回归平静,大都督杨师厚出现在适才李昪站的那个位置,浑身散着一阵浓烈的杀气,竟然有人抢先将这里搬空了一半多…

    是李昪的运气实在太好,天威军做了他们的挡箭牌,各路边镇兵马以为外面的天威军是驻守军器监的兵马,天威军也误以为外面是里面人马的援军,而外面各路兵马亦是各不相识但都想吃下近在眼前的这块肥肉,混战顿起,兵马死伤无数,直至杨师厚雄厚精兵一举压制各路兵马。

    ……

    另外一边,袁象先气急败坏率数千兵马提刀冲进内宫,城中形势大乱,心中暗骂道也不知是那个狗娘养的竟然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完全破坏了全盘筹划,从前做的一切布置都化作无影,所幸豁出去了,只要杀了朱友圭就算成功了,其他的可以慢慢再来。

    还好宫中早已留有策应,袁象先对身旁心腹使了个眼色。心腹会意,尖锐的号声响起,不一片刻宫内爆出一阵惊天地喊杀之声,袁象先手臂一挥大喝一声:“杀!”身后数千头扎白巾的士兵如恶狼般窜了出去,宫内有大量的财宝、美人在等着他们。

    “唰!”

    “呃…啊!”

    惨叫声、喊杀声、惊呼声瞬间淹没了整个皇宫内城,血流成河,有点地方甚至可以浮起尸体,宫女、太监、嫔妃在宫中四散奔乱。士兵杀红了眼睛。如蝗虫一般所到之处寸草不留。不消片刻时间内城已经没有了任何抵抗。

    “杀!冲进内宫杀了朱友圭!”袁象先此时双眼赤红,如一头恶急了的狗。

    “杀!”身后士兵一涌而入。

    “找到朱友圭没?”袁象先见形势不可控制,而正主又不见了,显得愈着急,脑门上的汗不住的冒了出来。

    “没现,将军。”

    “给我搜,就是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挖出来。”最后一个字袁象先是嘶吼出来的。由于用力过度声音显得有点变形,形势的紧迫让他气急败坏。

    “是,将军。”

    “报,将军,外面有数路兵马冲进皇宫内城,兄弟们快顶不住了。”

    “什么!李昪那个狗娘养地在干吗!给我顶住,在搜到朱友圭之前死也要给我顶住!”剧烈地嘶吼让袁象先血气上涌一脸血红。

    ……

    随着各路边镇兵马地入城,城中形势已经不受控制。各处乱兵开始大肆抢掠。

    “抢到了啥?”

    “抢到了多少?”

    “……”

    这样的对话在城中四处可以听到,战争成了最直接的获利手段,乱兵们表现出超出以往数十倍的热情。此刻他们脑中完全没有抢来干什么,这么花的概念,脑中只有个想法,那就是抢,不断的抢,被*冲昏了脑袋的士兵开始在城中四处肆虐,抢光一切可抢之处,每一寸砖瓦都被翻了开来,每个百姓地身子都被搜刮一空。

    激了兽性的士兵们开始对眼前的美貌女子动手,就地**,四处一片惨呼、哀号声,而普通百姓偏又无力反抗,一旦反抗不过是为他们增加几个请功的级罢了;

    一路上李昪看在眼里,一股怒火由心底迸起,他不反对,但他从来就对杀百姓的人恨入骨髓,在到达营房运送完所有武器装备的那一刻李昪迅速的下达了一个命令:“杀!”

    天色渐亮,城中大火渐渐熄灭,但杀戮、**、抢劫却不断扩散开来,亮光更方便了他们的残暴行径,百姓成了他们地快乐地物品,兽性在杀戮中不断被激,如果说李昪以前是为了活下去而杀,这一刻他就是为了更好的活下去而杀,为了能在一个干净的世界中活下去,达成这个目地的唯一方法就是“杀!”只有以杀止杀,既然不能改良就直接打破这个旧的世界,重新建立一个新的秩序;

    不再期望什么感化,什么普度众生之类的话,对这些沦落已久的禽兽,只有更恶的势力才能震慑他们。

    李昪特地从军备中挑了一把短柄重刀,要震慑就要用最直接的手段,杀!杀光这世界所有的禽兽!

    李昪一路向前狂冲,手中重刀不断的朝那一个个带着狰狞的嘴脸乱兵头上砍去,手下士兵也为李昪的情绪所感染,在李昪这一路兵马过处,乱兵再无一个站立之人。

    迎面的乱兵不禁为这群地狱幽冥所震慑,有个胆子稍微大点的校尉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们是那路兵马,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有财大家,你们为何乱杀人!”

    “哼!”李昪那冰冷的声音如从地狱升起,手中大刀一挥道:“下去跟那些惨死的

    释去吧!杀!”

    狂暴的战士一涌而上,瞬间将那数百个乱兵斩成碎片,在狂猛的攻势下,李昪一路杀到了皇宫前,这次政变无论抢到多少东西,最终是以杀朱友圭为目的,如果朱友圭没死,一切努力都是白费;

    皇宫门前经过数路兵马的多次冲杀早已是尸横遍野,里面还不断出来金铁交鸣之声,激战仍然在继续。却不知是那路兵马;

    “李将军!”一个混身浴血的校尉从宫门内跌跌撞撞地突了出来,身上带着数处刀痕,李昪定睛一看,正是袁象先的心腹手下方厉行,李昪在袁府中时见过;

    一把迎上前去,问道:“如何?得手没?”

    方厉行喘着粗气道:“没找到人,都史在还在寝宫之中,我们被人围攻。快顶不下去了。都史命我等数十人突出重围来寻将军援兵。此刻只剩我一人突出!”

    “药元福,你带獠牙营守住这条道,有人敢靠近的话就给我杀!”

    “是,将军!”

    “上!”

    李昪一马当先,冲进皇宫而去,李昪数千精兵突然从外狂袭,顿时让宫内围攻的兵马恍然失措。一冲之下溃不成军,里面袁象先听到援军已到亦往外突围,两相夹击之下,片刻之间就将此处围攻之军击的粉碎。

    “李将军!你要在晚来片刻就见不着我袁某咯!”袁象先此刻没有丝毫狼狈之色。

    李昪此时却无丝毫调笑的心情,正色道:“郢王可曾寻到?”

    袁象先脸色一暗摇了摇头,李昪的心亦随之黯然,如果这次不能将朱友斩杀,扶持朱友贞上位就不能取得名义上的胜利。所谓名不正言不顺。再加上现在自己没有片瓦之地立身,一旦朱友圭反攻,自己除了被剿灭之外其他再没有任何可能。

    而此刻我们地正主朱友圭此时狼狈地急驰在北垣楼之上。身形异常惨淡,脚上靴子只剩下一只,另外一只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而跟在身旁地只有张皇后及近侍冯庭谔两人,在最高处朱友圭停了下来,眺望城内,四处是喊杀之声,四处周围都是乱兵,自知无处可逃的朱友圭不由的生出一阵无力感,瘫软在地;

    “陛下,可是跑不动了,让老奴来背你吧!”冯庭谔一见朱友圭倒在地下立即上前搀扶。

    朱友圭无力的挥了挥手,光华消散,一时间仿佛苍老了几十岁,道:“不必了,又能跑到哪儿去呢?”

    冯庭谔急道:“陛下,只要跑过垣楼,在逃出城外就安全了!”

    朱友圭此时仿佛彻然大悟,眼中闪现出一丝异样的光芒,抬望苍天道:“就算逃出去又如何,吾弑君父而篡位,天下何处能容我,我已享受了这么久,够了。”

    冯庭谔还想说些什么,见朱友圭死意已绝,原本想说的话随之咽了下去。

    朱友圭望着冯庭谔道:“你跟朕许久,替我手刃那老贼,他们定不会让你好过,你就随我一起下去吧!”

    冯庭谔泣声跪倒在朱友圭身前道:“蒙陛下救我于水火,待我甚厚,誓死追随陛下,老奴愿陪陛下!”

    朱友圭脸上显现出一丝苍白的笑颜,拉着张皇后地手道:“皇后可愿陪朕?”

    在张皇后眼中,此刻朱友圭仿佛变得无比宏伟,仰头痴痴的望着朱友道:“陛下,臣妾愿意!”

    朱友圭微微一笑,转头对冯庭谔道:“动手吧!”

    “是,陛下!”冯庭谔泣声应道,拔出手中利剑,刺向张皇后,锋利的剑尖从瞬间将张皇后刺穿从张皇后的胸口透了出来,“噗…”冯庭谔迅速将剑拔出,一股鲜血彪射而出,张皇后脸上没有丝毫痛苦之情,依然微笑的望着朱友圭;

    “皇后,朕来了!”

    “噗…”

    利剑再次洞穿那柔嫩的躯体,片刻之后,朱友圭与张皇后相拥在一起倒了下去,一代篡逆就此消亡;

    “陛下,老奴来也!”

    随后忘脖子上一抹,鲜血在空中绽放而开,瞬间的灿烂随风飘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