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八十三章 坐地分赃(还要月票)

第八十三章 坐地分赃(还要月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是役,伪皇朱友圭自尽,张皇后及近侍冯庭谔随亡,百司逃散,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杜晓、侍讲学士李延为乱军所杀,门下侍郎、同平章事于兢、宣政使李振被伤,其余为乱兵所杀者无数。

    杀戮过后剩下的只有空虚和疲惫,在接下来的一天里,城中显得异常的平静,没有惨叫声,没有喊杀声,连大声说话的人都没有,各路兵马各占一处修养生息。

    又过了一日,城中渐渐的有了一些生气,李在床上躺了一天后终于从极度了精神疲劳中恢复了过来,从房外清晰的传来马六和徐铭两人小声的对话;

    马六道:“昨天你没去吧!唉!真是太可惜了!”

    “不就是杀人吗,有啥可惜的,什么时候不能杀!”

    “嘿,你是真傻还是假糊涂啊,你没听外面的人叫咱啥吗?你们看见外面的那些兵看见咱们都绕着走啊!”

    “叫咱恶徒?为啥叫咱恶徒啊,咱们可从来没祸害过百姓啊!昨大伙一回来就睡了,我也没来得及问!”

    “嘿嘿,告诉你,这个屠是屠夫的屠。”马六的脸上充满了得意的神色。

    “哦!原来如此!”徐铭恍然大悟。

    “昨天昨天兄弟们杀的可爽着呢!我算是长见识了,将军,那时候就如浑身浴血,就如魔神下凡,我跟在将军旁边都有点心悸!更别说那些个软脚边镇兵了。”

    李在里面听着两人的对话不由淡然一笑。赢得恶屠之名让他丝毫高兴不起来,推开窗深深地吸了一口从窗外吹来的新鲜空气,不由的皱了皱眉头,空气中还带着浓浓的血腥味,以及夹杂着淡淡的尸臭味。Wap

    “将军。你醒了!”一直守在门外地马六见李醒了显得格外兴奋。

    “嗯!兄弟们都没出什么事吧,伤亡如何!”

    “伤亡数百人,都是轻伤,没什么大碍。休息一阵就就好了!”

    “那就好!”擦了把脸,一整衣冠,深吸了一口气,推开房门挺胸大步走了出去,踌躇满志的大声道:“把人叫上,是时候跟袁象先分赃了!”虽然他看不上那些个黄白之物,但对于一般人诱惑还是不小的,总有用得着的地方。

    “是,将军!”

    走出营门,一片刀枪林立。原来地营房对于五千人来说实在太小,所以干脆在营房外面再建了个大营,将原来的营房重重的包围了起来,而抢来的武器装备通通堆在了营房中;

    “将军!”

    “将军!”

    从营中穿行而过,一路上士兵眼中充满着崇敬,不论在那个时代都是崇尚英雄的时代,而所谓英雄的概念就是能够保护他们、带领他们取得胜利的那个人,但在敌人眼中他就是魔鬼;李就是这个人;

    李微笑着不住的点头,拍拍这个士兵肩膀。正正那个士兵的衣衫,望着这些熟悉的面孔他心中一阵触动,这些兵都是随着他从河滩大战是过来地,他们已将整个身价性命压在了自己的身上,虽然他还不能叫出每个人名字,但在心目中他已将这些士兵完全看作了在这个世界的亲人,“你们的都是好样的!”在心中默默的说道;

    “今天晚上吃肉,喝酒,发饷钱。大伙同乐!”李大声喊道

    “喔…哦!”

    欢呼声震天而起

    “药元福,带点人,带几辆车跟我走!”

    “是!将军!”

    李带着药元福三百骑来到袁象先大营,翻身下马,恶屠之名已传遍洛阳城,浑身散发出肃杀之气令门前小校不敢有丝毫阻拦。慌忙迎李等直入袁象先大帐而去。

    “哈哈哈…李将军。你可总算来了!”袁象先满脸带笑,却让李总觉得这笑容背后有着什么阴谋。

    “都史!”

    李抱拳应道

    “请!”

    “两人齐齐入大帐。药元福及众侍卫矗立帐外;入得帐来分主次坐定,袁象先振声道:“恭喜李将军!”

    李疑惑道:“何喜之来?”“我已经传国旨于东都大梁(即开封)迎均王,不日新皇继位,恭喜将军即将荣登皇阶!”

    眼眉一挑,李暗道这个老狐狸抢先抖搂出自己的好处来又想耍什么花招,随即打了个哈哈道:“都史大人说笑了,此次大事得成是都史之功,李某只不过锦上添花而已,何况此次兵乱令吾部下损失惨重矣!唉!”

    “将军与某大可不必藏私,某知将军前日收获不小!”袁象先边说边对李眨了眨眼,接着说道:“我已为将军准备好一份薄礼,还请将军笑纳,走向角落打开两个大箱,顿时满帐光华,正是两大箱财宝。

    李顿时暗骂这个老狐狸真他妈的抠的可以,昨天抢地财物不下二十车,才给了近一车给自己,但又不好明着翻脸,毕竟朱友贞相信他多过自己个这个外人,加上他已经将洛阳的军械库搬空了将近三分之二已经很满足了,对这些财物的也不是有太大的**,于是摆手道:“如此就多谢都史了!”

    客套一番后李转身踏出帐门,命药元福将那两大箱财宝装上车朝营地疾驰而去。

    平安无事的度过了几日,各路边镇等待着新皇的入京继位,好各领封赏,焦急的等待却等来了均王欲在开封继位的消息,李心中一笑,早已料到这个结果,朱友贞也不是傻子,经过各路边镇十数万兵马气乱京都后,洛阳能剩下个空架子就不错了,在袁象先使节到开封迎朱友贞时,朱友贞曰:“大梁国家创业之地,何必洛阳!”

    即刻下令迁都洛阳,将洛阳一切产物悉数运往开封,文武百官各机构亦悉数前往开赴推均王登基,此时洛阳已如蝗虫过境般被一扫而空,哪能还有什么产物,只是文武百官开始往开封迁徙;

    诏令下达一刻最为失望的是各大边镇军,开始陆续返回各自藩镇,这次兵乱地最大赢家应当就是杨师厚了,由于他的兵马最多,且具是精兵,其他各路兵马无不避其锋芒,不但将李搬剩下的军械库一扫而空,还第二个洗劫了皇宫,并且将洛阳城的几大粮仓洗劫一空,这次在洛阳所得足够他在魏州重建一座皇宫了;在吃的脑满肠肥后亦开始准备返程,临行前杨师厚还特地见了李一面,当李委婉了拒绝了跟他走的提议后,摇了摇头惋惜地率大军返回魏州。

    望着杨师厚离去地背影李暗自叹了口气,历史上这个无敌上将几年内将病死,直接导致河北三重镇的丢失,梁朝失去了最后一个抗击晋王李存勖地据点,最终一蹶不振,直至被晋灭亡,自己的出路在到底何方呢?

    不日,均王继帝位于大梁,恢复干化三年年号,追废朱友圭为庶人,恢复博王友文爵位;新皇继位,大赦天下,照例还是要大封群臣的,龙虎军统领袁象先在诛杀篡逆有功,加封镇国大将军,统龙虎、天威两军,即日赴大梁卫戍都城;

    杨师厚讨逆援兵有功,加兼中书令,封邺王;王檀援兵有功,升镇国大将军,加同平章事,封匡国节度使;李援兵有功,升左英武大将军,加兼兵部侍郎,令即日回大梁卫戍,朱友谦援兵有功…

    李听到这个消息后却忧喜参半,喜的是自己成功从边镇军荣升成为禁军,从吃野食变成吃皇粮了,以后再不用为衣食担忧了,忧的是从今以后历史上梁朝注定要灭亡,难道自己也随着梁朝灭亡?

    该如何是好?脑中运算了无数种可能,都自顾摇头;累了,不堪重负,从来没有想这一刻一样,这一刻李真的感到累了,心累了,他情缘做一个冲杀沙场的冲锋官,做那热血激昂的一名士卒,但却不能,五千人的命运前途都挂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深呼一口气,望着窗外那绵绵细雨,小乙孩子一般在雨中奔来跳去,轻灵的身影在雨中显得愈发飘窈,顿时一阵温馨的感觉掠过心头,只有在这种情景中李才感到自己身处人世,心中烦恼思绪一扫而空:“管他娘的明天如何,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金樽空对月!马六,去把史弘肇、景延广、药元福叫来,老子今天要喝醉!”

    今天心情不好,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各位大大原谅则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