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八十五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票票)

第八十五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票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喝!叫你们管事的出来说话!”药元福如怒熊般的身影出现在龙骧军营门前,不住的拽动着缰绳控制着身下狂暴的战马,李在不远处冷冷的望着营门内,脸色铁青。

    随着这身大喝龙骧军营中顿时一阵慌乱,一阵响动之后,从中涌出一大批持枪士兵,森然与李等对峙开来,龙骧军是当年朱温亲军,麾下士卒亦是十分彪悍。

    “你们想干什么?不知道这是龙骧军地盘么?”营门前一个校尉模样的龙骧军横起胆子喊到;

    “叫你们管事的出来说话,你还没资格问我!”药元福怒声喝道,身后一千骑兵同声大喝,声音震天,全队如一柄出窍的巨刃,散发的逼人气势。

    “我…我们统领今天不在,你…你们要不明天再来吧!”一个门前小校颤声答道;

    “你们龙骧军中是不是有个叫麻三的?”李冰冷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心底的怒火此刻正在不断燃烧,小乙受伤痛苦的样子时刻浮现在他脑中,如果小乙有什么意外的话,他将杀尽龙骧军所有人;

    “是我营中之人,那又如何?”另外一个校尉模样的人答道;

    “把人给我交出来!”李坚硬的语气由不得半点抗拒,如山般的威势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

    “哼!你是何人,你凭什么命令我们?”龙骧军校尉强忍一口气故作镇定喝道;

    李眼中透出一股冰冷的死亡气息,冷冷道:“如不把人交出来。大军过处,寸草不留!”

    “寸草不留!”

    身后一千骑兵齐声应和,如雷鸣般地声音震地整个地面都在颤抖。

    “哼!我看谁敢!”龙骧军人群中分开一条水道,从中驶来数骑,当先一身精致装扮至少是个都尉之衔。一众龙骧军顿时仿佛找到了支撑,一下子都挺了起来,纷纷横眉怒向迎面而来的李等人。

    李此时脸上仍然毫无表情,冷冷道:“你是何人?”

    “某乃龙骧军副统领段凝。你们是那路人马,敢在我龙骧军营前闹事?”

    李抬眼一瞧,只见眼前之人面容白净,一副虚架子的模样,也没过分把他放在眼里,冷声道:“我乃英武军统领李,速速将麻三交出来!”

    “哼!你当我龙骧军是何地方,你说交谁就交谁,还率大军前来意欲何为,英武军。老子没听过!”段凝眼皮一翻一阵神采飞扬以为十分威武,身后有人凑上前来对段凝耳语道:“将军,不妙啊,对面之人乃洛阳之恶屠。”

    “什么?”段凝顿时一阵大惊,差点从马背上掉了下来,一望李脸色,原本冰冷的脸此刻显得愈发坚冷,大乱洛阳时龙骧军也有参与其中,有不少人见识到李部嗜血狂暴的情景……1 6K小说网,电脑站让他们永生难忘。

    段凝地吓僵的脸抖了两抖,声音顿时小了不少,对李道:“不知都史大人要找麻三何事?”

    “他动了我的人,我要他的命!”心底地怒火已经被眼前的这个段凝激到胸口,李逐渐开始有点控制不住,身体在微微发颤。

    段凝心中顿时一咯噔,暗道麻三什么人不好惹,偏偏去惹这个人,看来此番是不能善了了。眼前这群恶屠可不是善予之辈,在洛阳时早有许多人见识过,但这个麻三是统领王彦章的表亲,把他交出去也不太可能;

    “速将人交出来,不然踏平汝等!”药元福那凶神恶煞的样子让他缩了缩脖子。

    “都史大人先消消气,不如先将大军回营。待统领回来后某在亲自押送麻三给都史大人请罪!”段凝本身就是靠溜须拍马起家。脸色转变之快让李都为之惊奇。

    “少说废话,立刻将人给交出来!”李胸口怒气已经涌入脑门。小乙的重伤让他逐渐控制不住内心的狂躁,已经铁了心的要将麻三斩成碎片。

    见李如此强硬,段凝正犹豫不定,而其身旁其他将领则不乐意了,想他龙骧军也是随太祖(朱温)东征西讨的精锐部队,何曾受过如此欺辱,让段凝出面只是因为他是名义上的副统领,暗自里他们几个龙骧军老校尉从来没有把他放在过眼里,今天让人欺负到头上来了,立即有人喊到:“什么东西,滚回去!”

    “嗯!”

    李猛一抬头,眼中视线如刀般射向那说话之人,冷冷道:“你可敢再说一遍?”

    那人被李锐利的眼神一震,挺着脖子道:“说了又如何,此乃皇都,你还真敢攻我大营不成,你当我等怕了你么?”

    “药元福!”

    “在,将军!”

    “将那人给我宰了!”

    “是,将军!”

    “喝!”药元福双腿猛力一夹马腹,“嘶…”身下战马骤然受惊急窜出去,手中钢枪一抖,几朵枪花在空中散发了开来,挟带着猛烈地气势朝那人冲了过去。

    龙骧军中顿时一阵慌乱,段凝更是吓得急拨马头往营中逃了回去;急促的号角声响起,龙骧军毕竟久经战场,几个将领瞬间作出反应,各营开始列阵而待,药元福无功而返;

    李一见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脑中不断浮现起小乙痛苦的模样和史中南倒在自己怀中而死的情景,怒火越积越盛,此时史弘肇、景延广等后续步军也已经赶到,李一股怒气最终爆发开来,一声暴喝:“给我杀!”

    随着李的一声暴喝。獠牙营骑兵开始缓缓加速,“哒哒哒…”奔雷般地马蹄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最终化作了一道怒流朝龙骧军那散乱的阵形席卷而去,硕大的马蹄踏碎了满地银泥,空中的风凝如实质随着骑兵营地慑天威势形成一把无形之刀。电 脑小说站人未到,风已到,那锐利地锋芒疾速的掠过龙骧军每个士兵的脸,划开了一道又一道的血痕;

    噩梦降临到他们地头上。骑兵营那震天的威势随风即到,锋利的马刀高举过顶,掩盖了那太阳的光芒,漫天地光华尽聚刀身,天空亦为之黯然,恶屠再次显现出他那狰狞的面貌;

    “唰!”

    “呃…啊!”

    一道道血柱在空中喷发,形成一朵朵灿烂的艳花,那一把把铮亮的的马刀带走了一个又一个士兵的性命;死神地阴影迅速地笼罩了整个龙骧军大营,獠牙营带起的惊天气势让所有龙骧军士卒为之胆寒;

    在一阵慌乱后龙骧军终于组织起了有效地抵抗,骑兵营在这不是很宽广的地方渐渐作用越来越小。李一招手,大喝道:“史弘肇,破军营与我破之!”

    “得令!”

    “破军!”史弘肇一声长吼;

    “陷阵!”破军营战士齐声响应,震天般的响起让对面龙骧军心中发颤;

    “杀!”

    史弘肇一马当先,两千破军营士兵顿时如猛虎下山般窜了出去,在他们眼中这些龙骧军就是阻碍他们过上好日子的人,只要李的叫他们打哪儿,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将对手踏平,将对手撕成碎片。

    “呃…啊!”

    惨叫声不断响起。积蓄已久地能量在这一个狭小的范围内瞬间爆发开来,破军营强大的战力在这一刻得到了充分的展现,大军过处、寸草不留,锐利的长枪,锋快的刀芒不断的在龙骧军身上掠过,一片片灿烂的血花在空中绽放,生命在这一刻变得如此的脆弱。

    提刀走入那残破大营,李一把提起一个趴在地下装死地龙骧军士兵,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慑人的眼神让小卒不住哆嗦却又不敢乱动,因为锋利刀锋已经渗入他的皮肤;

    “麻三在哪儿?”

    “将…将军饶命,小的不知道?”

    “砰!”一声闷响李将小卒狠狠的摔在地上,转身继续朝前走去,暴怒地他此刻双目赤红形如恶兽;

    “将他们围起来!”李大喝道

    “得令!”

    片刻之后剩余地龙骧军被李五千人重重为了起来,只剩下千余人。而地上的铺满了尸体。亦将近有千具;剩下地龙骧军紧紧的靠在一起,其中已有不少人受重伤。其中一个都尉模样的人单手持刀,厉声道:“李,你好狠,竟然对自己人下死手,待统领回来必会为我们报仇的!”

    一阵细雨飘来,李顿时清醒不少,一扫周围惨状,意识到他这次是有点过了,但他决不后悔,在这个乱世只有够狠才能活下去,只有够狠才能够保护自己的亲人,只有够狠才能打破这个邪恶的世界重新建立一个新世界;

    李冷冷道:“只要你们把麻三交出来,我就不会对你们再有何伤害!”

    “哼!你杀了我们近千兄弟,我们还凭什么相信你!”

    李嘴角一挑,露出一丝邪笑,道:“信不信由你们,你们可以赌一次,我不介意再杀一千人!”

    “你…你这个魔鬼!”

    龙骧军中有数人激愤异常,就欲以身相搏,但更多的人选择了沉默,在任何时候,保住性命才是他们的最大目标。

    “我数十下,如果十下之内我还见不到麻三出现在我面前,你们就要比他先下地府了!”李脸上的笑容在不断扩大,但在这里龙骧军眼中却是十分的恐怖。

    龙骧军没有一个人有所反应;

    龙骧军中有一两个人开始四顾打量他人的反应;

    龙骧军中更多地人开始左顾右盼,想从别人脸上得到答案;

    “四!”躲在最角落的麻三身体开始微微发抖。不断的朝四周打探,这个时候仿佛周围所有人都是敌人,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

    “五!”

    李的声音响鼓槌一样一下一下击打着每个龙骧军地心,一下一下压迫着他们的神经;

    “六!”

    龙骧军中开始出现骚乱,各种声音开始逐渐嘈杂起来;

    “七!”

    “我们降了。还请都史遵守承诺,放我等一条生路,麻三就就在那里!”一个都尉跪地求饶,顿时所有的龙骧军士卒都丢下了手中兵器。同时跪倒在地。

    李点头一示意,史弘肇上前将此时死狗一样的麻三拖了出来,丢到跟前,此时麻三眼中无光,自知生机了然地他再无一点生气;

    李鄙夷的望了他一眼,心中生出一丝厌恶,就是这样一个人物让他情绪失控,怒而杀千人;高举长刀,疾速的劈下,“噗…”的一声鲜血迸出。那脑袋顿时骨碌碌的滚出老远;收刀望着一众龙骧军士兵大喝道:“凡触我李虎威者,虽远必诛!”

    “走!”冷哼了一声,一甩披风转身而去。

    瞬时间大队兵马撤了个干干净净,只留下满地的残骸和鲜血。

    数个时辰后,王彦章带着大队人马回到驻地,放眼望去的残破景象让他不由愣住了神,“这个还是自己的大营么?”猛地一抽马股,急往前窜去;

    翻身下马,阴沉着脸缓步踏入大营。一眼望去满地残骸,不少伤兵躺在一旁痛苦的呻吟着,众人一见王彦章回来,顿时如找到了主心骨,数名将校围了上去嗷嗷大哭

    “将军,你可回来了,咱们龙骧军这回可丢了大人了!“

    “怎么回事!”王彦章那微黑的脸在微微地抖动着,显是内心气极。

    “是李,那恶屠杀了咱近千人。还将麻三给砍了头!”

    “什么?”王彦章顿时如被雷击,他听手下说过李手下士兵的强悍和嗜血,但自己和他从来没有过交集,又怎么会对自己的人下如此狠手,隧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说清楚点!”

    “麻三也不知怎么惹了李。李率大军席卷而来。一言不合之下就下令对我弟兄动手,杀了我近千兄弟。来将麻三拖出来当众斩了首就扬长而去了!”

    “李,我跟你没完!”王彦章朝天怒吼,狂吼过来他逐渐冷静了下来,问道:“他们多少人?”

    “足有五千余人,且悍勇异常,吾等皆不能挡!”

    王彦章紧咬了咬牙关,脸部的肌肉亦随之凸显,随之眼中爆出一丝精光,阴狠的说道:“李,吾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此刻李率大军返回驻地,城中各部早已被李此番狂暴的举动所震惊,甚至已经上报与新皇朱友贞的耳中,开封城中此刻人心惟危,各自都在谨慎的提防着其他各部的一举一动,朱友贞更是惶惶,生怕再来一次洛阳之乱。

    在李等回到大营之时,作为李地推荐人袁象先早已等候多时,二人进得大帐,袁象先迫不及待的闻到:

    “正伦此番举动是何寓意?”

    李抬眼一望袁象先,不知如何回答,难道告诉他自己是为了报仇?以这个老狐狸的思想是不会理解的;

    袁象先见李不回答,接着道:“此番正伦闯大祸矣!”

    李冷冷道:“有何大祸,谁敢把我如何?”

    “唉!正伦毕竟涉世太浅,且不说王彦章此刻与你已是不死不灭之局,就算是皇帝与其他统领能容得下你?”

    李陷入沉思;

    袁象先道:“你我交厚,我自是站着你这一方,此次我也保不了你了!如今只有一个办法可挽回这必死之局!”

    “什么办法?”

    “走…”

    “走?”

    不知道还是那些大大在看我的书,待会我开个帖子,大伙都去留个脚印哈,顺便提提意见,老铁这几天在把前面公众版逐渐完善,第一卷已经改完,现在开始改第二卷,大伙也去顺便温习一下^^,对了,还有月票的给老铁吧,上不去了——!

    16k小说网手机问:  电脑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