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九十章 远谋近攻

第九十章 远谋近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魏州都督府,谢铭带着五百陌刀及数百具精良兵械求见杨师厚,在塞了不少好处给其手下人后终于等到了杨师厚的召见;一路走在都督中谢铭有种被震惊的感觉,此时的都督府无比的富丽堂皇,依稀可以看到昔日洛阳皇宫的情景,可想而知上次兵乱杨师厚得从洛阳搜刮的多少东西;

    “都督请令使进去!”

    “有劳军使了”

    抬眼望去,杨师厚那巍峨的身躯正座上位,一股无形的气势逼来,谢铭一震随即恢复了原状,跟随在李身边许久,使得他也不禁感染到了李的那种自信。

    “拜见大都督!”

    “你是李的人?”

    “正是!我家将军命我来拜见大将军,从此以后行师徒之礼。”谢铭恭谨的说道;

    “哦,他为何不亲自来啊?”

    “将军奉陛下之命讨伐张万年,此刻正身处敌境,脱身不得,这把宝刀是我将军送给大都督的见面礼。”谢铭将手中一把刻着古朴花纹的黝黑连鞘弯刀递上前去,手下人接过送到杨师厚面前。

    “噌!”的一声,杨师厚拔出手中弯刀,弯刀不亮,但其中透出一股寒气,杨师厚用手指轻轻的一弹,“嗡”的一声沁人心脾,随手拿起一把普通长刀,猛地两一交击,一声脆响之下那普通长刀竟是断为两截,杨师厚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道:“这可是当年波斯之不传之弯云刀啊!”

    谢铭察言观色,趁热道:“府外还有我家将军为都督准备的另外五百套仅次于此刀地兵甲,请都督笑纳!”

    “好好好!”杨师厚大为开怀,朗声道:“回去告诉李,他这个学生我认了。一路看小说网本想认作义子,不过不是有句古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么,我估摸着这意思差不多。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有事就直接开口,对了,要不要我调点人马去帮忙啊。”

    “多谢大都督,沧州张万进还不放在我家将军的眼里!”

    “哈哈哈,好,正伦有这份雄心,也不枉我和他师徒一场了,回去告诉你家将军,顺化节度使是他的了!”

    “谢都督…”哨所方向滑了过去。刀锋和箭头反射出幽森的光芒,这正是李与獠牙营五百骑;

    在无声无息中李等人向前滑行已有数里,德州城已然隐约呈现在众人地眼前;

    “嗖——”

    数点寒芒闪现,向着李等人疾速射去,此时空气变得锐利起来;

    “呃…嗯!”

    传来几声闷哼,李身后几个士兵栽倒于马下;“将军,小心,是敌军暗哨。”

    “嘶…敌袭”

    一阵急促的口哨声从角落中的草垛中响起,那是隐藏在当中的几个暗哨。远处一队德州乡兵在狂乱地嘶喊着;

    “拔刀!”

    “噌”数十把斩马刀高高举过头顶,刀锋在月光反射下变得异常锋锐,风在这一刻亦为之止步;

    “杀”

    狂风般的骑兵疾速刮过这平原大地,铮亮的斩马刀挥向空中,锋利的刀锋迅速划过那柔弱的脖颈,鲜血如喷泉般迸发于空中,几个乡兵暗哨甚至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来就已丧生于刀下。

    “嗖——”

    数十只羽箭在李等人身前落下,简陋的山寨般的哨所中射来稀落的数十支箭,却不能伤到獠牙营分毫。(手 机阅 读)

    “走!”

    一拨马头。逆风拍马而去;

    “嚯…喝”“取弓,射!”

    “嗖!嗖!嗖!”

    匐匍在马上回头挽弓射箭,风助箭势,冷疾的箭锋闪烁着死亡的光芒,月光此时亦为止暗淡,夺命三菱箭头带着强大地劲力穿透乡兵的身体。空中顿时迸现出一簇灿烂的血花。到如今为之獠牙营的训练已经初步看到了成果。

    “呃…啊!”“噗…”数个乡兵倒地,顿时哨所中的嘶吼声越来越乱!

    “走。不玩他们了,杀光了就不好玩了”,你追我夺之下德州城变得越来越小,渐渐消失在眼中,“吁…”李猛拉缰绳一挥手臂,身后百人猛拽缰绳,战马嘶鸣,众人跨马肃然而立瞬时间大地一片宁静;

    药元福道:“将军,这等乡兵不堪一击,咱们为何不一举夺了他算了!”

    李微微笑道:“兵法有云,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为上也,慢慢来,以后咱们的日子还长着呢!”

    药元福挠了挠后脑勺,显得难以理解。

    李没有说话面沉如水,只是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而在药元福看来这丝笑容却比李发怒时候更让人胆寒。

    “回去!咴律律…驾!”

    “驾!”众人拍马返身而去,返回驻地,披甲而眠;

    沧州张万进府

    手下偏将急冲冲的创了进来,对张万进道:“大帅,大事不好了,梁帝派人来攻伐我们了,德州周边县镇遭数百精骑突袭,死伤数十人!”

    “嗯!”张万进提高了音调,道:“具体怎么回事?”

    “昨夜有数百精骑突然袭击我边镇哨所,我军明显不是对手,但最后敌军好像志不在此,又拍马离去矣!”

    张万进陷入沉思,喃喃道:“会是谁呢?应该不会是杨师厚。”

    “不是杨师厚,拒细作道敌军大营驻扎于德州与贝州交界之处,打的旗号是李字旗。”

    “李字旗?梁朝中没有李姓大将啊,会是谁呢,继续给我打探。”

    “是,将军。”有了杨师厚地的明确态度李心中的石头不由的放了下来,开始明目张胆的大举侵入德州,号二万兵马,宣恶屠之名,所到之处皆驱其官吏,烽烟四起。

    望着遍地的烽烟王处存脸上露出一丝奸猾的笑容,对李道:“如此张万进想不知道都不行了。”

    李嘴角微微上翘,道:“就怕张万进不识相啊!”

    “嘿,他若不识相,吾等就驱万名入沧州,让他尝尝不攻自乱的滋味。”王处存脸上显现出一丝狞笑。

    李暗自心惊,想不到这个王处存的心还如此狠毒,比之他这等武人亦有过之而无不及,暗叹道世道地无情,连这些个文人都如此狠辣,摇了摇头道:“算了,如果张万进要负隅顽抗的话,那就给他点厉害瞧瞧!”

    “来人,传令下去,这几天给我将德州附近的县城通通给我洗刷一遍,谨记军令,不得惊扰百姓,只得洗掠官军,如果让我知道谁违反了军规,老子剁了他!”

    “得令!”

    三日之中,德州周边的的县城通通的被李洗刷了一遍,在这三天当中李收获可谓不小,仅仅洗掠了几个县城地官仓,洗掠地粮食就已经差不多够大军一个月用度,这一刻李才真正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争着去当军阀,当大土匪,财富来得如此之快,还有其他什么能够比的上地。

    沧州帅守府

    “大帅,大帅,打探清楚了!”偏将一路小跑着冲到了张万进的面前。

    “快说!”

    “是李,其部下二万大军,由贝州席卷而来,德州周围数县已被其抢占,驱逐我官吏,此刻正朝德州而去,德州危矣!”

    “李!”张万进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眉头紧皱,李他可是早有耳闻,此人崛起于乱兵之中,颇有勇力和智谋,据说李存勖对其亦赞赏有加,洛阳兵乱更是使其恶屠之名传遍中原大地,此人来者不善啊;

    “大帅,李此次携重兵而来,恶名犹盛,我等需早作准备啊,见如今之势,德州被围,如今可如何是好啊!”

    张万进此时眉头皱得愈发紧迫,形成了一个川字,心中犹如沸水般翻滚不已:“李来势汹汹,锋芒正锐,此刻晋王正顷全国之力攻刘守光,顾不得自己,这可如何是好,难道再复降梁?”脸上闪过一丝阴狠之色,恨恨道:“奶奶的,德州不要了,高令各军,尽数退往沧、景二州,放弃其他州县,我倒要看看李长了几条胳膊。”

    “遵令!”

    今天八点钟才到家,累得不行,欠八千字了,深感愧疚中明天没事,争取上两章猛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