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九十一章 第一个属于自己的城

第九十一章 第一个属于自己的城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张万进的反应让李很是不满,连续来的大举造势进攻德州,张万进竟无丝毫援救之意,并且还将竟有的一点精锐都集中抽调到沧、景二州中去,此刻德州剩下的全是些老弱病残,外加满城的百姓,看来这个张万进是准备负隅顽抗了。

    再无丝毫耐心,再加上杨师厚的默许之后李再无丝毫顾忌,决定暂且先将德州拿下再说。

    “杀!”

    随着李的一声长嘶,麾下二千破军营战士如狂风般朝德州城席卷而去,贫瘠的土地上留下的这些乡兵怎是如狼似虎的破军营的对手,片刻之间便被破军营狂风般的攻势所瓦解,连仅有的一点攻势都被狂暴的破军营战士撕得粉碎;

    望着敌军狂风般的攻击,城中仅剩的千余瘦弱的守军仿佛被吓的愣住了神,眼巴巴的望着那些个如狼似虎的敌军夺去了城门,占据了各大险要位置。

    “降者不杀!”史弘肇一马当先如一尊恶神般震慑了那些个乡兵的心。

    “降者不杀!”

    破军营战士同时大喝,如雷般的大喝声震得整个城都在晃动,这些个乡兵顿时如秋收的稻草般,一片一片的举起手中兵刃拜倒在地…

    德州城虽然被如此轻松的占领,其实李前期还是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的,大军将整个周边县镇都洗刷了一遍,对德州城已形成强烈的心理压力。城内早有特种部队将城防部署摸地一清二楚,再加上张万进存心放弃德州,让德州境地不废吹灰之力的落到了李的手中。

    李大步跨入德州城中,矗立于城楼之上,眼望这这破败的德州城。心中一片怅然,来到这个时代近一年的时间了,一直以来都是狼狈为窜,眼下总算有个属于自己地安身之地了。虽然说这个安身之地并不是很好。

    “将军,城中已全部安定。”景延广上前来禀报道,眼中掩不住的一股子兴奋,李心中淡然一笑,看来手下这些兄弟对于有一个安身之地也很是期望啊!

    “嗯,告诉兄弟们,现在打下的东西都是咱自己的了,好好爱惜,别糟蹋了!”

    “是,将军!”转身乐颠颠地下去安排事物去了。

    王处存眉头微皱。上前轻声道:“主公,眼下形势还不值得庆幸!”

    李眉头一挑道:“这是为何?”

    “德州贫瘠之地,户不过万,不是立业之地,且此番张万进龟缩兵力于沧、景二州,明显是妄图于我长期对抗,其毕竟为守势,以逸待劳,我军远来疲惫。且新立于此地,补给是个大问题啊!”

    李顿时沉吟了下去,张万进明显是想拖垮自己,如果短期之内不能攻下沧州,自己将只有去流窜掠夺为生了,瞟了一眼王处存缓缓道:“沧、景二州可为立足之地乎?”

    “沧、景二地东临大海,北邻幽州,西靠镇、定二州,看似为凶险之地。十六K文学网其实不然,北面幽州此时遭李存勖四面围攻,自顾不暇,西面镇州为杨师厚所慑,亦自顾不暇,定州王处直兵少将微不足为虑。至于李存勖此时兵力集中在幽州。且于我沧、景二州隔有两州之地,亦不会对我有所威胁。可为立足之地矣!”

    王处存摇头晃脑的说样子让李不由感到好笑,且自信满满,仿佛沧、景二州已经落入手中一般,不过王处存说的很有道理,眼下这块地盘和李存勖不接壤,中间隔着镇、定二州,只要幽州没有落入李存勖的手中,就和他没有直接的冲突,有杨师厚这棵大树撑着就不怕,等杨师厚死也是几年后的事情了,到时候是个什么情况谁也说不准。

    “好,两个月内拿下沧州。”一股豪情冲上胸口,李不由脱口喊出声来,身旁的王处存不住的点头,周围侍卫及将校亦振奋不已。

    “诶,对了,你叫王处存,你与定州王处直是什么关系?”李突然意识到这个很有趣的问题,转头问王处存道;

    “呃…”王处存尴尬的笑了笑道:“无任何关系,只是名字类似尔!”

    李嘴角微微上翘似有所悟,王处存嘴上说没有任何关系,但他从他地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慌乱,王处存绝对和义武节度使有着什么不一样的关系,他不说李也不点破,他相信迟早王处存会告诉他的。

    转身朝德州刺史府大步而去,刺史府早已被景延广派人收拾过,内中情况让李为之一寒,府库早已被张万进搬之一空,剩下一个空荡荡的内府,各处官员也早已迁往沧州,只剩下一个录事(官职名,掌总录文簿)由于年老不肯迁徙而留了下来。

    “拜见将军!”

    “老人家,快起来说话。”

    “礼不可废,将军麾下士卒纪律严谨不曾扰民,老朽代表此城百姓谢过将军了!”老录事硬是拜了下去。

    李心为之一痛,老百姓永远是最可爱的,他们只求能够活下去,能够有一口饭吃就足够了,难道这也是错?上前一把扶起老录事道:“老人家,快请起,有我李在,以后的日子会好起来的。”

    “如此,我替德州百姓再次谢过将军大德!”话未毕又拜了下去;

    “唉!”看着那老录事颤巍巍的拜倒在前李都觉得有点不忍心,上前一把扶起老录事,分座两旁,李居正位,问道:“如今沧州是何情景,老人家可为我详细说来?“是,将军!”老录事抚了抚下颚那缕苍白的胡须。1——6——K——小——说——网眼望空中陷入无限地回忆当中,道:“光化元年(898)刘仁恭率十万众将攻魏镇,全军覆没;唐天三年(906)朱温自将攻沧州,仁恭尽发部内15-70岁男子,自备兵粮赴征,得二十万。余者不过十之三四;开平三年(909)刘守文闻父刘仁恭被囚,率沧州兵攻刘守光,被擒于鸡苏,五月,守光进围沧州。携守文至城下示之,不下。自五月至十二月,城中乏食,斗米值三万钱,人首级只值十千,军士食人,百姓食堇土,士人出入,多为强者屠杀。梁乾化元年(911)…”

    老人一幕幕的说着沧州的近些年的战事与百姓血泪史,让李这个热血汉子不由为之动容。王处存更是唏嘘不已,想不到就仅仅沧州这个小小的地区就发生了这么多地兵祸,按照老人刚才的说法,这十几年间光战死的人就不下三十万,还不论其他间接而死的人口,沧州重镇竟然破败如斯。

    在老录事退下以后李再次陷入沉思当中,如果说他不想要这快地盘倒无所谓,抢了就跑,可如今已经没得他选择。沧州是必选之地,当前一个最直接地问题摆在了他的眼前,就是内政问题,瞟了一眼王处存,却不禁摇了摇头,此人心计太毒,让他做个参军还可以,让他来内政的话只怕比自己来好不了多少。

    “将军可是在为如何整治州县之事发愁?”王处存望见李眉头紧皱不由张口问道;

    “正是,允直可有何教我?”

    “吾在河北游历之时曾交识一人。名张砺,其出身微寒,且颇为负气,曾为民辩曲直于公府,是为栋梁之才也。”

    “哦,此人现在何处?”

    “此人现在磁州(河北邯郸附近)。只要将军遣一人执我书信前去。其必来相附!”

    “那就有劳允直了,此去河北不过数日。彼时正好用人之际矣!”

    “是,将军!”

    此时李存勖攻燕地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派李存晖攻檀州,周德威进攻燕卢台军,令刘光融攻燕居庸关,燕地烽烟四起,燕主刘守光四顾不暇,急向梁帝朱友贞求援。

    是月,杨师厚为北面招讨使率汴、滑、徐、魏、博、等数州十万余兵马反攻邢州李存漳,降将刘守奇自贝州取冀州,两路大军朝赵王王之镇州攻去;(刘守奇乃刘守光之地,先降晋,复降梁)

    王大俱,忙向李存勖求援,如果一举灭掉依附于李存勖的王,晋地就再无倚仗,梁大军可直捣往晋地云、代二州,李存勖则不攻自乱,中原大地烽烟再起…

    李踏步来到城中,王处存紧身相随,身后跟着数十个侍卫,自打上次的刺客事件后,景延广史弘肇等人坚决要李多带点随身侍卫,李也没有反对,毕竟多带点也没什么坏处;

    踏进一家农户院中,眼前只有一片破败,“是谁!”从屋内走出一个黄瘦地农妇,一见一片凶神恶煞地大汉矗立在院中顿时吓得跪了下来,连声道:“各位军使,我男人还在城中从军,看在同为军卒的份上就放过我们家吧,家中实在没有粮食了!”

    “快起来,我们不是…”李正欲解释,农妇却连连磕头不断求饶。

    “求求各位军使了,留我们一条生路吧,家中还有嗷嗷待哺地孩子和病弱地老人,求求各位大人了。”农妇不断的在地上磕着响头,额头顿时一片血红。

    “唉!”李一见眼前情景挥了挥手轻轻退了出去,留下一片愕然的农妇,一路上李查看了城中数十家人家,大多情况都是惨不忍睹,青壮几乎没有,剩下的全是些老弱妇孺,在勉强的维持着生活,一见这属于自己的第一座城究竟是如此破败李心中浮现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象这样的城夺来有何用?”李不禁愤懑道;

    “其实只要是保证了城中的稳定,其他还是很好解决地!”王处存那干煸的瘦脸上浮现出一丝自信的微笑;

    “哦!”李不由的热切的望向王处存。道:“继续说!”

    “下安民令,免赋税,如此而已!”

    “就这么简单?”李声音顿时提高不少,王处存自信地点了点头;李沉吟了下去,人的生存能力非常惊人。农耕社会要求的就是稳定,只要给给了这些贫苦的人民一丝生存地空间,他们就能够挺过来,抱持这个状态十年。不,只需要三年,他可以有一块坚实的根据地。

    “可如今德州人口是个大问题,允直可有何好的解决方法?”

    王处存摇了摇头,道:“唯有鼓励生育,此一计尔!”

    李暗自点头,人口的问题历来就没有任何速成的办法,只有通过休养生息慢慢积累,除非去抢,抢是个积累财富和实力最直接和快速的手段;

    但这一切地一切都是建立在这身实力能够保护这一块区域地实力之上。但充分的补给又是和实力循循相扣地,“唉!难啊”李不由在心中长叹。

    “对了,不是抓了千余乡兵么?速将他们遣送回家,恢复生产!”

    “安民令与免赋令可同时下达各县、乡,各乡兵悉数遣返回乡,二者可同时进行!”

    “嗯,这事就交给你了,有什么处理不了地就叫景延广配合你!”

    “是,将军!”

    两人再商讨了一些其他方面的政事后。王处存自去处理这张万进留下这一片烂摊子,此刻李才感到自己人才缺乏的实在太过厉害,太自己还真不是处理政务的料,这一堆的事情让他头大无比,暗道定要赶紧找几个人来帮忙了,与其让他搞这些玩意还不如让他去战场上杀几个人来得痛快。

    战后的抚恤是极为复杂的,史弘肇、药元福等早已回到营中去休整,这段时间的攻城部署陷阵营和獠牙营出的力最多了,而剩下地事情只能交给王处存来处理。在景延广的协助下,城中已经再没有不和谐的现象发生;

    在王处存的提醒下,以李的名义发出了“安民告示”,各坊各正开始来刺史府报道,大部分百姓都已经恢复了生产,德州府开始安定下来;

    解决完心头烦恼此时李比之先前已是心情大好。大步走向刺史府内院。此间早已由徐福接管了过去,整理之后竟是有了一番新的气象。不得不说徐福到底是专业的管家,做起这套事来还真是利落;

    踏入内院,一片清新的景象,竟然还有数片花丛,添加了几分色彩;几个女婢已经在整理被褥了,见李的来到纷纷行礼退避,只有一个水灵地小丫头显得十分活跃,见到李后不但不躲,反而叽叽喳喳的叫了起来

    “将军回来了,将军回来了!”

    在这小丫头的叫嚷之下,里面一阵响动之声,暇儿、紫儿出现在门前,见到李后俱欣喜不已,盈盈的迎了上来;

    “这小丫头是谁?”李指着刚才那叫嚷的小丫头问道

    “这小丫头是我们在路上捡的,父母都死在路上,我们姐妹两见他可怜就把她收作侍女了,将军不喜欢么?”

    “不是!”李摇了摇头道:“你们喜欢就留着好了!”

    “谢将军,小水,来见过将

    这个叫小水地小丫头显然被李那让人不可仰视地气势所吓住,变得小心谨慎起来,怯生生的行了个礼,道:“见过将

    “嗯,下去吧!”一振身形,搂过两女大声道:“走,让我看看我们地新家什么样子!”依靠在李怀中的的儿女顿时满面绯红;

    而正在此时藏于门后的小乙两眼直直的盯着李那宽大的背影,眼中充满的幽怨,隐约中听见几句喃喃细语…

    多谢各位大大提的意见,老铁会虚心接受,并且认真改正,争取把水平提高一个档次,不过大家的票票还是要投的哈,推荐票、月票、银(淫?)票都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