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九十五章 三日后某来取沧州

第九十五章 三日后某来取沧州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骄阳当空照,天气渐渐的变的热了起来,张万进的心情也随之浮躁不安,李大军来袭的消息让他坐如针毡,单单是李一个他倒毫不在意,但如果杨师厚真的同时来袭的话十个沧州也守不住啊。

    身旁心腹见张万进如此忐忑亦心下了然,遂道:“将军,不如…”

    “不如什么?”

    “不如以退为进,让出沧州!”

    张万进眉头微皱,疑惑道:“以退为进?”

    心腹凑上前来,如此如此的耳语了一番,只见张万进脸色青白红不断交替,忿然大喝道:“不行,哼!几年的基业说让就让么?”

    “将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参军苦苦劝道;

    片刻之后张万进于忿然之中渐渐平静了下来,缓缓叹道:“好吧,你速去将此事安排好吧!”

    “是,将军!”

    门外侍卫飞身来报,道:“报,将军,李率大军前来,大言不惭说是要接管沧州!”

    “哼!来的好快,走,前去看看。”

    与侍卫众人来到城楼之上,只见五百步之外黑压压一片,其中近千精骑在前,膘肥人壮,刀马俱亮,全队精骑透着一股难言的肃杀之气,这股肃杀之气是从无数战场征伐中才能形成的,当年也只有在李存勖的精锐重骑黑衣鸦兵身上看到过相同的气质,不由暗自惊叹。但后阵步军仿佛又似有些散乱,不由略感奇怪。

    “张节帅何在?”城下一个中气十足地声音传了上来,正是当中一员骠骑将领。

    张万进脸上的肌肉微微一颤,大声道:“前面可是李将

    只见李策马向前,朗声大笑道:“张节帅身体可好。陛下有令命我来接受沧州,张节帅可曾准备好啊?”

    张万进强压下胸中怒火,脸上肌肉不住的抽搐,道:“将军远来沧州。一切俱不熟悉,待我上奏皇帝之后,再将沧州事物一一交付于将军。”

    “好,节帅大人爽快,我也不婆妈了,杨师厚大都督已于多日前请奏陛下,节帅将徙往青州(山东)为平卢节度使,三日后某大军自来取沧州,希望到时候大人别让我失望!”李冷面如刀,声音铿锵似铁。那鹰眼中光芒如刀般射进张万进的心底。

    此时城楼上的张万进脸色已经变得铁青,心中恨不得马上打开城门冲将出去,将那人给劈成两半,但想到其后有杨师厚十万大军,不得不硬生生地咽下了这口气;

    “走,回去!”

    李大手一挥,城下数千兵马后阵改前阵往回急奔而去,策马转身,一丝笑容浮现在李脸上。看来这次的时间差玩的非常成功,让张万进完全相信杨师厚大军同来,取景州在前,以三千降兵扮作自己的步军让张万进以为大部队全在景州,此可为瞒天过海。

    “哈哈哈…驾!”心怀大开,李不由放声大笑,大喊道:“兄弟们,加快脚步,回景州大口吃肉!”

    “喔…哦!”众人齐声欢呼

    由于带着这三千俘虏。回到景州之时已是黄昏时分,跨马屹立于景州城下,望着城墙上地李字大旗李心中一片激荡,暗道:“想不到如今也是两州之主了,虽然是两个破落之州。”

    此时城中早已有人发现李大军的到来,通报于史弘肇等人;

    “将军(主公)!”只听一阵马蹄声传来。史弘肇、景延广、药元福、王处存等四人迎上前来;

    “好!好!好!”

    李连续三声好让史弘肇等人也随之开怀。景延广道:“将军,城中已全部整肃完备。恭迎将军(主公)入城!”

    “入城!”

    李一挥披风,一马当先奔驰而去,一入城门眼前眼前为之一亮,两排刀枪锋锐,盔甲明亮的战士肃立两旁,见李来到纷纷行礼,李心中淡然一笑,不知道是景延广还是王处存,搞出这虚华的一套来,不过还真有心了。

    是夜,三军同庆,李酩酊大醉,在小乙的搀扶下回到卧房中,朦胧中李仿佛又感觉到自己抱了个美人在做那美妙之事,飘飘荡荡如上九天云霄,从来就没有如此快活过,这一夜可能是人生中最美妙的一梦吧…

    清晨醒来,李还沉浸在昨夜那美妙的场景之中,一晃沉重的脑袋,却发觉小乙又趴伏在自己床边,顿时一惊,在沉闷半晌后内视了一番确实无异样后赶忙起身,这一番乱局还有待他一一捋清。

    洗漱一番后大步来到府中议事厅,此刻李所在的地方也就是从前的刺史府,早有人将府中清理好改作临时将军府,李大步踏进大堂,远望去王处存已搬了一大堆地宗卷在仔细审阅,李不由点了点头,暗道此人确实一个称职的手下,虽然能力不比诸葛、贾谊之流,但做个普通谋士参军已足够了。

    王处存见李的到来连忙起身行礼,道:“将军怎么这么早啊,我还以为将军要到午时才能起来呢。”

    李微微一点头,一撩下摆坐于主位之上道:“将如今情况给我大致说一下!”

    “是,将军!”王处存清了清喉咙,道:“将军,这次我军可谓大胜,昨日由于将军的精心筹划,再加上我军以迅雷之势拿下景州,斩杀乱军二千余人,俘获三千余人,我军几乎无甚损失;城中所有物资丝毫不损,粮草已经足够我一年之用度。我们可以快活许久了。1 6 K小说网.手机站王处存边说边手舞足蹈,这来得如此容易的胜利让他情不自禁乐了起来。

    “其他呢?”李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地盘虽然是枪下来了,但往后怎么办,治理好一州之地可不是想打仗那样看谁够狠了。

    “景州人口比德州稍多。足有两万户,可为立足之地。”

    李一听不由一阵苦笑,两万户也就是一个州不足十万人,几十年曾经的人口最为密集之地竟然破败如斯。这种破败之地要来何用?摇了摇头道:“对了,你推荐的那人张砺到了没?”

    王处存掐着指头算了算道:“算日子也差不多快到了,对了,昨日将我军将原景州刺史孙鹤及一干官吏尽数俘获,将军要不要见见他们?”

    “哦,是吗!”李心中一喜,这个孙鹤他有印象,从前是在刘守文手下做事,在沧州颇有名望,后来被刘守光俘获了去。因为耿直劝谏刘守光不要称帝被暴怒的刘守光分了尸,这个人可是五代时候不多地几个硬骨头,但此刻怎么会被自己给俘了,也不多想对王处存道:“快快把他请上来!”

    “是!”王处存不由疑惑地望了李一眼,不知道李为什么会对这些人如此热心,这些武人不是一向瞧不起文弱之辈的么?虽然说李和别的武人有些许不同。不一片刻王处存带着孙鹤及门下几个官吏出现在门口,只见几人形容狼狈、衣衫不整,显是在底下士兵手上吃过不少苦头,众人来到堂前。王处存躬身退开一旁;

    李冰冷的目光一扫堂下,朗声道:“我是李,从今天起我来接管沧州地界。”

    孙鹤瞟了李一眼冷哼了一声别过脸去,李心中一笑,这老家伙还真是硬气,振声道:“堂下可是景州刺史孙鹤?”

    “是有如何?”孙连冷声答道;

    “那就好,听说你是个废材?”李知道用一般地方法可能不会让这老家伙轻易屈服,所以他采取了最直接的一个方法,俗话说请将不如激将。孙鹤应当也不例外吧。

    “放屁,谁说的。”孙鹤不出所料的勃然大怒。

    “哦,难道我说地有错么?”

    “老夫为沧、景两州刺史多年,自问无愧于心!”孙鹤脸色胀得通红;

    李脸色顿时一沉,冷声道:“开平三年(909),沧州宾佐孙鹤、吕兖推守文子延祚为帅;守光进围沧州。携守文至城下示之。不下。自五月至十二月,城中乏食。斗米直三万,人首级亦直十千。军士食人,百姓食堇土。驴马相遇,食其鬣尾。士人出入,多为强者屠杀。可有此事?”

    孙鹤顿时一噎,强辩道:“那…那是守光之过,何能怪我呼!”

    “哼!休得狡辩,你与守光同罪!”李声颜俱历,孙鹤不敢直视,当年沧州之围以至沧州最后剩下之百姓不足两成,他实在有愧于心。

    “你杀了我吧!”

    李眼中精光一闪,冷冷道:“看来你还真是个废材了。”

    “要杀便杀,为何要羞辱于我!”

    “哼,不敢面对自己的人不是废材是什么?”

    孙鹤顿时沉寂了下去,只听李那威严有力的声音再次响起:“如果让你重来一次,你可敢保证三年内让沧州境内人口翻一倍?”

    “哼,要不是张万进的胡加干涉,别说翻一倍,就是十倍我也可能做到。”孙鹤瞟了一眼李又补充了一句道:“只要你不干涉。”

    “好!”李顿时大喜,走下堂来一把迎上前去,道:“各位受苦了?”

    孙鹤几人一见李突然之间变脸顿时愣在当场,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心道是不是要斩了自己了,李为何对变得如此客气,王处存随之上来恭贺道:“恭喜孙大人,此去沧州必定大有所为啊!”

    孙鹤顿时明白过来眼前这年轻英武的将军是要用自己啊,脸上的那僵化地皮肉皱了皱,想挤出一丝笑容出来。最终却没有挤出来,板着脸道:“此刻沧州还张万进地手中,沧州未陷,则河北之地就不算为将军所得!”

    “这就不用你担心了,本将自有打算。”

    孙鹤默然。似有所悟,振声道:“我可问将军一个问题?”

    李眼角一挑,道:“问吧!”

    “将军认为百姓是什么?”

    李沉吟了一番,缓缓道:“太宗有言。百姓为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不过我认为百姓就是百姓,百姓同我们一样都是人,百姓希望的只是一个安定地生活环境,我们要做的就是给他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

    孙鹤一听顿时眼中一亮,李地说法虽然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但却可以看出他将百姓放在了一个很高的位置,当下躬身下拜道:“将军仁慈,孙鹤愿效犬马之劳!”

    “哈哈哈…孙大人快请起。日后当齐心协力啊!”得到孙鹤这个对沧州异常熟悉的老父母官地加盟李对彻底将沧州这块地盘占据下来有了更大地信

    “如今景、德二州已在将军掌握之中,还有沧州、漠州、州,其中沧州为重中之重,沧州不必这两州,防卫强过甚多,且沧州城中还有张万进万余兵马,如若强攻必定损伤惨重,不知将军何以有如此信心从张万进手中夺得沧州呢?”李望了孙鹤一眼,此人如若不是蠢人就是异常耿直的人。心中思虑要不要将全盘计划告诉他,眼珠一转,故作无奈道:“其实我对沧州还无丝毫办法!”

    “如此,我有一策助将军夺得沧州。”

    “哦!”李不由心中一喜,想不到这个人还真收对了,连忙道:“快说来听听!”

    “沧州城内有条密道直通城外,可容两人并排通行,是我在沧州之时命人密密发掘的,一般人都不知此道。将军可派精兵经密道入城,夺取西门,大军直入沧州牙城(即内城),一举控制沧州!”

    李心中大动,心中在不断衡量这个信息的正确性,孙鹤此刻表面上已降。但如果是串通张万进来下得套的话。自己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孙鹤年老成精,一见李沉默不语顿时明白李在顾虑什么。于是叹声道:“唉!此只为减少写百姓的伤亡罢了!”

    李眼中精光一闪,猛地回头道:“好,此次如果事成,孙大人当立首功!”

    整整一天,李在听王处存和孙鹤等几个沧州老臣商讨着如何治理好沧州的问题,他只是默默地听着,对于他来说这一切都是陌生和新鲜的,让他明白了许多以前不曾接触到地领域,而王处存此刻仿佛焕发的青春,在与孙鹤几人的探讨中眉飞色舞,找到了知己般,在中间的时候李默默地退了出去,嘴角边泛现一丝微笑,后世有权谋学上说:为上者该抓地就抓,该放手就放手,有些事情并不是一定要自己来做才是最好的,相反,委任地效果往往很好。

    一路走出刺史府,走到景州城中大道之上,一路望去炊烟袅袅,由于昨夜是突然袭击,而李明令禁止下大军丝毫没有骚扰百姓,景州在一夜之间变换了大王旗,对于城中百姓除了几个大户其他却没有丝毫的影响,且此时城中较之往日仿佛还多了一丝生气;

    一路上不断有巡逻地士兵走过,不断的对李行礼,眼中充满了崇敬,自跟随李从河滩之日起他们的生活比从前好上数倍,并且是李让他们认识到了什么是荣誉,什么是男儿的豪情,什么是可为,什么是不可为,李在他们心中有如父亲般的高大。

    四处查看景州城中的防御设施,不由摇头大憾,难怪这座城昨夜会被自己一举攻破,除了外城墙一道防御,其他角楼、箭楼、塔楼俱是摆设,没能发挥真正的作用,建设也不合理,四处防卫空荡,只要敌军一突破城门,城内连巷战的资本都没,随说今后注定是以沧州为首府,但景州比邻赵地,一旦李存勖借道赵地来攻,将不可守矣!

    但如今什么都难,就连吃饭的问题都还没解决,沧州境内如此经过这么多年地战乱征伐人口锐减,当是休养生息之时,再经不得一丝摧残,内忧外患,境地何其难也!但随即一想到自己连沧州都还没拿下就在考虑以后的问题,不由摇头苦笑:“一步一步来吧!”

    16k小说网手机问:  电脑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