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九十七章 好狠的手段

第九十七章 好狠的手段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东方一轮艳红的初阳在云层中探出了头,一束耀眼的阳光刺得李眼睛发痛,望着渐渐清晰的沧洲城,他的心脏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跳动的频率,在接下来的这一刻将决定沧州归属的问题;毫无疑问沧州对于李和手下五千弟兄来说是无比重要的;

    他也不知道为何变得如此紧张,虽然说以前多少血雨腥风都过来了;小乙默默走上前来的抓住了李的手,手心一阵温暖,回头一眼望见小乙那张无瑕的脸,恬然一笑,心中恢复平静;

    “大哥,以后沧州就是我们的家了吗?”小乙轻声问道;

    李深呼了口气,轻声道:“是的,以后沧州就是我们的家了!”

    “嘶…”

    一阵细微的嘶嘶声传来,李乌黑的眸子里精光一闪,一挥披风走下城楼,倏然高举右臂,清厉的低喝盖过那整个西城,将精神恍惚的士兵骤然惊醒;李身后,史弘肇和景延广同时肃立而起,极目远眺,内城之中传来阵阵低哑的嘶鸣之声,丝丝凉风之中,似乎还夹杂有隐隐的火燎之声。

    一丝强烈的不安感涌上心头,眼睛紧紧的盯着内城方向,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史弘肇凝声道:“将军,好像不对劲啊!”

    “咦,什么味道!”

    鼻子一皱,一股刺鼻的硝石之气迎面扑来,入眼处一条条黑色细流顺着浅沟淌来。渐渐分散西城到各处;“快看!”顺着王处存所指地方向众人望了过去,黑色河流越来越多,刺鼻的气味越来越浓;

    “快,撤出城外,所有人撤出城外!”

    李冷汗直冒。这黑色细流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这分明就是石油啊,身后众人不明所以都不由面面相觑;

    “化元、航川,你们即刻召集弟兄退出城外!”

    “将军。16K小 说网这是为何啊?”

    “先别问那么多,即刻执行!”心中慌乱的李不由的加重了语气。

    “是,将军!”

    两人转身正欲去召集部队,只听“轰!”一声爆裂的轰鸣巨响,地面一阵剧烈地晃动,众人竟是站不稳脚步,“呼…”空中碎裂的石块飞溅而出,凶狠的射进士卒的身体之中,紧接着无数声惨叫,再回看身后皆不由倒抽了口冷气。城门竟然全部塌陷,站在城楼之上和立于城门之下地战士全部葬身于下,李的心在滴血,后路已绝;

    “呼!”

    一点火星由各处冒起,**的太阳此时开始发挥出他强劲的能量,不断的将空气中烤热,渐渐的,无数点火星冒了出来,地面那一条条黑蛇瞬间变身成一条条火蛇。嘶嘶的撕咬着一切能够燃烧的东西,“呼呼…”火借风势,风火相交,一条条火蛇不断的向着四周肆虐而去,大火冲天而起。

    “呜…啊!”

    惊呼之声四起,刚从睡梦中醒来的百姓一见到这骇人地情景,惊慌失措四下逃窜,虽然他们面对过许多次死亡,但面对着这滔天火势却是如此的心悸。此时李的心却沉重如山。

    “将军,这个可怎么办,城门出不去了,到处都是大火。”身后王处存惨白的脸上为汗水所浸透,这焦灼的环境早已让他六神无主。

    冷汗一滴滴的迸出额头,回首一望。史弘肇、景延广还有周围一众战士都目光炯炯的望着他。因为李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希望和支柱,无数次生死大战中都是李带着他们冲了过来。只要李还没有倒下,一切就还有希望;

    这一刻李感动了,**裸的来到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人在支持着自己,人生还能强求什么呢,如今后无退路,四面火魔,只有往前,冲破内城防御才有一丝生存之机;

    当机立断,对身后几人道:

    “告诉弟兄们,各自找水将衣服淋湿了,没水地就撒尿,捂住口鼻跟我冲出去!先冲出火场,待会再那张万进的心来下酒!”

    解开身后披风脱下身上盔甲,就近在一条水沟之内浸湿了披风,将小乙一把裹在怀里,李的突然行为让怀中的小乙为之一震,随之脸上泛现一抹绯红,将头紧紧的贴着李那宽厚的胸膛,紧紧的听着李那强有力的心跳之声,沉寂在着无边的兴奋之中,这一刻就算是死了有如何呢…

    只听李一声大喝,一马当先朝那烈火最炙热之处冲了过去;

    牙城中(即内城)

    张万进立于高处,西城那冲天火势燎得他地全身热血沸腾,望着那在火中不断煎熬的士兵,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此次要不是李提前突袭他也不会出此下策,这可是半个城啊!

    望了望身后那个诺诺老实的瘦弱年轻人,心中淡然一笑,暗道这个郑浑还真是个人才,要不是他发现的黑油和提供的火药,还真拿李没办法;

    “节帅大人,快看!”

    顺着参军手指的方向挑眼望去,从熊熊烈火中冲出一只只地黑色蚂蚱,一点点星芒反射而出,分明是那明亮地刀枪反射出的光芒;张万进定睛一瞧,不由地倒抽了口凉气,李手下的这些人还是人吗,一个个已经被大火烧的乌黑,全身上下只露出两点红芒,那是他们赤红的双眼;

    “吼!”

    一声声嘶吼声传来,恶狼般的声音直透入张万进的心底,寒风四起,他不由的哆嗦了一下,还是不敢相信的问道:“那是李的人?”

    参军亦眉头紧皱,应声道:“应该是吧!”

    “如今,我等如何为之?”张万进此时有点惊慌失措;

    “调齐兵马,与之决一死战!”

    “对对对,速速调齐兵马!”

    终于冲出大火燎燃之中,李连连的吐了吐吐沫,将口中灰烬吐出,这火中煎熬滋味还真是那么的…不好受,此时李全身早已变了模样,面目赤黑,头发也被烧焦两处,精赤着上身;

    回望身后小乙和王处存、史弘肇等人,亦是狼狈不堪,惨然一笑,何时会落到如此地步了,要不是早作决断,再晚点的话恐怕就真要葬身火场了,还好昨夜獠牙骑兵营置于城外,不然这刻损失就大了;

    回望身后熊熊大火愈发剧烈,不断的扩散…再扩散,整个西城都卷入了这无边的火魔之魔掌之下,一声声的百姓的惨呼之声传来,张万进实在是狠毒,竟然不顾整个西城百姓的的性命想要将李这五千兵马火葬于城中。

    “兄弟们都冲出来没?”李咬牙问道;

    “大部分都冲出来了,可恨的张万进必要摘了他心肝下酒!”史弘肇脸上露出了不同以往的凶悍表情;

    “嗷…”

    一声长啸,四处慌乱的士卒的注意力迅速集中到李的身上,无数次的战场杀伐都没有让他们如此狼狈,就算是河滩之战中,李教给他们的信条就是扫尽一切挡在前面的人,这一刻轮到了张万进,豪气冲天而起,唰的一下拔出手中长刀,朗声道:

    “没人能挡住我们,我以他血溅此城,杀!”

    “杀!”

    李大刀一引,麾下士兵如饿极了的狼,一个个双目赤红,将那熊熊烈火化作胸中血气,踏着赤热的泥土挥舞着手中兵器朝牙城疯狂扑去…

    五百步……

    三百步……

    二百步……

    “嗖——”

    数百支幽暗的箭支从牙城阴暗的角落各处直射而来,那闪着刺眼光芒的箭头隐约在李等身前形成一道光幕,“嚯…”

    李手中横刀一搅,数道寒芒恍然落地,“快,冲上去!”敌明我暗的情况下再也容不得半点迟疑,只有杀!

    三千精锐迅速分散,在史弘肇这个煞神的带领下士兵们奔驰而进,锋利的刀锋迅速的出现在那些沧州兵的眼前,李士兵强大的战斗力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猛烈爆发,积蓄的怒火在一刹那间注入手中锋利的刀刃之中,注入那锐利的钢枪之中;

    “喝!”

    李一刀劈断一个挡在身前沧州兵,看也不看大步跨了过去,小乙、王处存紧紧的跟在身后,马六、谢铭十名侍卫护卫两旁。

    “张万进,出来受死!”李那苍劲的声音透过那辽阔的空间,深入云层深处,在返回沧洲城中,不断的回荡在沧洲城中,震的每个人的耳膜都轰然作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