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九十八章 真发财了

第九十八章 真发财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风沙起兮云飞扬,刀血兵融斩四方!”

    火势渐渐的蔓延了开来,冲天烈焰将半空中的云层映的通红,从西城中传来的惨叫声越来越少,其中偶尔冲出几个全身带火的火人,挣扎着望大道的另外一旁跑去,歇斯极底的惨叫声让人渗人心魂,那由于痛苦而不断扭曲身体因为力有不及而最终扑倒。

    望着这悲惨的一切李心中充满了苦涩,这世界实在太过残酷,历经了苦难的沧洲百姓因为他的到来而又再次迎来了灭绝性的灾难,这一切都可算作是他李的功德么,握刀的手在不住的微微发颤,负罪感强烈的涌上心头;

    “啊!”

    仰天长嘶,心中那股怨气直透云霄;

    “乱世只有以杀止杀,杀尽这世间不平一切,打破这个旧的体系才能建立起一个新的秩序来,杀!杀!杀!”

    “唰!”一刀劈翻其中一员迎面冲来的沧州校尉,这是第十二,挡在前面的沧州兵被一个个一刀斩落。傲然屹立于长街之中,手中长刀不断的在滴着血,那是敌人的血,紧紧的跟在身后的王处存早已被这血杀的情景所震呆,两眼发直,他不是没见过杀人的场景,但却没有如此近距离的感受这血腥的杀伐,这一刻他觉得想吐;

    四周已无人敢靠近李十米之内,其他各个区域破军、强弓营也迅速解决了战斗,没有经历过多少阵仗的沧州兵果然不是久经沙场地破军营一合之敌。汇成一股强劲的波涛直望帅守府袭去。

    张万进静静的凝听着府外的一切动静,喊杀声有嘈杂逐渐平息,而他的心却随之渐渐地起伏不定;一个校尉混身是血的飞奔而进,张万进的心随之一紧;

    “大人,弟兄们快守不住了。贼子实在太过凶狠,且武器精良,咱们兄弟不是对手,撤吧!”

    “唉。天不助我啊,再给我一天的机会我就可让那恶屠死无葬身之地,撤!”张万进长叹一声,无力地挥了挥手,瞬间老了十几岁。

    “大人”堂下那个诺诺老实的年轻人欲言又止。

    张万进眼眉一挑,道:“有什么就说吧!”

    还有一种东西,可破贼军……”

    “哦!是什么,在何处?”张万进大喜过望,连忙追问道。

    “名为霹雳雷,燃之即爆,威力极强。不如将其引入府中,再图而杀之!”

    “这霹雳雷是为何物?”

    “这霹雳”

    “算了,你速去准备,姑且一试,我相信你!”郑浑刚要解释,张万进抬手制止,世间已不容得他再有半刻拖延。“是,大人!”郑浑转身而去。

    喊杀声如潮水般突然轰鸣而起,李兵马已然杀到府前。好快!

    “节帅,快走吧!来不及了!”

    张万进咬了咬牙,望了望郑浑离去的方向恨恨道:“走!”

    史弘肇一刀劈向那紧闭的府门,一阵轰鸣之声后恍然大开;

    破军营战士蜂拥而入,只见这些从火魔中逃生的这些老兵一个个形如厉鬼,身上衣衫破碎,只剩下几块牛皮甲在挂着,脸上的黑迹已经为汗水和血水混合体不断冲刷,形成一条条沟渠。让那些未经阵仗的沧州兵未战先寒,瞬间被如狼般的破军营士兵斩杀在地,恶屠之名震慑天下;

    李踏步而入,冷面如刀,环视这空荡的内府,嘶声大喝:“给我搜。寸草不留!”残酷的现实一次次告诉李决不能对敌人仁慈。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地残忍。

    “轰!”

    又是一声巨响,随之惨叫声传来。不同于刚才西城门的那次爆炸的响声,这次响声更为清脆,率兵疾驰而入,只见院中一个大坑,周围倒下数十名战士,在地上痛苦翻滚呻吟,对比起方才西门的爆炸,李眉头大皱,暗忖:“是什么东西能够有此等威力,看地面焦黑明显是火药爆炸所致,难道这个时代就有人把火药运用到这个地步了?”

    冷声道:“传令下去,尽快解决残余,这个玩火药的人给我抓活的!”

    身后数人顿时摸不着头脑,马六问道“啥是火药啊?”

    李眉头一皱,道:“凡是些稀奇古怪的人都给我拿来!”

    “是!”

    命令瞬间由各人口中传达了开去,各营士兵下手都不由的谨慎了起来;

    “将军,他们跑了,从东门跑了!”一名士卒飞奔来报!

    “哼!想跑,发信号告诉药元福,一个都不能放过,我要用他们的血来祭奠死去地弟兄!”

    “是,将军!”

    “咻”

    一支响箭带着尖锐的破空声响彻云端,划破空寂直向东门而去

    此刻药元福与獠牙营一千战士正徘徊与西门之外,暴躁不安,**战马在不住的打着响鼻,太阳晒得空气越来越滚烫,但却不比药元福心中的灼热感,城门突然间奔踏,将城内外分隔成两个世界,城内大火燎燃,而他们却只能听着喊杀声越来越远;

    “都尉,咱们弃马翻过去吧!”

    药元福没有说话,脸上肌肉在不住的颤抖着 K.Cn看着那冲天火势他何尝不是心急如焚,他何尝不想立刻翻墙去将将军及城内弟兄一一给救出来,但理智告诉他只有耐心地等,等待着将军的信号,他相信将军不会就这样轻易被打倒的;

    一刻,两刻

    “咻”

    一声尖锐的箭哨之声传于耳中。这声迟来地箭鸣声顿时犹如福音降临,药元福与众士兵心中焦虑与不安顿时一扫而空;

    “将军他们没事,将军他们没事!”欢呼地喊叫声如波浪般瞬间在这一千士兵中激发开来,有的士兵眼中甚至渗出了泪花;

    “喝。随我来!”

    药元福大喝一声,狠命一抽拍马股拨马而走,身后一千精骑紧随其后,

    数声怪叫,一众精骑渐渐的汇成一股冷幽洪流绕过城池朝东方席卷而去。

    “凡持兵器者杀!

    顽固不从者杀!

    胁从者杀!”

    李振声长呼,在的授意下麾下士兵都露出了他们锐利地獠牙,蝗虫般朝内城各个角落肆虐而去;而李则带着十数名侍卫大步朝帅守府内院踏去,一阵阵惊呼声传来,数百个奴婢、下人在内中竞相奔乱,李等人手持利刃如恶神般地形貌足以让任何人为之胆寒。没有人会把这些小民地性命放在眼里,张万进更是如此;

    “去,抓个人来问问!”

    身后立即有两人窜了出去,如虎狼般冲向那四相奔走的人群,片刻之间一个瘦弱而眼睛却显得明亮地小厮摔到了李面前,一声痛呼,小厮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你叫什么?”李寒面如

    那小厮低头颤声回答,不敢抬头望李一眼。

    “你在府中是干什么的?”

    是杂役!”

    “来了多久了?”

    二年了。”

    “两年了应该对府中很熟悉吧,现在给你个活命的机会,待会将所有于张万进有关系的人指出来,你不要想撒谎,等下我还会找另外一个人来指认,要是有一个错了,你就得死。”李声色俱厉,如鹰般的眼神让这小厮混身发颤。

    大人!”

    李转头对身后侍卫道:“去。把所有的人都集中到院中来,如有不从者,杀!”

    一阵嘈杂声之后喊杀声逐步停息了下来,府中所有地抵抗力量都已经肃清,除了少数几个顽固抵抗的其他所有的奴婢下人都集中到院中,内城中的环境也基本上安定了下来。破军营搜索区域开始逐步拓展到外城。此时当务之急是以雷霆之势将沧州城牢牢的控制在手中,但平民百姓秋毫无犯。李的命令由于刀刻在他们的心中;杂立于院中的数百个奴役女婢神色惨淡,等待着面前之人决定他们的命运,李眼光一扫冷声对王小道:“去,把不是府中之人给我挑出来。”

    “是,大人!”

    听到李地话,奴仆群中顿时有几人脸色变得惨白,这几人张万进丢下都是没来得及逃脱的官吏,费尽心思隐藏改换装扮在奴仆当中想不到还是被李给揪了出来,王小其中一个肥胖萎缩之人,那人恶毒的眼神直勾勾的望着王小,王小顿时吓得缩了缩脖子,李面色一沉大手一挥,手下侍卫顿时会意,死狗一般的拖了将那人拖了出来;

    “砍了!”

    李脸上不带丝毫表情,侍卫闻令挥刀欲砍,

    “住手!”

    一个铿锵的声音从一众奴仆身后的身后响起,一个看似诺诺老实的年轻人站了起来,挺胸跨步走到李面前,道:“此次令将军损兵折将非他人之过,一切皆由某起,还请将军放过他人,将一切都施于某身!”

    李斜眼望了他一眼冷冷道:“你,你凭什么?”

    “城中火器、黑油以及方才之霹雳雷俱由某供于节帅大人(张万进)。”

    “是你!”李冷目如电,如刀子般射进这人的心底,恨恨道:“你竟然如此狠毒,为了取我等性命,竟然要全沧洲城地百姓陪葬?”唉!”此非吾所为,乃节帅大人强意如此,吾不知情也!怎奈还是酿成大祸,实乃天所不容,请将军将所有罪责俱置于吾身,放过其他人吧!”躬身拜倒在地;

    肃杀的气氛凝结在空气当中,半晌后李脸上露出了一丝不为人察觉的微笑,本来只是想一举肃清张万进在沧洲的力量,想不到自己的无心一举竟然引出一条大鱼,张万进竟然毫不知道珍惜人才,没有将他带走,不过就算带走了又如何,城外还有一千精骑在等着他呢;

    “你叫什么名字!”

    “鄙人郑浑!”抬头目光迎向李,毫不褪怯,眼中一片清明;

    “你说那火器、黑油还有那什么都是你发明的?”

    郑浑恍然一愣,显然对发明这个词有些不适应,但随即理解了李地意思,答道:“正是!”

    哈哈哈哈哈!”李大笑着转身而去,此刻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理解他心中地激动之情,因为没有人能够知道火药有着多么大的威力,这下他真地发了

    凌晨再更一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