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零二章 奚族

第一百零二章 奚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嗖——”

    一支羽箭的射进李马脚一步前的地上,强劲的力道使得箭尾还在不住的晃动着,

    “来者止步!”一个让人听得很别扭的汉语充满敌意的声音从对面骑队中响起,

    李眼睛一亮,想不到这里还有会说汉语的人,冷然一笑一挥手臂,身后士兵将二百颗头颅丢到了中间的空地之中,顿时响起一阵惊呼之声,对面骑队一阵慌乱,半晌过后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但却明显敌意已经少了很多,道:

    “你们是从南边来的?”

    “是的,我们要见你们俟斤去诸,这是送给你们的礼物,后面是你们部族的人,途中碰到了契丹人,是我们救了他们。”李知道对这些草原民族就是要直来直去,绕弯反而会弄巧成拙;

    对面马阵中分开一条通道,从中驶出数骑,正中一名威猛老人,眼睛一扫地上二百个还在渗着鲜血的人头,开口道:“远方的客人所来何事?可知这已经为我奚族带来了灾难了!”那苍老的声音传到李耳中,确实中气十足,且汉语十分接近幽州口音。

    “哼,如果一个民族连自己的女人和孩子都不能保护了是没有再存在的必要了。”

    边的奥槐一听顿时大怒,就取弓将李于马下,李身后八百精骑一见亦同时挽弓搭箭,锐利的箭尖直指向奥槐。只要他稍有异动这数百只利箭将把他穿成刺猬。

    去诸一挥手拦住了奥槐,冷冷对李道:“朋友,我们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去吧!”

    旁边地胡损急了,忙道:“族长。为什么要赶他走啊,他救了我们的人,他们是我们的恩人啊!”

    奥槐冷哼道:“恩人?万一耶律阿保机大怒,派重兵来兴师问罪怎么办。咱们抵抗得了吗?”

    胡损怒道:“现在已经到我们这儿来,怎么办,难道把这些人的脑袋再安回去啊?”

    李望着对面几人在相互吵闹,嘴角边顿时浮现一丝笑容,有争吵就意味着有机会,就说明这一趟没有白来,看看奚族还没有彻底归附契丹人,如果再晚来一步的话待契丹一统北方各族大势将不可逆转,激愤扬声喝道:“我将给你们一条新地道路,不再受契丹人的欺辱。你们的女人不再给契丹人凌辱,你们的子女不用去给契丹人当奴隶,你们将超越你们祖先地辉煌!”

    几人的视线齐齐集中到李的身上,李一振身形接着道:“你们的女人现在正躺在契丹人身下,你们的牛羊是为契丹人养的,你们的子女将是契丹人奴隶,这样的生活你们想永久的这样生活下去吗?”

    李边喊,张景识时务的随之用通用地东胡语言大声翻译了出去,听了李的话之后对面开始群情激奋,胡损更是激动的跳下马来。大步朝李走了过来,李知其无恶意,随之翻身下马,迎了上去,身后马六等侍卫亦随之翻身下马,紧随身后。

    胡损朝李行了个抱胸礼,赫然道:“这位唐人(虽然唐亡已久,但在他们的眼中中原来的人都是唐人),你说到我们心里去了。我真心把你当朋友,感谢你为我们奚族所做的一切!”

    不远处在马上的去诸长叹了口气道:“胡损,把客人请到帐篷里来吧。”转身往回走去,身后骑阵一分为二,中间一条康坦大道。

    “请,客人!”

    李也不客气。大步跨了过去。张景于几名侍卫紧随其后。

    入得大帐,众人坐罢。去诸清了清喉咙道:“这位将军,该如何称呼?”

    李抱拳道:“李!”

    “不知刚才将军所说的话是何意思,还请将军与我们解释一番!”

    李目光如炬,朗声道:“契丹人给我们造成的伤害不止已经不能用言语来说明了,只要你们还在地一天他们就不会停止对你们的抢掠欺辱,直到你们最终被他们完全吞并,唯一的办法只有反击,只有反击才有一线生存的机会;”

    胡损道:“但是我们远不是契丹人的对手,如何能够与之为敌?”

    李微微一笑,道:”所以我们要以退为进,现在我们顾忌的就是我们的女人和牛羊,我们向东进,东边有室韦,有女真,但都不是我们的对手,等到我们一统辽东之时就是返回漠北之时!”

    奥槐惊道:“什么,你要我们抛弃自己的牧场?”

    李冷笑道:“这里还是你们地家园吗,这里是契丹人的牧场。”

    大帐中顿时沉寂了下去,去诸几人都陷入了沉思当中,两年前的惨剧还时刻浮现在他们的脑中,老人、女人、小孩在契丹人的铁蹄下惨痛呻吟的情节还时刻在折磨着他们地神经。

    “族长,跟他干吧!”胡损猛地站了起来,眼中迸发着一股火焰,这一刻连奥槐也没有出声反驳,两人都将目光集中到了俟斤去诸身上;

    李趁势振声道:“契丹之所以越来越强大的原因就是有了象你们这样地许多弱小的族群让他来抢掠,如果你们越是懦弱契丹发展的将越是强大,到最后你们将连反抗的机会都会失去。”

    去诸望了一眼李道:“唉!我何尝不知道如此以往奚族将不复存在,但客人如果是两年前来的话我将不会毫不犹豫的听从何人的意见,奈何此时奚族已不是往日的奚族了。”

    李疑惑道:“俟斤何有此说?”

    “唉!”去诸长叹一声,缓缓道:“自两年前耶律阿保机大军袭我以来,西奚部已完全击溃,全部强行迁入漠北,此地只余下东奚一族,而东奚亦只有我阿会部还有处和部还在我们奚人的手中,而其他三部皆由契丹人选出的狗腿子在控制在手中,加起来将近有近万名能战之士,仅凭我两部的力量还不足以与其争锋;

    “现在两部能战之士大概有多少?”

    “大概有五千!”

    “好!”李拍案而起,朗声道:“你们如果真的打定注意跟我走,我就帮你们解决这三个狗腿子!”

    漠南,奚族奥失部

    斜阳如残血般洒在地上,风突然变得不再狂猛,苍白的天空飞来只苍鹰,从那遥远的天际边滑翔而过,一队二百骑的弯刀长弓骑士从西方慢悠悠的驶向东方而去,远方传来苍老的声音唱得古老民谣,在这辽阔的草原上不断的回荡着;

    奥失部统领撒里葛慵懒的扭动了下**活动下麻痹的身子,但那闪着精光的眼睛显示了他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当然,如果他是一个蠢人的话早就被敌人或者想爬上这个位置的人干掉了,好不容易凭借契丹人的势利控制了整个奥失部,也是时候可以放松下了。

    “哒哒哒”

    一阵沉闷的马蹄声响起,如鼓槌般猛烈的击打着撒里葛等人的心房,心跳随着这马蹄声一下一下不住加快,天边一条出现一条黑线,渐渐变粗,其中不时闪着几点寒芒;

    “不对,是敌人,快去召集人马。”一种强烈的预感从撒里葛心底升起,来者不善!

    天边的那条黑线逐渐清晰起来,明亮的盔甲,铮亮高举的斩马刀,那锋利的刀刃上闪着那慑人的寒芒,“是唐人!是唐人!”汹涌之势让撒里葛等人开始有所慌乱,撒里葛顿时猛拽缰绳,拨转马头,奋力一拍马股,朝西北方向逃窜而去,那里是他的利益盟友度稽部领地;

    “嗖——”

    一阵破风声从身后传来,撒里葛回头一看,一直闪着寒芒的箭头朝他鼻尖直射而来,下意识的一偏头,寒芒贴着脸颊直射而过,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暗道:“想不到唐人也有如此犀利的箭术!”

    一阵阵惨叫声传来,身后已有不少人倒于马下,滚落一边,撒里葛愈发心急,却又不知这些唐人为何要找他的麻烦,但如今可不是解释的时候,只有拼命的逃了。

    狂奔近十里的距离,身边的人只剩下不到十人,而身后的追兵却仍然未见减少,远处出现了一队模糊的影子,撒里葛心中顿时狂喜,前面如果是度稽部的人的话一切就都得救了,不由兴奋的狂呼起来来:“呜”

    前方的影子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撒里葛的眼睛不由骇的鼓了出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