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零六章 阿会来投

第一百零六章 阿会来投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烈阳高照,狂风呼啸

    三部所有能战之士全部集结完毕,足足有三千余人,经过昨夜的一阵乱战,能够生存下来的绝大多数都是精壮汉子,入夏后的草原的温度远比中原地区要低得多,微风在辽阔的草原上一拂而过,李矗立马上扫视着这一众奚族骑兵,眼光中透着一股邪恶的味道,眼前这些人在表面上已经臣服,但内心肯定是有所不服,现在只有给她们点甜头才能彻底将他们绑上战车。

    “告诉我,你们最恨的是谁!”

    李如铁般铿锵的声音响彻草原,一片默然,奚族骑兵眼中此刻还充满着彷徨。

    “我来告诉你们,我们最恨的人是契丹人,他们杀了我们的父母兄弟,抢走了我们的牛羊女人,再也不能忍受下去了,我们要报复,要凶狠的报复!”

    奚族阵中开始骚动起来,长久以来契丹人给他们的压迫,各种惨状浮现在他们眼前,契丹人的凶残激起了他们心中的血气,自耶律阿保机一统契丹以来,无时不刻的不再向外扩张,曾经强大的奚族几乎濒临灭族的危险;

    “抬起你们的头来,告诉我,你们想不想报复?”

    顿时群情激奋,有几名年轻人大声喊道:“报复,我们要报复!”

    “好,跨上你们的弓,拿上你们的刀,随我杀契丹人”李嚎亮的声音直冲上云霄。方圆数里之中都不由为之动容。

    “咴律律驾!”

    四千铁骑形成地漫天铁流风卷残云般朝西北方袭去,那里是契丹人地盘

    嘹亮的牛叫声在草原上响起,远处传来一阵炸雷般的轰鸣声让这小部契丹人惊慌失措,从十年来没有人能够如此明目张胆的大举袭击契丹部落;

    “集合,集合。这些卑贱的种族竟然袭击我们大契丹族“

    一个契丹千户神情暴躁地在大声骂骂咧咧,他也是凭借功勋才得到这个千户的,自跟随耶律阿保机以来每战必胜,身为契丹人的骄傲之心使得他容不得这些个卑贱的种族在眼前撒野。

    “千户。这可是前面地骑兵不下四千骑啊,咱们的人太少,还是逃吧,等我们上报万户,集齐大军踏平这些贱种!”

    “哼!逃?契丹勇士的眼里从来就没有这个字,他们就算有一万人又怎么样,想当年我随大王骑兵时那一次不是以上打多,咱们契丹人生来就是打仗的主,每一个都可以以一敌十,集合!”契丹千户嘶声大喝。WAP.1 6 近千骑如水流般瞬时间汇集到千户的身后,弓上弦、刀出鞘两千双眼睛突兀而出,等待着前方骑兵的到来。哒哒哒”

    一条墨黑的长线从草地上浮现,骄阳掩不住那一抹寒气,黑线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千户的心里泛现出一丝异样的感觉,这支骑兵有着不同于以前部族的一种压迫感,这种感觉他以前从大王地精锐部队黑狼军身上也感受到过。但草原上的异族基本上已经被他们给征服了,那来的这支部队。

    “千户,快看!”

    旁边的契丹骑士抬手指向远处黑线当中最亮的一点,声音中略带着一丝恐惧。

    远处狼嚎声此起彼伏,草原狼为这汹涌而来的铁流冲的四散奔逃,千户顺着骑士指向的方向望去,只见中间的那条黑线突然变得异常闪目,强烈地阳光反射而来,边围飘散着缕缕红絮。远望去犹如一团燃烧的太阳灼烧不止。

    千户倒抽了一口凉气,契丹人信奉萨满教,兼西自然崇拜和图腾崇拜的内容。崇拜各种神灵、动植物以及无生命的自然物和自然现象。对于这些他们来说,太阳是无比神圣的,也是无敌的。

    户,那是什么。”契丹骑士的声音此刻变得颤抖起来。

    千户一振身形。强自驱散了心中的恐惧感。大喝道:“那只是那些贱族人搞的鬼把戏,没什么好怕地。给我打起精神来,你们是契丹人的勇士,契丹人不会被就这样轻易被吓倒了。”

    “嚯”

    一声暴喝之下,众人顿时从那强烈的压抑感中回过神来

    “杀!”

    千户狠狠一挟马腹,战马长嘶一声.向着那汹涌而来的铁流迎了上去,千户身后,近千契丹勇士总算鼓起勇气,纷纷抽出弯刀策马追了上去,那一片云彩变得艳红起来

    “嗷”

    李一声长啸,身后骑兵开始逐步加速,发动了对迎面而来的契丹人的总攻,抛弃了外面地牛皮甲露出一身内甲地李此时在阳光的反射下犹如一团耀眼地光亮,他不知道他不经意的一个举动带给了这片战场上的契丹人以及奚族人什么样的感受,这一刻李在这些草原异族眼中成了神圣而又神秘的力量,不可抗拒,不可抵挡

    这身内甲可是个好东西,薄而轻软,防弓箭,一般刀剑砍不进去,上次从那一大堆兵器中最下层发现后让李兴奋了好几天,这也让李那本已错综复杂的身体上少添了几道疤痕,随之也给了身旁马六等侍卫每人一件。Wap

    而此时在奚族骑士的眼中李则成了新的图腾,带领他们飞驰在前的李成了他们新的寄托。

    “杀!”

    震耳欲聋地怪吼声中,四千余骑兵纷纷举起锋利地兵刃,策马从山梁上狂奔而下,呼啸着杀入冲杀契丹人的驻地中,激烈地杀伐声霎时冲霄而起。千户骤然惊恐转醒,蓦然间沉重地战马响鼻声近在他们跟前,那团光亮近在咫尺,赫然是数十骑闪着异样光亮地铁骑,数只冰冷地铁蹄几乎是飞翔在空中贴着他地胸脯踩过.重重地踩在干燥的草地上。

    “喝”

    一片刺眼的刀光闪来,千户随手一档,手中刀竟是握之不稳。望着对方那狰狞的表情,这一刻他竟是害怕了,曾几何时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那些卑贱的异族身上,

    “呼”

    一阵刺耳地破风声传来。那柄长刀如跗骨毒蛇贴着脖子划来,刀气渗入脖颈将皮肤滑开一道细细的裂缝,一缕鲜血随之迸出,千户随之恍然大惊,侧声滚落下马,马上骑士猛地一夹马腹,狂暴的战马嘶鸣的树立而起,硕大地马蹄如泰山压顶般砸向他而来,眼见就要丧命于马蹄之时身上一轻,却是被自己人提上马背,死里逃生的感觉让他恍如隔世。冰冷的汗水已经将后背的衣服完全湿透紧紧的贴在身上。

    “快走!”

    那边跗骨的刀光带着破风声再次出现在脑后,四千骑兵如山风呼啸般将契丹这一千骑兵湮没,屠杀开始了

    李长刀高举,随之重重落下,一片如雪刀光闪过,仓忙迎战的契丹骑兵一片片地倒了下来,草原上顷刻间响起绵绵不息地哀嚎声,骁勇的契丹人在神明和怀着疯狂报复心的奚族的优势兵力夹击之下,那微弱地反击显得脆弱不堪;

    哈哈哈”撒里葛仰天长笑三声,想不到他也有亲手杀契丹人的时候,手中弯刀缓缓举起,与长空相交印,向着山下重重一挥,凄厉地大喝起来:“杀!”

    震耳欲聋地怪吼声中,奚族人的血性在这一刻彻底的被激发,长久以来受者契丹人的欺压让他们已经忘了他们还有民族尊严,这一刻是李让他们重新找回,三千余奚族骑兵纷纷举起锋利地弯刀,策马从山坡上狂奔而下,呼啸着杀入契丹阵中激烈地杀伐声霎时冲霄而起。

    “哈!”

    一名契丹骑兵策马疾进.手中弯刀狠狠劈斩而下,将一名乌桓骑兵地左臂齐肩削去.

    “啊”

    奚族骑兵凄厉地惨嚎起来.右手弯刀狂乱地挥出,但却为契丹骑兵闪过。奚族骑兵双目赤红,鲜血渗出了眼角,左手放开缰绳曲立了起来,猛地扑向那契丹骑兵,俩人一同滚落在地,手中刀恶狠狠地捅进了鲜卑骑兵地胸膛,鲜血迷蒙了他的眼睛,此刻他已丧失了思想,手中刀疯狂的不断朝契丹人的肚子上捅去,直至手中刀再也拿不起来。

    “唰”

    李在砍翻第三个契丹人后就停了下来。身后八百骑随之森然矗立,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他们亲自动手了,李已经成功的挑起了奚族人对契丹人地那份热血,这一刻他只需要好好欣赏。

    “当!”

    又是一声尖锐地金铁交鸣声,撒里葛仿佛遇到了他平生的劲敌,那契丹人整个身躯异常雄伟,撒里葛眼中此时释放出狼一般的凶狠。一挥手。迭达、奥里俩骑立刻随之而来,大喝一声“杀!”三柄弯刀同时朝那人猛力砍了过去。那契丹大汉眼睛鼓起,举刀横扫,“叮叮当”合三人之力那契丹人终不是对手,身躯被扫得凌空飞了起来,从空中翻翻滚滚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狂吐一口鲜血后再也没了声息。

    “杀!”

    撒里葛信心大震,奚族勇士骁勇从不输契丹人,但奚族却被契丹人欺压了近百年,这一刻要全部讨还回来。

    “死吧”

    只听一声声狂吼,奚族战士弯刀一次次的朝契丹身上挥去,力量之中含着他们这一生之中的屈辱,夹杂着他们的希望,利刃剖开胸腔地清脆声中,锋利的刀芒轻易地割裂了契丹年轻骑士地胸膛,殷红地血珠从冰冷地刀刃上滑落.撒里葛地嘴角绽开残忍地冷笑,这铁血豪情怎么也比做契丹人的狗强。

    “呲”

    锋利地弯刀再次剖开了一具血肉之躯,发出清脆地声音,在马上地契丹人越来越少,草地被染成了一道炫目的红,奚族人开始将他们的视线投向了那成群的牛羊,和那帐篷中美妙的女人,嗷嗷怪叫中众人马上的奚族人开始纷纷下马,寻找起各自地猎物。

    李眼光为之一寒,这些奚族人到底还是支乌合之众,一场以多胜少地胜利就让他们忘乎所以,必须马上严肃军纪,他们理解了铁与血的同时还要理解什么是军纪,只有这样地一支骑兵才是可用之兵,冷喝道:

    “传令下去,一柱香之内还在马下之人通通杀掉!”

    “是,将军!”

    命令迅速传达了下去,凄厉的号角声再次响起,撒里葛及迭达、奥里几个头领在杂乱的队伍中不断呼喝着众人上马,奈何此时奚族人第一次经历这种疯狂的胜利,形势早已为之失控,李眉头一皱,道:“去把撒里葛给叫过来。”

    “是,将军!”

    片刻之后,带着一声血腥的撒里葛来到了李面前,抱胸行礼,神色异常恭敬,

    “将军!”

    李面无表情的望着远方,冷冷道:“撒里葛,你还想不想把这个头领当下去?”撒里葛一怔,闷声道:“想。”

    “想就给我做好点!”李厉声大喝,撒里葛噤若寒蝉,深吸了一口气,放缓了语气道:“头领起码要手下人听从你的命令才是,要建立起头领的权威才对。“

    “将军,我知道怎么做了!”撒里葛脸色恢复冷色

    李望了一眼撒里葛,点了点头

    “去吧,马六,你带两百人随撒里葛去。”

    今天貌似最后一天双倍,大伙月票给我砸点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