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零八章 将奚族绑上战车

第一百零八章 将奚族绑上战车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敕勒川,阴山下,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六月,正是草牧繁盛的季节,草原上牛羊成群,成群地马儿吃地膘肥体壮,静静地闪电河畔,有袅袅炊烟冉冉升起.接着碧蓝地天空,天地间一片祥和,而奚族人却踏上了前往东方的路上;

    一位相貌威严的老人静静地坐在牛车之上,手抚着马头琴,吟唱着苍凉地曲子,两名七八岁地奚族小儿趴在柔软羊毛毯上,正听得入神.不远处,一名新婚**正在挤马奶,以维持一天的用度,看着纯白地马奶一股股地标进陶罐里,望着不远处跨立在马上的自家男人,油光发亮地脸上露出了一丝幸福的微笑;

    空旷的草地上,众多少年一次次从马背上摔下来,却一次次地爬起来,稚嫩地脸上尽是倔强,他们是奚族未来的希望,老人们那满是沧桑的脸上此刻在阳光的照射下仿佛也瞬间绽放而开;

    三天了,李带着左部奚族三千战士已经整整消失了三天,而他们也才前进了不到五十里的距离,去诸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整个族群的传承如大山般沉重的压在了他的身上,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他现在有点怀疑自己选择李是不是奚族的一次灾难;

    “奥槐。”去诸终于忍不住将奥槐叫道身前

    “族长,你叫我?”

    “还没有消息吗?”

    “胡损已经带人去四处打探了。相信很快就回来了。”

    “嗯!”去诸点了点头,脸上满是担滤,道:“你催促大家快点行动,只怕契丹人不会让我们就这样轻易的逃脱他们地控制范围之内的。(电 脑阅 读n)

    “是,族长!”奥槐恭敬的退步转身而去。

    “呜呜呜”

    低沉悠远地号角声突然毫无征兆地响起,随着号角声响起,有无尽地杀机正在草原上无尽地漫延开来,去诸地脸色顷刻间变了手搭车辕上往南望去,只见远处大草原地尽头,那苍茫地地平线上,悠然出现一道淡淡地黑线

    “奥槐。快,去召集全部战士,来者不善!”

    “是,族长!”

    奥槐此时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急退翻身上马,呼喝而去

    耶律刺葛猛地喝住身下战马,手臂向上一举,绵绵不息地战马响鼻声中,五千铁骑在耶律刺葛身后缓缓展开,明亮的盔甲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散发出令人窒息地冷冽,五千余柄锋利地弯刀刀迎着西垂地残阳,反射出耀眼地寒芒,迷乱了湛蓝地天空,他们是耶律阿保机麾下最为精锐地五院部骑兵,而耶律刺葛是夷离堇(官职名,相当于统领)。

    “统领,大汗是不是过于看重了他们,这次竟然要您亲自来平定这些贱族!”副将的脸上充满的蔑视。

    耶律刺葛笑了笑没有说话,近几年来来阿保机推翻原有的世选制度。改世袭皇位制,让他心中对耶律阿保机早有所不满,要不是那些人畏惧阿保机地兵势,也不会由得他呼来喝去的。

    “咴律律”

    **战马不耐烦的甩了甩头喷了个响鼻,像是不满主人停在山坡上而不做丝毫动作,耶律刺葛回过神来,脸色回复阴冷,随即下令:“吹号,踏平前面那卑贱的奚族人。1 6 K小说网.手机站

    “呜呜呜”

    凄厉的牛角声响起,五千铁骑开始缓缓加速,滚滚铁流形成的巨大威压让天空为之黯然

    此时已经乱成一片。这种场景他们见得太多太多,远处反射而来的森冷刀光让他们仿佛看到了死亡亲人的影子,这一切都让他们变得异常敏感,在奥槐的嘶吼以及急促的号角声地召集之下,奚族所有的能战之士全部集中到了外围;

    “哒哒哒轰隆隆”

    炸雷般的马蹄声震动着整个地面,奚族人的心也随之震动,五千匹战马形成的惊天气势给他们的压力不亚于泰山压顶,但他们已经没有退路,身后就他们的女人和孩子。身后就是他们所有的财产,包括他们的生命;

    这一刻是决定奚族存亡地一刻,这每个奚族人的心里都十分清楚,在这个时候那熟悉的苍凉的马头琴声猛然响起,去诸那苍老的嗓音泣血而出,必死之心已起。仓云为之暗色;

    一股萧瑟之气在奚族人中漫漫延散。悲情从心底油然而发,奥槐仰天长嘶:“啊”

    “今天只有两个结果。一是战死,二是战活,我们再没有退路,只有战!“

    “战!”

    五千余奚族战士齐声应和,声音震天,肃杀之气顿时弥漫空中。

    “杀”

    奚族骑士在这一声长长的嘶吼声中狂涌而出,浪潮前所未有的汹涌,五千对五千,奚族再也不是曾经那支永远被契丹踏在脚下的那支奚族,从这一刻起他们将用自己的性命来维护。

    “轰隆隆”

    两股洪流不可避免地恨恨的撞在了一起,漫天的杀气随着那狂烈的风散布于草原的每一个角落,在这一刻时间突然缓慢了下来,身下狂暴战马的喘息着、铮亮地弯刀将对方地人影印入其中,这一刻空气凝如实质;

    “轰”

    洪流在空中重重的破碎开来,人马抛飞,雪刃入骨,漫天鲜血在空中构成一道鲜红彩霞,璀璨而又夺目,契丹铁骑遭遇了他们有史以来最为强硬地抵抗,面前的这些奚族人再也不像从前的那样不堪一击,虽然他们的刀不如自己锋利、身上没有盔甲、甚至连身体也没有契丹人的强壮,但此时每个奚族人的眼中都充满这一股狂热,他们赤红的双眼中此时变得犹如恶狼般凶狠。

    “啊!”

    一个奚族骑士的右手被契丹人斩断,强烈的痛楚让他不由狂嘶不已,契丹人眼中阴狠之色再闪,高举弯刀再次向他狠狠砍来,没了右手的奚族骑士眼见就要丧命于弯刀之下,却见他猛地狂暴窜起,用头将那契丹骑士给顶了下去,两人同时滚落在地,紧接而来的狂暴战马硕大铁蹄从两人身上践踏而过,几声清脆的骨裂声传来,两人再没了声息。

    山坡上的耶律刺葛脸色凝重,这此的奚族人表现出了不同以往的强硬,虽然说自己这五千精锐占有完全的优势,但眼见着一手培养出来的精锐瞬间损失数百,这实在让他不能接受,战斗还在继续,伤亡也随着一个个的增加,耶律刺葛的心愈发焦急,对着旁边的副手挥了挥手,示意他带着预备队上。

    这是耶律刺葛从阿保机那里学来的,这点他不得不承认阿保机是个军事天才,每次大规模袭击时总是留有一支两千人的精锐预备队伍,作为奇袭和补充的作用,往往最后决定胜负的就是这支队伍。

    “哒哒哒”

    铁流瞬间加速,分开两道向奚族人的两翼袭去,两翼包抄的战法刺葛也是从阿保机那里学过来的,虽然他表面上不服,但心里也不得不承认这种战法的效果非常之好。

    果然,在这两支精锐骑兵的奇袭之下,奚族骑兵阵瞬时间被攻破,不断的有奚族骑士落马,契丹人的攻势越来越猛,奚族人抵抗的越来越艰难;

    奥槐在砍断一个契丹人的脖子后,身上也中了契丹人一刀,强烈的痛楚让他忍不住叫出声来,身旁的族人越来越少,马头琴声越来越急促,族长那苍老的嗓音此时变得更加沙哑,女人和孩子的哭声在时刻刺激着他的心脏。

    难道奚族就这样消亡了吗,悔恨啊,实在不该听从哪个唐人的谎言,忠心的当契丹人奴隶至少还可以保证奚族能够苟延残喘下去,而这一刻却什么都晚了,还好胡损带着五百人出去,以后奚族就只能靠你们传承下去了

    不甘啊,“啊!”奥槐仰天长嘶,就算是死也要让我的血溅湿这些契丹狗的眼睛,杀!杀!杀!我说,哥几个,你们给俺提点意见,你们不作声我写的没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