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抉择

第一百一十四章 抉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和煦的风渐渐变的暴戾起来,辽西走廊上已不如往日的平静(辽西走廊为辽西低山丘陵东南的沿海狭长平原地带为华北通往东北的交通要道),千余铁骑来回在这条狭长的平原上来回奔驰,一批批流民在锋利的长刀和铁蹄的驱赶下前往锦州的路上,其中既有汉人也有女真、室韦人,甚至有契丹人,其中大部分是汉人,刘守光父子的残暴统治让他们的抛弃了自己的家园,逃难于长城之外。

    张藏英面露凶光,不时抖动着手中血刃,但却并没有真的落下去,铮亮刀芒闪的人心中发寒,哭喊声此起彼伏,这些困苦的人民不断回望那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家园,依依不舍;

    三天来,李带着三千铁骑踏遍方圆百里,已将周围情形摸了个清楚,这是个十分理想的建城之地,水源充足,水草丰盛,易守难攻,只要有足够的人力他有信心将此地建成如沧州一般规模;

    “撒里葛!”

    “在,将军!”

    “去,派人看看胡损他们到那里了。”

    “是,将军!”

    “咴律律”

    翻身上马,李带着一众侍卫朝远处疾驰而去,沿着这条辽西走廊,沿途看到的情景和大漠草原完全不同,如果说大漠给他的感觉是苍茫,而这里给他的感觉就是温馨,一丝淡淡的泥土地芬芳飘散在空中;

    “吁”

    长吸了一口气。李一拉缰绳缓步而行,陆续不断有流民朝这边涌入,在他们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悲伤或者喜悦,在他们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活下去;

    “哒哒哒”

    远处数匹战马狂飙而至。在离李百步之时翻身下马,急步上前拜倒在李面前

    “将军!”

    “起来说话。”

    “幸不辱命,三万余流民已全数聚齐,正赶往此地而来。”

    “嗯。没有为难他们吧!”

    “没有,将军,其中有两万流民是自愿前来。”

    李不由狠抽了口凉气,本来的二万人再加上陆续前来的三万人,再加上奚族的五万人,锦州城瞬息之间将要达到十万人地规模,这可比沧州的规模了。

    “你去速去将来往的流民安顿好,不要出现任何慌乱。”

    “是,将军!”

    随着大批的流民地到达,李开始意识到自己的绝对有点过于仓促了。散布在整个辽西走廊的流民远远超过李的的估计,第一批到达的流民将近一万人,原有的架构不再能够满足越来越多的需求,好在这些流民自身本来就带有粮食和生产工具,不然的话光粮食问题就够李头疼的了。

    李跨马圈地,眼中盯向了大、小凌河、女儿河三河之间地那块平原,心中暗叹这真是天然的筑城好地,三河稳稳的将这块平原包裹了起来,这简直是一条天然的护城河啊。如此城墙依河而起,骑兵再不能成一泻千里之势,防守上有着不可比拟的优势,且平原之地,土地肥沃,适合耕作,只要个一两年时间绝对能够成一个稳固的后方。

    随着嘈杂的声音逐渐扩散,一下之间空旷的平原显得热闹起来,而李此时却不由的头大起来。内政地事本就不时他所擅长,在沧州时有孙鹤等一班老臣去打理,他到没感觉到什么,此时黑压压的一众人口在眼前让他产生了一种压抑的感觉;

    “张景,张景。”

    正在一旁清点人口户数的张景听到李的喊声慌忙奔了过来。

    “将军,你找我?”

    “我探查了下方圆百里。发现那块地区最适合筑城。你看如何?”

    张景顺着李指向的方向眺望了过去,连连点头道:“甚好。甚好,此地三河齐聚,易守难攻,按易学来说,此地为龙眼,远睽四方,可为龙兴之地;”

    李不由一奇,道:“你通易学?”

    张景躬身道:“略懂一

    李抬首远眺东方,道:“你可知道我为何要选在此地立城?”“小人也有所困惑,按说将军贵为顺化节度使,据有沧州重镇,又何必冒险来此边塞之地筑城呢?”

    李微微一笑道:“如果我说我是为了我华夏民族的存亡,为了我族人不再受契丹人的欺辱,你信么?”

    张景身躯一振,正色躬身行礼道:“将军高义,小人佩服!”

    李刚毅的脸上透出一丝苦笑,心中地苦只有他自己才能够体会的到,长途跋涉从辽东到大漠,为的是什么,为的只是一丝生存的机会,沧州百战之地,这只是一天后路而已,而且是最艰难的一条后路,只希望上天给他地好运气还没有消失,摇了摇头,转身对张景道:

    “如今万事需从头开始,你还需多担待些,心中可还在记恨我将你掳掠而来。”

    “不敢,将军乃世间豪杰,吾真心相随。”

    李脸上一笑,赞赏地拍了拍他肩膀示意他离去,张景转身而去,还有大量的安置工作等着他,此时李再次感觉到人才地匮乏以及重新建设的难度;

    所谓破坏容易建设难,从前只是流寇式作战,不用担心补给和后勤,而如今这些都随着战略的变化而在不断地变化,时不待我啊!李暗叹;

    十万人的重担重重的压在了李一个人的肩上,耕种、筑城、秩序、制度等一系列的问题将接踵而来,李恨不得此时多生了几双手和几个脑袋,身旁侍卫秦方看见李焦虑的样子都不由的暗自着急,上前道:“将军,不如从沧州调点人过来吧!”

    李摇了摇头,此时水路不通,走陆路到沧州快马也至少也要半个月的世间,来回就一个月,时间对于他来说实在太过于宝贵,沧州有孙鹤、张砺等一干老手打理,自然不用李亲手来操持,而此时的锦州却是万物俱荒芜,唯一的一点基础是一个杂乱散漫的聚居点,一切都只有靠白手起家;

    “奚族人还没到吧,撒里葛回来没?”

    “回来了,将军!”

    “去把他叫过来。”声将守卫从梦中惊醒,一路带起一条灰龙,好不壮观,城楼小校迅速上报景延广,景延广随即登城一观,面露稍许喜色,暗道:“难道是将军回来了?”

    渐渐的渐渐的这一千骑离的越来越近,在景延广的眼中也越来越清晰,景延广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绽放而开,以他的目力看清了领头两人正是参军王处存与将军近侍马六,但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大部分马匹都是空马,只有两百骑马身上坐有人驾驭,并且看装扮仿佛是异族人,如果是要诈城的话就这点人也太瞧不起他们了吧,手臂向上一句,冷冷道:

    “准备床弩!”

    这一千骑正是王处存及马六等人,一千匹马的经过五天日夜兼程的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了沧州,途中过程之艰险不言而喻,山海关由大批燕军驻守,只能够绕道两百里沿着泸水而下,中间更是引起燕、晋两军同时追杀,都以为是对方的人马,幸好高原马冲刺力强,侥幸甩脱;

    “城下何人?”城楼小校喊道;

    “我是将军侍卫马六,身旁是王参军,快速速开门,吾等奉将军要命,不可耽误!”

    “将军现在何处,你身后为何俱是异族人?”

    “此为奚族人,此刻已归顺于将军麾下,这一千匹马是将军特地要我们带回来的。”

    身旁小校回身走向景延广,低声道:”都尉,看来没有问题。”

    景延广沉吟片刻,低喝道:“开城门,弓箭手准备,一有不对劲就全部射杀!”

    “是,将军。”

    “开城门!”

    一阵刺耳的吱呀声中,吊桥缓缓放下,沉重的城门缓慢的打开,此时此刻,一阵难言的情感浮现在王处存心中,这是离家已久的游子初家中的感觉,眼眶不知不觉中湿润了起来。

    “马六,你个狗日的可回来了。”

    城门大开,一个身影从内里奔了出来,马六定睛一瞧,正是一同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谢铭,喉头一阵哽咽,竟是说不出话来,翻身下马大步朝谢铭奔了过去,两个坚实的身躯重重的抱在了一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