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新建锦州城

第一百一十五章 新建锦州城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王处存策马跨入城门,眼前为之一亮,与离城时相比,此时的沧州焕然一新,到处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满足的笑容,王处存心中淡然一笑,能够在乱世中能够看到这样的情景实在是不多见,。

    那些生长于草原中奚族人更是两眼放光,满是欣羡之色,以前高墙大厦在他们眼中只是上天的神级,此刻近距离看到后不由感慨万分,抚摸着这一块块青石砖堆砌而成的高大城墙满是唏嘘。

    见王处存几人满是惊叹之色,景延广笑着解释道:“此乃全民军屯之功,自招贤令及安民令发出以来,百姓安居乐业,沧州较之先前已是另外一番景象了,不出三年沧州必然又是一座悍然重镇。”

    “对了,参军,某有一事不解,还请参军告知!”

    “都尉请说!”

    “广为(药元福)没有随主公北上大漠,却又消失不见,还有最近涌入沧州的流民越来越多,是不是与其有关?”

    王处存嘴角一挑,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故作神秘道:“不可说,不可说!”

    丢下一头疑雾的景延广转头问谢铭道:“主公吩咐你走永济渠商道走的如何?”

    谢铭一听王处存问起这个,不由眉头一扬,眉宇间充满着得意的神色,道:“这次永济渠走的不可谓不艰险,不过凭着将军地威名。谁敢为难咱,不过那些人可真黑啊,将军收缴的那些金银珠宝有一半是进了他们的口袋,不过这次也算是获利颇丰,光海盐就卖了三百万钱。”

    “海路呢。造出大船没?”

    谢铭摇了摇头道:“还没有找到熟悉海路的人,据河工说造海船的人早已死于兵祸,如要造海船恐怕要去登州(今山东蓬莱)去找了。”

    “唉!”王处存长叹了一声,海上航路不打通地话。将军的战略将无法伸缩自如,一切将暴露在敌人的眼皮底下,问道:“郑浑现在何处?”

    景延广道:“城中缺人,孙刺史将他调做将做监(司管土木建造)从事,此人着实有几分才干,西城规划就是出自其手。”

    王处存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大步跨入城中,顾不得歇息片刻,要求景延广召集各位官吏到议事厅中议事;

    景延广点头答应。吩咐身旁士兵分散去召集城中大小官吏。

    直入帅守府,王处存入议事厅中于右边首位坐定,等待着城中大小官吏的到来,正位空置,那是李地位置,不一片刻,孙鹤、张砺等一干官吏相继到来,免不了又是一番寒暄,众人坐罢。王处存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将一个月来的李在大漠及辽西一番行动跟在座众人一一道来,其中惊险之处让众人唏嘘不已,其中史弘肇及景延广两人更是甚感遗憾,恨不能此刻就身在其中。

    王处存道:“主公此番令某回沧州主要是为两件事,其一,为视察我沧州民生如何,还请众位予以叙明。”

    此时王处存代表的就是李,众人不敢怠慢。孙鹤长身而起,振声道:“近两月来沧州无战事,颇为安定,沧州全民军屯实施的情况十分良好,春耕完毕,四处流民大量归附涌入。各项事务俱已安置到位。今年必定是个收成之年。”

    张砺随之起身道:“城墙、女墙、角楼、悬门、瓮城、单层城楼和吊桥等工事俱已修葺完毕,等闲数万大军绝不能攻下……

    史弘肇在起身道:“此时春耕结束。吾从沧、景、德三州可用之精壮之士抽取五千人加入虎翼营,加上原有的一万,正日夜操练,沧州可用之兵已有两万余。”

    王处存微微点头,道:“我相信主公听到这些消息定会十分欣慰,主公此次冒险北上的目的我相信大家都知道,实欲图辽东也;欲图辽东,必定择营州或锦州一处为根基。”

    景延广问道:“参军可知将军为何要图取辽东那荒蛮之地?中原四地岂不更好。”

    王处存眼眉一挑,道:“这就是主公深谋远虑所在,先不说我等现在无力攻取他地,就算是打下来也未必受得住,如我估计的没错的话,将军之意在幽州,以后你等自然会知道。”

    “幽州?”

    众人陷入沉思当中,观当今大局,李存勖攻破幽州是迟早之事,如果要向图谋幽州最终就不能避免同李存勖产生冲突,而初生的沧州绝不能抵御李存勖精兵地三面夹击。

    见众人眉头紧锁,王处存轻咳一声将众人惊醒,朗声道:“诸位不必惊慌,这只是数年之后的目标,只要主公在辽东立足,到时候数万铁骑齐下,试问谁人能挡!”

    众人释然,

    王处存接着道:“然营州、锦州乃荒芜之地,且再无退路,如何将沧州、锦州连成一片,众位可由高见?”

    张砺道:“锦、沧两州相距太过遥远,中间隔着刘守光,只有将卢龙之地(刘守光为卢龙节度使,包括长城以内河北之地)并入囊中之时尚可连成一片,但此时李存勖兵势强盛,实不可与其争锋啊!”

    王处存微微一笑,道:“所有我们要开发海路,锦州、沧州俱临海,此次将军令我回沧州最主要的目的是开发海路,只要海路畅通,来去只需数日,将军据锦州之地,可进可退;另外还有个目的就是密切关注周边事态,伺机采取行动。”

    众人皆恍然大悟,王处存起身抱拳道:“沧州新定,吾等还当尽心尽力。”

    孙鹤起身道:“吾等定当齐心协力共造沧州!”

    其他人同时起身抱拳大声道:“吾等定当齐心协力共造沧州!”

    是夜,众人为王处存等人接风,粗茶淡饭之下也显得别有一番滋味,一番客套之后宴散,各自回府;

    方一出门,只见一个丫环屹立门外,怯生生的叫道:“参军大人,夫人和小姐请你过去!”

    王处存一拍额头,暗道怎么把这事给忘了,随着丫环径直来到内府,暇儿与紫儿两人早已矗立于院中,听得脚步声越来越响,心却是越来越忐忑;

    “见过二位夫人!”王处存上前施礼道

    “参军多礼了,夜深本不应打搅参军,只因太过思念将

    “切莫折杀属下了,来时将军曾嘱咐过属下,必当首先问候夫人,是属下疏忽了,将军特地从草原上为两位夫人带来了两块羊毛毡毯,此刻还在府外,稍后我再拿与夫人!”

    嘤嘤声传来,暇儿竟是忍不住哭了起来,紫儿闻之亦心中不住翻腾,呜咽着问道:“将军可好,可曾受伤?”

    王处存恭敬道:“将军一切安好,只待大局一定很快就会回来与夫人相聚。”

    嘤嘤声愈发响了起来,两人竟是哭做一团,王处存立在当场好不尴尬,不知所措,双手恍然间不知放在何处,轻咳一声,道:“二位夫人不必介怀,只要海路一通,将军片刻间即可到沧州。”

    半晌之后,嘤咛声渐渐停息,紫儿勉强正起身形对王处存道:“我们姐妹失态了,参军可先下去歇息。”

    “如此属下告退!”

    王处存躬身退出院外,心中长舒一口气,正欲转身离去,一道黑影挡在了面前,差点让他吓了个惊魂,放声欲喊;

    “别叫,是我!”

    王处存定睛一瞧,发现是小乙,那颗差点跳出胸口的心渐渐的安定下来;

    “参军,我大哥可有东西给我?”

    “呃有!”

    “快拿来!”小乙欢呼雀跃起来,将手伸了出去;

    王处存从怀中掏出一串狼牙相连递了过去,道:“此是主公横扫草原之时打下,其中最大的一颗为狼王地牙齿,特地嘱咐我交付于小乙哥!”

    小乙一把抢过王处存手中狼牙链,幸福之色在脸上掩不住的浮现,此时的小乙虽还是一幅男儿打扮,但已掩不住那愈益成熟的曼妙身躯,王处存暗道主公真是艳福不浅,有三个痴情的女子在默默的等着他;

    “好了,你去吧,记得告诉我大哥,说我想他!”小乙蹦跳着转向内府而去;

    王处存苦笑着摇了摇头,视线转向北方,“不知此刻主公夺下了锦州没”

    这两天调整下,大家见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