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沧州议事

第一百一十六章 沧州议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转眼间又过数日,

    锦州的建设已经进入正轨,在这批汉人中李发现了不少不少人才,其中竟然发现幽州大族韩氏分支也参杂在其中,历史上韩氏一族在幽州出的人才可不少,但历史上随着幽州为契丹占据,韩氏一族举族投靠辽,在他们的眼中家族的利益高于一切。

    其中一个叫韩延徽的人尤其出众,毛遂自荐请求建筑城郭,分市里,李心中暗想此时反正也没有更好的人选,不如放手让其整治;

    而韩延徽接下来的一系列措施让李对其不由刮目相看,手段成熟老到,每项措施皆针对各项问题,事情无论巨细,都安排得妥妥当当,像安置的不断附来的流民,又为择定配偶,传授垦艺,开挖水渠,建造水车等,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稳定了各项局面,一堆的乱麻在他的调理下逐渐清晰起来;

    李暗叹这下可真捡了个宝了,看来老天对他还真是不薄

    一切准备就绪,在张景的推算下,择一黄道吉日,李再欲效仿沧州时青石台之誓,重新将锦州城的人心给聚拢起来;

    朔风猎猎,旌旗萧萧

    李屹立于新起的一座青石台之上,身后一块青碑直耸云霄,上面刻着于沧州青石碑相同的“奋天之誓”,深吸一口气,对着面前黑压压的一片,大声喊道:

    “从今日起,有我李在的一日。就决不会让一个人挨饿;有我李在地一日,就不会有一个人被无辜杀害;有我李在的一日,就不会允许有白骨露于野的情况发生,此刀即为证!”

    唰的一声拔出手中长刀,猛力插进身后青石塔中。深入及迟,再猛地一声低喝,手腕一抖,一声清脆的响起沁人心魄。长刀竟是沿着檐口断为两截

    效仿沧州时青石台之誓言,此刻李在这拔地欲起地锦州城中重新发表了这一番奋天之誓,不同于沧州民众的麻木,李这番豪言在这各族混杂的下层人民中引起轩然大波,在这民风彪悍之地,誓言等同于生命,豪情更甚于热血,李本就在这些人的心中地地位就很高,而此时就如一棵巨树撑起一块广阔天空把烈阳挡在身下;

    “自此刀始,如有欲乱我锦州者。当奋起击之!无论出身,无论贵贱,锦州即是吾等共同之家园,诸位当誓死捍卫!两军阵前,当奋勇当先;身后就是你们妻、子,你们再没有退路,无战之时,亦要勤奋操练,辛勤耕作。因为这都是我们自己的粮食。多肆生育,十年后,打造出一个铁打的锦州,横亘辽西的锦州!”

    渐渐的下面的百姓开始为李那坚毅、英武的神态所折服,各处的流民已经开始逐步的汇合这军士们的喊叫声,欢呼之声由细细地波浪荡漾之声逐步渐渐的扩大到巨浪发出的撞击之声,

    “锦州永存!”

    底下獠牙营战士大吼而起

    “锦州永存,将军万岁!”

    “乌拉!”

    各族语言参杂在一起,附和着齐声大吼。欢呼之声震天而起,连绵数里不绝于耳,锦州城上空孕育出一片艳红的云彩

    眼见着锦州各项事务已进入正轨,李老怀大开,犹如初为人父般看着自己的孩子在襁褓中慢慢的成长,这种感觉难以言表。即便是夺得沧州之时亦没有如此激动过;

    “将军。大事不妙!”

    侍卫凑上耳边低声说道

    李眉头一皱,道:“何事?”

    “营州来报。发现不远处西北方有契丹人的大队骑兵。”

    “什么,竟然来得这么快?”

    李心中大慑,担心的一刻最终还是来了,后世赵匡胤有言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契丹绝不会允许有另外一个势力崛起于眼皮底下,更不会容忍有人这股势力成长到威胁其统治的地步,只能抢在前面才能抢地一丝先机;

    沉吟半晌,猛然喝道:“召集众兄弟,去营州!”

    “是,将军!”

    “呜呜呜”

    急促的号角声响起,獠牙营一千骑片刻之间迅速集结,一股肃杀之气勃然而发,撒里葛三千奚族左部随之在一柱香之后亦聚集完毕,肃然如林,等待着李的一声号令;

    “出兵!”

    李手臂重重向前一挥,脸上不带分毫表情,此时此刻他就像一个初为人父的父亲,绝不允许有人来打锦州这初生幼儿的主意;

    “轰隆隆”

    四千铁骑挟带着风雷之声朝营州疾驰而去;

    在将一千匹马交付于史弘肇之后,王处存将郑浑从将作监中请了出来,随着谢铭一同来到永济渠旁的造船厂,由于李临行前的特别嘱咐,张砺亲手监督将造船厂给办了起来,王处存深刻明白着李这是李庞大战略中的重要一环,有着无比重要的意义。

    遍游船厂,船厂内正一片热火朝天,一艘稍见骨架地大船已经成型,龙骨的漂亮弧线让人看得异常舒服,一眼望去这船长大约二十丈;

    王处存问谢铭道:“如今已有的船只几何?”

    “只有两艘十丈大船,现在再造这艘大船为二十丈,造好了的话,就能够运更多的海盐下黄河了,话说从商还真是利益丰厚,中原虽经过多年的战乱,对各地地特产需求往往更大,如定州地布帛,镇州的瓷器,那些官吏贵族很是喜欢。”谢铭不自觉地将这段时间感受到的新鲜事都抖落了出来;

    王处存微微一笑拍了拍他肩膀道:“记住,不要忘本!”

    “那能呢,咱的一切都是将军给的,要不是将军,我和马六现在可能尸首都被野狗给叼去了。”

    “对了,现在能造的最大的船只是二十丈么?”

    “可不是嘛,前段日子要不是掳来一户从登州(山东蓬莱)造船技师,连二十丈的造不出来。”

    王处存眉头微皱,道:“你去把那个技师找来,我问问他。”

    “好。”

    趁着这个时间,王处存转身冷冷的盯着郑浑,他不知道主公为什么对这个郑浑如此重视,就连焚城之事都做得出来主公竟然留着他,嘴角微微一挑,道:“这段时间觉得沧洲比之以前如何?”

    郑浑强作笑容,眼前的这位参军等同于李本人,他可不敢有半分怠慢,忙答道:“回参军大人,如今的沧洲比之以前可谓天上地下,将军宽厚仁慈,将士用命,沧洲百姓安居乐业,实不可同日而语。”

    “参军,人给你带来了。”

    “小老儿见过大人!”

    谢铭带着一位肤色黝黑的壮硕老汉来到王处存身前,王处存望着老汉道:

    “这位老丈是登州人氏?”

    “正是!”“为何来到沧洲啊?”

    “唉,近些日子匪祸猖獗,官府更甚,实在活不下去了,听说沧洲有位新大人主政,宽厚仁慈,不收赋税,遂举家来到沧洲。”

    “老丈祖上是造船的?”

    “是也,某世代造船,只是近几十年来往的船只渐少,造船也愈来愈少,生存艰难啊!”

    王处存一听心中一喜,道:“那老丈可识造海船?”

    “唉,不瞒你说,我的手艺都是从我爷爷那儿传过来的,我见过的最大的海船达百丈,但许多手艺到了我们这辈就失传了,要知道船越大,工艺就越复杂,稍有不甚全功尽弃,实在是有难度。”

    王处存心中一下又落了下来,缓缓问道:“如今最大的船能造多大?”

    “二十八丈!”

    王处存眉头紧锁,三十丈,最多只能载千人,再加上一点物资的话将远远不够需求,但如果在数量上弥补的话也未尝不可,主公临行前的话还不时浮现在脑中,对海船的需求已经到了迫切的程度;

    “郑浑!”

    “在,大人。”

    “临行前主公特地嘱咐于我,要你将此事担当起来,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我要见到三艘五十丈的海船,不然的话”王处存的脸先狰狞,突然脸色一冷,大喝道:“小心你的脑袋!”

    郑浑脑中犹如钟撞,一股冷汗从额头冒出,竟是望了回答;

    王处存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个月内,你要什么我就给什么,我也会看着你,只要你能够完成这吉件事,我相信主公会好好的奖赏于你的。”

    天空浮现一朵亮丽的云彩,太阳愈发炙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