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刀兵纷乱

第一百二十三章 刀兵纷乱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锦州,三处新盖的临时铁匠铺中中传出了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灼热的炉火四起,火星四溅。

    数十名肌肉壮实的铁匠正在拼命的抡锤敲打,叮叮当当地声音响彻云霄,通红地炉火印的人满面通红,灼热得令人窒息,精赤的上身不断的冒出豆大的汗珠,身下的围裙早已被湿透了一遍又一遍。

    张藏英及秦方几名侍卫忍不住不断擦拭汗水,表情痛苦,秦方甚至掬起水望身上浇去,以此驱热,而走在最前面地李却像一尊石像,只是脸上露出的一丝莫名的表情让人知道他的存在,这熊熊地炉火对其完全没有影响;

    望着铁水灌注进模具,一柄柄刀胚从模具中砸开,在铁锤下不断的锤炼成型,李的脸色阴晴不定,每人知道他此刻心情的复杂;

    “滋”

    赤热发着暗红的钢刀一接触水顿时化作腾腾白气冲天而起,一名老铁匠将这柄打好地钢刀从水缸之中夹出,用湿布一裹,将钢刀贴近脸庞细细察看纹理,半晌后老铁匠将这柄刀递了过去

    “节帅大人,请过目!”

    李一把接过长刀,手指在刀背上轻轻滑过,滋滋声中霎时冒起袅袅青烟,淬火过后的钢刀依旧灼热,又是一阵热汗从背后涌出,李的背后衣衫顿时全部为热汗浸透。

    “来,另外那把刀来试试。看看这把刀如何!”

    秦方忙抽出随身长刀递了过去,李一手一刀,猛一吸气,大喝一声,双手奋力一交击。“噌呛!”一声清脆的金铁之声传来,左手之刀断为两截,正是新打出地那把刀,在看右手之刀亦出现一个明显的口子。

    “唉!”

    众人同时叹气,新打出的到底还是比不上从皇宫中抢出来的那批精良武器,甚至差上不止一个档次;

    老铁匠见李摇头慌忙跪到在地,道:“大人,此非小人之过,实在是铁矿杂质不纯、炉具太小火温不够,需铸造大炉,求将军明鉴!”

    “快起来!”李慌忙上前扶起打铁匠,温声道:“我没有怪罪于你,能够在现有的条件下打出这样地刀来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你只需尽心的打就是了。”

    “多谢将军仁慈!”老铁匠老泪纵横,李的宽容在这个时代显得如此特别,让他感激到心底;

    “大人,节帅大人!”

    韩延徽急冲冲的冲进铁匠铺,表情显得极为焦急,张口欲说话,一股热浪袭来,顿时又被逼了回去,半晌后逐步适应了铺中热浪。缓了口气道:“大人,听说你要把打造农具地铁用来打造兵器?此举万万不可啊!”

    李回头望了一眼韩延徽,冷然道:“此事情我自有打算!”

    “大人!”韩延徽满脸肃容,正色道:“如今乃锦州建设最关键时期,无铁具则无可为,将军欲将锦州置于死地呼?”

    “大胆!活腻了你,敢如此跟将军说话!”

    秦方等一众侍卫瞬时拔出长刀,架在了韩延徽的脖子上;

    “把刀收起来,刀是用来对付敌人的!”李怒喝道;

    秦方几人悻悻的收起那铮亮的钢刀退回李身后,而韩延徽毫不领情,继续道:“如今城中本就缺铁具,开荒砍伐大部分只是用铜具及石具替代,以至于建设进度缓慢,将军却还欲用这些铁具去打造兵刃。这不是欲陷锦州于死地么?此为涸泽而渔之举。绝不可取!”

    李望着韩延徽扯着脖子嘶声狂喝的样子不由的感到好笑,这个韩延徽还真是尽职尽责。但由不能直接呵斥,如果直接呵斥的话可能打消他的积极性,上前一把扶其肩,轻声说道:“这算我暂借,多则两月,少则十数天,我定当逐一归还,不但归还,还当加倍的还,你看如何?”

    韩延徽脸色稍缓,也意识到刚才地行为实在太过又是上下礼节,让李在众人面前下不了台,轻咳了一声道:“我想将军此举必有深意,属下不敢逾越,但将军此举实在太过于冒险!”

    李微微一笑,心中暗自琢磨是不是该告诉点他什么,但韩延徽的来历却是让他很不放心,他是从流民中毛遂自荐而来,负责此事的獠牙营每人知道他是从何而来,一转念,历史上韩延徽是阿保机建国的绝对功臣,可谓辽国的栋梁,在汉人的眼中是个正牌汉奸,但这个人的品质是不容怀疑的,为尽孝道背弃阿保机逃离契丹回到幽州,只是因为后来投靠李存勖受到排挤,逼不得已又复投靠契丹,在为北方的汉人做过不少好事,起码在他当政期间契丹没有大举南下,思量再三还是不告诉他为好,这种事到底也不是什么光彩地事,正色道:“我的计划日后自会宣告,此事不容商议!”

    韩延徽见李态意坚决此时也不再坚持,退了一步,躬身行礼道:“将军英武神明,且仁慈较之于燕刘守光强过百倍,只希望将军以社稷为重,不要让锦州荒废过久,属下告退!”

    李点了点头,眼睛充满了灼热,铮铮道:“放心吧,锦州亦是我之城,我答应你,二个月之内定将铁器五倍奉还!”

    “属下告退!”

    目送着韩延徽的离去李心中有如水沸不断在翻腾,这是有史以来李最大一次赌博,他赌的是锦州的存在和发展,如果说以前的赌是被动的的话,这次赌博是李主动赌博,往往主动赌博的人最后输得都很惨,后世二十多年地生活经历李深刻的明白这一点,但这巨大的诱惑让他实在不能抗拒;

    契丹的正处于建国的初期,一切正在上升当中,基本的还是以部落联盟为基础,现在大举出兵与李存勖死磕,无疑是给了他一个迅速壮大地这可谓是个千年难遇地机会,只要抓住这两个月,无疑可以超过正常发展的二年,等阿保机反映过来地时候,一股新兴势力将兴起在辽东大地。

    转向铁匠铺,问老铁匠道:

    “打造五千把刀还需要多久?”

    “日夜不停,最快要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太久了,我只给你十天的时间,你要多少人都可以!”

    “大人,十天实在是太紧了,而且一把好刀从浇灌到淬火,是需要好手才能造的出来,其他生手即便打的出来,品质也不会太好啊!”

    李略一沉吟道:“这样,你把这几道工序拆分开来,烧炭的专门烧炭,融铁的专门融铁,铸模的专门铸模,老手只需负责捶炼便可。”

    老铁匠沉思半晌,道:“可行,如此十日内便可全部打造完毕。”

    “对了,你再给我打造这样的一批枪尖”李从一个陷阵营的老弟兄身上取来一支标枪,自邢州之后陷阵营早已成为李心中永远的痛,虽然陷阵营是光荣的隐退,道:“打造成这样,越多越好,起码要一万支以上,铁不够的话用铜也行。”

    “大人,这样的话,恐怕”

    “放心,这十天内,你要什么我给什么!”

    “是,大人!”

    掂了掂手中这支亲手设计的标枪,重约两斤,三棱形地枪尖散发出幽暗地钝芒,这是一支完美地杀人利器,就是这支毫不起眼地铁疙瘩让曾经的陷阵营百战无敌,也就是陷阵营让他们从李存勖的必杀之局险险逃脱,那一战后陷阵营只剩下三分之一;

    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李既然下决心倾全城之力狠命一搏,就必须在全面武装这些缺乏尖牙和利爪的流民,没有武器在手的这些流民只是流民,只有牙尖爪利的虎狼,才是真正令人生畏地虎狼,配上了武器的流民再经过一番血的洗礼后才能蜕变成为真正的战士;

    李也不知道这一次老天爷是不是还会给他好运气,自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没有一次的机会不是博来的,这一次他依然选择博一次。

    坐火车刚到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赶了一章,呼呼好险,话说外面的妞很精彩,外面的妞很无奈,清水亦浊之,君子当自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