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再赌一次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再赌一次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呜呜呜”

    嘹亮的号角声传遍了整个锦州所在的三河平原,散落在各个角落的预备役士兵开始涌向预定的召集点,锦州城开始从喧嚣逐渐趋于平静,人们停下手中的活计目视着那召集点,那里有自己的儿子、丈夫,监工此时也没有开口呵斥,这可能是他们能够看到亲人的最后机会;

    李这次抽调了几乎所有的精壮,倾全城之力来一次大赌博,如果这次赌博成功的话,他将在辽西站稳脚步,同时可以练出一支以汉人为主体的骑兵来;

    “将军,这些人能打仗吗?”秦方疑惑的问道;

    李没有回答,这群人的本质上还是农民,但素质绝对算的上是优等,边塞民风彪悍,他们缺少的只是一颗强大的心,一个强大的信念,以及正规的军事指导,时间已经不再允许李慢慢的训练他们,只有通过实战中慢慢成长,虽然代价可能是巨大的。

    “去,传令下去,叫獠牙营的弟兄,一人领六个,带儿子一样给我带好了,狠狠的操练,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是,将军!”

    屹立高处,面沉如水,凝望着眼前这新从流民中挑选出来的五千名士兵,一阵狂风吹散天边一片残云,李振声大喝道:

    “你们是男人,你们是我汉家男儿,你们是我李的子民。从拿到刀地那一刻起,你们就是一名战士了,挺起你们脊梁,我要你们把你们手中的刀将敌人劈成两半!”

    众皆肃然,不过李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从他们的眼中李看到了一种炙热;

    半个时辰过后,各处喧嚣声开始平静下来,杂乱不堪地队伍也开始逐渐变得有序起来;

    俯视底下数千兵马,豪情冲天而起。臂高举高声大喝:

    “必胜!”

    “必胜!”

    老兵振臂高呼,新兵随之渐渐的反应了过来,随之振臂高呼,他们显然还没有适应这种赤热的军人身份;

    “出兵!”

    “咴律律驾!”

    李猛地一拍马股,带着二千奚族战士当先而去

    渝关(幽州东)

    契丹五万大军遮天蔽日般覆盖了整个山谷,阿保机驰马屹立于关前,指着前方那一片沃土,对身边的大将道:

    “几年前我曾数次南下,与李克用(晋王,李存勖之父)饮酒会盟。那时候我还从他们这里学习了不少兵法呢?”

    “大汗,此时可不同以往,如今我们契丹已实力早已强过这些唐人,只有他们求我们地份了。”

    “哈哈哈起来李存勖还得叫我声叔父呢,如今这片土地就踏在我们的马蹄之下,也不知那小儿什么时候来和我这叔父打个招呼!”

    “我看李存勖可没这么大胆!”

    阿保机大喝道:“这一片土地将是在我们契丹的马蹄下发挥最大的价值,勇士们,拿起你们的刀,让契丹的光辉遍布唐人的中原。”

    “乌拉!”

    新州(幽州西)

    大军起行。风沙漫天

    契丹人大举南侵的消息早已传遍整个中原大地,晋王李存勖的援军命令也随之传到了新州,晋王援军命令一下,李存炬(李存炬乃李存勖之弟,威塞军防御史/新州团练使,统领后山八军即往各处征兵,,募得山后劲兵约数千人后以寿州刺史卢文进为裨将急行往幽州,大军行至祁沟关,灼热的阳光晒得人头皮发炸终于路过一片山阴之时,拖着沉重地步伐大军陷入了停顿;

    “怎么,为什么停下来!”李存炬从一辆篷车之中探出头来大声喝道;

    有小校上前禀报道:“前方有山阴,军士不愿继续前行!”

    卢文进上前奏曰:“大人,天气过于炎热,不如停下来先歇息下吧!”

    “不行。晋王有令必须早日抵达幽州。快叫他们起来,如有不从者军法从事!”

    “是!”

    小校领命而去。顿时间怨气满营,李存炬性情骄躁,不修军政,侍婢干政,底下士兵早有怨言;前些日子更是并勒令民众出马,民众以十牛才易一马,大多破家,怨恨更甚;

    大军缓缓的开始动了起来,非议之声不绝于耳;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众军士心中怒火却依旧不息,边角一处小队中有数人在小声的商量这什么;

    小校宫彦璋道:“吾闻晋王三面受敌,死伤不少,此去必不知生死,吾等丢下父、母,抛妻弃子,远行千里,难道就是为了前去送死么?”

    士卒道:“此为使长(李存炬)大人的命令,如之奈何!”

    宫彦璋冷哼道:“使长毫不思体恤,如此使长不要也罢!”

    “如之奈何?”

    宫彦璋脸现狰狞,狠狠道:“杀使长,拥卢将军还新州,据城自守,其奈我何!”

    “好,一切都听校尉的,校尉说怎么干就怎么干!”众人齐声附和道;

    “好,我再去联合几个校尉,今夜一齐行动!”

    是夜,凌晨时分,兵声大噪,执火把提刀刃直入李存炬营中,四处喊杀之声,李存炬侍卫竟不敢阻拦,放任乱兵入内,此时李存炬还在睡梦之中,见到一众凶神恶煞的士兵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大喝道:“汝等意欲何为,想造反么?”

    宫彦璋冷喝道:“天地无道尚可唾之,何况汝呼!”

    裨将卢文进一见此情景慌忙披挂阻拦,道:“你等这是作甚,快快放开使长大人!”

    “大人,此人无道,不配为吾等使长,欲推举大人为郎君(头领)!”宫彦璋朝旁边士卒使了个眼色,士卒手起刀落,锋利的刀刃捅进了李存炬的身体里,刀尖从他的背后穿了出来,鲜血亦随之迸发而出;

    卢文进一见顿时慌了神,扑倒李存炬尸体上作悲泣状,泣声道:“你们这帮奴才就这样杀了郎君,要我如何去见晋王?”

    “郎君不必惊慌,我等有数千之众,况且新州城还无人知道此事,届时我等重返新州,拒城而守,其奈我何?”

    卢文进长叹一声,道:“事已至此,也只有这样了!”无奈之下,被众军拥为主帅,大军急返新州而去;

    风云变幻,燕晋大地烽烟四起,卢文进大军至新州城下欲瞒天过海,就地夺取,不想却被李存炬副将杨全章识破,卢文进强行攻之,不破,转向攻武州,又为雁门都知防御兵马使李嗣肱击败,随之周德威亦派兵追讨,一时间卢文进如丧家之犬,无处容身;

    “大人,如今我等可如何是好?”宫彦璋问道;

    卢文进瞟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对于这些个骄兵悍将他也是毫无办法,只恨上了贼船了,此时他们可真是一条船上地蚂蚱,死也要死在一块了。

    见卢文进没有说话,宫彦璋眼珠一转,道:“不如”

    “不如什么?”

    “既然没得活路,不如我们去投靠契丹人,这时正是契丹人大举南下,我等引契丹人入关,借其之力复夺新州,届时想如何便如何!”

    “投靠契丹人?”

    卢文进脸色顿时阴晴不定;虽然说这个时代伦理道德皆丧,投靠契丹人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但这毕竟还是有着一定的风险,并且还不能够确定阿保机会怎么样待他;

    “大人,快下决断吧,兄弟们都在等着你呢!”

    “好,他奶奶的,既然这里容不下咱们,咱们就去投靠契丹人又有何妨,为了兄弟们能有一口饭吃,能有个好前程,豁出去了。”

    “好,大人英明!”

    于是乎卢文进率其众投奔契丹而去,恰逢阿保机寻攻幽州之法无方,两人一拍即合,在卢文进的指引下契丹大军绕过幽州直往新州而来,所过之处寸草不留,中原大地一片惨淡,形式对于李存勖来说显得越来越不利。

    大伙有意见就提啊,什么都可以说,一切只是为写好这本书为目的,你们支持我才写的有劲嘛,另外这段时间忙了点,十一月份就不那么忙了,到时候爆发,争取一天八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