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乌云盖顶

第一百二十五章 乌云盖顶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青山脚下,人声鼎沸,万马奔腾,李与火儿阿并骑屹立于一处高坡之上,遥望那片辽阔的辽东大地,李指着远方大声道:“都勃烈极,看见那一片美妙的土地了吗!”

    “哈哈,将军客气了,叫我火儿阿就行了!”

    李也不惺惺作态,继续道:“那么一片广阔的大地不远的将来那都是我们的,室韦人、乌古人、女真人、高丽人将通通是成为我们的奴隶,那里有数不尽的女人和牛羊!”

    随着李那极富感情的话语火儿阿的视线亦飘向了远方,长吸了一口气道:“希望如此,不过我有一句话想问将军。”

    李转头望着火儿阿道:“请问!”

    “先前将军只愿意出三千人马,这次为何调集起万余骑兵呢,我看有许多骑士马术尚不娴熟,恐怕是也是仓皇成军吧!”

    李微微一笑道:“这次我也跟都勃烈极交个底,这批人马是我能够组建起来的最大兵力,我之所以倾力而出也显示了我的诚意!”

    “好,我就喜欢豪爽的人,将军这个朋友我交了,别人都说唐人狡诈不可信,我看他们都是胡扯!”

    “哈哈,这可不一定哦,说不定我就是骗你的!”李故作认真的说道;

    火儿阿一怔,随即一振身躯朗声道:“将军是不是不信任我火儿阿?如果将军不嫌弃的话不如我们就在这里结为安达(兄弟,阿尔泰语系。东胡语言)如何,从此共富贵!”

    李肃然地脸渐渐的浮现了一抹笑容,相识大笑,大声道:“好,我们在这里就以天地为证。结为兄弟!”

    “来人,请撒满法师!”火儿阿朝后大喊道;

    片刻之后,象征着青山女真的图腾:一个巨大的海冬青骨架被抬到了一个大型方架之上,两人同时翻身下马来到木架之前,酌土焚香,撒满开始祷告天地;

    左右奉上一碗大的火酒,火儿阿抽出一把短匕,朝自己地大拇指猛地一划,赤红的鲜血迸发而出,瞬间染红了整个大瓷;

    “请”火儿阿将手中短匕递向李;

    李二话不说,一把接过短匕照着火儿阿的同样动作朝左手的大拇指上划了一刀,赤热地鲜血同样的流向大瓷碗中;

    火儿阿深呼一口气,谨慎的捧起瓷碗。恭敬朝木架上的图腾恭敬的一拜,紧接着转身面向李,仰头将碗中血酒喝下一半,不漏半滴;

    “请!”火儿阿将手中瓷碗递了过去;

    李肃然接过,仰头倒入口中,“咕哈!”,一股辛辣之气从喉咙直下内腹,略带着一丝腥味,酒壮英雄胆,一时间热血翻腾;

    “哈哈。安达!”

    “兄弟!”火儿阿给了李一个熊抱,李一时间还有点适应不过来,这写蛮人的热情还真让人有点吃不消;

    “安达,我们什么时候出兵?”

    “不能在等了,契丹人大举南下的消息你知道了吧!”

    火儿阿点了点头道:“知道。”

    “这是我们最好扫平辽东的最好机会,给我们的时间可能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我们必须在这几个月地时间内扫平辽东,将来才有机会和契丹人抗衡。”

    “几个月?”火儿阿不由的张大了嘴巴,在他看来。这简直是不可想象;

    “是的,最多只有六个月的时间!”

    “这这怎么可能办到!”

    “所以我们必须要狠,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李脸上刀削般的线条变得异常锐利,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夺目;

    “安达,这次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我们青山女真杀人决不含糊。”

    “好。立即整肃好你的人马,即刻出兵。”

    “呜呜呜”

    嘹亮、尖锐的牛角声响彻草原

    “咴律律”

    战马的嘶鸣声随之此起彼伏。在命令传达到个营之后,整个平原开始变得喧嚣嘈杂了起来,那些新征来的五千新兵显然还是不适应这种令行禁止地军旅生涯,这种不适应并不在马术或者血性上,边塞之民从来就不缺血性,他们缺的只是一个坚强的信念和一个有效的组织。

    “獠牙锋锐!”

    “獠牙锋锐!”

    “出兵!”李手臂一挥,一万一千铁骑随之轰然而动,青山女真的八千骑兵紧随在后,两万铁骑踏上了东征之路

    檀州(幽州北,数月前正为晋军大将周德威所占领)

    周德威与众将商议于议事厅,阳光依旧炙热,但厅中气氛却显得极为压抑,契丹人大举入侵如蝗虫过境,所到之处五一不是掳掠殆尽,前方探子来报契丹人距此地已经不足百里;

    周德威咳嗽一声道:“众位有何高见啊!”

    手下一裨将硬声道:“还能怎么办,打北,让契丹狗也尝尝咱们的厉害!”

    “不可!”参军忙出声反驳道:“契丹兵势正盛,不可力敌,只宜智取!”

    行伍出身的裨将瞟了他一眼,不屑的说道:“人家都打到家门前了,还智取,脑袋别让人家给取去了!”

    “你”

    周德威眉头一皱,两人的争论不休让他本就烦躁地心情愈发紊乱;

    “都闭嘴!”周德威猛然一喝,脸色冰冷;

    参军行了军礼,道:“阿保机亲率大军南下,锋芒正盛,且契丹多骑兵,吾多步兵,野战为其强项,如平原相遇,契丹以数万铁骑踏之而来,我等必不可挡。”

    左手边另外一员参将随之道:“且契丹贼寇无辎重,吾行必车载粮草相随,若平原相遇,契丹抄我粮道,必然不战自溃矣!”

    周德威眼眉一挑,冷冷道:“那应当如何为之?”

    “方今之计只有据城守卫,待晋王大军来援!”

    周德威暗叹一口气,这些人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如今幽州未破,河北未定,契丹南下挑的还真是时候。

    “如今也只有如此了,城中还有数万步卒,谅他阿保机也不敢来强行攻城。

    幽州帅守府

    “哈哈哈哈哈哈哈”

    从里面传来一阵撕心狂吠般的笑声,契丹大举南下,这一刻最高兴的莫过于刘守光了,整个幽云几乎已被李存勖全部占领,只剩下幽州一座孤城在风雨中摇摇欲坠,眼见着就要破灭之时契丹人南下了;

    四周的攻势马上停顿了下来,晋军各自退守城郭,仿佛一夜间又回到了以前,一切回归于平静,这又怎能叫他不欣喜异常;

    “报!”

    “快进来!”刘守光迫不及待地迎了出去:“怎么样,联络上契丹人没有?”

    “启禀陛下,不曾,斥候来报,契丹大军没有经过幽州,而是,直奔新州而去!”

    “新州?”刘守光瞪大了一双牛眼暗自沉思:“契丹人去新州干什么,难道不是为了救朕而来?”

    猛地转身,脸上显现出一阵阴狠地神色,喝道:“斥候可见到耶律阿保机?”

    “不曾?”

    “这个蠢货,为何不把他请到幽州来一会,去,把那斥候拉出去斩了!”

    “大人,这”

    “这什么这,还不快去,你也想陪他一起死么?”

    “是!”

    “也许该去问问那老头子了!”刘守光低声说道;

    转身踏出房门,朝内院中的一个角落中大步而去,那里住着他地父亲曾经的卢龙节度使刘仁恭,自那场令他引以为豪的政变后刘守光就将他一直软禁在此;

    小院中,传来一阵嬉笑之声,看来刘仁恭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或许是在自我麻醉;

    “哈哈哈父亲如今生活可还满意!”刘守光踏入院中后一眼望见刘仁恭众宫女嬉戏成一团不由笑着大声说道;

    “哼!”刘仁恭冷哼了一声并不答话,只是冷冷的望着这个如今的这个这余一城大燕国皇帝;

    刘守光朝左右挥了挥手,喝道:“你们都下去。”

    “父亲大人可知如今契丹人南下了,我大燕国有救了,只待契丹铁骑击败李存勖,我们又可以独霸幽州了!”

    刘仁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你个蠢货,你以为契丹真是来帮你的么?”

    刘守光也不生气,笑道:“他顺便掳点人畜也是应当的嘛,就当吾等赠予他的报酬!”

    “哼!汝自求多福吧”挥袖转身而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