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起兵

第一百二十六章 起兵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狂风呼嚎、烈阳蔽天.

    “哒哒哒”

    震天的马蹄声由西南方由远而近狂风般席卷而来,正是李、火儿阿联合大军二万骑,这份天地广阔任我驰骋的豪情令他们陶醉,何曾想过汉人也有这么一天,能够率数万铁骑奔驰在辽东大地之上,并且是去征服异族,这种情形自唐太宗以来就没有再出现过;

    肆虐了整整一天地烈日终于从西侧地山梁上坠落,当漫天晚霞逐渐退走时,天色终于昏暗下来,黑夜可无阻挡地降临.

    天穹如庐、星辰黯淡,辽东原野(即东北平原)一片苍茫.

    通红地斜阳照耀下,一支繁杂、庞大地队伍正漫山遍野地开来.

    狂风呼号、车马啸啸,数百奚族战士腰佩弯刀、肩挎长弓,从庞大地队伍中奔驰而过,勒马驻足于中军护卫之前,为首地奚族勇士身精瘦、但满脸阴狠的神色,深邃的眸子中不时的闪过一丝精光,这正是李亲封的奚族统领撒里葛.

    翻身下马,独自直入李马前,抱胸行礼恭敬道:“大汗,前方已打探过了,是一只万户女真部落。”

    “好,踏平此地,今晚就在他们的帐篷中过夜!”

    “遵令!”

    “等等!”撒里葛转身欲走,李猛地叫住了他。

    “大汗有何吩咐!”

    “这次你们就让他们去吧,你负责帮他们围起来。把这些羔羊通通的给我调教成狼!”李脸上阴冷,抬手指向身后那帮在努力控制着身下狂躁战马地惶惶新兵。

    “是,大汗!”

    “张藏英!你去把那帮兔崽子给我拉出去练练!”

    “是,将军!”

    “呜呜呜”锐利的牛角声响起,呵斥声与嘈杂声并起。起伏低缓地山坡上,忽然响起一片熙熙攘攘声,一支刀枪明亮的铁骑从山坡上悠然显现,霎时划破了天穹与原野之间地苍茫,紧接着,越来越多地骑兵连绵不绝地从山梁后冒了出来,在獠牙营战士的示范下,新兵们开始逐步跟着有序了起来.

    “乌拉!”

    “獠牙锋锐!”

    铁流狂潮潮水般的朝前方地一个女真部落狂卷袭去,战马嘶鸣声不断。受到前辈们一往无前的气势所影响,新兵们身下的战马亦随之疯狂的奔腾起来,以至于马背上地新兵们惊慌失措,只是紧紧的抓住缰绳,双脚加紧马腹,但癫狂暴躁的马匹还是让几个新兵摔下马匹,随之被身后的狂流踏成碎泥;

    为眼前残酷形象所震慑的新兵们此时更为谨慎,死命的抓紧了马鬃,不求杀敌,只求能够保命;

    在远处注视着这一切的李脸上此时在火光下显得愈发阴冷。强行将这些未经战场的新兵拉上马背实非他所愿,但确实迫不得已,火儿阿身旁的卓娜顿时皱弯了柳叶眉,凑上前道:“大哥,你的这些人好些不行啊!”

    李牙帮紧咬,两腮肌肉随之紧绷,冷冷道:“不行就死!”

    “呃”

    卓娜顿时无言,火儿阿此时心中亦泛起一种特别地感觉,李完全却颠覆了他心中唐人的形象。以前唐人在他眼中的形象都是懦弱和仁善的,而且李的豪迈、果敢,甚至对阴狠都让火儿阿对李肃然起敬,在他的眼中这才是英雄的形象;

    “吁”

    李猛地勒住缰绳,手臂向上一举,大军同时停顿在这微突的山坡之上,密密麻麻的二万大军覆盖了整片山脊;

    “咻”

    一支响箭冲天而起,划破了那看似宁静地夜空,前方女真部落中早已被那踏碎天地般的马蹄声惊得魂飞魄散;

    “杀!”

    李手臂一挥獠牙营与奚族战士分成两道洪流朝两翼飞驰而去,中间只剩下那五千新兵,围猎正式开始

    “嗷”

    李嘶声长喝,五千新兵的注意力同时吸引到李的方向;

    “举刀!”

    李高举手中长刀,有样学样的举起了手中领到不过数日的铮亮长刀;

    “看见前面的异族部落没,想想你们以前是如何为异族欺辱的。想想你们的父子丧生时地情景。这一刻轮到我们了,用你们手中的刀去将前面的异族劈成两半!”

    “杀!”

    “嘶”张藏英猛地一拽缰绳。当先冲了出去,这平原上万马奔腾的气势哪怕是个卓娜这个女子也早已为之感染,更何况是这些热血男儿,“杀他娘的!”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霎时间新兵群中顿时沸腾的了起来;

    “嗷”

    怪叫声中五千新兵如泄洪之势冲了出去

    “族族长!”

    一阵阵震天地马蹄中夹杂着狼嗥声,数名女真战士奔回部族中,嘶吼着滚落到部族首领地帐篷中,声音中透出一丝恐惧.

    滚进大帐中却发现他们的族长此时平静地跪在象征部族延续的神木之下,神色异常平静,仿佛外面的震天的喊杀声与他毫无关系;

    “族长,异族人快要杀进来了,快召集战士吧!”

    此时族长却丝毫不为所动,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神木告诉我,这次是我们族应有的一次劫难,这次劫难是上天对我们的惩罚,躲不过去了。你们想逃就逃吧!”

    “哼!老家伙,我看你是老糊涂了,我们绝不束手就擒,你们谁跟我一起杀出去!”

    一名年轻地女真战士冷声喝道,平素早就看这老家伙不顺眼了,现在敌人杀到眼前了。他竟然毫无反应,这让他不由暴怒而起;

    “我去!”

    “我去!”

    另外几人此时也站在了他的这边;

    “好,你们立即分头召集族人,其他人你们不愿意去的就马上带着妇孺快跑。跑的越远越好!”

    “嗷”

    远处再次传来刺耳的狼嗥之声,他们地心也随之上下不定。

    “快,马上去。”

    狂野的獠牙营和奚族骑兵在一个瞬息之间完成了对整个部族的包围,左右各三千骑,分开两翼逐渐合拢,缺不动手杀伐,只是偶尔拉弓射杀几个欲逃出包围圈之人,身后留下一个大大的口子,那里是留给五千骑兵冲锋之用

    “嗷啦”

    震耳欲聋地怪吼声中,五千余汉人新骑纷纷举起新打造地锋利马刀,策马从山坡上狂奔而下呼啸着杀入女真部族聚居地中,真逢那部族中的战士聚集而起。见已无退路,绝地反击,激烈地杀伐声霎时冲霄而起

    “哒哒哒”

    由汉人新骑形成的铁流达到了速度的顶峰,带着这狂猛的冲力狠狠的冲进了女真人勉强组成的抵御阵式中;

    “轰”

    霎时间,人马抛飞,赤血飞溅,

    “喝”

    张藏英一马当先策马疾进.手中大刀狠狠劈斩而下,将一名女真骑士地左臂齐肩削去.

    “啊”

    女真骑兵凄厉地惨嚎起来.手中弯刀狂乱地挥出,临死前爆发出的狂暴劲力让人为之胆寒,如果是老兵的话这个时刻绝对不会去触其锋芒,任它血尽脱力而死,其中一名汉人新骑不知其中厉害。策马挥刀迎了上去;

    “噌!”

    两刀在空中猛烈一交击,发出一声刺耳的金铁之声;

    “呃啊!”

    女真人狂暴地力道将他手中的长刀断成两截,去势不减,在他的左肩上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剧烈的疼痛差点让他掉下马来,血腥之气弥漫在空中,这反倒激起了他的血性,手中断刀狠狠的将那女真人的右臂砍了下来。

    “啊”

    凄惨撕裂的嚎叫声响彻于耳,女真骑兵随马往前奔行两步,终于从马背上颓然栽落,失去主人地战马昂首悲嘶一声,顺着低缓地山坡上狂奔而去

    “好小子。就这样杀!”张藏英大声喊道;

    “嘿嘿!”

    那名汉人新骑一个翻身弯腰吊在马上从地下捡起那支断臂,显示起娴熟地马术,从那支断臂中抽出弯刀,嘶吼一声继续超前砍杀而去,锋利地弯刀冰冷地斩向一个个异族,想起自己的父母兄弟倒在这些异族马蹄之下时的情景。狰狞地杀机像野火般在他地眸子里燃起

    “呃啊”

    四处响起震耳的砍杀之声。人的内心深处都存在着一股杀戮的**,这利刃剖开胸腔地清脆声中,在这个全民杀戮的时刻。隐藏在人民内心深处的杀戮之心渐渐的浮现出来,几天之前还是老实巴交地顺民此刻亮出了锐利的獠牙,这一刻只有杀戮才能释放出内心的压抑感;

    “杀!”

    铮亮的长刀轻易地刺穿了女真人地胸膛,锋利地刀尖直透后背,有殷红地血珠从冰冷地刀刃上滴落.站在高出的李望着着一切嘴角绽开残忍地冷笑,这不是残忍,这是草原的生存法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鲜血如喷泉般从血窟窿里喷涌而出,一具具女真战士年轻地生命力正在急速消逝

    站在一旁地卓娜显得有些不忍,颤声道:“大哥。要全部杀光吗?”

    火儿阿冷哼一声道:“如果我们不杀他们地话,他们怎么会臣服我们!”草原民族特别是辽东部分没有开化民族都是一样.都是崇尚武力地民族,恶劣地生存环境造就了他们野蛮地习俗,杀戳和弱肉强食地观念已经融入了他们地骨子里,更何况这并不是他们地族人(女真只是个泛称,特别是这些未开化地民族中族群观念很是淡泊,除了聚居在一起的可以称作族人,其他在他们的眼中和汉族人契丹人没什么分别);

    李头转向卓娜。声音略显温和的说道:“我们地时间不多,这是最快的方法!”如果妄想采取什么教化的手段的话,那只有等人类消失在地球之时了;

    有人地地方就有争斗,要想别人服从你。就看谁的拳头大,种族征服往往是最血腥最残酷的。

    “屠夫!”

    哭喊声、叫骂声响彻整个平原,这支女真稍聚集起来的一点抵抗在二万大军的围猎、冲击之下瞬间被冲垮,形势陷入了一边倒的局面;

    “天狼神啊,救救我们吧!”

    眼见逃跑无望的女真部族人纷纷跪地拜天嗷嗷大哭起来;

    “投降吧不然我们会没命地”

    开始有大批女真人纷纷退缩;

    “不要害怕,只要我们齐心协力是可以打败他们的!”还是有不少的女真骑士依旧死战不退,铿然抽出弯刀.清冷地月辉照着锋利地刀刃发出幽冷地反光,凄厉地大喝道:“天狼神地子孙,天神狼会庇佑我们,杀了这来自地狱地屠夫,勇士们,鼓起你们地勇气.杀啊.“杀杀杀”

    这股细细铁流再次狠狠的迎向唐人骑,激烈地喊杀声再次暴起.斜阳如血般殷红,李嘴角冒出一股阴狠地笑容,这批汉人新兵今天已经做得够多的了。目的已经达到,不用再做无谓的伤亡,手臂一挥,“咻”又是一声刺耳的响箭声,右前方的奚族铁骑动了,在星星点点地火光照耀下,无数骑兵像潮水般冲下杀来

    三千余骑主力奚族骑兵如潮水般涌进了女真人的聚居地中,狂乱地铁蹄无情地叩击着大地,发出狂乱地声响,连大地亦在微微颤抖,女真战士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微弱抵抗瞬间被湮灭;

    “投降了,我们投降了!”

    无数女真战士翻身跪倒在地,用东胡语言狂乱地嚎叫了起来;

    “我们愿意做奴隶,终生侍奉主人!”

    女真战士身后,成千上万女真族女人还有孩子,纷纷跪倒在地纷纷喊道;

    “呜嗷!”

    欢呼声、怪叫声四起,士兵们脸上掩不住的喜悦。辽阔地平原上数千堆篝火冉冉升起,每个篝火之上都架着一支或者两只肥硕的羊,肥羊在篝火的撩拨之下不停的冒出一滴滴的油脂,滴在火丛之上滋滋作响,那诱人的香味顿时弥漫整个平原;

    李与火儿阿正盘坐在中心大帐之前的最大的一个火堆之前,身旁数个小火堆围绕,俘虏全部集中到一个羊圈了,密集地毡包分散各处,这次俘获的东西让李大为开怀,难怪说战争是发财地最好途径。这次光吃的就足够他们两个月了,唯一令他愤然的是汉人新骑竟然损伤了五百人。

    “安达,这次我们可正发财了啊,多少牛羊,多少女人啊!足够我们族壮大一倍了!”

    李微微一笑,道:“这只是小小的一部分。以后还有更多的好东西等着我们。只要你到时别抱着女人跑不到了就行了!”

    “哈哈哈那能呢,来吃块肉”

    火儿阿放声大笑,撕下一大块羊腿递了过去,望了一眼旁边的卓娜。眸子里流露出灼灼地热焰,凑过去小声道:“刚才我挑了不少地女人,其中有几个长得不错,待会分几个给安达。”

    “哈哈,好!”

    李突然脸色一凝,道:“这些俘虏你打算怎么办?”

    “带回去啊,还能怎么办!”

    “带到那里?”

    “呃”火儿阿一怔,没了下文;

    李接着道:“后面还有跟多地俘虏,你打算怎么办?”

    “安达,那你说怎么办?我听你的。”

    李脸色一凝,道:“你部族必须从青山迁出来,在辽东立族!”

    “可如果契丹人来攻,我们怕不是对手啊!”

    “所以我们要快,等契丹人反应过来地时候已经晚了!”

    “嗯!”火儿阿沉思半晌,点了点头,脸现狰狞,恨恨道:“如今只有在辽东先立足为上,不然的话还真是会拖累我们的脚步,说来这些俘虏还真是麻烦,不如所幸全杀了吧!”

    李阴狠一笑,道:“不用全杀,把男人全杀了就行!”

    “好,明天就干!”火儿阿恶狠狠的说道;

    “嘿嘿”火儿阿深黑的眸子掠了牛皮帐蓬一眼,狞笑道:“我忍不住了,安达,我先去了!”

    “哈哈,去吧!”

    “嘿嘿嘿我把最好的两个留在里面!”

    火儿阿**三声,大步朝帐篷走去,呼的一把掀起帐帘,帐蓬里已经燃起羊脂火把.借着明亮地火光,李看到十几个女人缩在帐蓬角落里,虽然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却并没有流露出多少惊慌之色.事实上.在野蛮愚昧地草原上,部族仇杀和掳掠每天都在发生,女人、孩子就和牛羊一样,从来都是男人地奴隶和财产,所有人对于这一切早已经习以为常.

    火儿阿凶悍地抱起两个相貌姣好地女真女子,横格在肩上大步朝自己的帐篷中走去

    李望向一旁的卓娜,在火光的照耀下卓娜脸色微红,但却没有过分做作,想是对这种事早已习惯,狂风怒号,狂猛地卷起血色大旗地旗面,啪啪作响.熊熊燃烧地羊脂火把照亮了空旷地营地,不知怎地李此时也升起一股强烈的**,几个月的马背生涯让他腹内已积存的太多火焰;

    幽暗地天穹下,有乌云掠过遮蔽了月色.

    “咕”

    李猛地吞了口口水,声音大的连李自己也下了一跳;

    卓娜望了一眼李也知其意,顿时羞红了脸,跃然起身朝一个帐篷跑去,李顿时愣在当场,难道这是在引诱自己?

    “不管了,先去试试再说!”

    猛然起身,随着卓娜离去的方向大步而去,风依旧呼呼的吹动着,月儿不知何时躲进了云层

    汗,今天疯了,码了六千了,大伙票票给多点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