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三十章 功成身退

第一百三十章 功成身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热浪袭人,一片萧瑟之气笼罩在整个檀州城,幽州未破,而契丹大军却仿佛消失了一般再无任何消息,周德威坐立不安,相比起来契丹大军兵临城下反而让他更为安心;

    “都督,有消息了,有消息了。”

    议事厅外侍卫几乎是滚了进来,周德威眼中一亮顿时身形爆起,一把抓起侍卫,急声问道:

    “快说!”

    “都督,大事不妙,契丹人突然出现在新州,新州卢文进叛逃,此刻守军不过三千,估计此刻已落入契丹人之手!”

    “什么!”

    周德威闻声大震,新州一破,整个幽云大地再不是铁板一块,契丹进可攻、退可守,要想行坚壁清野之法再不可行,周德威的脸色不由的再沉三分;

    参军凑上前道:“都督,必须把新州夺回来,不然一旦让契丹人在幽州立足,要想再防御契丹人可就麻烦了。”

    “吾亦知新州不可失,可如今凭这万余人马如何跟契丹五万铁骑抗衡?”

    “契丹俱为骑兵,中原牧草不足,契丹必然不会久留新州,可待其退却之后奇袭之”参军的眼珠溜溜直转,脸现狡谲之色;

    周德威暗自点头,沉思半晌猛然问道:“此时晋王可曾知道了?”

    参军沉吟道:“晋王此刻坐镇易州,相距不远。应该比我们先行知道!”

    “援军到那里了?”

    “河东之兵此刻已近幽州,随时待命!”

    “好,先行夺回新州,也好给晋王一个惊喜!”周德威猛地一拍长案,桌上的茶杯随之震地老高;

    新州,刺史府

    耶律阿保机高座大堂之上两面容光卢文进陪坐于右手旁首位,众将分坐两旁,此次不费吹呼之力夺得新州可谓旗开得胜,自十年前那次率大军南下之后。再也没有能够像主人一样高坐在唐人的城中,这种久违的感觉让说他有种不出的畅快;(公元耶律阿保机率兵四十万征伐河东、代北,即今山西中部和北部一带,攻下了州城九座,俘虏人口九万五千人和数不清的驼马牛羊等牲畜,成为他私有地财富,从此耶律阿保机的势力急速扩展,最终一统契丹各部,为其后来一统草原打下了坚实基础)

    “恭喜大汗,此次旗开得胜!”底下契丹将领逢迎道;

    “哈哈哈”阿保机开怀大笑。“新州小城,不足为道!”

    “不如我们乘胜再将武州、儒州纳入手中如何?”卢文进脸上显现出一丝狡谲的神色,对于他来说,山北之地能够越多的掌握在手中对他就越为有利,将来即使脱离契丹也有所倚仗;

    阿保机沉吟道:“这个倒不用急,这回夺得新州多为运气,武州、儒州晋军防御较为完整,如果强行攻取地话恐怕于我军损伤过大,不合算。”

    “可如果李存勖四面围攻的话。仅仅新州一城不足以抵御。”卢文进显得有点急躁;

    阿保机讪笑道:“我有百万大军,李存勖小儿不足为虑!”

    一众契丹将领齐声称是,卢文进见状也不由强作笑颜陪笑道:“大汗雄伟,晋人不足为虑!”

    “今天高兴,传令下去,犒赏三军,允许士兵入城,军民同乐!”

    “万岁!”

    众人齐声齐声高呼,卢文进亦随之附和他听到军民同乐四字不由蒙了,阿保机口中的这个所谓的军民同乐他是懂的,只不过是烧杀抢掠的令一种说法,虽然他在从前当兵是也没少缉盗,但比起契丹人的狠来可差远了;

    轻叹一声,暗道:“新州城算是毁了!拿到手上也没用了。将来还是看时机另外选一个地方立足去算了。但眼下也只有跟着契丹人好好干了。”

    心中一动,问阿保机道:“大汗。眼下幽州还在刘守光手中,不知大汗有意图之否?”

    耶律阿保机冷笑一声,道:“刘守光算个什么东西,无信小人,从没把他放在眼里!不过,这次倒是可以利用一下他,你们唐人中孙子兵法中有论势篇,任何有利于自己都可以构成势,势的存在影响着整个战局的变化,刘守光的存在是哽在李存勖喉咙中地一根刺,随时可以刺破他的喉咙,我们为什么不好好利用下他呢!”

    “大汗英明!”

    阿保机瞟了一眼卢文进,笑道:“你不想知道我要如何利用吗?”

    卢文进深谙保身之道,诺诺道:“大汗想告诉我时必然会告诉我的!”

    “哈哈哈大用(卢文进表字)你太过拘谨了,我们契丹讲究的就是豪爽,唐人中已有不少为我所延请在契丹为官,像韩知古、康默记,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大用实不必如此拘谨。”

    “大汗雄伟!”

    “唉,只可惜韩延徽本亦为我契丹所用,自上次回去省亲之后再无音讯,不知何时再得见面啊!”

    卢文进等几个汉人将领顿时默然,契丹所属倒是习以为常,耶律阿保机重视和重用唐人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在他们眼中种族观念到不是十分强烈,契丹能够在二十年间迅速壮大的其中大部分原因也是由于有这些唐人的勤恳耕作,为他们东征西讨提供了坚实的后勤保障,如果要他们去管理的话还真不知道如何管理,反倒是现在这种情况很好,没事放牧,有战事时打仗,不亦乐乎;

    耶律阿保机长身而起,朗声道:“走,让我们去看看附近的几个州有何动静,吓吓他们也好,哈哈哈”

    易州,晋王临时府邸

    议事厅中气氛沉重异常,卢文进引契丹夺得新州之事已经传至军中,众人惶惶;

    李存勖眉头颦皱,前方守光幽州未定,后方杨师厚大举入侵,两方夹击让他心中颇为烦躁,一扫堂下众人,凝声道:“此番契丹人来势汹汹,诸位可有何见解?”

    郭崇韬抱拳道:“契丹人来势虽猛,吾料其不会久待,反是守光小儿需多加注意;”

    “哦!”李存勖转眼望向郭崇韬道:“参军有何高见?”

    “如不出我所料,耶律阿保机必不会救守光,一来救得刘守光对其却无任何好处,反而徒然损耗兵力,得不偿失;二来耶律阿保机意在掳掠人畜财物等,只需坚壁清野,待其粮草耗尽后自然离去,届时吾再勤修边备,契丹无虑也!”

    李存审性情急躁,夺声道:“如听之任之,待其走之时幽州亦破败不堪,要来何用?”

    “救是肯定要救,方今杨师厚大军北上,我兵力尽数集中与此,如分兵恐有不测。”有将领担忧道;

    “此时刘守光未灭,我等为何要为人作嫁衣,退一步由守光去应付契丹岂不更好?”立即有人应和道;

    “但如若不救恐幽州有失,一旦契丹入中原,后果将不堪设想,当年契丹四十万大军南下我云、代二州掳掠我数十万人口粮食等,为祸甚矣!”李嗣源脸色红涨起来;

    阎宝道:“纵观大局,杨师厚不过是虚张声势,契丹之祸为甚,应当救之!”

    “如若此间有失,纵然保地幽州有有何用!”

    议事厅中顿时一片吵闹之声,李存勖心声不悦,冷喝一声:“都住口!”转头望向李存审,问道:“公认为当如何?”对这个一心更随李家只知打仗的大将他是存在着极度的信任;

    李存审沉吟半晌,赫然道:“当分兵援幽州。”

    “好!”李存勖拍案而起,朗声道:“昔日太宗(李世民)得李靖一人尤生擒颉利,如今吾有猛将三人,还惧何人!”

    阎宝道:“大王英明,契丹无辎重,必不能持久,吾只需坚壁清野,待其无所掠,粮尽便当自还,吾等复起而击之,契丹必溃!”

    李嗣源上前道:“周德威社稷之臣,今幽州危殆,久恐生变,臣请为前锋!”

    “公言甚矣,诸位勉力!”

    安排妥当,晋王令李嗣源率前锋先行入涞水,阎宝率镇、定之兵前行,李存审率大军后续增援之,一场大战一触即发第四卷开始了,一切都差不多铺垫好了,准备要开始爆发了不过要等几天,嘿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