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四卷 狂澜乍现 第一百三十二章 曙光

第四卷 狂澜乍现 第一百三十二章 曙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吁”李勒住缰绳,眺望远处隐隐凸现出几道高高的城墙,心中一阵激荡,这两个月的东征西讨终于是可以看到收获的时候了,并且看来韩延徽在这两个月时间里把锦州治理得不错;

    “秦方!”

    “在,将军!”

    “先行前去通报,迎接大军归来!”

    “遵命!”

    “咴律律驾!”秦方飞身上马,狠命的一拍马股朝着锦州城的方向奔驰而去;

    扫平辽西、掳获大量牲畜人口的消息瞬息之间传遍了锦州城,韩延徽心中颇为激动,眼中甚至带着些许泪光,慌忙带着城中临时任命的大小官吏及留守的五百汉兵于城外数里处迎接;

    当庞大的队伍出现在视线中之时民众沸腾了,几乎全城的百姓都跪了下来,各族百姓混合在一起对着苍天高声呼喊,感谢老天的恩赐,因为出征大军几乎集中了锦州城中所有的青壮,其中包括他们的丈夫、儿子、父亲,锦州城憬然已经成为了他们共同的家园。

    “主公!”

    当李那挺拔的身躯出现在韩延徽一众人的面前之时韩延徽真心诚意的拜了下去,他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能够像李这样豪迈胆气冲天,将异族**于鼓掌之上,这次集全城的青壮出征几乎是赌上了整个锦州城十万百姓的存亡,幸好结局是令人振奋地。他甚至可以预见到不远的未来以锦州为中心扩散到整个草原的时刻,更重要的是这个人是唐人。

    “主公!”

    锦州城大小官吏拜倒一片,这是真心诚意的对上将出征归来地认可;

    “哈哈,藏明请起,诸位请起!”

    李飞身下马将韩延徽扶了起来。挽其手道:“这段日子可幸苦你了!”

    韩延徽眼眶一湿,“幸不辱命,锦州可完整的交付于主公!”

    “锦州有成之日,必为藏明之功。你看那里!”李指向身后那一大片的牲畜和人口,戏说道:“我带来了大批的人畜,这下藏明不会再怪我行事太过随性了吧!”

    “不敢,不敢!”韩延徽连声应道,脸现尴尬;

    “这些都是我带来地战利品,暂时还不知道怎么安排,不知藏明可有和建议?”

    韩延徽沉吟半晌,缓缓道:“如今城中缺青壮劳力缺少,这些人的到来正好弥补了缺陷,不如就让这些人一部分从事耕作。一部分继续从事建造,如今锦州城只立起一个框架,还需勤修防备。”

    “你的意思是这些人还是统一调度?”

    “正是!”

    “好,就如你所言,最好是把这些人做军屯,出则为兵,入则为民,届时,我们可再多两万大军!”

    “谨遵主令!”

    “对了。将未婚及丧偶之成年女子给这些兄弟给分下去,我曾经答应过他们每人都要有很多女人,如今城中妇孺颇多,应该每人最少能分得三个吧!”

    韩延徽也不由的兴奋起来:“如此,不出十年,城中人口可再多十万!”

    “哈哈哈你先去将这些人安顿下,我先去看看城中有什么变化!”

    “是,主公!”韩延徽躬身行礼,“对了。有一事该告与主公!”

    “何事?”

    “昨日抓到一个细作,据其所言,系从海路历经数日由沧洲而来,并多次提及主公之名,属下已将其关押

    “哦,那人在何处?”

    李闻言精神大震。手指如钢铁般紧紧的扣住了韩延徽的肩膀。这个消息对与李来说可谓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这意味着海路通了。海路一通,进退有据,一切再不如以前般茫然无措了。

    “现现在城内!”

    “咳咳”李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松开了手,扶了扶袖子道:“他人现在何处,带我去见他。”

    “是,主公!”

    韩延徽吩咐手下官吏分流安顿一众人畜,独自带着李一路来到城中央新建的一处府邸,既为办公之用,又为迎接李居住之用,李暗暗点头,这个韩延徽还真识礼节,知进退,可大用;

    “主公,请!”

    韩延徽躬身迎李入府,李大步踏入大门,耳目一新,府内简洁而不失庄重,清新而又不失厚重,看来还是出自高手之作;

    直入议事厅,大马金刀坐于主位之上,秦方等一众侍卫于门外两旁肃立,顿时气氛为之一变,显得肃然而有庄重;

    “主公稍候,属下去将那人给带上来!”

    “将军,将军!”

    人未到声先至,瞬息之后一个人从外滚进来,李定睛一瞧,乐了,这个滚进来的人不失别人,正是马六这小子,难怪门外侍卫也没拦住他,反而哈哈大笑;

    “哈哈哈”李一把上前猛拍了一下马六地肩膀,“你小子怎么会找到这里的,好像你走的时候锦州还没建呢!”

    “哎哟!疼,将军!”

    马六呲牙咧嘴的装装腔作势,见到李让他心中其实十分高兴,对于他来说将军就像是擎天之柱,连他的命都是将军救的。

    “来坐下,快说说,你怎么找到这里的!”李一把将马六拉到一旁坐下;

    马六嘿嘿一笑,一时精神振奋,道:“是军师叫我先行探路顺便联络将军的,将军你是不知道,海上这几天还真是惊险,差点就没喂了鱼肚子!”

    李晓有兴趣的望着他,道:“其他地人呢,此行多少人,多少船?”

    “此行只是探路,只有数十人一艘十丈大船,此刻正在海边等候,不过有了这次的经验,海路也熟悉,来往就方便多了,且沧洲到此地不过数日时间,快得话只需三五日时间,较之陆路不知快了多少倍,眼下在军师的监督下已能造四十丈大船了呢,五十丈海船也差不多快要下水了。”马六说的满脸红光,止不住的兴奋,仿佛这一切都是他的功劳;

    李忍住一笑,道:“此刻沧洲的情况如何了?”

    “沧洲颇为安定,比之以前好过不知几倍,谢铭沿永济渠的商路也越走越通畅,最远已经到达西都洛阳了呢!”马六一路侃侃而谈,李也听得十分有趣,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大半个时辰,李也差不多了解了大致情况,沧洲已经基本走上正轨,农业、手工、商业等各方面建设都基本起来了,送去的一千匹马也组建成军,再加上战火尚未波及到沧洲,如今已经一片欣欣向荣之景,李此时有点怀念起小乙和暇儿、紫儿三女来;

    “将军,撒里葛求见!”

    门外秦方地声音响起,将李从思绪中惊醒,一振身形,大声道:“让他进来!”

    “大汗!”

    撒里葛拜倒在地。

    李摆摆手道:“起来,不用如此多礼,有何事?”

    撒里葛单手抱胸用更硬的声音说道:“请大汗将西面那块草场划给我们奚族!”

    李意识到自己长久以来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奚族人的归宿问题,虽然一些刺头已经被他用各种方法去除,但奚族人长久以来的族群特征还是不是那么容易的就抹去了,起码还是要经过一代人的时间才能慢慢消除;

    “可以,那块草场就划给你们了,不过你先和韩延徽去说一下,让他好统一安排!”

    “谢大汗!”

    撒里葛拜谢后退了出去;

    马六在一旁出声道:“将军,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要不要将他们”

    李瞟了他一眼道:“将他们什么,杀掉?你脑子坏了是吧!”

    “嘿嘿俺不懂!”马六抓了抓头皮道;

    “你即刻出发,回沧洲!”

    “啊!”马六诺诺道:“我还刚到此地,就赶我回去!”

    李拍了拍马六脑袋笑骂道:“你这憨货,我叫你回去多带点船、粮食种子以及耕作工具来,如今锦州什么都缺,早一日通航就早一日成建,这可是咱们地退路!”

    “那将军你不回去啊?”马六眼巴巴地望着他;

    “我暂时不回去,锦州还有许多事要处理,你先行将海路走通了,等下一趟我就回去了。”“好,那我现在就回沧洲,将军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去吧,小心点!”

    李目送马六远离而去,眺望远方,艳红地太阳光透过云层直射而落,行行白鹭飞上青天,天空中孕育着一片彩色,一切都是那么的充满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