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周德威兵没新州

第一百三十七章 周德威兵没新州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将军,别再攻了,先停一停吧,再攻下去弟兄们都快死光了。”

    手下裨将单膝跪在周德威面前泣声求情,面色灰黑,衣甲凌乱,身上已背负十数处伤痕;

    周德威脸色青黑,连续十天的攻城竟然还没有将小小的新州城给攻下来,让他即恼又恨,手下伤亡不少不说,士气受到的打击可谓不小,眼见着底下士兵们已隐隐有了抵触的情绪,如果再强行攻下去恐怕会引起哗变。

    “先撤下来吧!”

    周德威长叹一声,打到这种地步实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原以为凭借他的精兵瞬息之间就可将新州城给拿下,却不想卢文进竟然如此顽强,硬生生的打退了他数十次冲锋,造成数千人马的伤亡,让他心痛不已;

    凝望着那血染的城墙,周德威眉头皱成一道,时间越久对他越不利,只有眼见着着久要攻破之际却不知城内守军不知从那儿爆发出一股士气,再次将他打退,如果是再平原地区他有自信可以瞬息间剿灭卢文进这股逆贼,但如今却是城防攻守战;

    “将军,不好了,山北斥候发现了大批契丹骑兵,遮天蔽日,不下于数十万骑,一路践踏而来,距此地已不足百里。”

    “什么,来的这么快,没看错吧!”周德威显得难以相信,一双铁手猛地抓起来手下校尉;“绝不会错,其他再没有人能够组建起如此庞大的骑兵;”

    周德威放开手。深情一落,脸色阴沉了下去,进,一时之下难以攻下,退。眼见着还有一轮冲锋新州城就要得手,十分不舍,一时间不由进退两难;

    “传我令,即刻组织兵力。最后一次冲锋,这次定要将新州城一举攻破!”

    最终诱惑战胜了理智,周德威狠下心来博一搏,赌在契丹人到来之前将新州城纳入怀中,届时只要等到晋王援军一到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杀!”

    周德威沉声一吼,发出了最后冲锋地一声命令,凄厉的号角声不断的回荡在这空旷的平原之上,晋军还开逐步组织起来,除了伤重的士兵卧倒在地之外,顿时一股肃杀之气勃然而发。显示了其精锐地作战素质;

    “这次全军突击,不要留后备,要一举拿下新州。”

    “遵令!”

    麾下各将校分散下去统领各部,准备组织最后一次进攻,各将校脸色犹自严肃,铁青的脸变得与周德威一般,沉黑的心情让他们不由对手下士兵大声吼道:

    “都精神点,这次给老子打起精神来,这次要还打不下来。你们就等着喂马吧!”

    “咚咚咚”

    急促的鼓点声响起,这是进攻地讯号,古语有云一鼓作气,鼓声就是士兵的魂;

    “一往无前,杀!”

    “杀!”

    “吼!”伴随着震天的吼叫声,前锋三千持盾手发疯般朝着那云梯方向冲去,那里是刚才战局的主战场,密布的尸体堆满了城墙之下,甚至可以踏尸而上了。

    周德威的脸上泛现出一抹阴狠的笑容。士气可用,按照这种形势,这下卢文进应该再无抵抗之力了把,新州城不出片刻就要落入手中矣!

    “哒哒哒”

    一阵沉闷的轰鸣声沿着地面传入耳中,“什么声音?”周德威不由一阵大慑,这声音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再熟悉不过说%网这分明是大队骑兵的所造成的马蹄声。斥候不是说契丹人还在百里之外么?这是何处来地骑兵?

    “来人!”

    “在,都督!”

    “都督。不好了!”一骑斥候从远处飞奔下马,滚落在周德威马前,气喘吁吁的说道:“都督,有五千契丹骑兵突然出现在山北,像是从山中狭道而来,像是对此地地形极为熟悉,此刻已直奔此地而来。”

    周德威的脸变得极为难看,暗骂卢文进该死,当机立断,大喝道:“鸣金!”

    霎时间清脆的金铁之声传遍了整个战场,凶猛的攻击浪潮顿时如潮水般退却,让此时惶惶于城墙之上的守军不由大大的松了口气,颓然坐地;

    “哒哒哒”

    随着契丹骑兵的不断临近,周德威也不在收缩阵型,骑兵行两侧,步兵组成雁形防御攻击一体阵型,迎接着契丹骑兵的到来;

    “轰隆隆”

    灰烬漫天,一片乌云掠过这苍茫大地,一条黑线出现在远处地地平面之上,隐隐闪着数点寒芒,轰鸣的声音震得人心惴惴,渐渐的渐渐的黑线变粗,映入眼球的是那略显毛皮之色的小辫子,果然是契丹人;

    “弓弩准备,列阵!”

    周德威微眯眼睛,其中不时放出一丝闪烁的光芒!

    一千步

    八百步

    五百步

    气势滔天的契丹洪流在周德威意料之外的停了下来,队伍分开,从里面驶来地却是一员唐将。

    “卢文进!”

    周德威眼中精光猛闪,虽然早已知道卢文进投靠契丹人,但却没想到他会以这种方式出场。

    “哈哈哈大都督,没想到把,没想到我会不在城中吧,此番大都督可有难了!”卢文进放声大笑,笑声中充满了戏谑的味道,周德威身旁将校不由勃然大怒,就要请战,周德威挥了挥手道:“少安毋躁,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大都督。我们打个赌如何?”

    周德威脸色一寒,道:“打什么赌?”

    “赌今次大都督能不能活着逃出升天如何?”卢文进放声大笑,这次卷土重来着实让他出了口恶气;

    “你!”“你这条卖主求荣的狗!”麾下将校纷纷喝骂起来卢文进来;

    “哈哈哈”周德威仰天长笑,众人地目光同时吸引到了他的身上,道:“卢文进。我就应你这个赌又如何,不过既然是打赌总得有个赌注,如果我赢了的话如何?”

    卢文进狞然一笑道:“都督要是赢了,我从此就为丧家之狗。从此再不踏入中原一步,不过都督要是输了又如何?”

    “哈哈哈我要是输了连性命都给你了,还能有什么?”

    “好,都督豪气冲天,那我就不客气了。”卢文进边说边退入了契丹骑阵中;

    “乌拉!”

    轰隆隆…契丹五千精锐骑兵开始缓步加速,挟带着雷鸣般地响声破风而来,巨大地轰鸣声充斥于耳中,周德威心沉如水,历经沙场数十载,如今再不是那战场新兵面对契丹骑兵再没有任何畏惧之心;

    “预备!放箭!”

    晋军骑兵开始环绕流动起来,步兵阵中数千张强弓劲弩分成两个方阵同时放开弓弦,

    “嗖”

    霎时之间,矢如雨注,箭若飞蝗,箭云遮盖了天空,如泰山压顶般朝契丹精骑急射而去;此时契丹人显示了其高超地骑术,精骑不愧为精锐,随着一声尖锐地哨响。契丹骑兵如水流般分成两股,迅速朝两边泄开,高超的骑术在这刻显露无遗,大片的箭支落在了地上,抖动不已;

    晋军如铁桶般地防御让契丹人无从下嘴,契丹骑兵从两侧绕了个大圈,重新回到五百步外的山坡上对峙起来;

    烈阳当空,两军阵中隐隐发出一道煞气,在空中纠缠在一起。压抑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来,阵中周德威跨马巍然而立,凝视着对面的契丹骑兵大军,一双尖目发出锐利的光芒,身旁裨将道:

    “都督,好像不对啊。契丹人好像并无死战之意!”

    周德威眉头微皱。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盯着契丹人的一举一动;

    另外一将领恨恨道:“契丹人到底搞什么鬼。这卢文进还真不是个东西,总有一日要活剐了他。”

    “都督,如今契丹人不动,我等如何是好,拖下去于我不利啊?”

    周德威紧握了握腰中长刀,密切的注视着契丹骑兵的一举一动,只有稍有一点动静,晋军阵中的数千强弓劲弩上地锐利长箭就会毫不犹豫的射出去。

    风逐渐大了起来,吹散了地上的灰尘,迷乱的众人的眼睛,此时周德威仍不敢闭眼,作为这场战斗的最高指挥,两万士卒的性命都掌握在他的手中,容不得一点失误,任何一点失误都会引起整个大军的崩溃;

    半晌,煞气在空中凝结成实质,双方士卒都默契地屏住呼吸,整个战场一片寂静,只剩下战马的喘息声,没有丝毫动作,那压抑的气氛让人的心脏有些承受不住;

    一员裨将深深的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那躁动的心平静下来,压抑的气氛让他再也忍受不住,上前对周德威道:“都督,我忍不住了,进攻吧,他们也不错三千骑左右,咱们足有一万余人,怕他作甚?”

    周德威头也不回,冷冷道:“亏你还是多年的老军旅,有步兵主动出击骑兵的道理么,契丹人就等着你送上门去呢!”

    裨将急道:“难道就这样僵持下去么?一旦契丹大军来了咱们可就危险了!”

    周德威顿时一个激灵,此刻他终于明白卢文进这条狗地意图是什么了,就是一个字:拖,对面五千契丹骑兵分明就是用来牵制自己的幌子,真正的杀招是后续的契丹大军,他的意图就是要把自己这两万大军围歼在此地,好狠的心,在这空旷之地等待自己地只有被屠戮地命运。”

    “传我令。伤兵与辎重先行撤离,前锋准备冲锋!”

    “遵令!”

    战令迅速下达下去,晋军各部在一丝不苟的执行着周德威地命令,辎重兵开始分批次向妫州方向撤退,轻重伤者等紧随着依次逐步后撤;而中军大阵步兵阵与两翼骑兵归然不动。与五千契丹骑兵憬然相对;

    见晋军有所行动,契丹骑顿时也动了,一声齐吼

    “乌拉!”

    一道钢铁洪流如地狱幽涛般分开两道朝晋军阵中狂冲而去,溅起漫天尘土;

    “迎敌!”

    “嚯!”冷锋悚然。钢铁丛林形成一道逼人煞气迎向契丹等迫压而去,刺烈的阳光透过铮亮地枪尖上反射到对面,晃乱了契丹人的眼睛;

    “杀!”

    “轰隆隆!”

    狂暴的战马挟带着冲垮一切的威势席卷着大地而去,硕大地马蹄此时仿佛被踏碎大地般,铁流过处,寸草不生;

    阵中,周德威与参将观望整个局势,参将道:“契丹骑兵两翼而行,看来只是为牵制我步兵阵而动,并不敢与我决一死战。”

    周德威微眯眼凝望着对面敌人冷冷道:“就怕他不来。速战速决,给他来计狠的,传令下去,待其临近之时全军突袭!”

    “遵令!”

    骑兵冲锋讲究的是气势,狭路相逢勇者胜,面对着契丹铁骑形成的洪流,晋军此刻没有退路,冷面凝视迎面而来的数千契丹骑兵,手持铮亮刀枪的晋军同时大声喝道:

    “无畏!!!”

    矗立大阵两旁已久的晋军骑兵在声音落下的这一刻窜了出去。强劲的爆发力让激荡着空气发出的响声;

    “轰隆隆!”

    从上方望下下着苍茫地战场,两股铁流从两个方向急速涌进,五百步的距离一个跨步转瞬即到,两方人马如逆方向的两道滔天巨浪狠狠的撞在了一起,“轰!”刹那间绽放开来,人马翻腾,尸体抛飞,金铁闪烁。浪花漫天飞扬;

    契丹人没显然是没有想到晋军会突然来一个反冲锋,显得有些慌乱;

    “死!”

    周德威身先士卒一振臂膀,手中长枪入毒蛇般刺向一名契丹骑兵,马上冲刺讲究的是准狠,一击致命,稍微有一点偏差的话性命就会丢在敌人的手中;

    啊!”

    随着刺耳的破风声。周德威的手中长枪把这个契丹骑士捅了个对穿。强劲地冲力使得尸体串在长枪上继续往前冲去,战场无处不惊魂。两点精芒由两侧朝其肋下疾速而来,如地狱幽芒;

    周德威大喝一声,把手中串着尸体的长枪往左边一甩,“砰!”一声巨响,尸体与左侧敌骑重重的撞在一起,战马悲嘶,前腿一软倒塌在地,“喀嚓!”清脆的骨折声传来,地上之人不死也残;

    眼见右侧一点寒芒即将捅到肋下,周德威翻身于战马左侧,险险避过,顺势抽出马刀横向一扫,闪亮的刀锋让天空为之一黯,“唰…”锋利的刀刃如风一般割过契丹人的脖颈,没有留下丝毫血迹,契丹骑兵的脖颈上裂开了一丝小缝,渐渐的…渐渐地越来越大,终于如注般迸发了出来,在空中形成了一朵灿烂的鲜花;

    惨烈的交战在一个小小的范围之内迅速展开,呼喝声、惨叫声、金铁交鸣之声交杂成一片,苍天不仁、血染大地,鲜血混合着地上的黑土被马蹄踏成了一朵朵的褐色花朵,瞬间又被搅成乱尘…

    迅猛地攻势瞬间将契丹人骑兵阵冲跨,汉军无敌,如果此时李看到这种情形地话亦会为之惊叹,这只不亏为晋军精锐,一个回合之下,将不可一世的契丹骑兵打成残废;一轮冲锋下来,双方互换了位置;

    剩余地契丹人眼中满是惊恐,隐藏在契丹残阵中的卢文进更是满脸憎恶,战场一片宁静,满场是战马和人沉重的喘息声;

    “卢文进!”周德威冷笑着盯着他,大声喊道,卢文进不敢应答,周德威继续道:“此番可是我胜了?”

    “无畏!”惨烈的的战斗让晋军战士全身热血沸腾不已,摩拳擦掌,紧紧的握着手中兵器,血红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对面的契丹人,等待着下一次的冲锋;杀!”

    “冲锋!”

    震天的呼喝声让全身沸腾的热血化作了无边的能量,陷阵营开始逐步加速;

    “弓箭,射击!”

    “嗖”

    连绵不绝的呼喝声,数千支狼羽箭从晋军战士手中射了出去,强劲的力道带着刺耳的破风声疾速的飞向还没缓过气来的契丹精骑;

    乌云盖顶;

    呃…啊!”

    迅猛的箭支狠狠的扎进契丹人的身体里,强劲的力道带着契丹人尸体继续向前飞出,重重的摔在了地下,片刻间就损失数十人,契丹人开始慌乱起来;

    “长枪阵!杀!”

    周德威一声长嚎,李抓住时机,立刻整顿军马欲发动最后一次攻击以响应,晋军阵式顷刻间为之一变,一支支锋利的长枪从阵中刺天而起,顿时晋军成了一支长满钢刺的铁刺猬,朝契丹而滚滚奔袭而去…

    滚滚铁枪阵铁流开始逐步加速…

    契丹人高超的骑术在这一刻得到了彻底的发挥,沙陀骑兵瞬间在一个小范围内转了个小圈加速狂飙而去,身后留下那一片残破的战场,伏尸遍野,血染大地…

    “呼哧呼哧”

    沉重的喘息声传遍整个战场,剩下的只有残破和苍茫血红的草地,

    “哈哈哈都督,这些契丹人还真不堪一击。”一名裨将大笑着对周德威说道;

    周德威那沉黑的脸也难得的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但话语却依旧是那么的冰冷,“即刻整顿军马,契丹人很可能就在后面,丢弃一切辎重,快步前进。”

    “都督,不好了,又有大队契丹骑兵奔袭而来!”

    斥候飞身来报,裨将脸色顿时大变,贴地一听

    “轰隆隆”

    又是一阵密集轰鸣的马蹄声传来,起码不少于二万骑,对着一脸肃然的周德威点了点头,开口道:“都督,应当时契丹人,起码不下于二万骑。”

    “难道是天要亡我?”

    周德威心中一声长叹

    老铁准备从下礼拜起开始爆发,嗯,每天一万字吧,这段时间多谢大伙的支持,老铁只有吐血以报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