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四十章 暗流(二)

第一百四十章 暗流(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大人,请”

    孙鹤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李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出现的幻觉,眼前这些人的面容都变得格外狰狞起来,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就是在独自面对数万敌军的时候也没有如此害怕过,这次难道真的是他的一次劫难到了?

    侍卫秦方看出了李的异样,凑上前低声道:“将军,要不咱们先不进去了?”

    马六此刻还没反应过来,闷声道:“不进去干吗,夫人们还在等着呢!”

    李猛然惊醒,是啊,沧州城是他的立业之地,这里承载着他所有的一切,绝不容有失,这一场既是是鸿门宴也要去闯一闯了,反过来说如果只是一场误会的话反而会伤了这一班旧臣的心,转头猛盯住孙鹤的眼睛,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想从他的眼中搜寻到一丝不一样的东西;

    孙鹤的眼神此刻却异常清澈,李从中找不到任何一丝慌张或者匆乱,他不由的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过敏了。

    “哈哈哈孙刺史辛苦了,走,随某一同入城!”

    李一振身形,大笑着上前一把抓住孙鹤的手大步超前走去,心中暗道就算死我也要拉个垫背的;孙鹤略见惶恐,蓦的被拉了个趔趄,忙急声道:“大人,属下已准备好仪杖,请大人上车!”

    “不用如此繁重,我们走入城去。也好顺便看看如今沧州城有何变化!”

    李丝毫不顾众人脸显异色拉着孙鹤继续向前走去,一路进入城中,李的心此刻反而安定了下来,将所有地顾虑抛却一边,仔细的观察起沧州城的变化来。入得城门眼前豁然开朗,此刻的沧州城得却已与数月前自己走的时候有了很大地不同,先前的破败感一扫而空,新兴的建筑四处而起随着大量流民的涌入,原先空旷之地已变得人群熙攘;西城中已看不到大火焦燎地痕迹,重新规划的城区反倒显得有一番宏大的气象;

    “沧州此番较之昨日已全然两样啊!”偏头微笑着望着孙鹤道:“能有此番情景实为刺史之功啊!”

    孙鹤忙恭谨道:“此为节帅大人英明神武,再加上众人齐心协力之故,属下不敢贪功。”

    李淡然一笑继续向前,紧抓住孙鹤的手却不敢放松,眼睛不住的扫向四周,寻找着那埋伏在暗处的伏兵,却一无所获,难道真的只是个误会?李不由的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但跟随他出生入死的几个老将领都不在城中却是事实,这必定是有着什么原因;

    慢悠悠地的在城中行走了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了那座熟悉的节帅府中,却仍然没有发现那隐藏在暗处的伏兵,难道伏兵是在府中?“主公!”

    远远的王处存、张藏英带着十数个亲卫矗立在府门前迎接,李悬着的心顿时放落了下来,看来还确实误会了孙鹤等人,放开了紧握住的孙鹤的手大步凑上前去,轻声道:

    “允直。此间没什么问题吧?”

    王处存脸色稍变,凝声道:“主公,你都知道了,确实有些问题。”

    李大慑,疑惑的望了一眼王处存,见他无丝毫慌张之色,暗想可能说地不是同一件事,道:“有何问题,快细细说来。”

    王处存一扫周围。轻声道:“此刻不是说话之地,待无人之时再告与主公知

    李略一点头,转头对张藏英道:“将帅守府给我守好了,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

    “是,将军!”

    一振衣袍,大步跨了进去。此时李的心情又不同于方才。谨慎忐忑俱一扫而空,面对此时焕然一新的帅守府连声大赞。一路直奔内堂,一众官亦随之跟进;

    大马金刀坐于高堂之上,早有小吏守候在旁,没等随后的一众官员落座李即要求要看近几个月的数据,不一片刻小吏便将眼下沧州的各种记录给呈上来,李一页页的翻着记录,堂下一片肃然,静候着李的发话;

    半晌之后,李的脸上露出了满意地笑容,放下手中簿书,一扫堂下众人朗声道:“这几个月幸苦众位了,沧州能从一座破败之州变成如今人众、物产俱丰盈的大州是诸位之功也!”

    众人戚戚,齐道不敢;

    “不过”李脸色一变,沉声道:“为何粮食如此入不敷出?”

    孙鹤忙道:“自军屯以来,来大量流民涌入,如今沧州已近十万户,可谓大州,景、德二州亦逾四万户,再加上秋收未至,入不敷出实属无奈,只待秋收一至,即可缓解压力,可勉强熬过今年。”

    李暗自点头,一年之内想要将这么一个破败的沧州完全改变是不可能的,相比起来沧州的建设难度比锦州大了很多,能保证不饿死人就是已经很不错了,这还多亏了永济渠的这条黄金漕运,从账簿上来看眼下沧州值钱地东西全部换了粮食和工具,包括他地那点私房钱,这是临行前特地嘱咐的;

    如今剩下地只有海盐可以换点钱,也不能大肆的贩运,量多了反而就不值钱了,熬过今年冬天还真有点困难,更别说支撑任何大规模的战争了,除非他不想要这个根据地了。

    “对了,张砺呢?”

    王处存回道:“张砺随景延广、史弘肇于景、德二州处理军屯事宜!”

    “三州如今可是已经全部实行军屯了?”

    “是的,大人。”

    “那意思是如今可用之兵已大十万乎?”

    “大人,慎思啊!”孙鹤以为李欲再起刀兵,急上前道:“如今沧州方定,只需数年便可为一方富地,届时沧州立足中原亦属大州,大人万不可半途而废啊!”

    李笑着挥了挥手道:“众位放心,三年内我会尽量不动用沧州之兵,诸位可放心督促生产即可!”

    众人齐道:“必当鞠躬尽瘁!”

    王处存适时道:“诸位可先行离去,大人远行劳顿,待歇息一番后再与诸位叙旧!”

    众人纷纷躬退,李目送众人离去,紧绷的神经渐渐的松弛了下来,数天的航船得却让他感觉有点乏累;

    王处存道:“将军,要不要先见见那人?”

    “谁?”

    “东都之人!”

    李一拍脑门想起此行的目的,思量半晌后摇了摇头道:“反正也让他等了这么多天了,不在乎这一天,先不管他,待明天再说吧!对了,你方才那机密之事到底是何事?”

    王处存望了望左右,确定无人低声道:“沧州有逆流,有军士欲反?”

    李眉头一皱,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冷声道:“何人?”

    “不知!”

    “不知?”

    李愈发疑惑,不解的望着王处存,看来不在沧州的这段时日确实发生了许多意料之外的事情,正当李脑中思绪万千之际王处存蓦的跪倒在地,“未经主公应允,吾假传主公之令将景延广、史弘肇两人调离沧州,还请主公责罚。”

    李顿时一愣,随即怒气勃然而发,面目狰狞,王处存私自调任军队,可谓犯了他的大忌,一直以来他都以为沧州稳固如山,就是因为有数千跟随他出身入死的将领和士兵在,而如今却有人随意可调动部队统领,如果是不怀好意之人后果将不堪设想;

    怒目圆睁盯着王处存,视线如刀般直射入他眼中深处,堂中空气变得冰冷异常,气氛变得无比的压抑,一片死寂,半晌之后李冷然喝道:“哼!原来是你,你越来越放肆了,竟敢假传将令!”

    “主公,且容我解释!”

    “好,你说,如果没给我说出个理由出来,小心我翻脸不认人!”

    王处存凝声道:“此前主公经略塞外之时,景延广、史弘肇大肆扩展、操练军队,扩充近一倍。”

    李冷冷道:“那又如何?”

    王处存道:“吾先前在沧州之时已发现隐约有些许情况不对,但如何不对也没仔细去察觉,后来从营州返回之时才发现其中一点出来差错。”我发现有点高估自己了,在不专心的情况下爆发是件非常痛苦的事,简直是自虐,再加上宽带还没装好,老铁先调整两天,愧对大伙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