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暗流(三)

第一百四十一章 暗流(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天色渐暗,李大步从大堂中踏了出来,方才王处存一番话让他很是心乱,一直以来生生死死的兄弟真的会背叛自己吗?难道患难兄弟就真的不能共富贵吗?

    他宁愿相信这是一场误会,他宁愿相信这是王处存编造的一场谎言,但各种现象表明这不是谎言,这确实存在着一股暗流,如果一处理不当,好不容易营造而来的形势就会被完全破坏不说,最坏的情况是兄弟间的自相残杀;

    一阵恍惚中李随着带路的小厮来到了内府中,一阵清香传来,顿时精神一振,挥去胸中闷气,俗语曰:今朝有酒今朝醉,什么内政、什么夺权、什么霸业都他娘的一边去;

    一振身形,大声道:“本将军回来了,还不速速出来迎接!”

    “将军回来了,将军回来了!”

    内里传来一阵黄莺般清脆的叫唤声,非常的熟悉,仿佛是暇儿身边的那个小丫环,大步踏入内府大院,有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迎了出来,却是那好久不见的徐福;

    “恭迎将军回府!”徐福躬立一旁小心说道;

    “嗯,在此处过得还可舒

    “两位夫人倒还满意。”

    李暗自一笑,这个徐福倒很是乖巧,此时联想到为上之道,人都喜欢听好话,说话直不拐弯的人往往容易得罪人,所以说做一个能广纳谏言的君主和领导者还真是不容易;

    “嗯!夫人呢?”

    “夫人在内院。请将军随我来!”

    李随着徐福大步跨进内院而去,一转角眼前豁然开朗,一阵莺莺之声传来,里面竟全是女眷,到内院门前徐福请了个礼道:“小地在此止步,夫人在里面,将军可自行入内;”

    “嗯!”李满意的点了点了,自来到这个世界以来。以前身边的人除了大老粗还是大老粗,此刻换了个口味还还真挺新鲜;

    “马六!”李回头喊道;

    “在,将军。”

    “你也带弟兄们出去玩玩吧,这些日子也辛苦了。”

    “是,将军。”马六忍不住的兴奋了起来,拉着秦方等人转身欲走,李猛然喝道:“回来,记住不要骚扰百姓。”

    “我们省得!”

    “去吧!”

    入得内院立即引来一阵惊呼之声,顿时一阵忙乱的声音传来;

    李哈哈大笑,朗声大喊道:“暇儿、紫儿。本将军回来了,还不快快出来迎接!”一阵急促地脚步声伴随着大力的开门之声传来,两个清美的面容出现在主室门口,两行热泪夺目而下

    “将军!”

    两人同时扑入李怀中,莺莺之泪打湿了李的肩头,李轻轻地拭去两女脸上泪痕,柔声道:“这么了,本将回来你们不高兴啊?”

    “怎会呢,我们姐妹这是高兴的。”紫儿擦了擦粉脸。羞涩道;

    “走,我们回房去!”李一把搂过暇儿与紫儿那柔软的腰肢,大步朝房中走去,两颊绯红。

    “将军清减了不少!”

    暇儿轻轻的为李脱下披风与软甲,轻轻的抚摸这那一身流线型的肌肉和象征着功勋和战绩的伤疤黯然垂泪;

    李哈哈一笑,一把将暇儿搂了过来,暇儿嘤咛一声倒在李怀中,道:“暇儿倒是丰满了不少。

    “将军!”

    暇儿不依的轻捶李的胸脯。顿时满屋春色,紫儿此时端了一盆温水过来,笑道:“好了,好了,先给将军洗漱一番。”

    李站立而起,随着两女轻轻的褪下一身累赘。两女温柔地用毛巾将李全身一寸寸的擦拭了一遍。李闭上眼睛,仿佛回到了后世桑拿后按摩的情景。全身每个毛孔都舒张开来,舒服异常,渐渐的渐渐的一股火气在腹内来回窜动;

    “嗯!”李忍不住闷哼了出来,“这是从哪儿学来的手段?”

    “将军可喜欢?”

    “快把衣服脱了!”李腹内之火冲的双目之中布满血丝。

    在李炯炯的目光下两女羞涩的褪下了身上衣衫,一阵炫目地雪白看的李忍不住大大的咽了口口水,两女此时亦是两目含春,动情的望着李;

    退去身下唯一遮拦,身下巨龙顿立,大吼一声扑上床去,两女同时一声骄呼

    “请将军怜惜!”

    一手揽过暇儿那胸前白兔,小心的揉捏着,一手在紫儿那深幽密谷上下**,瞬时间河水泛滥,两女自脖颈以上同时显现出一片旖旎的粉红之色,提枪上马,那火热直接刺入温泞之地,“嗯!”李于紫儿同时一阵充实的呻吟,而暇儿在旁边看的双目水润,娇艳欲滴。

    在李那狂猛的不断哒伐之下,紫儿发出一阵痛苦地呻吟之后全身痉挛,随之瘫软成一团,跪立而起,身下怒龙依旧挺立,一把挖过暇儿,大手往下一探早已被湿透,不再迟疑,直捣黄龙。

    在暇儿即将快活的升天之际,李直觉得后脊梁骨一阵发麻,发出一声嘶吼,那滚热全数灌进了暇儿那温热之中,暇儿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全身一阵激烈的颤抖后终于昏阕了过去。

    腹中邪火散尽,李紧紧的楼住二女大手在那柔嫩的皮肤上划摸着;

    “将军,这次回来就不走了么?”暇儿一手在李地胸脯上划着圈圈乖巧地问道;

    “嗯!不走了,喜欢么!”“喜欢!”两女同时欣喜的答道,望着两女柔和地脸颊李心中顿时充满愧疚,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发现对她们有着一点点所谓的爱,也可能这个时代来说这是最普通不过,男人都没有把女人放到一个平等的地位;

    而对于两女来说,自己则是他们的希望,他们的支柱,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女子只能够依附于男人存在,他们没得选择,相比起来李是一个不错的依靠对象。

    暇儿眼睛一眨,道:“郎君,听小乙妹妹说锦州亦为吾家产,锦州可有沧州之大?”

    “哈哈,比之沧州可要大上许多,且有许多好看的好玩的东西,这次走得匆忙,下次再每样带点给你。”

    “谢谢郎君!”暇儿齐声欣喜的的说道,

    突然间李看到紫儿蓦的黯然下来,以为她嫌他没有顾及到她,一把将她搂入怀中逗趣道:“还有你呢!”

    “妾非为此不悦,只是至今未与将军留得一点血脉,我姐妹深感愧疚。”

    李顿时一愣,一想还真是这么个事,到这个时代也差不多两年了,竟然还没有一点迹象,不是这具身体有什么问题吧,但转念一想这未必是什么坏事,而且这事也强求不得,随即哈哈一笑,逗趣着对紫儿道:“不急,以后再多多努力就是了!”

    一夜无话,清晨一早起来,李直奔西城大营,因为那里才是他的立足之本,据王处存说当初将景延广、史弘肇调去德、景二州时,那些一直跟随他的老兵并没有全部随之而去,李决定去验证下他的话;

    来到大营前,立即有士卒喝道:“何人,此乃破军营,休得造次!”但一见李等的一身煞气,声音立刻缩了回去;

    “你是何人,此处谁是头,把他叫来见我?”李锐利的眼神直接刺入这士卒的心底;

    “我你”小厮顿时觉得处身于寒窖中,两腿微微发颤,竟是说不出话来,长久纵横于沙场让李无形中有一种逼人的气势,一般的人受不住其锐利锋芒。

    马六顿时喝道:“我什么我,速去!”

    “是!”小卒转身朝内跑去,不一片刻,一阵嘈杂声传来,里面出来涌出大队人马,跋扈异常,李暗自摇头,这才是这个时代的特色,什么时候自己的兵也变成这副德行了。

    首先给大伙道个歉,这两天出现了不可抗力,以后再也不瞎保证了,还是闷声爆发的好,老铁顿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