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暗流(四)

第一百四十二章 暗流(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是谁敢在我军营门前撒野?”

    一个蛮横异常的声音传来,让人听得很不舒服,李忍住一股火气,冷冷的盯着人群出现的方向;

    “将军,要不要将兄弟们都调来!”马六顿时担心道;

    李冷面一寒,冷哼道:“连区区小卒也镇不住的话我也不用再混下去了。”

    身后众人闻之顿时为之一震,齐齐挺了挺胸脯迎接这即来的不测;

    随之远处一众矫狂的兵痞渐渐临近,众人的面容渐渐的清晰起来,李胸中火气更是不打一处来,领头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李从死人堆里扒出来的二柱子,眼中火星直冒,大喝道:“二柱子!”

    迎面而来的二柱子仿佛突然回过神来,猛摇了摇那硕大的脑袋,擦了擦眼睛,愣神半晌后,失神般的狂奔上来,趴在李脚下嗷嗷大哭起来,七尺高的汉子像个孩子似的哭得稀里哗啦;

    李亦为之动情,火气渐渐的减退不少,一把踢开脚下的二柱子佯怒骂道:“起来,动不动就哭得像个娘们。”

    “将军,你这么久没出现,他们都说你被人害了,我们这些老兄弟都以为你真的”

    李心里一暖,颇为感动,这些年同生共死的情谊还在,放低了声量道:“别哭了,跟个娘们似的,当初我怎么教你地。是个爷们流血不流泪,起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二柱子擦了把脸上的泪水站了起来,李重重的拍了拍二柱子的肩膀道:“你小子现在可肥了不少,还能拿得动刀吗?”

    “瞧您说的。绝对和以前一样。”

    “好,要是到了战场上你有丝毫退怯,小心我把你剁了做军粮

    “放心吧,将军。只要您一声令下,我二柱决不含糊。”转头看了看身后畏畏缩缩地一众小兵痞大声喝道:“你们几个,快过来拜见将军爷爷!”

    一众数十个愣头兵忙涌了上来跪成一团,其中有几个甚至还匍匐在地上,李顿时被这番情景给气乐了,摇了摇头对二柱道:“这就是你**来兵?”

    “呃嗯!”

    “当初的我们的这些老弟兄呢,陷阵营的老弟兄呢?”

    “景都史、史都史各自带走一部分,剩下地都分到各营为都头、副都头或队正,我”二柱子垂下头仿佛显得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也当了个副都头,嘿嘿。”

    李的心一阵纠痛。如此精锐的一支步军竟然被拆得支离破碎,百战之兵啊,百战之兵啊,李仰天长叹,稍微的一丝放松以至于两年的努力几乎付诸东流。

    一股怒火冲天而起,双眼为之赤红,猛盯住二柱道:“是谁,是谁散播的谣言?”

    “我我不知道,只知军中突然一夜之间仿佛都知道了。”望着有如怒狮一般的李不由一阵心悸。很久没有看到这熟悉的一幕了;

    “走,随我入大营,把所有的老弟兄给我召集起来,我要训话。”

    “是,将军。”二柱子仿佛又回到了当初更随李横扫沙场地时刻,转身向趴在跟前的一众小兵痞踢去,喝道:“快去给我通报各位都头,就说咱们将军回来了。”

    “是是是。”

    一挥之下众小卒四散离去,奔向四方叫嚷着一时间大营之内鸡飞狗跳,李大步朝校场走去,眼前的情景让他脸色铁青,所谓败家容易立业难,眼睁睁的看着这只亲手带起来的精兵就这样腐蚀掉,心中的的疼痛是一般人所感受不到的;

    片刻之中。军营如沸水般喧闹了一阵后渐渐的趋于平静。人流缓缓地集中到校场而来,此时李傲然屹立于高台之上,炯炯目光凝视着远方。其中一些人心中满是复杂,但更多人心中激动无比,在他们的眼中将军还是如此的英武不凡,曾经无敌上将又回到了他们的身边;

    “将军,将军。”

    一众老兵围拢了过来,许多人眼中甚至渗出了泪花,但整个校场却变得安静异常,只有风在耳边呼呼的刮着;

    李一扫台下一众老兵,目光锐利如刀,深吸一口气,铿锵道:“你们还认我这个将军么?”

    冰冷的声音坚硬如铁,一下下的砸在老兵们的心中,当各种晦涩的信息直指将军遇害之时,他们不自觉地变得烦躁起来,开始饮酒作乐,四处招摇霸道,以此来转移内心的注意力,从此军队军纪开始涣散,军备不整,各种暗流由四处袭来

    其中一个老强弓营的战士平息胸中哽咽道:“认,此生我们的性命都是将军的,只要将军一声令下,就是要我们死也绝不皱下眉头。”

    绝对不皱眉。”

    众人齐声嚷道;

    “好,那我如果要你们放下如今都头的身份而重新来做一名小卒,你们愿意吗?”

    “愿意!”“呃”

    底下顿时响起了错落不一地响答声,李暗自心灰,果然和意想中地相同,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习惯了矫枉安逸的这些老部下们已经失去了原来地那种血气和锐气,入鞘已久的这柄利刃早已锈迹斑斑;

    李来回的度了几步,一眼扫向这支已几近腐朽的军队,暗自思量到底该如何妥善处置,解散是万万不可,不说他自己舍不得,就算解散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弄不好就会引起兵变,毕竟有那么多的前车之鉴;重新锤炼?李暗自摇了摇头,可能受到阻力更大;

    二柱挤到众人之前,振声道:“我二柱子的命是将军救的,没有将军我二柱绝不能活到今天,不论要我做什么,我二柱都没二话。”旋即转身朝下面恶狠狠喊道:“谁要敢不听将军的话,我定要了他的脑袋!”

    “对,我们的命都是将军给的,谁要敢不听将军的话,我们绝不饶他。”

    李脸上露出许久不见的那种只有在战场之上才有的表情,一抬手,顿时一片沉寂,此刻他暗下决心将军队彻底整治,当断不断反遭其乱,朗声道:“这里都是曾经出生入死的弟兄,我曾经答应过你们,每个人都有吃不完的粮食、花不完的钱、睡不完的女人;现在我就履行这个诺言,如果现在不再想过这种刀头舔血的日子的站到左边来,我会给你们足够多的地,分给你们每人十个女人,还有许多财物让你们终老此生;”

    故意停顿一下之后,一扫底下惶惶不安的众人,其中举步不定之人不在少数,空气中飘来一丝淡淡的烟火之气,李继续道:“如果愿意跟着我做个小卒继续征战沙场的,站到我右边来,今后伴随你们的只有铁血和荣誉!”

    一阵悉索之声之后,人群开始分流,其中二柱等一批数百坚实的老兵迅速的集中到李的右手边,中间有少数人在四处张望,等待观望着他人的行动,在一阵犹豫之后,有几个人开始朝左手边走去,渐渐的有近百人涌向左边而去,而中间还是有千余人仍然摇摆不定,其中最中央的一小团人引起了李的注意,果不其然,中间一个长相凶恶之人喊道:

    “将军,你这不公平,我们随你出生入死,如今是否是飞鸟尽、良弓藏,我们不服!”

    李脸色铁青,二柱猛然喝道:“殷二愣子,你什么东西,敢如此跟将军说话,我倒记起来了,谣言散播就是从你那营出来的。”

    “你我懒得跟你说,自跟随将军,我们每个人身上的伤没有十处也有八处了,如今安定下来,就要将我等抛弃,那我们跟奴隶有何分别,这不是寒了将士们的心么?大家说对不对啊!”

    顿时一片嘈杂之声,李咬了咬牙,面部肌肉随之隆起,如今看来是要采取点雷霆手段了,

    “呔!”

    顿时校场的目光集中到了李的身上,李眼中精光一扫,猛然指着中间殷洪喝道:“你,殷洪,那狭道之战身负大小十五刀;”转手又指着另外一人道:“你,高立,邢州之战差点丧命,致命之伤为后背三寸处。”

    “你,蒋夏东”

    李一个个的报着众人的名字和功绩,声音中满是沧桑,“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这些我是不会忘记的,然”话锋一转,李蓦然喝道:“你们以此想要来贪夺其他兄弟的功绩么?你们要将其他弟兄的将来与你们一同埋葬在这腐朽当中么?”李慷慨激昂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校场,浓情血水充斥于整个校场的空气当中,风渐渐的变得柔和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