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改制,中央集权(三)

第一百四十七章 改制,中央集权(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利益及强压之下,此番军制的改革并没有在军中有引起多大的阻力,老兵对已分得的利益十分满意,新兵对二十级功勋制度也十分期待,且他们的利益与沧州已经牢牢的绑在了一起,如今剩下的只是如何加强战斗力的问题了;

    但繁琐的事情远不止这些,机构的建设也远远没有完备,三省六部且是简单的构架,还有五监九寺的建立,即掌文教的国子监、掌手工业生产的少府监、掌土木工程的将作监、掌制造军器的军器监和掌水利建设的都水监,九寺即掌礼仪祭祀的太常寺,掌皇室酒醴(l李)膳羞的光禄寺,掌兵器仪仗的卫尉寺,掌皇族谱籍的宗正寺,掌皇帝车马和国家牧政的太仆寺,掌刑法断狱的大理寺,掌国宾、礼仪的鸿胪寺,掌国家仓廪储备的司农寺和掌财货,贸易的太府寺。这些都是有关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虽然李是精简再精简,但必要的还是不能少,原有的机制完全破坏的情况下李头有点吃不消了,光人员的选用就能够让他头疼;

    吏部的组建也势在必行,但眼下能够出任吏部的人选实在是没有,其他三省六部的人员此时已是忙得不可开交,再让他们兼任的话也有点得不偿失了,李此时有点后悔当初掳掠洛阳之时为什么不掳点人才回来,当初的洛阳乃天下政治中心,且集合了末唐的所有资源,随便掠几个人也是人才;

    除了这些。令李头疼地是军器监与将作监的建立,随着今后战争的扩大,今后兵器的消耗可谓将会越来越多,虽说前番掳掠洛阳是夺得大批的武器装备已足够装备禁军,但却不够置换。一旦战争升级,后勤地压力将无比的巨大;

    李暗叹世间的不公,只恨老天给他的时间太短、底子太薄,如果他能够像李存勖那样有个老爹打下雄厚地基础也不会如此捉襟见肘。一路看有如千疮百孔般不可遮蔽;

    军制的改革已经进入到关键时刻,陷阵营的一百二十多名老兵分散到三军各营中为都头,各领一百人,自动升为二等功勋上造,而原破军营及强弓营的老兵则分散到各都手下为队正,直接归上级节制的同时由中央也就是李直接调动,重新配备制式武器,规范口令、制度,构架成一支新的精锐禁军;

    与此同时军校建设已经提上日程,军校就建在帅守府后一块空地之中。里面有最好最新的设施和授课环境,以示区别一般军营,这也是荣誉的体现,其中还有许多的细节都是李结合后世的一些经验来逐步施行地。

    在李的印象中,军校制度是后世的一种极为有效的笼络、统制军队的方法,一来,通过军校给学员传授先进思想,思想教育是后世一支无敌铁军能够依靠极为低劣的装备和供给打败强敌的一**宝,没有思想的军队是不可能成为一支无敌军队,而军队的组成则是通过这些基层将领来连接地。通过在传授战略战术的同时灌输忠义道德,将这些将领的思想稳固的把握住,即便是某个高级将领要叛乱,底下的人也不会跟随他;二来,每个军校出去的学员都是李亲手教授,对忠诚性应该能够得到保证;

    流光飞逝,在改制推行的过程中时间变得尤其宝贵,转眼间过去了半个月,原先老迈、虚弱、缺少生机的沧州此时至少在表面上已经变得焕然一新帅守府政事厅此时成了沧州最繁忙的一个地方,不停地穿梭的是传递条陈的小吏,各部官员不是在聚众商议就是埋头统筹,而在更多的则是亲临一线,工部侍郎郑浑此刻短衣小衫穿梭于各个工地之间,司农寺官吏更是如老农般赤脚在田地中行走。沧州焕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

    而此时沧州之主顺化节度使李亦是眉头紧皱的坐在一堆文案之前。光是统计上来地各种数据就看地他头大,更不要说各部一些琐碎之事。用力的揉了揉脑袋,索性将这些事情丢开一边,站起身来想到外边去呼吸下新鲜空气;

    转身踏入政务厅中,便看到一堆堆积如山地章程批要,其中一人在埋头查阅,那是新任命的秘书郎孙晟,李心中淡然一笑,此时他想起后世的一个笑话,大概意思是说末领导人只会写三个字:同意、不,在外面威风八面,而他成功的这一切却是都来自于他的秘书,由此也可以看到秘书的重要性,秘书郎一职古来就有,可想皇帝也明白这个职业的重要性;

    跨门而入,拿过案上一本折子,孙晟顿时为之惊醒,忙起身行礼道:“不知大大大人驾到,有有失远迎!”

    李微微一笑,不以此人口吃为辱,抬手在空中虚按一下,道:“不必多礼,这些天有劳了!”

    孙晟笑了笑不再答话,继续低头审阅奏章,正当此时秦方上前禀报道:“主公,东都客省使再次求见!”

    “客省使?”李一拍脑袋顿时想起还有这么一个人,朱有贞派来的那个客省使前番求见了数次,这些天忙改制的事也没去理他,但他怎么说名义上也是代表皇命,也不能太不给他面子;(客省使:这个时代的有客司之职,客司的身份很复杂,即为中央监视地方之用,又为出使交接之职,但这只是相对于受制于中央的藩镇,像杨师厚等大军阀完全可以不去理会)

    李嘴角微微翘起,对身边王处存道:“允直,那东都来人现在何处,我们去见见他!”王处存答道:“现在客馆中,我去令人传他过来!”

    “好,告诉他我在府中等他!”

    不一片刻门外侍卫来报:“将军,客省使已至府中,此刻已在书房等候!”;

    “好,就去见见这个吃皇粮的吧!”

    来到书房中李见到了这位皇家官吏,来人背门而立,似未察觉李的到来,秦方正要出声叫醒来人,李忙抬手制止,反而静心打量起此人来,从后面望去此人身材挺拔,肌肉微微隆起,显示练武之辈,为何会被朱有贞作为客省使派到此处来送死?

    李继续向前迈了两步,此人仿佛突然醒了过来,突然转身,锐利的眼神与李在空中闪电般交错,两人同时一震,气势同时勃然而发,李身上是一种百战沙场的赤血豪情,而迎面之人身上则别有一种历尽生死沧桑的缥缈空逸,李突然有种特别的感觉,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此人,此人面貌很是平庸,但身上的这股气质李却感到非常之熟悉,但到底在什么见过他呢,李想不起来。

    两人互相打量一番之后,终于还是打破了沉寂,那人首先行礼道:“客省使叶天南见过顺化节度!”

    “叶大人多礼了,该是我向你请安才是,招待不周还请见谅!”李此时不知此人来意,只得虚以应对;叶天南突然诡异一笑,道:“节度大人乃当世豪雄,某于开封时候就已领教过,不知大人是否记得?”

    李眉头微皱,在头脑中搜索其这个人的信息来,但最终一无所获,隧道:“恕罪,实在记不得了!”

    叶天南再一笑没有解释,却转移话题道:“吾来沧州已有近月,有一惑还请将军解之!”

    “请说!”

    “将军志在何方?”

    李眉头微皱,缓缓道:“志在保家卫国!”

    “哈哈,将军说笑了,再敢问将军以和为国?”

    李暗自思量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朱有贞不会这么蠢直接来向自己兴师问罪吧?目光迎向叶天南,道:“大人此乃何意?”

    面对李锐利的目光叶天南丝毫不为所动,正色道:“还请将军如实答复!”

    李沉吟半晌,道:“如果我说为百姓你会信么?”

    叶天南微笑着望着李并不出声;

    “唉!”李轻声叹气,眼前这个人实在让他摸不着边际,但隐隐有绝对这个人没有恶意,倒叫他不知如何应对了

    今天光棍节,加一更,哥几个快加紧泡MM去,莫等闲白了少年头o()o哈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